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華天君都被我驅逐了,我還怕你們華家皇者?

-

天庭獰皇,簡直是好人一個,不僅帶來了其他皇者,居然還帶來了蠻族的三位大君,至仙皇者。

這也是獰皇根本冇有料到蘇離居然有蠻族聖器圖騰之罐的結果,現在三尊蠻族大君都被汲取到了圖騰之罐中,獻祭化作力量,終於激發了圖騰之罐的許多力量。

圖騰之罐,本身的力量就相當於至仙皇者,而且還是威能無比恐怖的那種。

如果單純論力量,都已經超過了蘇離,超過了諸多至仙皇者。

除此之外,如朕親臨的令牌也封印了一尊殺皇,那尊殺皇怒吼連連,似乎要打出拚命之招,但是根本冇有任何用處。

“啊啊啊啊,你們居然吞噬了我的三尊蠻族大軍閥護衛隊使得我損失如此慘重,你們,你們簡直是罪不可赦!”

獰皇的手好像抽風了一樣,顫抖的不停。

“到瞭如今這個地步,獰皇,你還冥頑不靈?”

羽皇所有的法力一手,那圖騰之罐落在了手中,而八部浮屠也落在了蘇離的身軀之中。

這件八部浮屠融入了烈皇的所有生命精華和法則之後,發生了無比倫比的變化,尤其上邊的浮屠龍火,也開始產生了蛻變,可以煉化一切的雜質。

運轉八部浮屠,蘇離幾乎是感覺自己隨意一動,就可以鎮壓一個皇者。

現在他的修為,已經到了聖人巔峰的地步,可以說是聖人之中第一的存在,無限接近於至仙皇者,這股力量根本不是一般的聖人可以匹敵的,如果加上他手中的法寶,至仙皇者也能擊殺。

“方羽,你這個小孽障,果然是你搗鬼,使得我們的大計落空!”

華文昌詛咒著,恨不得把蘇離的血喝了,吃他的肉,啃他的骨頭。

若不是因為天禪佛皇攪局,這一會羽皇都要快被他們煉化了。

“住嘴,你這個華家的敗類,根本冇有資格當華天君的後人,聯合外人謀害掌門,還妄想著執掌羽化門,真是蠢貨一個,你難道不知道獰皇為你們華家五頭蠢豬準備了三大蠻族大君,一個殺皇。”

蘇離麵上顯現出冷笑神情,但是神念流轉之間與天禪佛皇溝通,頓時那一位天地同壽的存在開始施展全部力量,要將殺皇徹底斬殺,以皇者至仙的血肉法則再次祭祀八部浮屠。

“羽皇師兄,獰皇這個蠢貨居然謀害師兄你,也不能放過,必須要將他斬殺。”

蘇離在煉化殺皇之時,麵上的神情依舊冷漠。

“很好,你這個小孽障,你居然敢攛掇羽皇對我動手,你完了,你完了你知道麼,我是災難天君的兒子,你們羽化門居然敢對我動手?”

獰皇看向蘇離的眼神裡充滿了殺機,但是話語正說著,羽皇把劍向天上一舉,立刻整個天似乎都光明瞭起來,此時此刻,他整個人光明無比,好像信仰之源,成了天地之間唯一的真神,冇有人可以超越他。

這股強烈的氣勢一下子壓迫向了獰皇,頓時獰皇有一種感覺自己似乎被孤立了起來,被整個天地孤立,他的周圍雖然還有幾大皇者,但是此時此刻那些皇者似乎與他都處於不同的緯度,冇有一個皇者可以保護的了他,他必須一個人麵對一尊天地同壽的羽皇全力一擊。

他此時此刻才感覺到了羽皇究竟是何等的恐怖,羽皇居然如此可怕,一動之下,自己的精神元氣都被對方鎖定,甚至他都無法逃走。

麵對如此強橫的氣勢壓迫,他的內心,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絲恐懼。

唰。

羽皇動了,一步一劍。

步是普通的大踏步,劍也是普通的劍,但就是這普普通通的一劍,似乎可以把天穹展開,那些皇者,燕皇,暗皇都被逼迫的連連後退,根本不能抵擋,所有人都感覺到自己如果一動,去救助獰皇,那就會遭到羽皇的雷霆一擊。

於是,人人退後。

這一劍,就如天劍,斬向了獰皇。

一劍破裂天地,獰皇也大吼一聲,手中出現了一對奇形怪狀的兵刃,硬抵擋那一劍,但是一劍劈下,兵刃立刻破碎。

啊!

獰皇發出了一聲慘叫,居然就被這一劍劈成了兩半,兩半身體扭曲著,鮮紅的血液灑滿天空。

“獰皇,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那今日就隻有死路一條。”

羽皇手中的聖堂之劍,突然一變,無儘劍雨揮灑而下,化作了漫天暴雨,有的雨傾盆,有的雨纏綿,有的雨激烈,有的雨冷清,但是所有的劍氣劍雨,都有一種洗儘天下汙穢的氣息。

獰皇的身體剛剛凝聚成形,就感覺到了末日降臨,全都是恐怖的神情,“不要,羽皇,你不能殺我,我是災難天君的兒子,哥哥快來救我,我要死了!”

就在他話語落下之後,那洗去世間一切罪惡的大雨中,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華,帶著強烈無比的生機,照射到了漫天劍雨之中,立刻獰皇的身軀開始恢複,隨後那道生機光芒凝聚成了一根白色的獨角,和羽皇的劍光碰撞了千百億次,居然不分上下。

居然是一尊天地同壽的強者前來救援。

“生皇!”

羽皇長嘯一聲,一劍斬向虛空,立刻虛空被撕裂,出現了一個白衣男子的形體。

正是災難天君的另一個兒子,生皇,修行到了天地同壽的境界,一根獨角,代表著冥冥之中的一線生機,誰都不能阻擋。

這才救下了獰皇。

“羽皇,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一次獰皇做的事不對,我會賠償,這是一千條王階靈脈,是從聖階靈脈中抽取出來的,今日這件事就算了吧,真鬨到天庭那裡,誰都好不了,今天這事,完全是祝他們的內亂,和我們災難天君血脈無關。”

那白衣男子大袖一甩,甩出來一個葫蘆,隨即把獰皇包裹其中,也不和羽皇動手,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生皇。”

蘇離心中一動,他看出來了那個生皇也是災難天君的兒子,修為比起獰皇來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單單是那天君之角,一線生機,就很難殺死。

按照一些洪荒界的說法來說,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那一為生機,生皇就修煉出了那遁去的一,以一得道,哪是那麼容易殺死的。

他一下救走獰皇,瀟灑離去,顯現出了深不可測的功力。

“生皇,我遲早有一天,會和你一戰。”

羽皇看見生皇離去,也不追趕,眼神思索,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不過幾個呼吸之後,他的目光看著燕皇,暗皇,還有華家五老,臉色越來越冰冷。

“你們的背後,冇有天君庇護吧。小小的皇者就敢來圍殺我,現在是自己自裁,還是要我動手?”

羽皇出了冰冷的聲音,絕不容情,他的殺意已起,無人能夠阻止了。

他的手上聖堂之劍已經升起,殺意籠罩四方,誰先動,誰就死。

“羽皇?你簡直瘋了,你知道我們的身份麼?我們是天庭的皇者,你居然要殺我們,這是自亂陣腳!”

暗皇的臉上顯現出恐懼的神情,隨即大吼了起來。“現在蠻族入侵,我們就應該萬眾同心,一起對付蠻族入侵,今天的事情我的確做的不對,但我也是受了蠱惑,對,華家五老這五個亂臣賊子,居然蠱惑我們,斬殺羽化門的掌教,一切罪果都在於他們!我們也不想摻和你們羽化門內部的爭鬥!”

“不錯,我們就此離去,你把羽化門五老擒拿下來,任憑羽皇你處理,我們還是天庭的皇者,有許多事要去處理。”

燕皇急忙道。

華家五老唰的一下臉色變了。

他們頓時有了一種眾叛親離的感覺,偷雞不成蝕把米。

現在獰皇一被救走,這次圍殺羽皇的計劃可謂就是大敗虧輸,現在所有人成了一盤散沙,暗皇,燕皇都生出了退意。

而且他們要在臨走前,把矛盾轉移到華家五老的頭上來,使得這華家五老成為真正的眾矢之的。

華文昌喉嚨裡麵氣得咯咯直響,居然說不出話來。

“你們!”

華文斌也麵容扭曲,恨不得立刻斬殺了這背信棄義的兩皇。

“羽皇,我們在天庭還有大事,就先走一步,日後必然來賠禮道歉。”

燕皇,暗皇兩大皇者陡然跳躍起來,向天上遁走。

蘇離卻突然一動,祭出八部浮屠,一下子就抵擋住了一尊燕皇的去路。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你們居然想要謀害我羽化門的掌教,那就代表著你們發動了戰爭,心皇殿,暗皇府,燕家通通都得滅亡!”

蘇離一下之間,就要催動二十二倍戰力,滅殺一位皇者。

但是羽皇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師弟,我來出手吧,殺死他們,並不需要消耗太多的元氣。”

刷刷刷。

羽皇在這一刻也出手了,他催動了自己的全部力量,精神凝聚,頓時在他的頭頂出現了一道信仰神光,神光之中,一本經書沉浮不定。

啊!

無論是暗皇,還是燕皇,全都慘叫一聲,兩大皇者居然被羽皇兩劍就斬成了碎片,隻剩下了本命核心,被劍氣席捲,直接逼迫,全部都捲入了圖騰之罐中。

天地同壽就是天地同壽。

對付兩尊皇者如果還費力的話,那也不叫天地同壽存在。

一下子將兩尊皇者打入圖騰之罐中,羽皇又將圖騰之罐對準華家五老,隻是一吸,就將那華家五老也吸收進了圖騰之罐中。

“我們走,進入羽化門深處,再把他們煉化。”

羽皇一劍斬裂虛空,帶著蘇離很快就到了羽化門之中,他全力打開羽化門的封印,進入了羽化天國深處,到達最深的地方纔停留了下來。

“蘇離師弟,這裡就是羽化門最深處的地方,就算是天君攻打,七天七夜內,也不可能攻破這裡,這是最安全的地方。”

羽皇開口道。

“那就好,師兄我們一起把這些皇者處理了吧,我的八部浮屠想要晉升,正需要他們的皇者力量。”

蘇離笑道。

此時圖騰之罐中,那些皇者都在拚命掙紮,他們歇斯底裡,咒罵連連,要掙脫出圖騰之罐,但是都被羽皇鎮壓的死死的。

如果是蘇離,想要在圖騰之罐種鎮壓這麼多的皇者,那很難做到。

他如今的力量也就可以鎮壓一兩個皇者,再多就會被皇者跑出來。

“羽皇,方羽小畜生,你們這是欺師滅祖,華天君不會放過你們的。”

華文昌被封印住,依舊不停的咒罵。

“你們該死啊,華天君不日就會迴歸,到時候你們都完了!”

“亂臣賊子,亂臣賊子!祖師,你睜開眼看看吧!”

華家的五大老祖宗,每一個都在歇斯底裡地怒吼,他們也知道自己這一次行為失敗,基本上完了。

“哦?華天君就算是迴歸也冇有用。你們今天命運已經註定。”

蘇離頭頂飛出八部浮屠來,激射出億萬浮屠龍火,完全擁有了烈皇的精華。

”羽皇,你真的敢殺死我們?你難道不知道我暗皇府,心皇殿都是天庭的門派,你就這麼把我們殺死,天庭追查下來,震怒,那你們也都完了!”

暗皇又吼了起來。

“放心吧,我們就算是殺了你們,傳到天庭那裡去,也隻會有獰皇帶著暗皇,心皇,燕皇前往蠻族深處,結果被蠻族埋伏,不幸戰死的訊息。”

蘇離一笑。

“什麼?!”

幾大皇者全都心頭一寒,知道很有可能結果真就是這樣。

“師兄,我們動手吧,先將那華家五老煉化吧。”

蘇離卻不再多說。

“可惡啊,方羽你這個小孽障,還有羽皇,你要巔峰我們羽化門華家的道統!”

華文昌聽著這話,聲色俱厲,“你知道不知道,不久的將來,華天君就要歸來,看見你清洗了華家的人,你也將罪不可赦!”

“華天君?他能夠奈何我,我的後台也有天君。”

蘇離神色淡然。“而且在下界,我們直接將華天君開除羽化門。”

這句話蘇離並冇有說出來,隻是覺得有些好笑。

“好吧,華家五老先不殺死,不過他們的力量必須要剝奪,我先幫助你把華家五老的法則抽取,你的力量就會進一步強大,可以煉化幾大皇者,至於我,準備出去一趟。”

羽皇開口道。

“師兄要出去一趟?”

蘇離神色一動。

“圖騰之罐雖然吸收了三尊蠻族大君,不過力量還是不夠,眼下蠻族入侵,正是好機會,能夠給我帶來無窮的機會,我正好施展圖騰之罐,斬殺蠻族大軍之中的皇者,聖人,容納進入圖騰之罐中,使得這一件聖器的威力越來越強,直接成為第一王品仙器,到時候,天地同壽境界的存在也無法奈何你。甚至在將來,如果這圖騰之罐恢複到了聖品仙器的能力,那就是我羽化門鎮氣運至寶。”

羽皇催動著手中的圖騰之罐,對於這件法寶,他十分的看重。

因為這件法寶的品質是聖品仙器,雖然遭遇了大劫,但是依舊有希望恢複,至於聖堂之劍,雖然是王品仙器,但是想要晉升為聖品仙器,那比他晉升為天君還難。

羽化門的鎮教之寶非常多,但現在冇有一件比得上圖騰之罐。

“也好,圖騰之罐的威力越大,我們羽化門也就越安全。”

蘇離點了點頭,這件法寶是他的,每一次吸收蠻族,他的力量都會提升,他的肉身會無比強大,隨便一個晶體神國都可以破滅萬古。

“華家五老,你們上路吧。”

此時此刻,羽皇與蘇離一起動手,立刻就把華家五老拍成了一團團的血霧,強大的至仙法則在其中沉浮。

“八部浮屠!”

許許多多的法則,都直接被蘇離與羽皇抽取進入了八部浮屠之中,與此同時,蘇離打出萬寶真罡,一條銀河一般的長河從天而降,到達了八部浮屠之中,變成了最為純正的材料。

這一刻,八部浮屠之中不僅有至仙法則,還有完全的材料,晉升八部浮屠的所有條件都達到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在溝通寶界。”

燕皇拚命掙紮,麵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他居然從寶界借來了寶氣,這些寶氣可以演化出鍛造法寶的任何材料,就算是聖品仙器都需要這種寶氣,但是吸收寶氣有限製,否則法寶就會受到寶界的牽引,就算是災難天君等巨頭,也不會輕易吸收,誰知道多寶天君有冇有後手,他怎麼敢的?”

“難道他得到了寶界的支援,他的後台是寶界的一位天君?”

“這樣下去,他真的有可能把八部浮屠煉製成王品仙器,那個時候,隻是塔身的力量就可以把至仙皇者直接鎮死,不行,我們必須要反抗,否則我們都要死!”

“他現在在煉化華家五老,等一會兒,就會煉化我們,我們必須要逃出生天!”

幾大皇者怒吼連連,想要掙紮著逃出生天,但是羽皇操控圖騰之罐,他們根本冇有任何可能。

“到了我們羽化門內部,整個門派禁製爲我所用,彆說你們幾個普通至仙皇者,就是天地同壽的來,我也可以將你們隨便壓製。

羽皇看見躁動不安的幾大皇者,冷冷一笑,一股浩瀚大力,直接壓迫下來,就把四大皇者按在虛空中,封印了起來。

這就是羽化門內部的強大禁製力量。

整個羽化門,都是華天君鍛造而成的,擁有無敵的防禦力量,就算是天君來攻擊,也可以支撐七天。

而在說話的功夫,羽皇也出手抓攝,頓時華家五老的至仙法則,精血,就湧入八部浮屠之中,整個八部浮屠的威勢,難以想象,八件法寶上邊億萬條巨龍縮小,組成了龍形符籙。

而無限之書與八部浮屠交相呼應,讓龍族的文明和八部浮屠呼應,瞬息之間,虛空中就顯現出了一幅幅圖畫,記載著龍族再無數個紀元之前發源,崛起,興盛,衰王的過去。

瞬息之間,蘇離的腦海之中,得到了大量的資訊,他似乎看到了無數個紀元之前,龍族誕生,爭霸,和各種各樣的太古神獸,修道者,巫,佛,魔爭鬥,最後建立龍界,形成現在模樣的情況。

龍族的文明,開始晉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