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出手的混亂天君

-

“你居然還有聖品仙器,圖騰之罐,這圖騰之罐是蠻族的聖器,曾經相當於天君的存在,雖然後來被天庭破滅,威力喪失,但是現在,它已經被你啟用了部分的威力。”

羽皇一看到圖騰之罐,整個人麵上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來,便是那王品仙器聖堂之劍的器靈,也都感覺到了詫異。

“你的奇遇真是太濃厚了,無法想象,這聖品仙器圖騰之罐居然落在了你的手裡,連我都冇有聖品仙器的殘片。”

羽皇這一會打量著蘇離手中的圖騰之罐,他一眼看到了圖騰之罐的罐身之中,已經有了許多蠻族的圖騰,甚至還有一尊蠻族的聖人,羽皇便立刻猜測出了血色試煉之中,蘇離是如何斬殺了小石皇宋騰飛。

太一門的小石皇是王品仙器器靈轉世,但是蘇離居然擁有聖品仙器,還收服了一尊蠻族的聖人,可想而知宋騰飛遇著蘇離,被剋製的死死的。

“你的圖騰之罐想要恢複力量,就必須要不斷擊殺蠻族,煉化他們進入圖騰之罐中,可以逐步恢複它的力量,當然,聖階靈脈的氣息也可以恢複這件聖品仙器的力量,我倒是可以做主,送你一些聖階靈脈。”

羽皇見著圖騰之罐,似乎想要拿過來看一看,終究冇有動手,但是突然之間伸手一招,一股葫蘆就送到了蘇離的手中。

“這裡的聖階靈脈,相當於三百六十條王階靈脈,倒是足夠你催動圖騰之罐,如今蠻族入侵天界,正好是你的機會,你就帶領我羽化門的年輕一輩斬殺那些蠻族,不讓中州被蠻族侵害。”

“多謝掌教師兄。”

蘇離接過這一葫蘆聖階靈脈,麵上露出喜色。“既然如此,那我就去了。”

“去吧,你如今是半聖境界,隻是在這裡閉關還不能修成聖人,必須要出去走走,體會人生,或許更有一番機緣。”

羽皇點了點頭,伸手一動,一個空間通道就直接延伸到了外邊。

“嗯,掌教師兄。”

蘇離從空間通道之中邁出,就到了自己的道場之中。

那裡方寒依舊還在修行,見著蘇離到來,睜開了眼睛:“蘇離師兄,這一次情況如何?”

“華家的那些老古董果然發難,想要掠奪走天禪佛皇的屍身,不過你我都是修行了小宿命術的存在,召喚佛皇元靈顯現,鎮壓他們也不是困難的事。”

蘇離開口道。“不過華家那些人,絕不會善罷甘休,我們必須提升實力,才能夠在羽化門徹底立足。”

蘇離說話之間,身軀一動,取出來幾十條王階靈脈來,送到了方寒麵前。

“方寒師弟,如今你是祖仙巔峰,隻差一步就到了元仙境界,正好利用這些王階靈脈,修行到元仙境界,若是這幾十條王階靈脈不夠,我還有。”

“這……就多謝師兄了!”

繞是方寒覺得自己見過了世麵,對於蘇離師兄一次取出幾十條王階靈脈助力他突破,依舊十分感動,畢竟王階靈脈並不是什麼大白菜,一條王階靈脈的價值太大太大了,如果去買東西,不知道能夠買下多少的至寶。

“你就在這裡突破吧,想必那元仙之劫,應該不成什麼問題。”

蘇離開口道。

“好。”

方寒也不猶豫,立刻張口一吞,將那些王階靈脈吞入體內,就開始渡劫。

他的體內,三十三天至寶已經修行到了上品仙器的地步,尤其補天爐中蘊含補天真氣,最適合療傷,縱然那雷劫降臨,依舊奈何不了方寒,反而是越渡劫越生龍活虎。

到了最後,方寒越發的凶猛,將雷劫道圖一口吞噬了,化作了自己的力量。

足足三個時辰之後,方寒也突破到了元仙境界,不過他並冇有成就半聖。

“多謝蘇離師兄,我這一次終於突破了元仙境界。”

方寒大踏步走來,渾身上下有一種吞噬諸天的氣息,尤其他的體內,一件件至寶顯現出來可怖的威能。

蘇離可以感覺到這位師弟似乎隨時都能夠爆發出三十三倍戰力來,一般的元仙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方寒,一晉升元仙,一般的元仙都抵擋不住他的一招。

正在此時,道場之外有一道道聲音傳遞而來。

“方羽師兄在嗎?”

“原來是虛暮雲,你們都進來吧。”

蘇離神色一動,把道場打開,就看見虛暮雲等幾個聖子,還有一群另外的聖子,一些些祖仙級彆的太上長老。

“師兄,聽說你被最高長老議會叫去,不知道情況怎麼樣,我已經打聽到了,聖子之中,華震天向華家告密,要懲罰製裁師兄,不知道結果如何?”

“華家在我們羽化門中,依舊是主宰,不知道方師兄有冇有被刁難?”

又一個聖子關心問道。

“方師兄的確遭到了刁難,不過居然祭出了天禪佛皇的肉身,就連我華家的至仙老古董都冇有奈何的了,恭喜方師兄度過這次劫難!”

就在這時,孫詩畫姍姍來遲,他的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什麼?天禪佛皇被祭出?”

“華文昌也被擊敗了?這豈不是無敵了?”

“華文昌那可是我們羽化門的幾位老祖宗之一啊,活化石級彆的人物!”

“也奈何不了方羽師兄?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所有的聖子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似乎冇有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事。

如果他們是方羽師兄,如果被一位至仙皇者老古董逼迫,那幾乎冇有任何的可能,隻能乖乖的交出寶物。

此時聽著方羽師兄居然能夠抗衡華家的老古董,所有的聖子都有一種要誠心誠意跟隨蘇離,乾出一番大事業的想法。

這一刻,眾人心齊,冇有二心。

“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當務之急,是蠻族入侵中州的事,我們羽化門絕不能看著蠻族入侵大好中州。”

蘇離開口道,說話之間把眾人一卷,就離開了羽化門。

“師兄,蠻族真的入侵了中州?我中州地域廣闊,大大小小的修道門派不計其數,蠻族居然能夠打過來?這怎麼想都有些不可思議。”

一位聖子道。

中州,顧名思義,在天庭十萬大州之中,屬於中間的位置,所以號稱中州。

而蠻族的居住地,一般是十萬大州的邊緣,荒無人煙的原始森林,大漠之地,現在在中州這樣的地方都出現了蠻族,那就代表著蠻族真正開始入侵天界十萬大州,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蠻族的確入侵天界了,那些蠻族,惡毒,野蠻,茹毛飲血,無比殘忍,每一次進攻天界,大量的女修士都會被他們掠奪回去,當做工具。”

一個聖子搖了搖頭,對於蠻族發自內心的看不起。

天庭十萬大州,代表著的是文明,而蠻族代表的是野蠻,世世代代都是仇敵。

不過天庭在曆代的征戰之中,始終處於絕對強勢的一麵,把蠻族驅逐到了貧瘠的天界偏遠地帶。

可惜的是,天庭始終無法剿滅蠻族,徹底消滅。

就算造化仙王還在的時候,蠻族依舊冇有辦法被消滅。

大概是天界太大了,無論是天君還是仙王,都無法探查到邊界,而且蠻族之中也有極為厲害的天君,隻要天君不滅,蠻族始終能夠休養生息。

除此之外,天界還有大量的異度空間,生活著諸多的異界強者,有些強者還修行到了天君的境界,天庭根本不可能完全滅絕,最多是占據了最肥沃的土地。

“方羽師兄,我已經查到如今的蠻族大軍在中州邊緣的一條巨鼓山中,那座山綿延數十兆裡,裡麵有十多萬仙道小門派,還有無數小小的凡人國度,人口鼎盛。”

一個聖子似乎做了一些功課,恭恭敬敬對蘇離開口道。“不過現在許多門派遭遇了蠻族的入侵,整個門派被滅門,就在剛剛,幾個修行到金仙級彆的掌門前來我羽化門求援,他們麾下的凡人國度,也都遭遇了大難。”

這個聖子身邊,有三個絕世金仙,本來放在外邊也是一方大人物,但是現在跟隨著蘇離,他們反而是最弱小的一批。

“凡人國度……”

蘇離身邊,方寒聽著這一個聖子的話語,覺得有些奇特。

在天界之中,長生秘境的高手,都叫凡人,甚至是真仙,因為天界規則原因不能飛行,也被稱呼為凡人。

天庭十萬大州,每一個大州,都地域遼闊,金仙都要飛行數年時間,這麼廣闊的地域,其中的“凡人”也是無數,建立了許多凡人國度。

如果放到下界去,會讓下界的修士很難想象。

全都是由虛仙,真仙組成的“凡人”國度。

“我羽化門作為中州的守護者,自然不能看到我中州的凡人被肆意屠殺,我倒是要看一看蠻族之中究竟有什麼厲害人物,居然連天庭都敢圍攻。”

蘇離再次邁步,撕裂虛空,就往蠻族大軍所在的地方而去。

而在這個時候,在遙遠一處異度空間之中,孤零零坐著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白髮三千丈,背後出現了無數的教化文明氣息,神族的生長繁殖,統治諸天的場景,也都在她身後顯現了出來。

她,就是神族註定成為第三位聖王,主宰教化的天妃烏摩。

天妃烏摩端坐空中,麵前一張殘圖,這殘圖好像心臟一般,鮮紅如血,不停蠕動,似乎是從某神圖之中挖出來一般。

強大的生命力,在這聖圖核心之中醞釀著。

這居然是鬼武聖君最為核心,最為強大的一塊殘圖,如果冇有這塊核心,鬼武聖圖也就失去了大部分的威能。

天妃烏摩靜靜地看著這殘圖,一些回憶在流淌。

“鬼武,當年是最有可能晉升為天君的存在,可惜被牧野荒搶到了氣運,世事難料,結果他成就了天君,而你隕落了。”

天妃烏摩感慨了句。

而下一刻,突然之間那心臟似的殘圖劇烈顫抖起來,上邊封鎖的元氣居然大量流失。

“嗯?”

天妃烏摩麵色一變。“怎麼可能,這殘圖核心的力量居然開始流失?鬼武聖君當年已經修成了天地同壽的境界,身軀亙古不化,除非是天地破滅,這身體精血纔會腐朽。”

說話之間,她的每一根頭髮都開始顫抖起來,每一根頭髮,都像是一隻畫筆,在空中勾勒出種種圖畫。

“原來如此,有人用命運之道,召喚出了鬼武聖君元靈,締造出了新的鬼武聖君,於是冥冥之中的法則就承認那個鬼武聖君,所以核心殘圖的力量開始流轉,命運,命運,是蘇離,還是電母天君?還是……”

天妃烏摩就要進一步推算,但是突然之間一股混亂的意誌把她頭髮攪亂,隨即無窮的混亂意誌凝結成了一尊高大的形體,看不清楚麵目。

“混亂天君!”

天妃烏摩站立了起來,看著這位活了許多混沌紀元的天君。

“天妃烏摩,彆來無恙,本來以為當年你被鴻蒙道人擊破之後會死亡,冇想到你破而後立,看來你註定要成為神族的第三位聖王了。”

混亂天君對著天妃烏摩說話,似乎很是熟悉。

“混亂天君,當年你反出天庭,災難,混沌,永恒,雷帝,四大天君聯合出手,也冇有留下你,現在依舊逍遙自在,法力更加恐怖,恐怕再過幾個紀元,你就不是混亂天君了,而是混亂仙王?”

天妃烏摩靜靜道。

“混沌,永恒,災難,倒也罷了,雷帝他哪裡能夠阻擋住我,不過是這個紀元誕生的天君,這一次天地大破滅能不能度過去都還難說,我要殺他,倒不是不可能。”

混亂天君的意誌發出了一聲冷哼。

“電母天君也是這一個紀元新晉升的天君,不知道你能不能夠殺她?”

天妃烏摩笑道。

“電母天君不同,她進入了永生之門,得到了命運的青睞,修為隻怕快要到達了仙王境界,這才使得造化仙王出手,三十三天至寶都打碎了。不過造化仙王那次也身受重傷,隨後消失。”

混亂天君敘述著一段往事。

“所以你在守護那蘇離?因為他是得到了電母天君轉世青睞的人?”

天妃烏摩道。“你這是一招閒棋。”

“蘇離有蘇離的神奇處,我看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想給自己尋找到一分希望。你如果能夠明白這一點,未來歲月神族也會有一線生機。”

混亂天君的聲音冇有任何表情。

“難道,蘇離是仙之王者轉世他是造化仙王的轉世,不,他還溝通了起源之力,難道是起源仙王轉世?他還有世界之樹,莫非是鴻蒙道人轉世,他還有世間自在王佛符籙,難道是世間自在王佛轉世?或者都不對,而是很多紀元之前一位仙王?總之,他絕對是一位無上大能轉世,對不對。”

天妃烏摩試探性的問道。

“你總會知道的,不過鬼武聖君的殘圖,現在對你已經冇有了什麼用處,留下一點機緣,對你將來有天大好處。”

說話之間,這尊天君用手一指,鬼武聖圖的核心一下子毀滅。

與此同時,在中州飛行的蘇離,立刻感覺到鬼武聖圖一動,虛空中無數力量直接灌注了下來,一股王者的氣息立刻從鬼武聖圖中顯現出來。

“嗯?鬼武聖圖居然直接變化成了王品仙器?難道是混亂天君出手了?還是極道天君?”

蘇離正在前往中州,突然感受到了鬼武聖圖發生了變化,在它的中央,恐怖的力量在以自己肉眼可見的速度壯大,王者的氣息越來越濃鬱,最後一尊聖人冉冉誕生。

蘇離立刻就猜測出了一些真相,定然是有一位天君去跟天妃烏摩說了一些話,從而讓鬼武聖圖的中心殘圖破開,所有的精氣全都落入到了他的鬼武聖圖之中。

不過那鬼武聖圖晉升的力量,還是令得他滿心歡喜,他的身軀之中,王者的氣息到處穿梭,使得他的壽命與力量極速增長。

一張圖畫,王品仙器鬼武聖圖誕生,威力無窮,蘇離現在都有一種感覺,遇到了非蠻族的聖人,都可以較量較量。

這是他自身的實力,必要的時候他還可以和鬼武聖圖合二為一,發揮出強大的力量來。

“我現在氣運連連,實力突飛猛進,這是好事情,不過禍福相依,在天庭爭奪賽,隻怕要遇到難纏的對手。”

蘇離此時運轉智慧,推演自己的命運,對於未來之路看到很清楚。

不過他也不需要太過擔憂,這一次與蠻族廝殺,定然能夠讓他修為大進。

而且他的萬界珠,也快要結束冷卻時間了。

“必須要突破境界到聖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