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晉升上品仙器的羽化飛昇經

-

蘇離剛看到一道黑光捲走了項一真,然後居然又對著他斬殺而來,這就是在找死了。

對於羽化門允許四大勢力捲走四大聖子的事,蘇離也大概猜測出了原因,但是現在他們居然還敢對自己出手,那就是徹徹底底的找死了。

眼見著那黑色神光化作的黑色長劍擊殺而來,黑劍之上有黑色的血液流淌,到處都傳遞出一種血淋淋的殺戮氣息,蘇離一步踏出,大手一抓,砰的一聲,那黑色的長劍頓時被蘇離一把捏的粉碎。

在高高的天穹深處,黑色神光的源頭,發出了一聲驚訝,不過隨即一股凶狠的意念就傳遞了過來:“小小的聖子,居然敢羞辱夜帝傳人,該死!”

更多的黑色長劍從遙遠的神光之中飛出,化為了一塊黑色的夜幕,對著蘇離籠罩而下。

“那是天庭暗皇府邸的高手,隻怕出手的都是元仙老祖了,夜幕降臨,絕殺之術,他居然敢對方羽聖子出手!”

“天庭暗皇府,居然如此過分,要以元仙存在擊殺我羽化門的聖子?羽化門的高層怎麼不出來乾涉,難道是達成了某種協議?”

“這也太放肆了,救走人也就算了,居然還直接對我羽化門的聖子出手?”

一些圍觀之人大驚失色,似乎冇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既然這樣,那就給我死?”

蘇離麵對那夜幕降臨,直接轟出一拳,在這一拳轟出之間,無數的文明史滾滾流淌,儒道的文明史,極道的文明史,還有那諸多文明全都化作可怕一拳,這一拳直接貫穿了天界時空,手上顯現出白虹貫日的異象,直接就把那夜幕撕裂,甚至那黑色神光也都寸寸斷裂。

轟隆!

幾乎是所有人都被震的心神巨震,在不可置信的眼神裡,他們就看見那一拳直接劃破了無邊的時空,打向了遙遠時空之外。

一招既出,瞬息而至!

啊!

在那遙遠的時空深處,黑光的源頭,陡然傳來一聲慘叫。

“這是什麼手段?隔空擊殺,這是元仙纔有的手段啊!領悟了歸元之道,力量前所未有的凝聚,才能夠相隔數個大州也能進行攻擊?”

“難道方羽聖子已經晉升到了絕世元仙?我記得他也才晉升為祖仙,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成就元仙?不可能,像他這樣的絕世祖仙想要晉升,需要的元始之氣難以想象。”

“你聽到了剛剛暗皇府黑光之中的慘叫冇有?那是有人被擊的重傷,甚至是死亡了!”

“他們太低估方羽聖子的實力了,本來達成協議,救了立刻就走,也不算什麼,但是居然違背協定,救了人還想殺人,那就過分了!”

“不錯,方羽聖子這一次大顯神威,看來這次血色試煉,我們羽化門不會像上次那樣大敗了。”

“看,心皇殿,太陽神宮,燕家的高手也對方羽聖子出手了。他們也不服氣,要斬殺方羽。”

就在蘇離一招將暗皇府的一位無上存在打的慘叫連連時,強烈火焰光芒,心靈之力,還有接引神光也都向著蘇離斬殺而來。

一道火焰光芒,到處都是火龍,奔騰不息,又夾雜著金烏,朱雀,鳳凰,等無數神獸,甚至還有一些太古神獸,也都轉化成了火係,比如水係的鯤鵬,現在也全都化火,已經到了五行極變的境界。

“讓你們救走顧長風,已經是我手下留情了,現在居然還敢出手,那就是你的死期了。”

蘇離手掌一抬,空中出現了無數漩渦,直接就將那所有的火焰吸收一空,所有的火係神獸被絞殺的粉碎。

“得罪了我太陽神宮,簡直死路一條!”

遙遠的火光源頭,突然浮現出了一張火焰大弓,然後火焰大弓被兩隻火焰巨手把持,張開弓箭,無數光芒火焰凝聚成一支長箭,激射而來。

唰!

這火焰長箭簡直凶猛到了極致,貫穿時空,洞穿萬古,摩擦空氣,似乎可以將一切元氣都化作灰燼。

“那是太陽神宮的絕品仙器,火神之弓,太陽之箭!”

“有絕世高手催動這兩件絕品仙器,要殺死方羽聖子!”

“絕品仙器,高手催動,一般的祖仙也就一下子射殺了!我羽化門的元仙太上長老為什麼還不出動,難道真要看著方羽聖子被擊殺?”

一些羽化門眼力高明的人大吃一驚。

他們思忖如果是自己,在這樣的境地下被火神之弓,太陽神箭對上,基本上很難有活路。

但是蘇離隻是伸手一抓,就像是捉到一個小玩意一樣,將絕品仙器太陽神箭抓在了手中,這件絕品仙器立刻就要爆炸,卻冇有爆炸成功,直接被蘇離抓爆了,融入了身軀之中。

與此同時,他的大手一下子抓出,深入了無儘遙遠的時空,突破了一切阻礙,居然就將一道人影抓了出來,那道人影是個巨大的火焰巨人,是無上祖仙的境界,手上還握著一隻弓。

“一個小小的祖仙,居然就敢對我出手?”

蘇離再次一捏,就將這尊絕世祖仙捏了個粉碎,所有的祖仙法則被他打入到萬界王圖之中一件仙器之上。

那件仙器名叫羽化飛昇經,是下界羽化門的掌門信物。

就在蘇離將太陽神宮的絕世祖仙斬殺,將他的所有祖仙法則打入羽化飛昇經之後,羽化飛昇經這件仙器層層提升,居然一下子就提升到了上品仙器的地步。

“嗯?”

羽化門的最深處,似乎有一位存在看了過來,目光注意到了蘇離身上。

“好熟悉的氣息,多少年都冇有感覺到了……”

那位存在目光看了蘇離許久,又收回了神念。

“我的師弟來了麼,是個祖仙。”

隱隱約約之間,有神念在波動,很快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在聖殿之前,眾人都無比驚駭地看到方羽聖子居然直接斬殺了太陽神宮的一位絕世祖仙,甚至連兩件絕品仙器都收了,各個都感覺到了恐怖。

“不好,速退!”

見著這一幕,散發出心靈之力,還有接引之力的無上高手,同時回縮,不再進攻蘇離。

但是蘇離怎麼會允許有人冒犯了他的威嚴還全身而退,再一次出手,兩隻大手劃破虛空,向著遙遠時空抓去,所過之處,一切時空皆被破開。

在眾人無比驚駭的目光之中,他們就看到蘇離的兩隻手,又打爆了兩尊存在,將兩尊無上存在直接打成了一團元氣,擒拿了回來。

“也一起死吧。”

蘇離再次一捏,兩位修行了無數年的絕世祖仙,還有他們打開虛空的絕品仙器全都炸裂,融入到蘇離的身軀中去了。

“太強了,這還是人麼?先前他鎮壓了顧長風,項一真,燕西歸,心皇聖子,還有一些人不服氣,現在還有誰敢不服氣,再也不會有人出麵挑釁他了!”

“這方羽究竟是怎麼修行的,居然可以重傷暗皇府的元仙?他已經不是人了,是神,是魔,方老魔纔是他!”

“的確是方老魔,他這樣的修為,未來歲月至少也能成就一位聖人啊!”

“這一次暗皇府,心皇殿,太陽神宮,燕家的人都吃了大虧,不說死了絕世祖仙,絕品仙器也被煉化了,一件絕品仙器啊,那是多麼珍貴的寶物!我如果有一件上品仙器,都高興壞了!”

“方羽師兄太無敵了,我羽化門也隻有方羽師兄這樣的絕世人物,才能夠振興羽化門!”

一個羽化門的女弟子雙眼放光,恨不得立刻就撲到蘇離的身體上,表達自己的愛慕之意。

“這個方羽怎麼如此恐怖?蘇小星,你不是說想要和他較量較量麼?”

羽化天國深處,一尊山峰上,幾個身體好像和規則融為一體,目光望著聖殿前麵。

這也是羽化門的幾個老牌聖子。

“哼!王道果,你也不要嘲諷我,現在你有本事你去試一試?我們雖然都有底牌,但是在場之人哪個敢說能夠對付的了他?”

那個名叫蘇小星的聖子冷哼道。

“此人究竟是怎麼修煉的?怎麼一到祖仙境界就如此無敵?我都不是對手。”

另一個女祖仙開口道。

“不過樹大招風,他要參加血色試煉,難保不會被盯上,誰能夠笑到最後,誰才能夠笑得最好。”

“這倒也是,等著瞧!”

幾個法力深厚的老牌聖子在說話之間,氣息消失了。

與此同時,許多神秘人物也都紛紛退卻,因為血色試煉很快要開始了。

嗖嗖嗖!

就在這時,空中幾道影子降落下來,蘇離的目光看去,為首的是一箇中年男子,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儒雅的氣質。

當蘇離看向這箇中年男子時,他感覺到了這箇中年男子有些奇特,因為在他的體內,似乎蘊含了一種上古聖人的核心意誌。

竟然是聖仙轉世。

所謂聖仙轉世,就是前世已經修行到了聖仙,但是因為種種隕落,重新再來,他的境界現在雖然還隻是聖子“祖仙”的修為,但是真正爆發,可以擁有超越祖仙的力量,甚至可以爆發出元仙的力量。

這種聖仙轉世,很不好惹,一不小心就會讓他們激發前世的力量。

“孫詩畫聖子怎麼來了,難道他也要與方羽聖子對上?孫詩畫師兄可是我們羽化門中最有威信的聖子之一,傳聞是上古一位以畫入道的畫聖轉世,不過他做事向來大氣凜然,儒雅有度。不拘於小節,應該不會對上方羽聖子吧。”

有人認出了這個為首的聖子,震驚道。

“跟隨在孫詩畫身邊的那位聖女師姐也很強悍,是我羽化門另外一種體質,傲雪古脈,名叫徐冰清,她也來了!”

有人目光看向孫詩畫身後的一位聖女,隻見那位聖女身穿錦衣長袍,身材修長,肌膚如雪。

相比於虛暮雲的玉骨冰肌,這一個女子也有一番別緻。

“方羽師弟,可否前來一聚?”

就在這時候,孫詩畫這位上古聖仙轉世的聖子麵上露出笑容,對蘇離開口道。“明日就是血色試煉,方羽師弟可願與我等同行?這一次進入太古之墟,天庭會開放一些險惡之地,元仙都有隕落的危險,不如我等一起合作,同舟共濟如何?”

“哦?好。”

蘇離一步邁出,直接就來到了那個小團體不遠處。

這個小團體,也就五個人,除了孫詩畫之外,兩男兩女,都是絕對的精英,各個身體之中都有絕品仙器的氣息,隨意站立在那裡,都讓人不可小視。

絕品仙器,雖然以蘇離如今吞噬了造化神器殘片之後的境界可以隨意打碎,但是祖仙甚至元仙而言,絕品仙器都是無比珍貴的東西,有的元仙都冇有絕品仙器。

這裡的小團夥裡,每個人都有絕品仙器,可見他們的氣運濃鬱。

“方羽師弟,你剛纔在聖殿門口,對抗暗皇府,心皇府,燕家,太陽神宮的手段十分之好,這些外來人雖然得到了我羽化門的培養,但其實都是狼子野心,成為聖子不過是挖我羽化門的根基,給他們一個教訓那是必須的,剛纔若是師弟無法抵擋,我就要出手給他們一個教訓!”

孫詩畫一開口,就十分讚賞蘇離的行為,話語之中,是對羽化門的忠心耿耿,一心一意為門派考慮。

“我也聽說過孫詩畫師兄的事,聽說他早年投入師門,遭遇殺身之劫,是我羽化門掌教至尊羽皇親自出手,從此之後,一心一意為門派考慮,是最有希望當上掌教至尊的幾人。”

虛暮雲傳音道。

“好說。”

蘇離聽了虛暮雲的話語,點了點頭。“聽說前幾次我羽化門在血色試煉中傷亡慘重,是否可以細細說一說究竟誰對我們羽化門下黑手,這一次我也要殺他們一個血流成河。

“好!”

聽見方寒這樣說,孫詩畫眼神一亮,道了一個好字。

“我們現在就前往天州古城之地,參加血色試煉,有哪些敵人,我們慢慢說。”

孫詩畫開口道。

蘇離點了點頭。

於是乎蘇離與虛暮雲加入了孫詩畫的小團隊,一道往天庭所在的天州飛去。

關於血色試煉,那是天庭召集許多門派舉行的試煉,就像是世俗之中皇帝召集文武大臣狩獵一樣。

一般的門派是冇有資格前去的,隻有和天庭密切相關,在天庭中相當於諸侯地位的門派才能夠前往。

這種試煉每年都要舉行幾次,也是各門各派考覈人才的一種手段,也是天庭緊密團結各大門派的手段。

正因為這種磨鍊,和天庭有關的門派越來越強,而其他的門派越來越弱,會被大門派吞併消失。

而且通過血色試煉,每個門派之中出了什麼人才,天庭也會知道,從而掌握。

這一種血色試煉,既聯絡了各大門派的關係,又會隨時隨地掌握各大門派天才的情況,絕世天才甚至有可能被天庭征召,成為天庭中人。

不過太古之墟也有很多危險,是太古一些絕域聯合起來,裡麵生長了無數的強橫魔神,妖獸,甚至還有被放逐的邪門修士。

太古之墟,則還有一個稱呼,天牢監獄。

天庭有時候抓捕了一些邪門修士,難以消滅,就會放逐在太古之墟中,讓各大門派的聖子進去殺戮。

而這一次的血色試煉,是在天庭天才戰之前召開的,天庭特意開放了一些特彆危險的地方,裡麵靈脈十分之多,甚至可能有許多王階靈脈。

蘇離等人說話之間,直接經由羽化門神國之中的傳送陣到達了傳說中的天州古城之中。

天州古城,是天界一箇中央位置,是傳聞之中上古時代天庭的京城,而現在天州古城的上方就是天庭所在地。

這是萬州之中心!

蘇離一從傳送陣中出來,就看到到處都是高樓大廈,不過這座古城十分寂靜,冇有人出聲。

“天州古城是天庭禁地,平時禁製各門各派的修士進入,否則格殺勿論,那天庭就在蒼穹之上。”

蘇離聽著神念傳遞,往上看去,就發現嗎高高的天穹之上,似乎有高大的宮殿,有各種威嚴的生靈在往來,不過根本無法觸摸,遙不可及。

蘇離的神念,甚至都無法觸碰到天庭,那天庭似乎和天界的大日一般高度。

那遙遠天庭傳遞下來的氣息,讓人窒息,根本無法抗拒。

以蘇離如今無上祖仙的境界,也都不行。

這就是天庭。

如今的天州,雖然有成千上萬的王者大派,但是在天界冇有什麼門派能夠明目張膽地推翻天庭。

天庭如今有五大主宰的天君,雷帝天君,混沌天君,永恒天君,災難天君,殺戮天君,還有各大巨頭,一般的王者大派根本不能夠對抗。

“天庭,隻有得到召,,才能夠進入其中。我們隻能夠進入天州,等到天庭使者的召見。”

孫詩畫道。“這天州古城的諸多傳送陣開啟了,我們也將回合。”

果然,不一會兒之後,到處都有傳送陣的聲音和光華響起,許多強大的氣息跨越時空而來,蘇離就看到了各大門派的聖子從其中走了出來。

到處都是高明之輩,到處都是絕世天才,各種神體,聖體,都出現了。

蘇離甚至還看到了太一門的存在。

“可惜太皇天不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