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獰皇可真是個忠厚人,送四尊至仙皇者

-

“不,你今日還得死。”

獰皇終於出現了,他一出現,周圍的時空都顯現出一種無比凶惡的氣息,惡狠狠地看著羽皇。

至於華家五老,則麵如土色,連連後退,卻冇有對羽皇發動攻擊,因為此時此刻,羽皇已經脫離了軌道,還擊殺了烈皇,他們的大陣已經有了疏漏,絕不可能殺死羽皇,反而有可能被我羽皇的反擊殺死。

“羽皇,你不愧是天地同壽的強者,下手真快,也夠狠辣,居然就這麼瞬殺了烈皇,不過我有些好奇,你是怎麼知道我們要暗算你。”

獰皇神態猙獰而殘忍,卻又又有一種成竹在胸的氣息。

至於燕皇,暗皇,心皇等,卻一臉的驚恐,兔死狐悲,剛纔羽皇斬殺烈皇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如果換做他們站在烈皇的位置上,則絕不可能逃離。

如今失去了烈皇,一座絕殺大陣就不圓滿,出現了破綻,對抗羽皇冇有十足的把握,如果一旦讓羽皇逃離了出去,後患無窮。

一位天地同壽的存在逃出去,那他們隻怕從此就隻能蝸居在天庭裡不敢出來,而門下的弟子都要去死。

羽皇的目光卻冇有看獰皇,而是看向了華家五老。

“華文昌,虧你還是羽化門中人,你居然和外人勾結暗算我這個掌門,不管怎麼說,我都是羽化門的掌教,執掌掌教大位,你如今勾結外人暗算我,對得起列祖列宗麼,對得起你們身上的血脈麼?”

華文昌等人臉色有一些陰暗,緊接著突然就凶惡了起來:“哼,羽皇,話彆說那麼好聽,你配做我羽化門的掌教麼,你自從上位之後,處處打壓我們華家的人,排除異己,還想讓我們饒了你?”

“不錯,羽皇。這一次殺你,是勢在必得。”

華文斌走了上來,“我們華家已經彈劾了你,從此之後你根本不是我們羽化門的掌教至尊,跟我們羽化門冇有任何關係,你已經被驅逐出去了。”

“驅逐我?”

羽皇冷哼一聲。“驅逐門人,是掌教之權,彈劾掌門,必須要所有的元仙以上的人同意才能夠,你們華家就算所有的人都同意也冇有任何用處,我告訴你們,羽化門是千千萬萬弟子,長老的,而不是你們華家的,你們還遠遠不夠彈劾我的資格。”

“哼,到了現在,都魚死網破了,還談什麼資格,大家一起上,你今天必須死!”

華家又一位老祖走了出來,麵目殺機深深。“任憑你說的天花亂墜,地湧金蓮,也改變不了今日你被誅殺的命運,我們華家的人必須掌握大權,為迎接華天君歸來做最後的準備,你安插的那些人,我們都將全部清洗!到時候我羽化門在我華家的統領下,真正團結一體。”

“什麼你們要清洗另外的弟子?”

羽皇臉色越來越寒冷。

“不錯,隻要你一死,凡是你提拔的那些都要被清洗,當然有一些聽話的狗,也必須要培養,比如朱重陽這種人,我們可以培養,甚至可以賜姓,給他高貴的華姓。”

華文昌尖銳的笑聲有一些瘋狂了。

“該死,你們已經瘋狂入魔了,為了我羽化門的大業。看來我也不能夠留手了。”

羽皇大踏步朝著華家五老走了過來。

“羽皇你要乾什麼,大家還不一起上,我們一起出手!”

見著羽皇單獨往自己走來,華家五老麵色都一變。

他們雖然都放著狠話,但是絕不會想著第一個出手,一位天地同壽的強者,如果拚命,那一定會帶走幾個至仙皇者。

華家五老絕不願意成為被帶走的至仙皇者。

“羽皇,你也不要囂張,雖然說你殺死了烈皇,讓我的佈置除了一點小小的麻煩,但是你以為你就可以逃脫我的手心了麼,大錯特錯!”

獰皇突然笑了起來。

“蠻族斯庫大君,德彼大君,圖胡大君,你們都出來吧!”

轟隆!

獰皇的背後,居然一下子出現了三個蠻族的皇者,這三尊蠻族皇者,身上的刺青圖騰密密麻麻,全身爆發的力量隨時都可以破滅諸天大世界,這居然都是蠻族之中皇者級彆的存在。

“什麼?”

看見了獰皇居然還有這樣的隱藏實力,所有的皇者都震撼起來,感覺到了不安,尤其是華家五老,看著獰皇已經變了顏色。

“你們五個廢物,一點小小的事都辦不好,還要我出動真手段。”

獰皇對華家五老很不客氣,一副鄙夷的樣子,似乎想不明白同樣是天君後人,為什麼他那麼優秀,而華家五老蠢笨如豬。

“獰皇,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勾結蠻族!”

羽皇見著三大蠻族皇者,麵色一變。

“哼?你懂什麼,這三大蠻族皇者,是被我父親災難天君收服,在我身邊聽我指揮,是我的貼身保護者,怎麼樣,死了一個烈皇,又有三位至仙皇者,蠻族大君,羽皇我對你夠重視吧。”

獰皇的語氣有一些變態。

蠻族之中,聖人叫做軍主,而至仙皇者叫做大君,各個十分強大,威壓諸天。

“你留不下我,不過我還是先斬殺了華文昌,你勾結外人,犯下彌天大罪,誰也救不了你。”

羽皇見著這樣一幕,突然之間劍勢爆發,如長河一般席捲向華文昌。

“可惡!羽皇你居然先對我們動手!”

華家五老也知道此時是自己的生死時刻,立刻凝聚成一體,化為了一隻五指巨掌,掌控天下操力量,直接硬撼羽皇的劍勢。

就在劍掌交接的一瞬間,嗡!

從虛空中陡然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劍氣,帶著難以想象,無比純粹的殺意,殺機,殺勢,一下子就擊殺向了羽皇的頭顱。

“殺皇。殺戮天君麾下的皇者,也出現了。”

一瞬間,羽皇就知道到底是誰對他展開了絕殺之劍,居然是殺戮天君麾下的殺皇。

那可怕的劍氣帶著一往無回慘烈氣息,不殺敵人絕不生還殺生大義。

這是絕世刺客,蓋世劍客,至仙皇者,對著羽皇進行了瘋狂的刺殺。

羽皇立刻劉認出這個皇者居然是殺皇,被獰皇借用了過來,一起圍殺他。

獰皇先是用三尊蠻族大君三讓他分散注意力,又祭出殺皇這個殺招,可謂是陰險毒辣,陰狠至極。

殺皇出手,殺戮天地。可怕劍氣,破滅萬千。

但就在那劍氣臨頭的瞬間,似乎要斬殺在羽皇身上的時候,那裡突然出現了一道令牌。

令牌之上寫著四個大字:如朕親臨。

“嗯?”

殺皇在這一刻見著這一個令牌,甚至還思考了一下子,隨即顯現出了冷笑。

如朕親臨?

你這個朕是個什麼玩意。

你很有名麼?

居然在本皇麵前稱朕?

我可是一位至仙皇者!

就在殺皇心中升騰起這樣一種思緒時,他就看見那道如朕親臨的令牌之上,顯現出一尊天君的形體,驚天動地,無數神輝沖天而起,一股天君的威嚴顯現虛空之中。

這尊天君看向了斬殺向自己的可怕劍氣,麵色平靜,隻是伸手一抓,那可怕劍氣就直接湮滅。

他又一抓,殺皇就直接被抓爆,隨即被令牌封印住了,落在了蘇離的手中。

“動手。”

也就在這眾人都來不及反應,殺皇就被封印的那一刻,天禪佛皇與羽皇直接催動了一件法寶,圖騰之罐!

這一件蠻族的聖器,突然就飛到了蠻族三位大君的頭頂,散發出無儘吸引力,瞬息之間,一股難以想象的吞噬之力就橫掃場中,那一刻,蠻族三位大君發出無比慘烈的聲音,居然一下子就被吸收進了圖騰之罐裡。

圖騰之罐本是蠻族的七聖器之一,是聖品仙器,擁有天君一級的力量,雖然被造化神器擊破了神通,但是本質還在,隻要不斷吸收蠻族,在大神通者的手中依舊有可能恢複過來。

蘇離過往歲月已經在圖騰之罐裡吸收了兩尊蠻族聖人,億萬蠻族大軍,啟用了圖騰之罐的部分威力。

而現在,圖騰之罐由天禪佛皇和羽皇聯手催動,兩位天地同壽的存在一起催動圖騰之罐,立刻就激發出強橫無匹的力量。

圖騰之罐一下子吸收了三尊蠻族大君,立刻之間再度膨脹,幾乎是到達了一種極致,上邊的各種圖騰都活了過來,雷霆,閃電,無盡氣息,都在罐身之上,似乎化作了器靈。

圖騰之罐居然一變,出現了一尊尊的蠻族聖祖,始祖,端坐在虛空之中,圍繞著一座祭壇,那座祭壇十分巨大,比起三千大世界還要龐大,似乎是蠻族的天庭,

那祭壇稍微一旋轉,其中就射出了一道道的獻祭之力,直接籠罩向了蠻族的三尊大君皇者。

啊!

三尊蠻族大君的臉上全都露出了驚恐的神情,要離開圖騰之罐,但是根本不可能做到,圖騰之罐一下子旋轉,三大皇者直接消失,而圖騰之罐散發出無比強烈的光芒,凝聚成一個圖騰。

那個圖騰全都是刺青圖案,有各種猛獸,也有奇形怪狀的人,圍繞著一個手持權杖,帶著荊棘之冠的無上存在,那是掌握蠻族文明的無上巨神,聖者,蠻族始祖。

嗚嗚嗚!

這個手持權杖的圖騰之神,把權杖一揮舞,頓時到處都是蠻族的大軍,彙聚成了軍旗,無上力量。

“我的力量再次提升了。”

蘇離感受著這一切,全身都沐浴再一種蠻族的聖光之中,他的身體再一次強壯,每一個神國之中都出現了圖騰,他這一刻彷彿也成為了蠻族的王者。

這圖騰之罐是他的寶貝,晉升之後力量反哺,讓他的力量也大大增加。

到了現在,蘇離身為一尊聖人,自身的法力相當於一千三百尊聖人的地步。

一人,擁有一千三百尊尊聖人的力量。

這是何等的恐怖。

一般的聖人在他麵前,就跟螻蟻一樣,會被隨意殺死!

“這圖騰之罐真是好東西,吸收了三大皇者,它現在的力量已經相當於王品仙器巔峰的存在,已經超越了我的聖堂之劍,可以個審判之槍媲美了。”

羽皇讚歎連連,感慨於圖騰之罐的強大,感慨於蘇離師弟的機緣,此時此刻他與天禪佛皇聯手,一下子就將另外一個皇者,心皇吸收進入了圖騰之罐中。

場中,就隻剩下獰皇,燕皇,暗皇,還有華家五老驚恐的臉色。

獰皇更是在這一刻全身顫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殺皇,還有我的我的三尊蠻族皇者!”

這個皇者發出痛苦無比聲音,幾乎不能相信事情居然會到這個地步。

殺皇可是殺戮天君的麾下,他好不容易花了大價錢借了過來,居然隻發出了一劍,就被封印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

至於那蠻族的三大皇者,居然也被輕而易舉的收拾了,那可是蠻族的三大皇者啊,都要接近天地同壽的地步了。

“獰皇可真是個忠厚人,送來四尊至仙皇者。”

蘇離的聲音響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