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九百九十七章 迴歸永生界,帝不了算

-

永生大世界,亂神海中。

蘇離本來隱藏在一處隱秘虛空之中,等待神族大軍打開鬼武聖君的墓葬,突然之間一道仙圖從無儘虛空中顯現在蘇離身軀之中。

正是自完美世界歸來的萬界王圖。

“很不錯。”

蘇離看著這一件萬界王圖進入了他的晶體神國之中,關於完美世界無數的道與法,也都在這一瞬間落入了蘇離的身軀之中。

立刻他的體內元始靈脈燃燒,完美世界種種道法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蘇離得到的十凶寶術,在這一刻化作了一個個的小人兒,緊接著又化作了一尊尊的聖賢,又往著一頁頁的文明史發展而去。

而他得到的仙古之字,大道之眼,異域諸多道法神通,也都各個發展變化,與元始靈脈結合,在他的晶體神國之中形成一道道的仙陣。

這一刻蘇離體內的元始靈脈瘋狂燃燒,不過那元始靈脈與大道之言結合之後,使得他的實力大大提升。

甚至在他的體內無數晶體神國之中,也衍生出了一個類似於完美世界的國度,整個國度放大看去,成了一頁書。

完美世界的文明史。

蘇離站立在一步步文明史上,感覺到了自己的強大,他雖然還是半步祖仙的境界,但是距離祖仙也就是差一些靈脈的事情。

現在隻要有元始靈脈,王階靈脈,他就有可能晉升。

“一頁草,也可斬日月星辰,一株柳,也可破滅萬法,一根蒲公英,也能吞噬諸天。”

蘇離若有所得,力量與境界都有提升。

“方羽,你的實力?”

在蘇離身邊,虛暮雲感受著蘇離的氣息,似乎在一瞬間提升了許多,身上蘊含了一種古老滄桑,彷彿見識了無數的文明一樣的感覺,但是她又不確定。

“剛剛若有所思,若有所悟,實力有些提升,看著吧,神族大軍很快就要破開鬼武聖君的墓葬了。”

蘇離傳遞神念道。

果然,就在他話語落下,神族大軍之中諸多的金仙統領,各個都開始吟唱詭異的聲音,瞬息之間在他們的頭頂之上,凝聚出了一尊始祖巨神,這尊巨神手持大斧,開天辟地,突然向下一劈!

轟隆隆!

無數白骨大山都被一下子震盪開來,狂暴可怕的氣流,瀰漫向了許多虛空,甚至把一些空間中隱藏的金仙高手嗯震盪了出來。

那巨大的骨塚一個顫抖,緊接著一塊巨大的骨碑,緩緩挪移開來,一個深深的地道顯現了出來。

那地方幽深,黑暗,不知道裡麵藏了什麼強大的存在,但是一股寶藏的氣息,死靈的氣息,都翻翻滾滾湧現了出來。

蘇離立刻之間聞到了許多靈脈的氣息,甚至還有王階靈脈的氣息。

一階靈脈的氣息,不止一條。

而王階靈脈的氣息,更是令蘇離心動。

蘇離刷的一下,爆炸而起,這一刻催動了自由之翼,世間自在王佛,速度快到了極致,在那墓穴打開的瞬間,直接穿梭了進去,無影無蹤。

在他的一些晶體神國之中,那晶體神國都化作了一種鯤鵬的形體,無數個鯤鵬形成了一座座晶體神國,一個展翅,增加了許多的力量。

鯤鵬寶術經由蘇離這個境界,也顯現出一些威能來,不過他卻比不得自由之翼和世間自在王佛的符籙。

嗖嗖嗖……

與此同時,在這一刹那,又有許多的波動在虛空中響起,那是一個個的金仙高手,趁著神族大軍打開鬼武聖君墓葬的刹那,衝入骨塚之中。

什麼葉軒轅,金閣少主,紫微宮的太子,牧野家族的高手等,通通進入了墓穴之中,

而那些稍微差了一步的高手,則立刻被神族金仙統領阻擋在外,展開了廝殺。

一些金仙高手立刻隕落,無數的神通,法寶,在神族的半步金仙大軍,金仙統領聯合攻擊之下全部破滅,隨後被鎮壓了下去。

這一場尋寶,一開始就有了金仙高手的隕落,強橫的金仙霸主在此時也不再擁有了一切時空永恒自在的屬性。

有幾尊十分強橫的金仙還要衝過來,但是虛空中出現了無數的白髮,每一根白髮都是無數個宇宙,直接一下就洞穿了那些金仙的身體。

這些金仙霸主都被定在虛空之中,瞬息之間成為了一具乾屍,所有的生機都湧入了白髮之中。

天妃烏摩來了。

蘇離也看到了這一幕,對於天妃烏摩他極為忌憚,這一位在遠古時代已經晉升為天君,雖然被鴻蒙道人打的隕落了一次,但是轉劫歸來之後依舊十分恐怖,而且她的分身太多,不好惹。

當即,蘇離立刻往前而行,同時推算起墓葬之中的種種,最有可能蘊藏寶貝的地方,尤其是鬼武聖君的殘圖。

整個墓穴十分巨大,四通八達,如同迷宮一般,墓穴周圍的牆壁,都是堅固無比的骸骨煉製而成的,上邊顯現出十分滄桑的痕跡,經曆了無窮歲月的洗禮依舊不朽,冇有任何毀壞的氣息。

而在牆壁之中,蘊含有十分強大的禁製,根本不容許穿梭。

蘇離就看到後來者準備穿梭牆壁,但是一接觸到牆壁,裡麵就出現一尊白骨大手,狠狠地把這尊金仙高手抓去入了牆壁之中。

啊!

這尊絕世金仙立刻發出淒厲的慘叫,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經凶多吉少了。

“這骨塚牆壁,萬萬不能觸碰,裡麵隱藏了無數厲害禁製,更有遠古神魔被煉製其中,一旦接觸,就會被擊殺!”

“這裡危險重重,少主可要千萬小心!”

“牧野家族的所有人聽著,不要輕舉妄動,這裡危險重重,必須步步為營,這座遠古墓穴,對神族無法造成傷害,因為鬼武聖君是神族的存在,不會傷害神族!”

“那我們在這墓穴之中,還怎麼和神族廝殺?”

“我們隻要收取墓葬之中一條條靈脈,讓墓葬之中的陣法運轉緩慢,最後徹底停止運轉,到時候,這裡就是埋葬神族大軍的地方,每擊殺一頭神族,都可以得到天庭的賞賜。”

“殺殺殺!”

無數神念在墓葬通道之中交織著,蘇離都聽到了耳中。

他的身後,還有源源不斷的神族高手湧入,與一些絕世金仙戰在了一起,整個墓葬之地越來越複雜。

就在神族大軍也進入鬼武聖君的墓葬之後,墓葬之中的元氣都開始沸騰起來。

“不好,這裡的空間越來越凝固,大量的人進入其中,理髮了禁製!”

“再這麼下去,隻怕我們都要藏身不了,從空間中被擠出來了!”

虛暮雲和碧魚兒感覺到周圍的元氣動盪,不由得震驚起來,因為在這種沸騰元氣震盪一之下,她們自身被極大的壓製,差點從虛空中被擠壓出來。

“倒不要緊,應該是神族的大軍氣息與鬼武聖君的元氣震盪,引起一種時空潮汐,我們現在隻需要收取一條條靈脈,減緩大陣的力量。”

蘇離說話之間,全身的仙力再次一變,化作一種終結的力量,那是諸神黃昏,終結聖王的力量。

同時他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在一處隱秘的通道之中停留下來,一掌轟出。

哢嚓。

這一掌所過之處,居然冇有激發隱秘通道的禁製,而是一道暗門打開,露出了其中的石室。

石室之中,璀璨光芒如同一條銀河在流淌,無數星河點點的光芒,與周圍黑氣森森的墓穴大不相同。

“一條一階靈脈!”

虛暮雲驚訝開口道。

這的確是一條一階靈脈,極其強橫,源源不斷,似乎銀河,更是能夠從虛空中抽取元氣,補充自身,似乎產生了靈性,要開始自己修煉一般。

同時這條一階靈脈也散發出許多元氣,滲透進了牆壁之中,維持著一些陣法。

“不錯,不錯。”

一條一階靈脈,那是不錯的東西,如果在完美世界仙帝有一條一階靈脈,隻怕黑暗本源都能被他直接驅逐出去,而不用做出讓其他生靈吸收黑暗,他吸收生靈純淨本源的事情。

一階靈脈,在天界也是好東西,靈脈屬於硬通貨,什麼都可以換取到。

就算是上品仙器,也可以用靈脈買到。

蘇離也不嫌棄自己靈脈多,立刻伸手一抓,就把這一條一階靈脈抓入了身軀之中。

隨後他就要前行,去往下一個地方。

但就在他出了這個石室之後,突然之間一個老者從遠處飛來,見著蘇離大吼一聲:

“小子,快把你收取的東西交出來,這裡的寶物已經被我們金閣少主看中了,金閣少主乃天庭太子,他的意誌,冇有人可以違背,否則都得死。”

說話之間,老者的頭頂之上飛出了三座元氣大山,朝著蘇離,虛暮雲,碧魚兒鎮壓了過去,那元氣大山似乎是從太古直接挪移過來的,鎮壓而來,可以破滅一切存在。

“哦?遇我不拜,真命已失,你可以死了。”

蘇離看也不看,刷的一下就出現在了這個老者身邊,一下子就將他打爆,所有的血肉,金仙法則全部煉化。

這個老者也是一尊金仙,老牌金仙,法力很強,和八庵老人相差不多,也難怪這樣狂傲。看不起年輕人。

但是,他也就是被蘇離一招擊殺的弱小金仙,根本不是蘇離的對手。

“廢物一樣的東西,居然在我麵前放肆。”

蘇離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而去。

“方羽,這一個老者是金閣少主的一個護法尊者,叫做七步追魂尊者,性格火爆,一言不合就殺人,曾經是一位邪派的教主,後來被金閣主人收服,成了金閣太子的隨從,冇有想到今日被你一招擊殺。”

碧魚兒開口道,神態裡滿是讚歎。

這種老牌的金仙,對於她而言殺起來可冇那麼容易,但是在方羽麵前,被一招擊殺。

不過在這裡殺了也就白死了,如今這裡魚龍混雜,誰死了都可以推給彆人,死了也是白死。

“我們繼續尋找寶藏。”

蘇離不可知否,此時這一尊老牌金仙的所有金仙法則,精氣,神通,還有法寶都被他煉化,用來補充自己的晶體神國。

自從他的血肉化作晶體神國之後,就像是一個大胃王,怎麼吞噬元氣都不滿足。

一般的金仙如果對他出手,那他隻好殺了,補充自己的元氣。

這裡不比完美世界,在完美世界時,殺伐用處不大,除非是殺戮準仙帝,仙帝,否則蘇離都不怎麼動手,他去這種世界是要見識不同世界的大道至理,世界文明。

而回到永生大世界,金仙法則對他有用,他該殺絕不會手軟。

“方羽,你現在真是越來越強大了,這種老牌金仙一招就殺死。這一次如果你能夠得到一條王階靈脈,隻怕都要突破到祖仙境界了。”

虛暮雲此時開口道,也十分的感慨。

“王階靈脈,的確一定要試一試,就算是拚命也得試一試。”

蘇離的晶體神國之中,無數聖賢都在推算,八部浮屠也在推算,要算一算王階靈脈在什麼地方。

王階靈脈,太珍貴了,就算是一萬條一階靈脈,也比不得一條王階靈脈,這並不隻是元始之氣的差距,更為重要的還是品質的差彆。

王階靈脈,蘊含有獨特的祖靈之氣,王者的本源氣息,有了一條王階靈脈的話,蘇離立刻就能晉昇天界的大富豪,他想要晉升祖仙,也必須要有王階靈脈。

否則就算是領悟了無數文明史,也不可能晉升為祖仙。

就在蘇離離開了這石室,前往尋找王階靈脈的時候,石室之中,突然進來了一群人,為首的一人頭戴金冠,身穿金色衣服,氣息十分強大。

“金太子,這石室之中的一條一階靈脈,已經被人收走了。”

在這金色衣服的年輕人身邊,一尊中年高手開口道。

“七步追魂尊者呢,怎麼做事如此荒謬,說是探路,卻人都不見了。”

那個金色衣服的年輕人掃了石室一眼,手指一彈,石室中的時間,居然有微微倒流的痕跡。

啊!

在時光倒流中,傳遞出一聲慘叫。

“他遭遇了毒手!是誰乾的。誰敢殺我的人,我要他九族全滅!”

這個年輕人頓時臉色變得無比陰沉。

“他死也就死了,金太子何必生氣,一個奴才而已,出生邪門歪道,貪功冒進,就算是死了也冇什麼可惜的,以金太子您的聲望,隻要說一聲,想要投奔您的絕世金仙又何止千萬?”

又一個金仙阿諛的道。

這個金仙,實力和一些天才金仙不能相比,不過也相當於天泉門主之類的金仙水準,體內蘊含上萬道金仙法則,斬殺千百個半步金仙都不成問題,放到天界一些偏遠大州,也可以成為一方霸主。

不過,現在在金閣太子身邊,就是小隨從。

當然,在金閣太子身邊當隨從的好處,也要比偏遠大州當霸主來的好,偏遠之地當霸主,最多就是能夠霸占一道一階靈脈,建立一個小小的門派,養出一些半步金仙,玄仙來。

但是在金閣太子身邊放隨從,那是可以汲取到王階靈脈之氣的,萬一經曆無數歲月之後,有了一點機會可以晉升位祖仙,比起在偏遠大州金仙老死強多了。

“金閣太子,此人居然敢殺死您的隨從,您必須要斬殺他,誰敢挑戰我金閣威嚴,通通殺死!”

“金閣太子,何必在他身上浪費時間呢,我看您還是應該斬殺玉府太子慕容士,聽說他也進入了骨塚之中,如果我們能夠尋找到他,斬殺了他,來個死無對證,就算是他爹也冇有任何用。”

又一尊老者金仙道。

“是啊,那小子居然敢跟太子您作對,他哪裡知道太子您已經得到了一門上古至寶,金元古錢,是多寶天君遺留下來的一枚錢幣,被您煉化之後,金帝之道到達了極致,演化出了玄金神國,隨即擊敗他,不成問題。”

又一尊金仙討好說道。

“這倒的確如此,不過敢對付我金閣的奴才,那也不行,必須要誅滅他的九族,將他的門派所有人貶為奴隸。”

金閣太子情緒緩和了一些,手指在虛空之中繪畫出一條又一條金屬一般的線條,似乎要凝聚出一個人影來。

但是那個人影還冇有凝聚完全,一股可怕的力量就降臨了下來,化作了一隻大手一下子就將金閣太子捏爆。

“還要算一算我是誰麼,帝不可算,算之必死。”

那隻大手一下子捏碎了金閣太子與周圍的所有金仙,隨即消失不見。

“方羽,你也太強了……”

一處所在,虛暮雲與碧魚兒都在顫抖。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