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奇遇多多的方寒

-

方寒也來到了羽化門,他化身為風緣。

而蘇離早就在方寒之前來到了羽化門,化身為方羽。

此時蘇離完全可以看到方寒的境界已經到了祖仙的巔峰,似乎隻差一步就能晉升為元仙。

方寒達到這樣的境界,蘇離倒是習以為常,畢竟天界這個大舞台,愚蠢的人特彆多,而愚蠢的人掌握的資源也特彆多,以方寒的實力,憑藉吞噬都可以修行到極高的境界。

果然,他已經是祖仙巔峰的存在了。

這一次他居然來到了羽化門,似乎是想要看一看羽化門這個王者大派能否為他帶來足夠的資源,提升他的實力。

“方師兄,考覈現在開始,若是師兄有什麼看中的弟子,立刻就可以挑選走。”

長平尊者恭恭敬敬地對蘇離道。

“嗯。”

蘇離嗯了一聲,觀看起不遠處的考覈來。

從外門弟子的考覈,到內門弟子的考覈,還有真傳弟子的考覈,都在蘇離的眼下,稍微一看,就能夠看出誰更有潛力,誰有奇遇。

不得不說,這些弟子之中有些人的確有奇遇,似乎得了一些奇特的洞府,修煉出了幾門無上神通,催動起來幾乎可以瞬殺對手。

半步金仙境界之中,這樣的弟子最多,因為能夠修行到半步金仙的境界,就表明他們向來有奇遇,如果冇有奇遇,或許隻是個玄仙境界的螻蟻。

“嗯,這幾個人都歸於我吧,我要帶回去,好好栽培。”

蘇離看了一會兒,指了幾個人,包括八個半步金仙的弟子,還有幾個玄仙境界的弟子,甚至神仙境界的弟子,他也要了幾個,都是有些天才的修士,其中一個玄仙境界的弟子,叫謝震,居然是上古聖人轉世,但是修行的時日不多,所以勉強修行到了玄仙境界。

風緣,也在其中。

“我等拜見師兄!”

方寒與其他的弟子,全都對蘇離一拜,麵上顯現出興奮的神情。

其他弟子的興奮那是肉眼可見,因為他們有的不過是一個神仙,或者玄仙,居然就得了一位半聖的看中,那未來不可限量,至於半步金仙,就算是成了真傳弟子,有一階靈脈供給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是如果跟隨著一位半聖,則有可能得到更好的資源。

冇有人不興奮。

“走吧。”

蘇離點了點頭,往前邁步,就席捲了這十幾個弟子回到了羽化天果核心深處,看著無數虛空深處的亂流,大手一震,這裡的元氣紛紛被鎮壓,時空凝聚成了一塊鐵板,到處都是符籙閃爍,光芒耀眼。

他如今是半聖境界的修為,非同小可,開辟道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隨意之間,無數神國就被他開辟了出來,到處都凝聚出玉一樣的空間,在道場之中生長出無數奇珍異草,還有彼岸花之類的東西。

這些都是在大雄寶殿佛光寶庫中得到的,那尊寶庫裡除卻一些寶貝外,還有許多珍惜花木種子,被蘇離拿來種植在自己開辟的道場中。

“天地虛空,洪荒庇護。”

蘇離的身體後邊,一下子飛出了數十頭洪荒祖龍的元氣,在道場之中遊走。

所過之處,一種洪荒祖龍的氣息飄蕩在神國道場之中,如果被修士煉化一絲絲,實力都可以突飛猛進。

當然如果有敵人到來,則會被這洪荒祖龍氣息同化為龍。

萬物化龍,這是蘇離把八部浮屠修煉到達了絕品仙器的好處。

“你們這些妖魔,速速出來,為我看守道場吧。”

蘇離又是一動,數十頭元仙級彆的妖魔全都飛了出來,為首的赫然是一尊白孔雀,一尊紫色孔雀,都是元仙高階的存在,早已經對蘇離佩服的五體投地,聽到要看守道場,哪裡還有拒絕的道理。

“你們也就在這裡修行,手持我的符籙,可以出入道場,我會在這道場之中設下王階靈脈,供你們修行。”

蘇離又把那十幾個新收的弟子放了出來,開口道。

“王階靈脈,天啦,王階靈脈,這位師兄居然有王階靈脈。”

一個半步金仙剛剛出來,就看到十幾頭元仙境界的妖魔,他們身上充斥的氣息,幾乎是吐一口口水就能將他們全部殺死,不由心中震撼,此時又聽著往後他們能夠吸收王階靈脈修行,那心中的震撼難以想象。

“我陳家的老祖宗是一尊絕世金仙,做夢都想得到王階靈脈,突破到祖仙境界,但是我陳家也隻有幾條一階靈脈,不可能擁有王階靈脈,畢竟擁有王階靈脈纔是王者大派的象征,而我剛剛踏入羽化門,居然就拜入了一位半聖麾下,還可以得到王階靈脈的元氣?”

一個半步金仙,陳哲的臉上也顯現出驚訝的神情,他是陳州陳家的人,世家子弟,見過不少世麵,也得了不少奇遇,但是一來到王者大派羽化門中,頓時感覺自己就像是向下的地主老財主,冇見過世麵。

“為半聖大人看守門戶的妖魔,不,靈獸,居然也如此的強大,他們到達了什麼境界?祖仙,還是元仙?真是可怕。”

另外一個世家子弟,李會全身都在顫抖,似乎想不到大人物看守門戶的靈獸都是一巴掌可以隨便拍死他們的存在。

倒是那個聖人轉世,如今還是元仙境界的謝震,最先恢複過來,對蘇離一拜:“我等謹遵師兄之命,好好修行,絕不辜負師兄的栽培!”

這個時候其他的弟子也都恢複了過來,全都異口同聲地一拜:“我等閉眼好好修行,絕不辜負師兄栽培。”

蘇離點了點頭,示意眾人各自尋一個神國修行去,而風緣,也就是方寒,被他留了下來。

“蘇離師兄如今在天界的羽化門也建立了好大的基業啊,這十幾頭看門的,居然都是元仙境界的存在。”

方寒此時咋舌舌,似乎也感受到這位蘇離師兄的財大氣粗來,元仙境界在各大門派都已經可以說是高層,但是在蘇離師兄這裡,十幾頭看守道場的元仙。

“我這些日子的確打拚出了一點基業,不過眼下還有一場磨難,得到了太多好處,就難免被人惦記,隻怕要不了多久,就有人前來召喚我了。”

蘇離一笑,說出了在太古之墟的事,以及如今羽化門的格局。

“又是華家?世俗之中有個華天都,這裡還有個華天君,可惡,這些華家的人真是該死!師弟我雖然不才,也要幫助師兄一臂之力,掃清華家那些毒瘤。”

方寒聽了華天君與華家的故事,立刻義憤填膺。

“不錯,華家是毒瘤,等這件事過去了,為兄也就助你一臂之力,提升到元仙境界,如今我最不缺的就是王階靈脈了。”

蘇離一笑。“現在就讓我們好好修行,等待那件事的發生吧。”

“是,蘇離師兄。”

就在蘇離與方寒開始修行的時候,羽化天國的更深處,一處不知名的異度空間中,一些強橫到極點的人物正在進行會議。

足足有成百上千的元仙高層,數十尊聖人還有幾尊至仙皇者級彆的活化石盤膝而坐在鴻蒙一般的虛空中。

這是天界羽化門真正的精華,最高決策者,毀滅了這些人物,羽化門也就真正滅亡了。

“掌教至尊您怎麼看,這一次血色試煉之中,我們羽化門的聖子之中居然出現了方羽這樣一個奇才,現在已經修行到了半聖的境界,傳聞他的實力已經足以媲美聖人,這種奇才,我們羽化門幾乎是從來冇有出現過。”

一尊聖人突然站立了起來。

這尊聖人並不高大,身材反而有些矮小,但是就站立在那裡,誰都不敢小視,因為他的身上,散發著一股聖人的威嚴。

這是羽化門中的一尊高手,土聖。

身經百戰,一身修為渾厚至極,不知道斬殺過多少高手。

此時他正在對一個羽衣星冠的青年說話,這個青年,眼神溫和,溫潤如玉,有一種謙謙君子的味道,身上冇有絲毫的法力波動,不過隨意一動,都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氣息。

這就是羽化門難得一出的天才,現在羽化門掌教至尊“羽皇”。

本來羽化門的掌教至尊,都是華家的高層擔任,因為羽化門的開創者是華天君,但是在最近千萬年中,一尊天才冉冉升起,就是這位羽皇,居然力壓所有華家老古董,成就了羽化門的掌教至尊之位。

這並非是華家的老古董仁慈,見賢讓位,而是這位羽皇修行到了天地同壽的境界,是最有希望領悟天君境界的人物之一。

正如元仙聖仙都分為三六九等,至仙皇者也分為三六九等,至仙皇者之中最強的一批就叫做天地同壽強者,幾乎是天界不滅,他就不滅。

這一個境界,比起天君還有很大的差距,因為天君哪怕天界滅了,自己依舊有機會不滅。

但是“天地同壽”的境界,已經非常恐怖了,正因為如此,羽化門纔有如今的威嚴,在當今天庭的諸多至仙皇者之中,能夠到達天地同壽境界的皇者,也就寥寥幾人,諸如羲皇,武皇,氣皇,命皇等,不超過十位。

“天地同壽”基本上等同半步天君。

正因為如此,羽皇纔在羽化門坐穩掌教大位,千萬年來無人能夠撼動,因為就算是華家的一些至仙皇者,都冇有修行到天地同壽的境界。

“我已經注意到了此子。”

此時此刻,羽皇突然道。“我羽化門顯然是擁有了大氣運,居然誕生了這樣的絕世天才,連智拳牧野真,武霸皇甫飛都能夠擊敗,甚至收取了天禪佛皇的寶庫,對於這樣的弟子,我們自然要愛惜,好好培養,讓他歸心,想必隻要等他再修行一段時間,我們羽化門就有可能增加一位聖人,甚至是一位至仙皇者。”

這位掌教至尊,顯然對蘇離十分的欣賞。

但是他的話語剛剛落下,就有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我看未必吧,羽皇,此人已經招惹了大禍,我聽說他在血色試煉之中殺了太一門好幾個皇者轉世,太一門的老古董,已經盯上了我們的諸多聖子,這以後再這麼惹事,隻怕我們羽化門誰都得罪了。”

“血色試煉之中,任何過錯,都不算過錯,這是天庭指定下來的規矩,就算是太一門,也不能違背天庭的規矩。”

羽皇看了這個至仙皇者一眼:“華文昌,如果太一門的人想要因為這些事而問責我們,我倒也不懼。

“話也不能夠這麼說。”

又一尊至仙皇者說話了:“這血色試煉中發生的事情先不說,但是此子似乎是有陰謀,背後有大人物的影子,有可能此子是間諜。”

“的確很有可能是間諜,他一個小小方家的世家公子,居然就這麼崛起,想要進入我羽化門高層,執掌大權,那絕不能允許。”

又有一個至仙皇者開口了。

“年輕人得到一些奇遇,非常正常。隻要他不對我羽化門造成實質性傷害,那都要包容。”

羽皇淡淡地道。“冇有一點奇遇,怎麼可能修行到極高境界。他這一次在血色試煉中,揚我羽化門威風,自然要封賞,這樣吧,把他召來,你們也可以乘機看一看此子究竟如何。”

“那是自然,就把方羽此子召喚而來吧。土聖,你去。”

華文昌冷笑了幾聲,“我倒要看一看,此子究竟有何等的法力神通,能夠戰勝那麼多的聖子,如果他不是清白之人,就要立刻把此子的法力全部廢除,讓他再也無法進入我羽化門作惡。”

“不錯,廢除了他,這是一個危險的因素,絕不允許他進入我羽化門的最核心高層。”

又一位華家的老祖宗說話了,睜開雙眼,殺機深深。

“此子身上有大機緣,大氣運,乘他冇有成長起來,我們聯手煉化他,施展出奪天轉運**,把他的所有智慧,氣運,力量,轉移到畫震天的身體上,這纔是最正確的做法,華震天畢竟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對門派也一直忠心耿耿。”

又有一尊聖仙,竟然也是華家的人。

“諸位,還是看掌教至尊的決斷吧。”

一尊不是華家的老古董說話了。

此時他說話了,但是他的眉頭皺起,因為整個決策層外姓人實在是太少了。

在羽化門之中的幾尊老古董,至仙皇者中,大多數都是華家的人,隻有三兩個,少得可憐,是外姓人,無法掌握話語權。

而且,許多聖人之中,有一半是華家的人。

在上古時代,羽化門幾乎是一個王者大世家,華家,而不是一個王者門派,後來羽皇執掌大位,提拔另外的弟子,培養了千萬年,也培養出了一些外姓弟子。

不過現在,羽化門中,華家的弟子仍舊占據多數,尤其是高層,最高層中,華家的勢力幾乎有一半之上。

“好了,土聖,你去吧。”

羽皇目光閃爍,淡淡看了一眼所有華家高層,“羽化門要革新,必須要破除門戶之見,多多招攬大氣運弟子,為我羽化門增加新的血液,也不要一味排外,我這些年執掌羽化門,你們也看到了,羽化門欣欣向榮,並冇有給華天君丟臉。”

“我們也不是一味排外,像是朱重陽,本是一個朱家的子弟,還不是被我們收留,傳授無上道術,甚至他得到的真理劍胎,我們也冇有讓他上交,但是這個方羽居然就敢奪去真理劍胎,廢了朱重陽的道行,是可忍孰不可忍。”

華文昌陰森森地道:“掌教,你執掌羽化門取得的成就,我們自然都看在眼裡,你的天地同壽境界,也超過了我們,否則你也坐不到掌教至尊的位置上這麼多年,不過羽化門畢竟是華天君開創的,我們華家自然要占據主導地位。”

“去吧,土聖,將方羽召喚過來,如果他的確是奇才,就是我們羽化門要栽培的對象。如果這樣的奇纔不保護,反而要對付,那不是門派長久之道。”

羽皇揮揮手,並不想和華家的人多說話。

而在蘇離開辟的道場之中,蘇離與方寒也交流了許多道法神通。

方寒這些日子在天界,首先是把三十三天至寶全部煉製到上品仙器的地步,一般情況下可以發揮出三十三倍的戰力,對於造化神拳的領悟,他也時刻都在揣摩。

除此之外,方寒還得了不少的奇遇,得到了一些上古時代的紀元文明,諸如獸道的絕世神通,巫道的絕世神通,還有許多紀元之前幾乎滅絕的文明史。

尤其方寒在天界有太多太多的奇遇,比如他在一個拍賣會隨便買了一件古碎片,居然蘊含著獸道的文明,蘊含著上古獸道紀元一位天君的功法。

又比如他在一個洞府之中,得到了火界的傳承,還在一處奇特之地,得到了陣界傳承。

還有一次他殺了一個敵人,竟然在那個敵人身上得到了武界的一些傳承。

總之,他行走在哪裡,總會得到許許多多的傳承,最後在他晉升金仙境界之後,熔鍊為一本紀元之書。

他這一次來到羽化門,也是想要藉助羽化門王者大派的書庫增加自己的知識,好提升自己的法力。

“這還真是到處都有奇遇。”

蘇離倒是不缺水月洞天的記憶,與方寒相互交換知識,他頓時得了獸道一位天君,陣界一位天君,還有火界一位天君的傳承,於是無限之書威力再次增加,戰力增幅突破到了二十一倍。

當然,方寒的收穫要更加巨大,諸如極道天君的書稿,大義天君的書稿,蘇離也都傳授給了放好,讓方寒的紀元之書威能大大增加。

“千夫所指,人神共憤,罄竹難書,遺臭萬年,天誅地滅。”

突然之間,蘇離打出一套殺招,赫然是武霸皇甫飛的中庸神拳,這五大神拳之中的武道意誌容納進入儒道文明史中,立刻讓儒道文明史爆發出來了種種光芒。

這五道神拳,乃是儒門一門最高拳法,中庸神拳,乃是能夠和起源神拳,造化神拳媲美的絕招。

不過,這五道神拳,隻是其中的一部分,還有另外的五道神拳,代表著正義的形象,好在他根據儒道的大義經文,隱隱約約能夠推算出另外五道神拳。

十招中庸神拳,一旦全部推算了出來,將直指儒門精髓,為無數紀元的教化聖人,教化億萬眾生以道德為文章,開辟出永久的太平。

他的身軀之中,無數晶體神國之中,立刻充滿了正義的氣息。

此時此刻,無論誰怎麼看,蘇離都絕對是一位正人君子,是一位執掌正義的存在,任何人見著他,都不能覺得他是一位心懷鬼胎的人。

儒家大義,中庸神拳,就是這樣的神奇,哪怕仙界的天君,見著儒門的天君,都不能在大義上指責他。

“衝擊聖人的路倒是有了一條,不過成聖之路,還得思索再三。”

蘇離感受到了自己的變化,心中有些歡喜。

突然之間,他心靈一動,開口道:“是哪位聖人進入了我的道場之中。”

“不愧是我羽化門傑出聖子,方羽。”

一尊矮小的聖人踏入了蘇離的道場之中,一眼就看到數師十尊元仙境界妖魔,還有修行的一些天才,甚至包括一位聖仙轉世的玄仙,不由有些驚訝。

尤其這位方羽的身上。居然出現了一種無比正義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他見了,也都感覺到方羽絕對很正義,不可能是奸細。

這就格外的神奇了。

畢竟他是一尊聖人,不可能被一個人隨便影響感官。

這位聖人,就是“土聖”,被羽化門長老會議,派遣過來召喚蘇離的。

“方羽,你似乎修行了一種儒門功法?不錯不錯,不過這一次我來,是因為掌教至尊要召喚你,詢問你在血色試煉之中的一些事,還有以前的一些事,也要詢問一下。”

土聖收回了心中的詫異,直接說出了來意。“跟我走吧。”

“好。”

蘇離點了點頭,似乎是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

“真是個有奇遇的年輕人,如果今日這一關過去,未來不可限量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