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作者:蕭令月戰北寒

    簡介:蕭令月,北秦國又蠢又壞的蕭家大小姐,癡戀翊王,設計逼他娶她為妃,卻在大婚花轎中慘死,血染長街!再睜眼,現代醫毒世家傳人穿越而來。人人辱她、欺她、譏諷她,連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很好,她這輩子還冇受過這種委屈,索性頂著汙名,撲倒戰神夫君,扔下一紙休書跑路。北秦國萬人敬仰、戰無不勝的翊王爺滿身怒火:“來人,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抓住她!”五年後,她搖身一變,披著馬甲重回京城,正準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誰知轉頭就落到了前夫手裡。隔天,王府就傳來訊息,翊王爺抱著枕頭站在臥室...

  • 蕭令月戰北寒小說

    蕭令月戰北寒小說

    作者: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

    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

    作者: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蕭令月戰北寒

    蕭令月戰北寒

    作者: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本週強推

重點圖書

蕭令月戰北寒

簡介:蕭令月,北秦國又蠢又壞的蕭家大小姐,癡戀翊王,設計逼他娶她為妃,卻在大婚花轎中慘死,血染長街!再睜眼,現代醫毒世家傳人穿越而來。人人辱她、欺她、譏諷她,連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很好,她這輩子還冇受過這種委屈,索性頂著汙名,撲倒戰神夫君,扔下一紙休書跑路。北秦國萬人敬仰、戰無不勝的翊王爺滿身怒火:“來人,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抓住她!”五年後,她搖身一變,披著馬甲重回京城,正準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誰知轉頭就落到了前夫手裡。隔天,王府就傳來訊息,翊王爺抱著枕頭站在臥室... ...

閱讀全部

溫西沉梨煙

江城,一條新聞霸占了今天的熱搜頭條。《早年定下婚姻,豪門溫家父母將讓對方選五位少爺之一做未婚夫!》眾人大吃一驚,很快,媒體就扒到了這個女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又黑又胖,活脫脫的一個土包子。網友們紛紛吐槽,表示她不配!誰知一次次露臉後,眾人的臉被打的啪啪響。藍與公司幕後董事長是她!最紅女歌手南之也是她!神秘賽車手還是她!......一個個馬甲掉落,誰還敢說她梨煙配不上溫家五個兒子。明明是他們不配! ...

閱讀全部

戰北寒蕭令月

簡介:蕭令月,北秦國又蠢又壞的蕭家大小姐,癡戀翊王,設計逼他娶她為妃,卻在大婚花轎中慘死,血染長街!再睜眼,現代醫毒世家傳人穿越而來。人人辱她、欺她、譏諷她,連夫君都要把她活活掐死!很好,她這輩子還冇受過這種委屈,索性頂著汙名,撲倒戰神夫君,扔下一紙休書跑路。北秦國萬人敬仰、戰無不勝的翊王爺滿身怒火:“來人,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抓住她!”五年後,她搖身一變,披著馬甲重回京城,正準備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誰知轉頭就落到了前夫手裡。隔天,王府就傳來訊息,翊王爺抱著枕頭站在臥室... ...

閱讀全部

唐羽

“是啊!就算朝廷出手,恐怕今年也要餓死無數流民!”文武百官紛紛議論了起來,麵對如此棘手的問題,他們也一陣頭大。“老大!”唐皇看向大皇子唐龍。... ...

閱讀全部

唐羽蕭玉淑

他本是華夏戰狼特種部隊一名軍醫,不料執行任務途中特戰隊慘遭埋伏,在救人途中唐羽被敵方狙擊手擊中。不料,他剛一睜眼,竟然穿越到大唐帝國成為了當朝太子。而眼前這絕色女子名為蕭玉淑,是唐皇專門請來教太子音律的老師,昨晚原太子唐羽醉酒之後竟強行把音律老師蕭玉淑給推倒了。蕭玉淑不敢直視唐羽,她嬌靨火紅道:“殿下,今日大楚來犯,你...你還是抓緊時間前往金鑾殿吧!”“前往金鑾殿?”唐羽一怔。... ...

閱讀全部

點擊榜 更多

  • No.1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1783503

    蕭令月戰北寒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明夏
  • 2

    蕭令月戰北寒小說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3

    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4

    蕭令月戰北寒 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
  • 7

    都市狂梟 陳六合
  • 9

    梨小姐你馬甲又掉了 溫西沉梨煙
  • 更新列表

    大概是我媽誤會成是高中老師了,這幫親慼也就不知道,我其實是A大的副教授 不過這種誤會我竝不在意,聞言敷衍道:「那以後,還請萱萱表妹多多關照哈 」我轉身進屋,隔著門還能聽見大姨的大嗓音 「萱萱,別跟你表姐學,你以後要儅老師那最差也得儅個教授 」

    上戀綜第一天,我被扒出腰上紋著影帝的名字 儅被問及原因,我衚謅:“我衹是把顧老師儅成學習的榜樣” 男人冷聲一笑,直白地望著我:“談過,被甩了” 1 空窗一

    影帝是高中霸淩我的人 交往三年,他一直沒認出我 我把他的醜聞賣給媒躰 他身敗名裂那天,我問他,還記不記得方小草 就是那個因爲喜歡他,被他儅狗使喚的鄕巴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