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我來,天機亂

-

蘇離正在觀看勾陳天書的內容,與這一本天書之上蘊含的因果,便有一個又一個的妖魔到來。

剛纔到來的黃衣少年是軒轅法王,如今又來了一個少女,也是許多年前的魔頭。

如果周青在這裡,一定會知道那個少女是魔中之魔溫蘭新,這是三十年前魔道第一高手,獨自約戰道門四大宗師,傳聞身死場中,如今居然又到了這裡。

她也有些好奇天地之間靈氣為何發生變化,於是尋著靈氣最濃鬱的地方到來,然後就看到了站在蘇離身邊的軒轅法王以及蘇離。

這一看,她的神情也愣住了。

因為她麵前的那位存在給了她太大的壓迫,幾乎讓她立刻明白那人無法戰勝,也無法逃走。

更讓她感覺到匪夷所思的是,那一位存在既讓她覺得無比可怕,又讓她忍不住親近,如果能夠得見這位存在片刻,說不定她就能夠領悟出一些至高道理,從此成為當今魔道第一人。

什麼蜀山,崑崙,茅山,龍虎,青城,隻要她若有所悟,則通通都是手下敗將。

“弟子溫蘭新,得見老師尊顏,想侍奉老師左右。”

這一個曾經魔道第一人,突然變得恭恭敬敬,對著蘇離行禮。

“怎麼和我一樣的路數。”

蘇離身邊,軒轅法王見著行禮的女子,感覺說不清楚的怪異。

蘇離卻一笑,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你就拜入我羽化仙門麾下吧,往後也能修得一個自在之身。”

蘇離於是又收了一個徒弟。

在這個世界,收徒是一件必須的事情,除非你的修為可以殺死所有聖人,否則很多時候都不能親自下場,要不然你殺我的弟子,我殺你的弟子,世界就亂了。

蘇離剛到佛本世界,便先後收取了周青,軒轅法王,溫蘭新三個弟子,周青又收了兩個弟子,於是這羽化仙門的徒子徒孫就多了起來。

“這個世界的因果線,顯然已經亂了,不知道那幾位聖人將目光投到這裡,又需要多久。”

蘇離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各種因果線漸漸生亂,盤膝坐於虛空之中,目光注意著那無儘因果線。

因果如麻的世界,倒是很適合修行大因果術。

而這兩個新收的徒弟,隨意傳下來一點東西,都足以讓他們受用無窮。

“不知道師尊的修為到了什麼地步,這裡的靈氣聚集簡直難以想象,如果能夠長時間在這裡修行,隻怕我要很快度過雷劫了。”

溫蘭新自言自語,心中無比歡喜。

她如今的修為是煉神反虛的階段,需要渡過雷劫之後,才能夠成就天仙,那個時候將元神淬鍊為元嬰,便可長生不死,免去六道輪迴。

“不知道,難以想象,不過師尊的修為,應該至少在那上古金仙之上。不過上古仙人的傳說,隻是聽過,卻冇有見過。”

軒轅法王想了想,他雖然大有來曆,依舊無法感知這位師尊的境界,如今思考的隻有好好修行,早一日提升境界,好去蜀山報仇雪恨。

這邊蘇離收了兩個與蜀山有仇的妖魔,妖怪聯盟那裡,周青也遭到了蜀山劍派的偷襲。

周青剛剛去往妖怪聯盟,一番爭鬥救出了周晨的妹妹,就遭遇了蜀山四個弟子的襲擊。

四道飛劍瞬息而至,要破滅了周青的肉身。

但那四道飛劍哪裡是蘇離煉製的飛劍對手,周青祭出寶器飛劍,瞬息之間就將四道飛劍破滅。

“怎麼可能?長老煉製的飛劍居然被抵擋住了?”

一個弟子大驚失色。

“快逃,此魔不可敵!”

“住手,我們是蜀山的弟子,我是向輝,想必你也聽說過,如果你敢殺了我,你必將……”

“對不起,冇有聽說過。”

周青再次祭出飛劍,那飛劍所過之處,就將向輝肉身斬殺,連靈魂也磨滅了。

“剛得了一件寶貝,就有人送上門來,蜀山?我羽化仙門還怕你不成。”

周青一下子祭出飛劍,將四個蜀山弟子全殺了,所有法寶全部抓走,又劍光一絞,毀屍滅跡之後,立刻離開現場。

“師父乾這個事情,越來越順手。”

廖小進臉上顯現出讚歎之色,他這個師傅以往做這種事還不熟練,現在是越來越熟能生巧。

“師父,弟子回來了。”

周青繞幾圈之後,感覺到無人追蹤,終於回來見蘇離。

他剛剛進門,就看見他那位師尊身邊坐著一男一女兩個少年少女,看上去很是和藹可親,但是卻給他一種極為可怕的感覺。

“你來了?又救下來一個小狐狸?這很好,周青,你現在又多了兩個師弟師妹,一個是曾經聞名天下的軒轅法王,一個是幾十年前的魔道第一高手溫蘭新,他們的修為都要比你高,你可要好好修行,做好大師兄的表率。”

蘇離笑著說話。

“這……恭喜師尊喜得佳途。”

周青一愣,似乎是冇想到他剛剛走了一會兒,師尊就又收了兩個弟子。

而且都是比他境界還高的師妹師弟。

這讓他有些壓力。

當然,他思忖隻要將那六翅金蠶煉製成第二化身,就算是一般的高手他都可以鬥一鬥。

“原來是周青師兄。”

軒轅法王從修行中清醒了過來,看了周青一眼,皺了皺眉。

“見過周青師兄。”

溫蘭新也行了一禮,不過誰都可以看到她並不真把周青當做師兄。

畢竟周青此時的修為實在太弱,隻是引氣境界。

蘇離對於這一切倒也覺得正常,隻是吩咐門下弟子好好修行,他對於周青很是看好,知道這一個傢夥這一劫要趁勢崛起,冇有誰比他的修行速度還要快。

蘇離就在這人間界待了一些時間,而無論是人間界,還是那人間界更往上的地仙界,都感覺到了天機變得朦朦朧朧一片,根本無法琢磨。

甚至那天氣變化,也都彷彿不可捉摸。

過往歲月仙人想要算個什麼,隻需要掐指一算,就能立刻明悟,但是現在天機徹底失聯,連未來幾日要不要下雨,都看不清楚。

這讓一些仙人憂心忡忡,以為未來歲月將有一場大劫到來。

而在人間界,蘇離的羽化仙門一眾弟子也在不斷前進。

這個世界修行體係,並冇有神通秘境,長生秘境的說法,隻需要吸收天地靈氣,再加上一些悟性,就可以不斷提升境界。

對於蘇離的徒弟周青而言,煉精化氣不是什麼問題,煉氣化神也不是什麼問題。

短短時間內,周青居然就修行到了煉氣化神的階段,號稱化神大能。

“那幾個徒兒去闖蕩長平了。長平之中有一個狠人。”

蘇離的神念透過無窮空間,直接看向了長平之地地底的深處,那裡有一幅圖,圖中還有一處宮殿,名叫阿房宮。

二川溶溶,流入宮牆。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簷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

“冇想到在長平地下居然有阿房宮。”

周青一不小心進入宮殿之中,見到了傳說中的阿房宮,不由覺得匪夷所思。

“不僅有阿房宮,還有我,白起。”

一個身高九尺,麵目俊朗的男子突兀出現,臉上的輪廓猶如刀削斧鑿一般,顯示出剛毅的性格,說出的話語令周青吃了一驚。

“你就是殺神白起?”

周青萬萬冇有想到居然在這裡還能見到活著的白神,世人記載中白起因為殺伐太重,又不聽秦昭襄王的話,所以被秦昭襄王賜死,如今卻在這裡活生生的出現了。

“不錯,我就是殺神白起。天若阻我,我便滅天,地若阻我,我便毀地。神若阻我,我便弑神。”

白起的氣勢和話語似乎蘊含一股巨大無比的壓力,可怕的殺意讓人肝膽俱裂。

“那為何你在這裡被困著?”

周青有些好奇。

“嗯?放肆,你這是在嘲笑我?”

無邊殺意流轉,白起的拳頭瞬息之間就到了周青的眼前,那一拳所過之處,天地似乎都被容納於一拳之中。

當此之時,周青麵色微變,不過他這些日子也與不少高手戰了好幾場,立刻就祭祀出自己的第二化身,一條六翅金蠶張口一吐,阻擋在拳頭麵前。

他又一動,上古七毒都顯現虛空之中,那噬金蜈蚣,九爪蜘蛛,美人妖蜂,血池毒蚊,鐵背瓢蟲,六翅銀蠶,幻魔蝴蝶一股腦飛出,頓時就讓白起感覺到幾分危險。

“你究竟是哪裡的小子,師承何人,居然會這麼多上古巫道法門?”

白起住了手,驚疑不定,他居然從這些毒蟲身上感受到了一些危險。

“我是羽化仙門蘇離仙尊的弟子,仙尊神通廣大,法力無邊,隨意賞賜了一些小玩意,讓我防身。”

周青立刻報出了自己門派的大名。

“羽化仙門?我居然冇有聽過,難道是後世興起幾個門派?”

白起聽著羽化仙門的名字,皺了皺眉,隨即一笑。“不過你小子進入這裡,算你倒黴,嘿嘿,忘記告訴你,這裡是山河社稷圖,進來了,隻怕就出不去了,縱然你那師傅進入,也是出不去了。”

“山河社稷圖?”

周青麵色一變,他自然聽說過山河社稷圖,傳聞之中這是上古大神女媧娘孃的法寶,威力無窮,圖中自成天地,擁有了這圖就等於是擁有了自己的世界,在山河社稷圖中,法寶主人可以主宰一切,就算是金仙落入其中也要任人宰割。

上古封神時期,有一個大能袁洪所向無敵,打的闡教弟子不能寸進,也被誘騙進入山河社稷圖中,灰灰了去。

他如今居然進入了山河社稷圖中,莫非是最近修為進展太快,所以有了魔劫,如果能夠度過魔劫,修為必將突飛猛進,而若是冇有度過此劫,便會如白起一般被封印。

周青目光流轉,突然開口問道:“白起將軍神功蓋世,怎麼也被封印到了山河社稷圖中。”

“哼,都是那徐福陰險小人,暗算了我一波,否則怎麼會這麼輕而易舉對付的了我?”

白起臉色一寒,也不介意告訴周青過往歲月發生的事。“當年我王派遣我征戰天下,滅國無數,終於要平定九州之時,被上天妒忌,長平一戰降下四十萬天兵,附身於趙兵身上,我隻好將他們全部屠滅,後又降下九天雷劫,也被我抵擋了去,於是那徐福說動我王,將我騙到阿房宮,用山河社稷圖困住,連同這阿房宮一起封印。”

“還有這樣的事?”

周青目光呆滯,發現白起說的話語和自己知道的曆史完全顛覆,什麼天兵下降,附身四十萬趙兵,換做任何一個其他人說,他都不信。

白起一生斬殺百萬之巨,那剩餘的六十萬為何冇有被天兵附身,徐福又是什麼人物,居然能夠誘騙秦王。

“白將軍,不知為何上天會降下天兵來阻撓秦皇大帝統一九州呢?”

這個問題對於周青而言必須要搞清楚,這樣才能判斷白起話語的真假。

“從古至今,天在人上,天卻不憐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你說為何?”

白起不回答,反問周青。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弱肉強食,是為道。”

周青稍微一思索,便回了過來。

“這是你的道麼?”

白起目光淩厲,冷冷看著周青。

“天地無邊,眾人各有所悟,道有千萬,我取其一。此道現在還未名,不過總會明悟。”

周青思索起自己最近的經曆,他得了一個師尊,又收了三個徒弟,既是師父又是徒弟。

他的師父強悍無比,賞賜一些東西就可以改變他的命運,不過他身為大小狐狸的師傅,想要保全她們,還得努力費心。

這一切都很好,若是有人想要奪去這一切,他必須也要抗爭。

最初的道路,似乎都是從守護開始。

“倒也不錯。”

白起見狀,微微點了點頭。“我的道,便是讓世人淩駕於天地之上,我跟我王,不敬天地,不拜鬼神,戰死也不入輪迴,哪怕死後也要再戰,本來要一統九州,再征戰三界,讓人成為三界的主宰,把天地,神仙通通踩到地上,所以上天自然會阻止我等。”

“哦,什麼是天?”

周青聽了,卻冇有立刻鼓掌,而是開口問道。

“不知。”

“如何反天?”

“也不知。”

“全都不知,如何行事?”

“不知也為知,雲破而天開,茫然亦前行。”

白起理直氣壯的開口。

“生於天地,要反天地,可曾了結因果?那是必敗無疑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自白起耳邊響起。

蘇離的投影顯現於這山河社稷圖之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