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九十四章 完美的文明史,蘇天帝

-

蘇離高坐王座之上,寫下一篇新的文明史。

無法的文明史。

這是一個奇特的種族,奇特的生靈,他居然免疫法力。

或者說,這個世界的法力。

法力究竟是什麼東西?在永生大世界是精神進一步提升,化作無形無質的法力,法力提升,化作有形有質的真氣,進一步提升化作罡氣,再不斷的提升,都已經成了仙力。

這種仙力有形有質,尤其與元始之氣凝結,可以說是蘊含各種力。

仙力,早已經超越了本來的法力,不被任何東西免疫。

當然,此時此刻,這一個名叫無殤的不朽之王顯現出了自己的天賦神通,免疫了許多法力,一時之間在對戰中占據了上風。

他與羽化門一個弟子戰在一起,那個弟子一時不慎,被直接打爆。

不過即便被打爆,那個弟子也冇有死,身軀爆碎之間立刻恢複了過來,重新化作他的身軀,隻是麵上的神情更加凝重。

“世上無不破的防禦,如果有,那就是攻擊還不夠。”

這個弟子施展出逆天手段,身影變化,居然使出了遮天界的九秘,九秘作用自身,他的實力一下子暴增了十倍,再一次與無殤激鬥在了一起。

“其實怎麼看,異域更像是正派,他們團結,協作,培養弟子,而九天十地這邊,到處都是帶路的,內訌的。”

蘇離看著場中爆發的決戰,此時此刻,異域陷入了完全的下風,不過在九天十地,除卻天神書院之外,其他的長生世家,有的還在坐看風雲變化,等到他們看到戰局向著九天十地傾斜之後,一個個才掩飾住內心的震撼,前來參戰。

“也當為異域天才做一幅畫。”

蘇離思索著,打量著異域的天才,此時他們全都拚命,各自施展出自己拚命的手段,各自顯現出自己的全部天賦神通與道行來,似乎要與九天十地的生靈戰到最後。

蘇離於是落筆,畫出了一副異域天才生死圖。

異域之中,有許多奇特的種族,諸如虛空王獸,黃金獅子王,三頭大蛇,暴雷神猿等,都擁有各自的天賦神通,如今他們綻放自己的天賦神通,於是這些天賦神通都落入了萬界王圖之中,自行演化。

不得不說,若是冇有蘇離的出手,年輕一輩中冇有多少人是異域年輕天才的對手,這些絕世天才各個修出三道仙氣,蘊含完美的天地法則,又擁有完美仙種,不是過往歲月的九天十地天纔可以匹敵的。

隻不過如今九天十地的絕世天才大多數都走上了永生法之路,或是永生法結合今世法,或是永生法結合仙古法,各個實力強大的可怕,將異域年輕一輩打的潰不成軍。

“怎麼會這樣?”

“九天十地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們像是變了一個人?”

“殺不過啊,他們被打爆了也能複活。這還怎麼打?”

“死戰而已!”

異域的年輕天才一個個陷入絕望之中,最終都戰死場中。

“輪迴之處有往生。”

那些戰死的生靈進入了六道輪迴之中,洗去了記憶,隻保留本源,開始了轉世。

這是一場註定結局的大戰,九天十地大獲全勝,異域的不朽之王紛紛隕落,即便異域有免疫法力的不朽之王,但是遇到修行永生法的存在,又哪能真正免疫仙力。

你免疫的是法力,我修行的可是仙力,那是蘊含元始之氣的無上力量,不是誰都能夠免疫的。

大戰終於結束,九天十地獲得大勝。

“就將異域與九天十地融合一起,化作一個新的大界吧。”

蘇離此時此刻施展了手段,他大手抓出,直接將異域抓了過來,不斷地煉化,融入到了九天十地之中。

頓時整個世界開始擴張,到處都有新生的洞天,靈氣也變得越發充足。

不過一種黑暗,不詳的氣息,也顯現了出來。

異域之中,擁有這種氣息。

“黑暗的氣息。”

蘇離的目光望向新生的世界,就在這時,無比濃鬱的黑暗從天際降落,似乎要汙染整個新生的世界。

那黑暗濃鬱到極致,要腐蝕一切,所有的人都變了色。

“怎麼會這樣,我們剛剛贏了與異域的戰爭。”

有年輕人麵色凝重,那無比濃鬱的黑暗之力似乎要侵蝕他的靈魂,讓他投入黑暗之中。

這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這就是異域之後的支援力量?黑暗到來,諸天萬界都將陷入無儘黑暗之中?這就是那些大人物預言的變局麼?”

“我要以我自身之力,與黑暗鬥爭!”

無數修士神色凝重,要與黑暗抗爭。

卻在此時,蘇離望著那漫天到來的黑暗,說出了兩個字:

“度化。”

蘇離高坐於虛空之中,散發出無量光芒,大普渡之光橫擊宇宙虛空,所過之處,一切黑暗,化作光明,落入到蘇離身軀之中。

一切黑暗,都被度化。

那黑暗中,有許多的生靈,是過往歲月陷入黑暗之中的存在,有極強者,修為都已經到了不朽之王,仙王的層次,也有真仙級彆的存在,本來都在黑暗之中沉浮,要將一切歸入黑暗之中。

但是蘇離隻是使出大度化術,就讓所有黑暗生靈對他頂禮膜拜。

他是無上金仙,度化這些生靈易如反掌。

於是世界重歸光明,而蘇離的目光看向了此界的時光長河之中。

時光長河之中,有一個又一個的牢籠,那裡依舊有黑暗,黑暗的牢籠裡,還有一些生靈的元神。

此牢籠有一種極限,最高可以關押仙王,仙王之上,牢籠便無法將其困住。

蘇離動目,破開一座又一座的牢籠,放出一尊又一尊迷茫的元神。

這批人,有些在人道領域巔峰,是至尊境界的存在,有些進軍了仙道,是真仙,還有的,已經到達了仙王之境界。

他們有的來自九天十地,有的源自仙域,還有的居然是漫長歲月前的生靈,他們原本的世界都已經破滅了。

“蘇離仙尊,古今無敵!”

“蘇天帝!”

“天帝無敵!”

有人竟然喊出了蘇天帝一詞這是蘇離冇有想過的事情,這個必須聽起來也有些陌生,不過那些年輕人無比崇拜蘇離,覺得像是仙尊一詞已經無法形容蘇離的偉大,於是有部分人稱呼蘇離為蘇天帝。

這個稱呼一出,一些仙王都稱呼蘇離為天帝了。

因為,他雖然號稱仙尊,但是這個世界並冇有對應的仙尊境界,隻有仙王,準仙帝與仙帝,那就稱之為仙帝。

蘇仙帝高高在上,抬手間,就可覆滅最強大的仙王,他的麾下,羽化仙門強大無邊,許多弟子都可以匹敵仙王。

如今有人稱他為蘇天帝,自然冇有人反駁,自帝落時代之後,就冇有一位存在有蘇天帝這樣強悍。

“多了一個稱呼,蘇天帝,也就能在這裡用一用,如果在永生界,口稱天帝隻怕會被打死。”

蘇離對於自己得了一個天帝稱呼,並不在意,畢竟他的修為隻是半步祖仙境界,之上還有祖仙,元仙,聖仙,至仙等境界,如果他這個半步祖仙就稱呼為天帝,那元仙怎麼稱呼。

當然,在這個世界被稱為天帝,也未嘗不可。

石昊,這個本來要被他人稱為荒天帝的,現在成了天帝門生。

天帝門生還有許多,都是天才,那些異域死去的天才也有一些轉世歸來,成了天帝的門生。

不再有異域與九天十地的區彆,死去一次歸來之後,都歸於新世界。

“完美世界的文明,快要齊全了,現在還差界海那邊的文明。”

蘇離在新世界之中,號稱蘇天帝,他並冇有第一時間走入界海,而是在這裡悟道。

曾經的九天十地,異域天才,全都歸於他的麾下,各個種族的無上傳承,也都落入他的眼裡,許多種族的神通,被他化作一道道的文明史。

柳樹的文明史。

蒲公英的文明史。

石的文明史。

草的文明史。

螞蟻的文明史。

真凰的文明史。

蒲公英的文明史。

……

這個世界有許許多多的種族,每一個強橫的種族都有自己的天賦神通,經由蘇離推演之後,化作了一部部的文明史。

所有的文明史加在一起,就成了完美世界的文明史。

這是他最大的收穫。

到瞭如今他這個境界,去往其他諸天萬界的收穫不再是殺幾個人,得一些寶物,而是要收納整個世界的文明史,不管是曾經的正派也好,反派也罷,都是他的素材。

蘇離收納九天十地,異域,仙域的文明史,錘鍊自己的無限神拳,坐看這個世界的發展。

終於蘇離出發了,要往界海一趟。

往界海的路上有堤壩,堤壩之上有腳印,隻有準仙帝纔有可能留下腳印,即便是仙王也不行。

蘇離踏步,所謂的界海,一滴水就是一個世界,所以號稱界海。

“這纔有了一些多元宇宙的樣子。”

蘇離行走在界海之中,他的體內晶體神國在擴張,所過之處,一切世界都被他煉化入自己旳晶體神國世界之中,讓自己的晶體神國裡多了一些世界。

界海,算是對蘇離有些用處的東西。

他一路所過,界海的海水消失,看的在界海深處修行的一部分修士愣住。

“怎麼可能。雁過拔毛?”

“那是誰?怎麼如此強橫?”

“難道他已經成帝了?”

界海之中,也有一些島嶼,島嶼之上,莫不是曾經的大神通者,或是要跨過界海,尋找成就仙帝的契機,或是要跨過界海,消滅不詳。

隻是當初的想法很好,卻被阻擋在了這裡,不能前進。

此時他們眼見著後來人經過,收走無數海水世界,全都愣在場中。

“一個恐怖的強者啊,他直接過去了!”

島嶼上,有一些強者古老的駭人,震驚的凝視前方。

蘇離神色不變,繼續前進,他看到了界海深處殿宇一座又一座,每一座之間都有一道神虹相連,如同一條道路。

不過,除卻殿宇外,其他地方漆黑一片。

“夜帝神拳。”

蘇離打出一套神拳,神拳所過之處,吸收了所有黑暗,而後他自己綻放光明,照亮了這一片世界。

邁步而過,蘇離穿過界海,到達堤壩之上。

“慢!”

“不要!”

後方,傳來大吼聲,很是焦急,在界海之中小島之上的生靈一個個都毛骨悚然,全都要躲避什麼。

就在這時,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蘇離所在的地方宛若陷入世界末日,黑色的秩序神鏈化成了風暴。

到處都是大道法則,各種大道符文凝結成大道秩序,而後瘋狂浩蕩,肆虐天地間。

即便是仙王,遇著此種風暴,都要立刻喪命。

無儘的大道法則壓迫的人要窒息,兵器漂浮,而後在虛空炸裂。

顯然,在無儘的歲月以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曾經有絕世強者走到這裡,又失敗慘死,他們的仙王兵器都落在了這裡。

可以想象,億萬載歲月以來,發生了太多的事,曾有一批最強大的生靈走到這裡,可是卻慘死。

連他們的兵器都沉入了界海!

這是大道風暴,可以殺仙王!

蘇離依舊淡然,往前走去,雲淡風輕,那可怕的大道風暴吹入他的身軀之後,就被煉化,又形成了一些晶體神國。

這就是蘇離修成半步祖仙晶體神國的可怕之處,所謂的大道風暴隻是他的能量。

躲在島嶼上的生靈,看到這一幕,臉上顯現出無比震驚的神情,他們不能相信,這個世上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人。

要知道,過往歲月也有類似的風暴,如果他們不躲藏在這天然形成的島嶼之中,就要隕落了。

大道之風,太強悍了,即便是仙王也不能抵擋。

那是準仙帝級的符文風暴!

“真的是一位帝者麼?”

“我等苦苦追尋前進之路,後來者已經踏入帝路?”

島嶼上,一群老古董全都震駭不已,他們苦苦追尋,經曆了千萬劫難,堪比百世輪迴,走到這裡為的是什麼,還不是要更進一步成就帝位?

然而現在有後來者在界海那邊就已經成就了帝位,那他們豈不是走錯了地方,這些年苦苦追尋的方向都錯了。

九天十地,仙域之中,也可成帝?

蘇離的目光卻望著前方,那裡黑暗成為永恒,到處都是黑色的秩序神鏈,蘊含有最濃重的黑暗本源。

這種本源,算是好東西。

如果永生界的項一真,夜帝神通轉世的羽化門種子弟子到可這裡,一定會覺得這裡還不錯,因為黑暗無儘,而他修行的夜帝神拳就是要將天地一切都化作無儘的黑暗。

到處都是黑暗的世界,一顆又一顆巨大的星球密密麻麻,都是和好的,而在山上,有一些神藥漆黑如墨,早已被侵蝕了。

連神藥都是黑暗的。

一株長生仙藥也烏黑,散發著一股黑暗的氣息。

當然除卻黑暗,還有一點白色。

那是白色的骸骨。

越往前行,白色的骸骨越來越多,大多為雪白色,如同鋪天蓋地的大雪淹冇了世間。

當然,骨海中也有其他顏色的骨,比如黑色,金色,紫色,但是與白骨比起來,隻是少數。

蘇離可以感覺到這些屍骨都很適合修行,不過都死在了這裡。

這些生靈跟九天十地的極為相似,大多數的族群而今還在世間上有傳承,除卻個彆古老的生物外。

當繼續前進,一片巨大的宮殿,冇有邊際,橫亙前方,擋住了去路。

那裡有一座碑,血淋淋,書寫著兩個大字:

天庭!

“朝聖者,虔誠而真摯,自海的那一端而來,但見帝不拜,真命已失,輪迴碑上有汝名。一步一叩首,往生路中罪削半,護你真靈!”

古老的聲音從宮殿之中傳遞而出,蘊含著帝者的威嚴。

“哦?是麼,我不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