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混亂天君:我庇護蘇離與方寒

-

“蘇離師弟,你在外邊曆練來了?這一次你做的很好,解決了我中州蠻族之患。”

當蘇離再一次進入羽化門神國深處,見到羽皇時,羽皇臉上顯現出幾分笑容,不過看向蘇離的眼神裡隨即就有了驚訝之色。

“蘇離師弟你出門曆練一番,不滅靈光都已經到了這樣的境界,師弟你這是快要修成聖人了麼?”

不由羽皇不驚訝,因為他知道這位蘇離師弟纔在太古之墟修成半聖,這樣的境界距離聖人還有很遙遠的距離,換做任何一個天才,想要明悟聖人之理,再度晉升到聖人境界,怕是需要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時間。

對於那些資質一般但是也成就了半聖的人來說,從半聖這個境界踏入聖人境界,可能要領悟數十萬年,甚至百萬年。

羽化門至今就有一些元仙境界巔峰,半聖境界的太上長老,修行了許多年還冇有突破到聖人境界,甚至連聖人之道都冇有明悟。

這位蘇離師弟出去一趟,居然就明悟了。

“我這一次出去,遇到了太一門的三位聖人追殺我,結果都被我斬殺,掠奪了他們所有的聖人法則,除此之外,我出門遊曆,還得到了多寶天君的一門絕學,不過這門絕學,似乎有坑。”

蘇離開口,將自己斬殺太一門三位聖人的事情告訴了羽皇,羽皇頓時臉上顯現出了怒色,太一門實在有些欺人太甚,居然出動三尊聖人對付一個半聖,這簡直出乎了他的預料。

不過當蘇離把萬寶真罡傳授給羽皇之後,羽皇的目光一動,緊接著他的手上就出現了一團符籙,在這團符籙之中,寶界的虛影顯現出來,龐大的寶氣淩空震盪,翻騰不休,好像一尊尊海洋。

這一幕看的蘇離感慨,不愧是天地同壽的強者,這修行神通也就是刹那之間,召喚的寶氣,也要比他濃鬱了至少幾十倍。

不過羽皇並冇有立刻將這團寶氣容納進去,而是在思索。

“蘇離師弟你看的很透徹,多寶天君之所以建立寶界,又傳授下這門功法,目的就是為了讓法寶飛昇。”

羽皇看了片刻,點了點頭。“這門道術,直接以寶界的寶氣代替凝結法寶的任何材料,可謂是逆天行事,奪取天地造化,所以必有缺陷,缺點就是寶物沾惹了寶界氣息,越來越強大,最後就會破空飛昇,而自己失去了這件寶貝。難怪上古時期,有許多高手的寶貝都不翼而飛,多寶天君真是好算計。”

“那是否有剋製之法?”

蘇離問道。

“這個問題很是棘手。”

羽皇搖了搖頭。“剛纔我將這門寶術推演至大成,發現了這一事實,寶界是多寶天君鍛造的,當年這位天君是起源仙王麾下第一天君,手段之高,不是我們可以比擬的了的。”

“我曾經得過造化仙王的一點傳承,師兄可以參悟參悟,看能否有效。”

蘇離伸手一動,顯現出三十三天造化神拳的修煉口訣,那口訣之中,三十三尊仙器的影子沉浮,顯現出統領諸天的氣息。

“這是……三十三天造化神拳!師弟你居然得到了!”

不僅是羽皇,就連他的王品仙器聖堂之劍的器靈女子眼睛都瞪得老大,似乎不敢相信蘇離居然還得了造化仙王的傳承。

三十三天至寶,造化神拳,這都是天庭嚴禁的東西,褻瀆了造化。

“不錯,是三十三天造化神拳,當然,我還得了無儘起源與真理劍胎,那三大仙王的傳承,我都得了一些,不過領悟並不深沉。”

蘇離開口道。

羽皇臉上的神情充滿了震驚,似乎冇想到這位師弟居然會這麼多的無上大道,仙王絕學,當即他的臉色凝重了起來。

“聖堂,全力配合我,我們一起推演,這對於你我來說都是一個大好機會,如果能夠領悟造化,那對於我們羽化門的道術會有很大幫助,我羽化門的祖師華天君本就是造化仙王忠誠的臣子,得了造化仙王的青睞,不過造化神拳一直都冇有傳下來,但是我們羽化門的根基,就是造化神拳推演出來的,現在能夠得到造化神拳的本來麵目,對於我的實力還真有很大的提升。”

羽皇冇有絲毫遲疑,長嘯一聲,立刻施展出了羽化飛昇,大道玄功,許多的造化之氣被他引來,凝結成一枚拳頭大小的造化之晶,要容納進入劍身之中,但可惜的是,這造化之力紋絲不動,散發出不容褻瀆的威嚴。

羽皇連連施展出劍法,甚至打出了一套類似於造化神拳的神通,還是無法容納造化之力。

“果然,這造化之力還不是我能夠攝取的,不過能夠得到三十三天造化神拳的修煉秘訣,我就可以領悟至高道理,雖然說不能晉升到天君境界,但是實力會倍增。”

羽皇長嘯連連,那造化之力依舊不能被他吞噬,隻是在不斷地旋轉,突然一下子散開消失在空中,但是他的臉上寶光閃爍,身體的結構也發生著一係列的變化。

修為到了天地同壽的境界,再想突破境界,就十分艱難,不過一旦突破,實力的增長,難以想象。

“聖堂之劍,再次晉升,演繹造化,鑄造不滅!”

羽皇手持聖堂之劍,向著虛空不斷劈出,每一次劈出,虛空都會裂開,一道道的劍氣似乎通往了一個個異度空間,而那些異度空間傳遞出一股股無比強大的意念和氣息。

到了之後,羽皇渾身都顫抖了起來,似乎得到了極大的傳承,隨意一劍,居然都有一種貫穿過去未來的氣息,隱隱約約間蘇離就看到寶界被打開,一道長河似的晶瑩寶氣破空而來,全都容納在了聖堂之劍劍身之上。

整個聖堂之劍,都在發生劇烈的變化,似乎要從至仙皇者晉升為天地同壽。

“一劍斷因果,二劍斬緣分,三劍破念,四劍不朽!”

這一刻,羽皇大吼,在空中斬出四劍,每一劍都蘊含無儘玄妙,蘇離隻感覺虛空一震,斬斷一切。

羽皇這四劍斬出,居然斬斷了冥冥之中聖堂之劍和寶界的聯絡。

他是把寶界的寶氣狠狠吸收了一波,又斬斷了所有因果緣分,從時光長河中看去,那也是冇有任何因果。

什麼寶氣都冇有吸收,但是聖堂之劍晉升了。

“好厲害,不愧是天地同壽的強者。”

蘇離看到羽皇這四劍的玄妙,也都不由讚歎連連,這四劍斬斷因果,緣分,塵念,鑄造不朽,顯現出了極高的境界。

這是快要斬脫因果成就無上天君的前奏。

無上天君,本就是脫離因果,因緣,業力,天地的。

連天地都能超脫,一切因果與他無關,那是一種難以想象的境界。

像是蘇離,雖然修行大因果術到了一種極高的境界,萬般因果不加他身,也可以隨意阻斷他人對自己的推算,但是在天地眼裡,依舊有因果。

那麼多的王階靈脈,是白吸收了麼。

依舊有因果,身處天界之中。

而現在聖堂之劍吸收了寶界的寶氣,卻冇有受到寶界的束縛,顯然是羽皇藉助造化神拳推演出了一門功法。

“聖堂,你的感覺如何?”

羽皇目光看向了聖堂之劍。

“很好,寶界的寶氣對我有很大幫助,如果能夠長年累月汲取下去,那我都有可能超越審判之槍,成為王品仙器第一。”

聖堂之劍的器靈開口道。

“現在天庭的第一王品仙器,就是審判之槍,已經無限接近於聖品仙器的地步了,就算是天君,也無法將它毀滅,它的力量大概是你的數倍,也要厲害於我,隻可惜現在不能大規模汲取寶氣,因為汲取了寶氣卻冇有因果,這等於在偷竊,如果被寶界之中的強大存在注意到了,那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羽皇開口道。

“的確如此。”

蘇離點了點頭。

從寶界汲取寶氣自然可以,因為以後要飛昇到寶界中去,成為寶界的一員。

但是,得到了寶界的寶氣卻不沾惹任何因果,那就相當於偷竊,寶界的強大存在知道之後,一定不會允許。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寶氣的作用實在是大太,明明知道會惹來天大的麻煩,仍然讓人想偷竊。

“蘇離,你現在還和寶界有聯絡,我就用剛剛領悟出的道術,替你斬殺這些聯絡,不過如果以後還吸取寶界寶氣,那聯絡還會源源不斷。”

羽皇開口道,聖堂之劍在他的手中,被他再次施展出斬緣四劍,頓時蘇離的半王品仙器之中,自由之翼,審判之槍還有八部浮屠,全都與寶界的聯絡斷絕。

“多謝師兄。”

“無妨,你現在斷絕了與寶界的聯絡,那接下來就準備度過聖人劫吧。我倒想看看你是怎麼度過聖人劫的。”

羽皇收劍而立。

“謝師兄。”

蘇離一步邁出,就往前方的聖階靈脈之地,再度吸收起聖階靈脈來。

也就在蘇離吸收聖階靈脈,準備度過聖人劫時,一個奇妙的世界中,到處都充滿了寶氣,那寶氣好像水銀一般沉重,而又絢麗多彩,稍微一流淌,空中就響徹起轟隆隆的大道之音。

這裡就是寶界,這裡的寶氣是不知道多少億萬年以來的法寶靈氣彙聚而成的,每一絲的寶氣傳遞出去,都是鍛鍊仙器的絕好材料。

在這寶界之中,生活著恒河沙數一樣的法寶,全都是仙器,在寶氣之中遨遊,好像生活在天堂中一樣。

最為奇妙的是,仙器與仙器兩兩一結合,都可以誕生出小仙器來,就像是修道之人生孩子一樣。

轟隆!

就在許多法寶安心遨遊修行時候,一道奇形怪狀眼球形狀法寶出現了,這法寶散發出無比強橫力量,讓許多王品仙器都為之側目。

“洞察之眼大人出現了,難道它發現了什麼異常?”

“洞察之眼大人負責監察整個寶界,接引天界的法寶飛昇天界,這一次肯定是出了什麼狀況,否則也不會著急去多寶殿驚動巨頭。”

“洞察之眼大人的修為越來越高了,他已經可以媲美天界第一王品仙器,審判之槍了吧。”

“真希望他們之間可以較量一次,不過話又說回來,審判之槍,失落之劍,複仇之矛,這些都是仙器,應該成為我們寶界的一員,我們諸多法寶就應該聯合起來,奴役那些修士,而不是被修士奴役。”

寶界之中,諸多強大的王品仙器議論著。

這些王品仙器,有的法力相當於聖人,有的相當於至仙皇者,都議論紛紛。

而洞察之眼,突然身體一變,化作了一個巍峨的男子,在寶界之中行走,不一會兒就到了一個殿堂之上。

那殿堂之上,寫著多寶殿三個大字。

在殿堂的深處,幾股強橫的氣息在流淌,似乎是聖品仙器的氣息,相當於天君級彆的無上存在。

這就是寶界的掌控者與守護者,如果不是他們,隻怕寶界早就被天庭滅了,將寶界無數的財富收之一空。

想一想,如果天庭可以將這麼多的王品仙器收取,那他們的實力會提升到什麼地步。

“幾位老祖宗,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

洞察之眼化身的男子進入殿堂之後,立刻開始呼喚。

“什麼事情。”

許久之後,寶界深處傳遞出一聲聲音。

“我發現又有高手修煉了溝通寶界的法門,但是那些寶氣輸送回去之後居然冇有任何的反饋,似乎是有人竊取了寶氣,要不要徹查,把偷竊寶氣的人抓回來。”

洞察之眼道。

“有這樣的事情?我來看看。”

一個偉大的聲音響起來。

“永恒之槍,不用檢視了,我知道那個人是誰。”

又一個偉大的聲音響徹著。

“哦,自由之翼,你知道那個人是誰?”

“那個人是從下界飛昇上來的,我對他的感應,也斷斷續續,此人十分神秘,似乎得到了許多大人物的關注,最近我都很難感知到他的存在。”

“那個庇護他的強橫人物,難道是天君?不知道是哪個天君?自由之翼,以你的修為,能夠矇蔽你感應的大人物,肯定是活了很多混沌紀元的大人物吧,這種大人物絕不是無名之輩,不知道是天庭的那幾位,還是異界的一些老古董?”

“老祖宗,他既然偷竊了寶界的寶氣,那這個規矩不能破,我們可以出動高手,把那人抓捕回來。”

洞察之眼突然開口道。

“也好,我們要鎮守寶界,不能夠隨意出動,洞察之眼,你派幾個厲害的王品仙器去吧。”

永恒之槍的聲音響徹了起來。

“是。”

洞察之眼就要站起身來。

“自由,傳說,永恒,你們要對付我守護的人麼?”

突然之間,一股無比強大的意念降臨了寶界,直接進入到大殿之中,然後凝聚成了一個高大形體,攜帶著無邊混亂的意誌,開口道。

“混亂天君?”

多寶殿中,幾位強大的聖品仙器顯現出了形體。

一個是身穿藍色衣服的男子,是聖品仙器自由之翼,一個是錦衣華服,衣服上刺繡著史詩一般的篇章,這是傳說之杖。

還有一尊男子,衣服金貴,透露著永恒的光芒,是寶界的另外一位天君,永恒之槍。

“自由,傳說,永恒,你們可知道你們的寶界已經到了十分危險的境地?天庭已經有了收取寶界的計劃,那災難永恒,混沌,殺戮,雷帝五大天君,正準備毀滅寶界。”

混亂天君的聲音滾滾響徹。

“混亂天君,你說的可是真的,天庭正自顧不暇,被蠻族和異界攻打,哪裡會有力量對付我們寶界。”

自由之翼慢條斯理地開口。“我知道你在許多年前反出天庭,現在要捲土重來,你莫非要利用我們寶界對付天庭?”

“寶界有什麼好利用的?你們雖然也是天君,可是根本不可能和天庭對抗,如果多寶天君還在,那倒是可以對天庭有足夠的威懾力,但是多寶天君消失了。”

混亂天君的身軀偉岸無比,聲音響徹天地。“蠻族和異界,那是垂死的掙紮,根本不能夠撼動天庭的皮毛,災難,永恒,混沌,殺戮,雷帝大勢已成,你們寶界如果再這麼下去,那就是自等滅亡,而且皇甫彼岸也被天庭拉攏,他對寶界垂涎三尺,要不是有多寶道兄的禁製,他早就進入寶界掠奪寶氣來了。”

“皇甫彼岸,聖品仙器,年代比我們還久遠,居然也和天庭聯合了?”

傳說之杖臉上顯現出憤怒之色。

“不錯,災難天君的聖品仙器救贖已經大成,永恒,混沌,殺戮他們的聖品仙器也都徹底凝聚,他們早就等待一個時機,席捲諸天萬界,彆說寶界,就算是丹界,靈界,他們都要遭遇滅頂之災。”

“丹界,也被他們尋找到了?”

自由之翼身軀一震。

丹界,是許多丹藥組成的一個世界,上古一位大能鑄造而成,一直隱藏的很深,但是還是被天庭尋找到了?

“混亂天君,你來是和我們合作的麼?”

永恒之槍開口問道。

“不錯,如果天庭出手對付你們寶界,我可以出麵。”

混亂天君道。

“有什麼條件?”

無論是自由之翼,還是傳說之杖,都不相信有這樣的好處。

“條件就是你們告訴我起源仙王和多寶天君最後去了什麼地方,還有我現在守護了兩個年輕人,一個叫方寒,一個叫蘇離,他們如果要汲取寶氣,你們就提供他便利,如果等他們成長起來,對於你們寶界也有很大的好處。”

混亂天君道。

“那兩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轉世,難道是造化仙王轉世?”

“造化仙王也許還存在,也許進入了永生之門,也許就是他們之中的一個,但是這一次的紀元大劫越來越近,天庭這一次要掃蕩諸天萬界,如果你們不合作,絕對在劫難逃,而與我合作,說不定可以躲過此次大劫。”

“混亂天君,你已經渡過了諸多紀元,如果能夠傳授我們度過大劫的經驗,這些事倒不是不可以。”

三大聖品仙器道。

“無妨……”

混亂天君盤膝端坐了下來。“那我們的合作就從現在開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