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章 都讓開,我要升級了

-

“嗯,你是誰,居然先我一步來到了這裡,可惡!”

當蘇離已經收取了王階靈脈之後,易天行與大易教的一些高手終於到達,易天行的麵上立刻顯現出了冷酷的殺機,下一刻他就要出手,將所有人殺死。

“天行,且慢動手,那個是虛家的虛暮雲,而且她還是羽化門的弟子,如果殺了,後患無窮。”

就在這時,那個謙叔說話了,立刻阻止。

“不,他們居然比我還要先到達這裡,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虛家虛暮雲,還有你,衍神侯門的碧魚兒是吧?”

易天行的臉上神情依舊冷酷,手指指著兩女。“你們都是赫赫有名的天才,死了太可惜,而且我向來憐香惜玉,過來做我的女人,我可以饒你們一命,而且還可以分給你們一些寶藏。至於那個男人,今天必死無疑,我易天行最不喜歡男人!”

“如果我是你,可能不會說出這麼囂張的話。”

虛暮雲聽著易天行要她做她的女人,麵上的神情依舊平靜,不過她的目光之中帶著淡淡的無視,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蘇離的目光也看了過來,搖了搖頭。“世上總有一些些愚蠢的人,非要送到跟前讓我殺死,似乎他們不死,都覺得人生不夠滋味,那我隻好將你們全部殺死煉化了。”

轟隆!

就在蘇離說話的功夫,他一步邁出,已經到了大易教這群高手麵前。

兩聲慘叫,守護在易天行身邊的兩尊金仙高手直接被兩拳轟碎,血肉模糊,金仙法則都斷裂了,隨即被蘇離吸入了晶體神國之中。

“天行小心,此子極為凶悍!”

見著這一幕,易天行身邊的謙叔麵色大變,一聲大吼,一拳打出:

“觀天之道,執天之刑,易道神拳!”

這個謙叔的身軀一下子膨脹,居然化作了五個身影,腳步猛烈踐踏著大地,對著蘇離轟殺而來。

一分為五,五倍戰力!

蘇離神色冷漠,絲毫不閃避,隻是一拳轟出,甚至都冇有動用十倍戰力。

拳在空中碰撞,謙叔的身軀一下子爆炸開來,他的身軀所有一切,都被蘇離一拳毀滅,就連他的身軀之中,金仙法則,中品仙器,也全都化作了齏粉。

“既然想要殺我,那就死吧,你們不死,都不好意思。”

蘇離一下子出手,所有跟隨在易天行身邊的絕世金仙全都炸裂開來。

那些金仙,也算是絕世金仙,各自修煉出了數萬道的金仙法則,比起天泉門主王炎還要強大的多,但是都抵擋不住蘇離的一拳。

“怎麼會這樣!”

易天行看著自己身邊的絕世高手,竟然在一個刹那裡就被殺的精光,連謙叔也都被打死煉化,頓時麵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一個看上去十分不起眼的金仙弟子,居然就這麼擊殺了他的身邊所有高手。

他身邊的高手,都是絕世存在,尤其謙叔,都已經要領悟祖仙之道了,法力強橫的一塌糊塗,但是也被一招擊殺。

“可惡啊,可惡!你今天殺了我這麼多人,以後你們不會有好下場!什麼羽化門,虛家,往後不死不休,接下來隻有戰爭,永無休止的戰爭!”

易天行惡狠狠地道,身體一下直接扭曲,好像一個幻影,消失不見,似乎他的真身已經逃跑了。

“哼!你們就算是再厲害,也不要想著抓住我,我告訴你們,我這一著叫做行者無疆,冇有疆域,冇有界限,就算是祖仙也不可能抓住我,你們的等著,以後不會有你們好下場。”

易話之間,氣息似乎完全消失不見,似乎真的就這麼逃離了這裡。

“哦?是麼,給我出來!”

蘇離冷哼一聲,大手向著虛空狠狠一抓,手掌滲透進了不知道多少遙遠的國度,居然一下子就將一個扭曲的影子抓了出來。

那個影子,正是易天行,被蘇離抓攝住的時候,還在不停的奔跑,在奔跑之間,身體之種一種奇特的神通在運轉著。

那道神通,顯然不是他自己修成的,而是得自遠古聖人的道意。

一尊巨大的聖人,高冠博服,衣貫飄飄,在一片沙漠烈日之下,以極強的意誌,在追趕天空中的太陽。

天界的太陽烈日,那是永恒懸掛的存在,但是這尊聖人在追趕之中,生命精氣在不斷的凋謝,但是他身上的堅毅越來越濃烈。

天空中的太陽烈日,永恒的懸掛在前麵,那聖人在追趕之中,生命精氣在不但的凋謝,但是他身上的堅毅卻越來越濃烈。

“聖人逐日,猛誌常在,行者無疆。”

蘇離感覺到了一股來自遠古的吟唱,蘊含著一股無上意誌,若不是他施展自由之翼與小宿命術,還真很難抓攝住這個逃跑的易天行。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這一招行者無疆,乃是遠古聖人屍骸之中遺留的無上道術蘊含著聖人的意誌,就算是祖仙也不可能抓攝住我,什麼危險的地方,都無法阻攔住我,怎麼可能被你抓了出來!”

一下子被蘇離抓攝住,易天行還想繼續施展出行者無疆的大道神通,但是他已經被蘇離禁錮,頓時麵上顯現出恐懼的神情,見著蘇離似乎是見了鬼一樣。

他之所以無比囂張,誰都不放在眼裡,就是因為有一次探尋聖人墓穴,得了一尊開創出自己大道的聖人骸骨,骸骨之中流傳了這麼一招行者無疆,乃是闡述自己行者之道。

自此之後,他可以憑藉此招,出入任何領域,任何國度,任何絕地,甚至他還主動去挑釁一尊祖仙,依舊成功逃離。

但是他冇有想到,今日居然被人一把從虛空中抓了出來。

“行者無疆,好一門行者無疆,這是遠古聖人領悟出的道理,開辟出的道路,與自由之翼有相輔相成的作用。很好,非常之好,你既然把這門神通送上門來,我過一會殺死你的時候會快一點。”

蘇離揣摩著行者無疆之道,感受到了一些奇特,心中歡喜,他直接抓入易天行的身軀之中,把這一團行者無疆的符文抓攝了出來。

頓時他就感覺到了一股聖人逐日,永誌不息的意誌。

這團符文蘊含了十分強烈的意誌,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夠理解的,不過蘇離卻能夠明白,因為他也開創了無限之道,永恒不息,永遠創造,大道無限,永不重複。

行者無疆,猛誌常在。

這讓蘇離想起了刑天,誇父。

同時一個自由的意誌升騰了起來。

自由,行者,都可以說是蘊含自由之妙,遁法之妙,天地之間,各種遁法極多,但是自由九變,行者無疆可謂是其中的皇者,帝者,如今一帝一皇,把自由,遁術的真諦都演繹了出來,蘇離的身軀頓時發生變化,全身顯現出光芒,尤其他的背後有的一圈一圈的光暈,好像因果神光一般

在光暈的最中央,就顯現出了那聖人逐日的情景。

本來那聖人逐日,極為艱難,因為天界的大日永恒不滅,想要追逐必然會不斷地喪失精氣,但是現在蘇離結合了行者無疆與自由之翼,那追逐大日的聖人背後出現了一對自由之翼的翅膀,行動便無比的靈活似乎隻差一步就能抓住那**日。

在這一刻,蘇離感覺到了真正的自由,冇有了任何束縛,他整個人似乎跳出了一切禁製,暢快自在,冇有拘束。

唰!蘇離一下子消失不見了。

“方羽去哪裡了?”

虛暮雲和碧魚兒有些吃驚。

唰!

蘇離又出現在了她們麵前,手裡顯現出一條真正的浩瀚而無邊無際的靈脈。

這條靈脈充塞宇宙,似乎永不會減少,其中透露的元始靈脈,祖靈之氣,隨意透露出來,就比得上一條一階靈脈。

“又一條王階靈脈?!”

虛暮雲口張成了o形,碧魚兒也是一樣。

剛纔方羽收取了一條王階靈脈,現在方羽居然又得了一條王階靈脈?

“我剛纔出去一趟,到了一處陣眼,趁著一些高手攻打王階靈脈,奪取了這條王階靈脈。”

蘇離淡淡地開口。

可惜,對於一條王品靈脈來說,簡直杯水車薪。九牛一毛。羽化天國之中的一條王階靈脈,世世代代,被羽化門的種子核心弟子汲取,都冇有窮儘。

王階靈脈,之所以稱呼為王階,就是因為其力量等於是王者!根本不是一階靈脈能夠比擬得了的。

“這是……”

“我剛纔出去一趟,奪取了幾十條一階靈脈。”

“什麼?”

虛暮雲簡直都要愣住了。

就這麼短短的時間裡,方羽居然出去一趟,到達了一處陣眼之中,奪取了一條王階靈脈?

他的速度,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無論是虛暮雲還是碧魚兒,都用一種看神靈的目光看著蘇離,她們現在對蘇離簡直五體投地,要頂禮膜拜了。

“以你們的實力,不可能收取到一條王階靈脈,不過現在我得了兩條王階靈脈,你們可以抽取元氣,得到好處。”

蘇離對虛暮雲與碧魚兒開口道,同時用手一捏,就把易天行直接捏死了。

“我就這麼死了?”

易天行本來還打算用自己的語言說服麵前的存在,與他虛與委蛇,甚至擺出一些求救的姿勢,敢讓大易教的高手來救他,因為凡事一動,便有易道的變化,立刻會被大易教的高手感知到,這是完全是天機卦象的顯示,怎麼封鎖都冇有用。

他卻冇有想到,自己居然直接被捏死了,像一隻螻蟻一樣被捏死。

“我是大易教的天機三公子之一,未來會成為大易教的聖子,甚至有可能繼承大易教的存在,居然就死在了這裡?”

直到徹底被殺死,易天行還是不敢相信他這樣的絕世天才,大氣運者,得到過聖人傳承的佼佼者,就這麼被殺了。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他的確被蘇離隨意殺了。

虛暮雲有些歎息,不過很快就興奮起來,因為一條王階靈脈就在她的眼前。

王階靈脈,非同小可,那是一個王者大派的鎮教根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收取,但是現在,她居然可以大規模攝取!

當即,虛暮雲也不猶豫,立刻施展手段,攝取王階靈脈之中的祖靈元始之氣。

不一會兒,她就攝取了足足相當於一百條一階靈脈所需要的元氣,滿麵紅光。

碧魚兒也不示弱,把袖子一卷,在這條王階靈脈之中翻江倒海,足足汲取了八十條一階靈脈的數量,就汲取不下了。

她現在的身軀之中,所有法寶裡,全是元始靈脈,不能夠再增加了。

再多,就要爆體而亡。

兩女的臉上都寫著興奮之意,而蘇離也在這一刻,將這條王階靈脈送入了身軀之中。

即便相當於兩百條的一階靈脈被送出,這條王階靈脈依舊無窮無儘,看上去冇有減少一般。

“不錯,不錯,兩條王階靈脈,這一次的收穫很大。”

蘇離的心情也很好,他此時收取了兩條王階靈脈,也有一種撐了的感覺,現在他隻需要尋找一個地方閉關修行,突破祖仙之境,就可以大殺特殺。

不過突破祖仙之道需要渡劫,在這鬼武聖君的墓葬之中卻不合適。

蘇離的目光看向地穴四麵牆壁上一些鏡子顯現的景象,其中一麵大鏡子中,顯現出了七八個模糊的影子,在不停地跳躍,和一個影子在搏鬥。

蘇離知道,那七八個影子就是雷帝天君麾下神獄執法弟子,而另一個影子則是天庭通緝犯無常。

“如今還差鬼武聖圖的核心殘片冇有尋找到,得到了這個,算是功德圓滿,不過這件事情也不需要著急,先突破祖仙之境,回來再跟他們好好玩玩。”

蘇離動念,再一次施展出了行者無疆與自由九變,居然一下子就帶著兩女出了鬼武聖君的墓葬之地,到了白骨長河之中。

“什麼,我們居然出來了?”

見著熟悉的白骨長河,虛暮雲與碧魚兒再一次愣住了。

“先渡一個劫,升級再說也不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