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極道天君傳人蘇離,還怕你獰皇之子?

-

“想好怎麼死了麼?”

蘇離的話語落在梵氣王和梵雲宗一眾聖子的耳中,讓他們每一個都感覺到無邊的憤怒與羞恥,甚至還有恐懼。

因為就在剛剛,太一門得到了皇者至仙傳功的趙風華都被鎮壓了,連天君之角這樣的東西也被擒拿。

“卑賤的人,我跟你拚了!”

梵氣王臉上的神情,充滿了憤怒,他一下子打出了無數神掌,每一個掌印,都是純金之色,天地之間轉化為了黃金的國度。

與此同時,他的身上出現了一道彎月似的刀芒,上邊雕刻著各種元氣符文,居然是一件絕品仙器,一個震盪之間切割開來,斬殺向蘇離。

“這是絕品仙器,梵刀!”

孫詩畫高聲長嘯,提醒蘇離。

蘇離神色不變,依舊隻是一拳轟出,他直接以肉身拳頭,硬撼那絕品仙器,切割萬物的梵刀。

”我就不信,你的肉身這麼強大?”

梵氣王見著這一幕,也徹底的怒了,刀芒一變,吞吐濃縮,鋒利的令人窒息,他直接施展出了一套驚天動地的刀術。

恐怖的刀芒所過之處,虛空都被切割生成無數的晶體神國,那晶體神國下一刻又爆炸,顯現出梵刀無與倫比的鋒利。

換做一般的祖仙,哪怕心皇聖子那樣的祖仙,也都會被這一刀直接切割。

這刀所過之處,聲音都給人一種心中被切割,流血窒息的感覺。

但是蘇離的一拳,直接轟擊在了那梵刀之上,他的手掌皮膚,是一個個晶體神國,像造化神器一樣的晶體神國,溫潤,晶瑩,而又蘊含了無邊的偉力,絕品仙器的刀鋒砍殺外套阿德手指上,卻根本無法切割,直視爆發出了一連串的火花。

反而是蘇離的手指,在每一次按住刀鋒後,那梵刀之中的器靈就會出一陣哀鳴,似乎是蘇離的力量傷害了它,還有一種讓它感覺到恐怖的氣息。

下一刻,蘇離直接化拳為掌,用手一捏,這口梵刀上邊就出現了許多龜裂的痕跡,隨即一下子炸裂開來,每一片刀芒,都散落了出去。

一口絕品仙器,居然就被蘇離一手捏碎。

隨後,蘇離直接一步,就到了梵氣王的身邊,一下子施展出了十八倍戰力。

也就在這一刻,梵氣王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未來的道路似乎都要被斬斷,他毫不猶豫也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手段!

梵天八神。

他的身軀一下子變化,居然跳出了八尊化身,每一尊化身都施展出了絕殺的手段,要跟蘇離拚命。

這是梵氣王壓箱底的功夫,被他修煉成功之後,等於多了八尊分身,每一尊分身,都可以自我毀滅,擊殺敵人,在同境界的戰鬥之中,幾乎無敵。

現在梵氣王被逼迫到了絕境,一下施展出來,背後立刻顯現了八尊元神。

隨後這八尊元神就遭到了蘇離十八倍戰力的攻擊。

而且不僅是一次十八倍戰力,蘇離在這刹那,足足使出了十次的十八倍戰力。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徹起來,八大元神與梵氣王都發出了咆哮,全部都被破滅,梵氣王也在這一刻被蘇離打的身體破碎,一下子被蘇離抓攝進了自己的晶體神國之中。

而其他的梵雲宗聖子,在見到這一幕之後,都愣在場中,似乎根本無法想象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是蘇離冇有停留,再一次轟出十八倍的戰力,對上了梵雲宗一個個的聖子,直接就將他們個個轟碎。

八部浮屠在這一刻散發無量龍威,所過之處,萬物龍化,所有的聖子,各種法寶,靈脈,丹藥,還有他們自身的神國,全都龍化之後進入了蘇離的身軀裡。

此時此刻,蘇離就像是一尊來自於無數紀元之前的吞噬魔王,一個人居然將太一門與梵雲宗的所有聖子團滅。

這是何等的威嚴?何等的厲害

孫詩畫一乾人都看的呆滯住了,他們都冇有出手的機會。

蘇離一個人就將兩大門派這些聖子全部打包了。

“這……方羽究竟是什麼來路,居然就這麼鎮壓了趙風華,梵氣王,還有各種聖子。我最他們居然出現了這樣的雄才,他一定不是一般的人物轉世,不是聖人轉世,甚至不是至仙皇者轉世,他有可能是天君轉世,也隻有天君轉世。纔有如此強大的戰力!”

孫詩畫此時瞪大了眼睛,心中思索著這位“方羽”究竟是哪一位天君轉世。

哪怕至仙皇者轉世,他都覺得不可能,因為至仙皇者轉世,也冇有這麼凶猛。

徐冰清等一乾弟子,也都瞪圓了眼睛。

“方羽師兄這也太強悍了!”

徐冰清全身都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太不可思議了,這簡直不敢想象,趙風華,梵氣王,還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太一門聖子,他們個個實力深不可測,都是祖仙之中的佼佼者,得了不知多少的奇遇,居然都被方羽市中醫斬殺了,我羽化門的掌教至尊羽皇隻怕也會去接見他!”

“方羽師兄真是讓人頂禮膜拜,這一次救了我們大家。”

又有一個女聖子恭恭敬敬開口,這個女聖子,或者說是聖女,粉紅紗衣,頭上戴著鳳釵,亭亭玉立,有一股誘人的滋味。

“大家都是羽化門弟子,出門在外互幫互助也是應該的。”

蘇離一笑。

“方羽兄,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是不是要立刻尋找到宋騰飛,再將他斬殺,如果等下去讓他尋找到封神石碑的本體,那就很難斬殺了。方兄覺得如何?”

孫詩畫開口道。

現在他對蘇離的的稱呼在不知不覺中就改變了。

原來他稱呼蘇離為“師弟”,現在怎麼都說不出口,於是稱呼為方兄。

他的語氣也變成了商量的語氣,看蘇離有一種高深莫測看天君的樣子。

“倒也無需著急,反正還有幾天時間,我現在需要將趙風華的天君之角煉化,等到那時再尋找也不遲。我們先去一個安全之地。”

蘇離開口道。

趙風華雖然被他打爆,不過他那根白色獨角,天君之角,不是他自己凝練出來的,而是至仙皇者傳授的功力。

他如果一旦煉化,好處也非常之多。

最起碼,他的晶體神國強度還會大大提升,而大災難術也會一修行到一個巔峰造極的地步。

“好,那就如方兄所言。”

一乾人立刻離開了這個地方,尋了一處神山,那處神山之上,也有不少的妖獸,不乏金仙級彆的存在,但是對於羽化門聖子而言,都是小小的螻蟻,切瓜砍菜一般,就殺了個乾乾淨淨,緊接著眾人都坐下,為蘇離護法。

“趙風華,出來吧!”

端坐好之後,蘇離大手一揮,那趙風華和天君之角就飛了出來,那趙風華還想逃跑,但是八部浮屠在他頭頂,萬物龍化,源源不斷吸取他的氣息。

“你們,你們羽化門居然想要煉化我,不知道我得過一位至仙皇者的傳功麼,就算是殺了我,那位皇者也會知道,不會放過你們!而且,我實話告訴你們,給我傳授功力的是天庭的獰皇!獰皇你知道麼,那是災難天君的兒子!”

趙風華被蘇離放了出來,不斷掙紮,大肆咆哮之間,拋出了自己的最後底牌。

他一被蘇離擒拿住,就知道自己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所以立刻拋出自己的底牌,天庭的獰皇。

“什麼?獰皇?”

聽到這個名字,孫詩畫,徐冰清等人都麵色大變,似乎冇有想到趙風華居然能夠得到獰皇的傳功。

“你真的得到了獰皇的傳功,災難天君最為凶惡,最為狠辣,最為陰沉,最為毒辣的一個兒子?你怎麼可能得到他的意思傳承?”

孫詩畫顫抖著聲音問道。

“哈哈哈!你怕了麼,實話告訴你,我乃獰皇一位私生子,他從小就把我送去太一門,不向所有人告訴我們之間的關係,而且他還親自凝練出天君之角,如果你們對我不利,出去之後你們就會知道什麼叫痛苦!”

趙風華冷笑了起來,似乎見著孫詩畫神色變化,頓時感覺自己似乎又找回了場子,有了翻盤的可能。

“方羽兄,他居然是獰皇的私生子,這可不是很妙,雖然說在太古之墟中,殺死任何聖子都不會追究,但是往後的歲月,還是可能有各種陰毒的手段。”

孫詩畫傳音道。

“那獰皇手段毒辣,是天庭之中神秘至仙皇者,聽見他名字,一些聖人都要聞風喪膽。”

徐冰清的臉色也十分難看。

“但是也不能放掉,放掉就是縱虎歸山。”

一個聖女道。

“放了那也不行,我們已經得罪他,放了他絕對會招致報複。”

“哈哈哈。”

趙風華猖狂了起來,狂笑起來。“你們也知道不能得罪獰皇,這很好,這樣吧,你們速速把我放了,等我出去之後,我可以不為難你,你們都是不錯的聖子,我可以在獰皇麵前進言,讓你們改換門庭,投入獰皇的麾下,未來前途豈不是更好,尤其方羽你,你的本領很強,獰皇如果得到了你這樣的天才,也會好好重用你的。”

“現在你們看如何吧。”

趙風華負手而立,一幅成竹在胸的姿態。

“說完了麼,說完了,那就上路吧。”

蘇離聽著趙風華放完了狠話,搖了搖頭,突然一下子就是一巴掌,直接將趙風華再次打爆。

“你!”

趙風華的臉色瞬息之間就呆滯住了,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居然敢打我?”

“何止敢打你,我還敢殺你。”

蘇離突然之間祭出絕品仙器蒼生大印,大印之上,一尊帝者的形體顯現了出來,隻是一抓,就將趙風華磨滅了。

“你們這些畜生!你們要全部都死光,我是獰皇的兒子,也就是災難天君的孫子,你們居然敢殺我!”

趙風華到死還都感覺到不可置信,他的神念之中充斥了無儘的怒火。

但是蘇離依舊祭出蒼生大印,那尊天君的虛影直接就將趙風華絞成一團血肉,甚至那天君之角,也在這一刻,被那尊帝者一抓,碎裂開來。

“這是……”

此時無論是孫詩畫,還是徐冰清等人,感受著那件絕品仙器透露出的氣息,一個個麵色震撼。

“好像是一尊天君的氣息!”

“好像是極道天君的氣息,方羽師兄難道是極道天君的傳人?”

“天啦,一位天君!方羽師兄的背後居然有天君,在天君麵前,一位至仙皇者又算是什麼?”

“各位,這件事我們一定要敖守口如瓶,不能被其他人知道,不過方羽兄有一位天君守護,那的確可以無視獰皇了。”

孫詩畫臉上也顯現出震驚的神情,他在那件絕品仙器之上感覺到了一種他根本不可能匹敵的威嚴,他就知道這位方羽兄,原來還是天君傳人,地位無比尊崇。

這樣的身份,的確可以無懼任何至仙皇者了。

也就在所有人還震驚的時候,蘇離已經將趙風華神國之中的靈脈抽取了出來,居然足足有五萬條一階靈脈,這已經是不小的一比財富了。

與此同時,許許多多的祖仙法則,也都進入到了蘇離過往歲月煉製的許多仙器之中,他自神墓,遮天,陽神,完美世界歸來之後煉製的一些仙器,也都煉製到了上品仙器的地步。

而那天君之角,被絕品仙器蒼生大印破滅之後,所有的氣息就進入了蘇離的身軀,立刻蘇離的身軀之中,無數晶體神國到處飛濺,似乎吸收了太多太多的力量。

一股股至仙皇者的力量,從那天君之角中鑽出,又被蘇離一步步煉化,化作了不知道多少的祖仙法則。

蘇離曾經得了聖人的燈油,化作祖仙法則之後就讓蘇離的實力大幅度的提升,而如今這是一位至仙皇者的法則,被蘇離煉化之後等於是得了三十多件的絕品仙器。

“好東西,好東西,這天君之角還不能被趙風華完全發揮力量,否則還真不容易擊殺他。”

蘇離煉化了這天君之角後,一下子站立起來,他的體型更加高大,霸氣,有一種君臨天下的味道。

他的大手,柔軟細膩,每一寸肌膚都有一種天地經緯的紋理,好像乾坤日月,都被容納進入一掌之中。

他的眼神深邃廣闊,一個個的漩渦,流淌著不知道多少的文明史。

甚至在他的一個呼吸之間,可能千百的文明史就在生生滅滅。

他的長髮在風中飄飛,每一根都滲透在虛空中,似乎要把天地都密佈,而他的麵容,似乎和無數古老的聖人,皇者融合為一,讓人見了都感覺無法升騰起敵意來。

羽化門的諸多聖子看見了他,都產生了一種想要頂禮膜拜,跪下去衝動。

孫詩畫這尊遠古畫聖轉世,現在也都無法抵擋蘇離的威嚴。

“天君之角,都被煉化了。”

孫詩畫現在感覺到一種奇特的情緒,在這位方羽兄的麵前,他既有一種見到羽化門絕世天才的高興,又有一種自己被超越的淡淡不快,但是這種不快在見到這位方羽兄的時候又變成了慚愧,他似乎在慚愧自己居然對這位存在升騰起了嫉妒,不快的心思。

這種心思如果針對這位存在,那就是他的不是。

所以孫詩畫感覺到了心情有些奇特。

不過他很快就重整了情緒。

“恭喜方羽兄神功大成!”

“現在讓我們去尋找那個小石皇,宋騰飛。當然,梵氣王。也會被煉化。”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