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七章 你想救他們?那也就跪下吧

-

水月洞天麵前,蘇離隻是用目光就鎮壓的項一真,顧長風,燕西歸跪了下來。

這一幕,直接讓周圍圍觀的一種種子弟子,絕世金仙看的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冇有看錯吧,項一真師兄,已經突破到了無上祖仙的境界,提升為聖子身份,甚至被暗皇府的大人物看重,未來不可限量,居然就被方羽的目光看的跪了下來?”

“不可能,絕不可能,項一真師兄可是練成了夜帝不朽暗黑天功,傳說他在大海之上修煉,大成之後方圓數兆裡的妖獸,全部化為了黑夜奴仆,恐怖的無邊無際!”

“他可是夜帝的轉世,聽說還和天庭的暗皇府邸聯絡上了,暗皇府邸的一些元老,都已經承認了他是夜帝的傳人了,能夠得到一位皇者的看重,項一真師兄怎麼可能那麼弱?”

“我是不是看錯了?看眼花了,赤手天尊顧長風師兄怎麼也跪下來了,傳聞他在太陽神功修成了祖仙之境,一出世玄火金瞳焚燒一切,他的背後也是一尊皇者,太陽神宮的強大,絲毫不亞於天庭暗皇府邸,那烈火聖君甚至都修行到了至仙的境界,號稱烈皇!”

“燕西歸師兄居然都跪了下來,這一定是我看錯了,燕西歸師兄去了一趟閻州,已經把歸西**修煉到達了九重境界,怎麼可能就這麼跪了下來?”

圍觀的一眾絕世金仙,核心弟子,都感覺到難以想象,眼前的一幕都超出了他們的理解。

他們追隨的三位絕世存在,都是天才中的天才,晉升到了無上祖仙,背後更是有難以想象的強大皇者做支撐,正要大殺特殺,卻被“方羽”一道目光看得跪了下來,他們自然不能夠理解。

“啊啊啊,方羽,你居然敢讓我跪下,我跟你拚了!”

此時此刻,跪在地上的項一真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跪了下來,無邊的恥辱立刻從他的內心之中湧了出來,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血紅,隨即化作了無邊的怒火。

“方羽,我和你不共戴天,不共戴天啊!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夜帝的最大敵人,也是天庭暗皇府的最大敵人,你將要萬劫不複!”

“不朽黑暗,永恒葉色!承受永恒的孤寂,給我毀滅吧!”

項一真此時跪在地上,但是他的背後一尊夜帝的影子出現,施展出毀天滅地的玄功,似乎要把人永久地帶入永恒的夜幕之中,承受永恒的孤獨。

“不好,項一真師兄真的拚命了,這一招使出,它的威力難以想象!”

“速推,我們也承受不住這一招的可怕攻擊!”

許多絕世金仙見狀,紛紛要撤退。

但是蘇離依舊神色十分平靜,隻是伸出一隻手,往下一壓,那夜帝的影子就被他擊破,孤獨與寂寞的意境一掃而空,隻有那浩然正氣,永恒自在。

“讓你跪下,你還要反抗?那就跪三天吧。”

蘇離的那一隻手落下,浩然正氣如長河,化作一個恐怖的封印,直接將項一真封印住了,保持下跪的姿勢。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永夜孤寂,都冇有效果?”

項一真臉上一半瘋狂,一半驚恐,幾乎全麵崩潰了。

他從來冇有想過,自己拚命的招式居然第一次就這麼被簡簡單單擊潰,這是從來冇有過的事情。

“跪在我麵前,也不算丟人。好好跪著吧。”

蘇離淡然開口道。

“項一真真的跪下了,方羽師兄也太強了,強橫的無法想象,他究竟到了什麼境界,舉手投足之間居然讓項一真跪下了,根本反抗不了。”

“項一真何等天才人物,號稱夜帝轉世,不可一世,現在卻在自己最誌得意滿的時候跪在了方羽麵前,他居然去惹方羽師兄,從此之後,再也抬不起頭來。”

“的確是抬不起頭來,從此之後修道生涯幾乎是毀了,有可能一蹶不振,這樣高傲的人跪了下來,還在大庭廣眾之下,誰能夠忍受,我都不能忍受。尤其他還號稱唯一真神,在弟子之中有十分崇高的威望,如今都廢了!”

現場徹底沸騰,看到項一真打出拚命的招數也冇有改變結局後,頓時冇有人不震驚。

“好啊,跪的好!這個項一真說自己是唯一真神,如果不跟著他,他就為難我,讓我被迫跪他,現在他也終於跪了下來,跪的好!”

當然,也有人在震驚之餘,感覺到心裡很爽很舒服,那是被項一真欺負了許久的金仙弟子,如今見著這一幕像是喝了蜜水。

此時此刻,項一真跪在地上,被封印住,連連掙紮,卻根本掙紮不脫,看來是註定要被鎮壓三天三夜,忍受眾人的恥笑了。

在這裡跪三天,每天都要被很多人觀看,指指點點,彆說是剛剛踏入祖仙境界的項一真,就算是一個低境界的小小玄仙,也都無法忍受。

項一真此時已經被氣得七竅生煙,臉色扭曲,隨時隨地都要爆炸。

“我跟你拚了!太陽神君,玄火九變!”

就在這時,不遠處隻是跪下,還冇有被封印的顧長風也施展出了絕世的手段,他的全身開始燃燒起來,尤其一雙眼睛化為了烈日,向著蘇離猛撲過來。

他無論如何都不能允許自己像項一真一樣跪下,被封印住,所以他也開始了拚命。

他雖然跪著,但是四周出現了火焰的國度,一切元氣都化作了火的元氣,火龍,火馬,火鴉,火鯤鵬,火窮奇,就要擊殺過來。

而赤手天尊顧長風的身體,也扭曲化作了一個天地熔爐,那是太陽神爐,可以燃燒一切。

但是蘇離依舊隻是一手抓下,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直接就鎮壓了所有的神火神國,將他封印了起來。

在烈火之中,顧長風也保持著一個跪著的姿勢,和項一真一樣跪著。

“我本來想要看一出好戲,卻冇有想到方羽居然到了這個地步,萬萬冇有想到,他們毫無懸念德被方羽擊敗,羞辱,跪下來了。”

一些聞聲趕來的的弟子看到蘇離,好像看到了羽化門的掌教至尊一般。

方羽無敵的影子,在眾人心中牢牢地刻印了下來,無敵之威再一次建立。

“方羽,我們燕家是有無上尊嚴的,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燕皇的血脈,你要我跪下,我寧死不從!”

燕西歸的頭皮發麻,也開始拚命。

這位燕家的少主,本來晉升為祖仙,成為天界的真正“貴族”,應該大展雄風,勾畫宏圖偉業,卻冇有想到居然遇到了蘇離這個可怕存在,此時根本不是對手,就要拚命離開。

“是麼,你說的天花亂墜,也要跪著。”

蘇離邁步而去,點在燕西歸的身軀上,就將這個祖仙也封印了。

“兩位長老,這一次我就不殺他們了,隻讓他們跪三天,很合理吧。”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水月洞天那兩位元仙老者。

“方羽你做的很好,以他們的實力來挑釁你,簡直太冇有智慧,就這麼跪上三天,如果能夠明悟智慧,倒是可以重新再起,如果被怒火衝破了心神,那也就是個廢物,冇有救的餘地。”

兩位元仙老者看著這一幕,搖了搖頭。

開玩笑。

這位方羽已經修行到了無上祖仙,可以媲美元仙的地步,體內的祖仙法則至少也是幾千道的水準,現在卻有三個剛剛晉升初級祖仙的傢夥,修行出了幾十道祖仙法則,前來挑釁,這是無知還是無畏?

那是愚蠢!

這種愚蠢的天才,還是需要好好跪一跪的。

“三人全都跪下了!方羽師兄太強橫了!”

“方羽師兄比他們先晉升祖仙之境,他們居然還敢挑釁方羽師兄,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腦子,現在倒好,跪在這裡,真是自取其辱啊。”

“的確,的確,這個世上冇有後悔藥,尤其那個燕西歸,居然這麼來挑釁,現在跪了下來。”

“看來以後,我們也得多多巴結一下方羽師兄,和他搞好關係。”

“隻怕以我們的實力,方羽師兄也看不上。”

“快看,又有聖子到來了!”

眾人議論紛紛間,有更多的人到來了,有羽化門的聖子到來,要看這一幕。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羽化門成千上萬的核心種子弟子,都托關係想要進入圍觀真相。

“痛快,痛快,想當年項一真何等的霸道,逼迫的我們連羽化門都不敢回,到處在外流浪,現在總算是遇到了狠人。”

“方羽你的修為居然提升的這麼快,看來我也要拚命提升到祖仙境界了,等到祖仙境界,我要和你一較高下!”

修為還是金仙境界的塵心擁擠在人群之中,手握長劍,死死的看著項一真,以及不遠處的蘇離,臉上冇有任何笑容。

他本來以為自己還會和方羽在覈心種子之中有一番爭鬥,卻冇有想到,“方羽”居然直接晉升為了無上祖仙之境,成就了聖子,把他甩的老遠。

現在他隻能默默積蓄力量,準備衝擊祖仙,到時候再和“方羽”競爭一番。

“殺殺殺!我要把所有人殺光,誰敢圍觀我,我就殺誰,隻要我破解封印,我就大開殺戒!”

此時此刻,赤手天尊顧長風依舊保持著跪著的姿勢,渾身都冒著火,隻差一步就走火入魔了,無窮的殺念流轉,恨不得立刻突破封印,殺光所有圍觀的人。

“殺!殺!殺!可惡啊,我要將你們通通殺光!”

另一邊,項一真和燕西歸差不多也是同樣的狀態。

如果他們現在解除封印,肯定要跳躍出來,化作魔頭。

“這三個人,怒火攻心了,就要墮入魔道,實在是可惜,陳師兄,要不你把他們的封印解除了,將他們收為手下,以後也是一大助力。”

天上也有幾個無上祖仙看著,都是老牌的聖子。

此時一個人開口道。“顧長風是玄火金瞳之身,項一真是夜帝傳人,燕西歸是燕家少主,背後都有大勢力,可以利用。”

麵對這樣的風波,無上祖仙,老牌聖子,自然站得高看得遠,他們心中想著的,不是看熱鬨,而是利用這次風波,獲取到利益。

“陳師兄的確可以出手把他們收服,不過他們現在怒火攻心,隻怕誰的情都不會領。”

又一個老牌聖子開口道。

“這個不妨,如果是以前,他們晉升聖子,自然誰都不會服氣,不過現在跪在這裡,無邊雄心壯誌都已經消失,有的隻是恨意,這就可以為我所用,我的心皇滅魔寶經,正是上古心皇為了剋製大心魔術創造出的無上絕學,足可以把他們的恨意化解為忠誠的意念。”

一個身穿碧綠色衣服,身材修長的男子說道,說話之間,他突然身體降落,直接到了跪下的三人前邊。

“這是……”

“陳正華師兄,號稱心皇聖子,他修行的,乃是上古心皇傳承,這一次居然下來,難道想要解救這三人?”

“方羽師兄可在呢,難道陳正華師兄就要立刻與方羽師兄起衝突?”

“方羽師兄也不過是剛剛成就羽化門聖子,而陳正華師兄可是老牌聖子,比起項一真等人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傳聞他進入了許多次太古之墟,參加了許多次血色試煉,斬殺了不少各大門派的聖子,煉製了許多上品仙器,還修煉出了許多身外化身,尤其心皇之法,一念降世,所向無敵。”

許多弟子看見陳師兄下來,紛紛散開。

此人乃是“心皇聖子”陳正華,在許多聖子之中,享有無邊的威名,地位十分之高。

“哦,心皇聖子陳正華,你要做什麼事,莫非是要解救被我封印的三個人,你如果這麼做,少不得也要跪在那裡,所有的榮耀都灰飛煙滅。”

蘇離見著心皇聖子陳正華,悠悠開口,好心警告道。

“什麼,你說什麼。你很好,你居然對我說出這樣的話來,你以為你是誰,居然敢對我說出這樣放肆的話來,今天我少不得要出手,將你鎮壓在這裡了。”

蘇離一句話出口,心皇聖子陳正華頓時顯現出了無邊的憤怒,連心魔都彷彿出來了。

他真真切切的怒了,從來冇有一天像今日這樣憤怒。

當即,他一聲仰天長嘯,說不儘的無窮怒火,全身飄揚,如天龍乘風,對著蘇離展開了恐怖攻擊。

這位老牌聖子一出手,風雲變色,各種道術震盪爆炸,以自身為中心呈現出一個同心圓,像漣漪一樣向外傳遞而去。

所過之處,幾乎所有的人都震倒在地上,這一刻心皇聖子展開了自己不可思議的實力,凡是金仙級彆的核心種子弟子接觸到這股漣漪個個都被直接彈飛。

他好像是一尊不敗的魔神,雙手打出的道術洪流,把天地都充塞了,一片浩瀚。

但是蘇離見著這樣浩瀚的道術,搖了搖頭。

他往前邁步,一切攻擊進入他的麵前,就自動消失無蹤,根本無法傷害的了他。

“你太弱小了。”

蘇離走到了心皇聖子的麵前,就那麼簡簡單單一巴掌拍了下來。

“什麼?”

心皇聖子卻感覺到了一種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根本無法躲避,封鎖住了他的未來,封鎖住了一切時空。

他大吼一聲,就要抵擋,卻冇有任何還手之力。

噗!

這一位老牌聖子,心皇傳人,便也跪了下來。

四個聖子,跪的整整齊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