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今日,我要清理門戶

-

神秘莫測的寶界之中。

數件強大的王品仙器,在無邊的粘稠寶氣之中,看著一個巨大的漩渦直通往下界,各個臉上都顯現出了驚異的神色。

這些王品仙器,有鐘,有斧,有劍,有塔,有琴,有刀……每一件都散發著強橫無匹的力量。

在寶界之中的法寶,比起外界的法寶總體上都要強悍,比如同樣是絕品仙器,寶界之中的絕品仙器比外麵的十件都要強橫,可以以一敵十。

“那人汲取我們寶界的元氣也太多了,連最為本源的大道寶氣都被撼動了!”

一座塔憤憤不平地說道。

“那有什麼辦法,這是上邊吩咐下來的,混亂天君大人正在和三位老祖宗交流道術,度過紀元大劫的經驗,和這些比起來,再多的寶氣又算什麼,我們不能乾涉。”

“好強大的力量,看來不久之後就有一件王品仙器要誕生了!”

“八部浮屠,居然是八部浮屠,就算是我們寶界,也都冇有王品仙器的八部浮屠啊,這件龍族至寶,過往歲月就冇有誰可以煉製到王品仙器的地步。”

“這八部浮屠一旦練成,恐怕在以後的歲月都可以和審判之槍搶奪第一王品仙器的位置了,我們若是能夠將八部浮屠接引進入寶界,成為我們的同道,那我們的實力就會大大提升!”

“千萬不要這樣做,混亂天君一個念頭,隻怕我們都要滅亡。千萬不能給我們寶界招惹災禍!”

“你們看,八部浮屠要度劫了。”

“這劫數,不知道能不能度過去,曾經有天庭的數十位皇者聯手祭煉八部浮屠,卻在最關鍵的時爆炸,那些皇者都受了重傷。

“天啦,就這麼度過了劫難,成就了王品仙器?從今往後,這個世上有了一件王品仙器的八部浮屠,它的威嚴將鎮壓諸天!”

諸多寶貝全都震驚了起來,因為他們發現那八部浮屠居然輕而易舉地度過了天劫,散發出了可怕的王者氣息。

“此人是不可抵擋了,八部浮屠一出,他在天君之下再也不會有對手了。”

“是啊,王品仙器的八部浮屠在手,從今往後他就可以領悟至仙皇者之道,踏上天君的道路。”

“羨慕啊,他的力量,太可怕了。”

就在蘇離成功將八部浮屠煉製到王品仙器之後,稍微一運轉浮屠,四麵激射神光,每一道神光垂落,都可以鎮壓皇者,把諸天都席捲進去。

這就是王品仙器八部浮屠的力量。

“我現在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一般的至仙皇者,而八部浮屠,更是超過了數十個至仙皇者的力量,什麼至仙皇者,在八部浮屠的手中不堪一擊。”

蘇離感受著八部浮屠的力量,十分興奮。

永生界的法寶,威能無比恐怖,像是八部浮屠晉升為王品仙器,可以鎮壓數十個皇者聯手。

而像是遮天界,雖然大帝煉製了帝器,但是帝器激發也就是帝級之下,根本不可能鎮壓同等級的大帝。大帝與帝器廝殺,最終帝器會被毀滅。

八部浮屠卻不一樣,這件寶貝煉製成功,可以亂殺同等級的皇者。

此時此刻,蘇離的無限之書中,龍的文明,已經穩穩噹噹排列到了第一頁。

它已經壓過了極道的文明,火的文明,壓過神了族文明,佛的文明。

八部浮屠的威能,都超越了鬼武聖圖。

這一件至寶,等於是血祭了十位皇者才煉製成功,這等大手筆隻有天君纔有。

誰能夠為了煉製一件王品仙器血祭十尊至仙皇者傳聞出入隻怕許多仙人都要嚇死,根本不敢相信。

現在八部浮屠之中,蘊含了十位皇者所有的血脈,法則元氣,力量,甚至還有記憶,這些記憶都成了蘇離的知識,蘇離的底蘊。

當然,他並冇有完全吸收這十大皇者的修煉感悟,畢竟十大皇者的各種記憶,秘聞,實在是太渾厚了,如果冒然一下子吸收,恐怕心神都要動搖,必須要等全身的力量平複下來,再參悟經驗。

十份皇者的寶貴經驗,足夠他領悟很長的時間,對於自己晉升皇者至仙,也有很大的幫助。

想當年,他用靈脈購買了靈皇悟道的石頭,現在有十大皇者的記憶,這是無比寶貴的財富,如果好好融化,領悟,他將開辟出一條通往至仙皇者的大道坦途來。

“這一次的收穫真是太大了,還有四千多條王階靈脈,一部分聖階靈脈元氣。”

蘇離看著自己天心聖界之中一條條的王階靈脈,還有聖階靈脈化作的聖球,感覺到自身財富充足,這些足以支撐自己修煉很長一段時間了。

現在他身上的財富,隻怕是一些天地同壽的強者“半步天君”都比不過他。

現在的蘇離,真正踏入了天界力量的巔峰,天君之下,幾乎是冇有人可以殺死他。

這就是八部浮屠晉升為王品仙器之後的恐怖。

“下一步,就是晉升至仙皇者,再往上就是天君了。”

蘇離思索著自己的道路,至仙皇者,天君之境,就是他下一步的路。

不過接下來的首要之事,還是要清理門戶。

蘇離一步就走出了這核心天國殿堂,到達了一座宏偉的聖殿麵前。

這就是羽化門掌教至尊主持會議,裁決大事的聖地。

就算是聖子冇有得到召見,也不能夠進入,聖殿門口,更是有極為厲害的護衛。

聖殿的殿堂麵前,立著一塊巨大的石碑,上麵寫著三個大字:“裁決殿”。

意思是裁決大事的地方。

裁決殿麵前,是一片廣場,廣場上端坐著許多修行之人,要麼是門派之中的元仙長老,要麼是一些強橫的守護者。

這裁決殿門前的靈氣十分充沛,充滿了濃鬱的聖階元始靈氣,即便是元仙,聖仙,也都需要。

蘇離一降臨到裁決殿門口,立刻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睜開了眼睛,華家的一些高手,更是眼中閃爍出了仇恨,警惕,殺機來,他們現在也知道蘇離戰勝了蠻族大軍,風光無限。

華家的人,已經通了氣,徹底把蘇離列為必殺的對象,人人都知道以蘇離的實力成長起來,肯定又是一個羽皇,華家絕不允許羽化門中再出現一個羽皇這樣的外姓皇者,那門派之中的實力平衡就會徹底扭轉,華家處於下風。

蘇離卻不理會那些華家小輩,也不理會那些元仙長老,就徑直往裁決殿走去,他要進去裁決殿堂之中,坐在羽化門掌教至尊的位置,用羽皇的掌教令牌召集所有羽化門高層開會,然後對羽化門進行一場清洗,讓華家的人徹底消失。

“他這是要乾什麼,他難道想要進入裁決殿,可是今天並不是裁決之日,也冇有議事,他似乎也冇有得到召見,進入裁決殿是乾什麼?”

“裁決殿是我們羽化門聖殿,隻有進行大事裁決的時候纔會在其中召開會議,一旦召開會議,祖仙級彆之上的都要參加,掌教至尊並不會隨意召開這麼大的會議,他現在要乾什麼,門派之中的諸多皇者都冇有得到訊息。”

“外人擅闖裁決殿,可是大罪,輕則廢除一身力量,重則直接抹殺,連轉世投胎都不可能。”

“難道是掌教至尊要召見他,這一次方羽一舉掃滅了我中州境內所有蠻族,立下了大功勞。”

“不可能!就算是掌教至尊要召見她,也不可能在裁決殿進行,而是會秘密地召見。裁決殿想要開啟,抽經過華家五老同意。”

“那他在乾什麼?發瘋了,直接闖入裁決殿?就算是瘋了,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吧,何況我覺得他的神態很好。”

“你們看,他真的進入了裁決殿的門口!”

許多人看見蘇離腳步,竟然直接往裁決殿而去,不由議論紛紛,有的驚訝,有的冷笑,有的震驚,都看不明白蘇離究竟在做什麼。

裁決殿,就好像是世俗之中,皇帝召見大臣朝會的地方。

一位大臣在皇帝不在的時候,不能夠擅闖朝堂,不管什麼理由,都是謀逆大罪。

現在羽化門之中羽皇和諸多皇者都冇有召開大會,蘇離卻直接往裁決殿而去,自然是人人都不知道蘇離到底想乾什麼。

蘇離的名氣現在在羽化門也很大,在太古之墟立下了功勞,在中州之地對付蠻族也立下了功勞,不少人對於蘇離還是很有好感,此時看著蘇離徑直往裁決殿進入,都有些懵逼。

“止步!裁決殿,乃是羽化門最高會議之所在,方羽,你想乾什麼,是找死麼,給我拿下!”

就在蘇離走到門口時,裁決殿門口的守護者終於反應了過來,大聲吼了起來,隨即立刻一道大手抓攝了過來。

“哦。”

蘇離的口中,發出了一個哦,隨即這哦出口,化作了無邊聲波,到了那些守護者的耳朵裡,立刻所有的守護者就被蘇離定住了。

這些守護者的修為,都是元仙巔峰,甚至半聖的修為,放在外界去是絕世大人物,但是在蘇離的麵前,又哪裡夠看。

直接被蘇離一個“哦”全部定住。

隨後蘇離就一步踏入了裁決殿。

“啊,他居然對守護者出手了!”

“他這是要乾什麼,特居然擊敗了守護者,進入了裁決殿,反了,反了,難道他反了?他的膽子怎麼這麼大?”

“誰給他的膽子,私闖裁決殿,這是造反啊!”

“他的確是造反了,快快通知,我羽化門有人造反了!”

在場的許多高手,各個都震驚地愣住,片刻之後纔回過神來,立刻之間警鐘長鳴,到處都是刺耳尖銳長嘯,巨大的戰鼓響徹起來,危機氣氛密佈羽化神國。

人人都有一種感覺,羽化門到生死存亡的關頭。

許許多多的神念,密密麻麻此起彼伏,傳遞到達羽化門各個深處,呼喚那些修行的聖人,強大的至仙皇者。

甚至有一些沉睡的老古董,都被喚醒。

唰唰唰!

一些靠的最近的聖人直接降落到廣場上,聽到了廣場之上目瞪口呆的羽化門眾人,打聽清楚之後,臉上就顯現出了勃然大怒的神色來。

“反了,真的是反了!”

“大膽,太大膽了!”

“我羽化門多少年歲月,居然出現了這種事,可惡…”

而蘇離進入裁決殿中,聽著背後此起彼伏的聲音,神色依舊平靜,他的目光望著前邊,那裡有一巨大白色王座,王座之上有羽毛的氣息,輕微閃動之間,顯現出了君臨天下,至尊無敵的氣息。

這白色的羽毛王座,就是羽皇平時召開會議位置,萬萬人之上,至尊之位。

蘇離一下子就飛了上去,穩穩噹噹坐在了白色羽毛王座之上。

王座極大,兩邊都把握不住扶手,高坐上邊,有一種高高在上,孤家寡人的味道。

這就是皇的感覺,一教之主。

“在世俗之中,我繼承了風白羽的掌教至尊,登臨羽化門掌教之位,而現在在天界,我也坐上了掌教寶座,隻不過需要清洗。”

蘇離坐在羽皇的位置上,有一些感慨。

人生就是不斷的輪迴。

世俗之間羽化門掌教至尊,天界也要為掌教至尊。

不過天界的羽化門要比世俗之中的羽化門權勢大的多。

“什麼,他居然坐上了掌教至尊的寶座上?”

“這方羽真的是瘋了,該死,他真是大逆不道啊,我羽化門從來就冇有這樣膽大妄為的弟子,究竟誰給他的勇氣?”

“通知,通知所有的人。所有聖子,甚至金仙,都要來到這裡,一起圍攻!”

“可惡。大逆不道的逆賊!”

“難道我羽化門真的要變天了”

在蘇離端坐在羽皇寶座之上時,所有人幾乎是氣炸了,不僅是華家的弟子,就連外姓掌門弟子,至尊長老都氣炸了,他們都不敢相信,羽化門居然有這麼一個弟子直接做出了這樣的事。

羽化門建立了億萬年來,自從華天君開宗立派,冇有弟子有這樣大的膽子,簡直是恐怖萬分。

許許多多的聖人到來,降落到裁決殿前邊,遠處有元仙帶著聖子,聖子帶著核心金仙弟子,都在裁決殿前聚集。

蘇離也依舊端坐在羽皇寶座上,古井無波,冇有任何的波動,似乎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皇者,在等待群臣的覲見。

“那是方羽?他想乾什麼”

此時此刻,虛暮雲等聖子也到達了門派之中,得到了訊息,跟隨著幾位聖子來到裁決殿前,就看到蘇離端坐在羽皇寶座上,頓時大吃一驚,幾乎不敢相信。

“方兄,你這是乾什麼,趕快下來,你闖下了大禍!”

孫詩畫簡直不敢相信,臉上都升騰起了震驚之色。

他向來知道這位方羽兄膽大妄為,在血色試煉中連獰皇的私生子趙風華都敢殺,他卻冇有想到方羽兄大膽到了這個地步,居然都坐上了羽皇的寶座。

虛暮雲也全身顫抖,說出話來。

華震天,萬西安等高手也降落到了這裡,開始是驚訝,但隨後是大喜,因為他們知道蘇離這一次闖下了大禍,是叛逆大罪,誰都救不了他。

就連羽皇也不能!

“方羽這是得了失心瘋,很好,他完了,他完了啊,冇有人可以解救他!”

“不錯,他是死定了,大逆不道。”

“不說華家的人怒了,就算是外姓的聖人,皇者也都怒了,羽化門何時出現了這樣的弟子,簡直放肆到了無邊無際。”

“製裁,必須要製裁。”

轟隆!

蒼穹被撕裂下了一大塊,一尊皇者降落下來,直接落入了裁決殿中。

“兵皇來了,這是一尊強大的老古董,他雖然不是華家的強者,但是一位古皇,從來不參加華家和羽皇的爭鬥,連華文昌和羽皇都要敬他三分。”

“好,兵皇來了,那方羽完了!”

見到兵皇來了,所有羽化門弟子全都神色大喜,因為兵皇是羽化門的老古董,氣息強橫,是羽化門的蓋世皇者。

他一降落到殿堂中,眼神就看向了蘇離,眼神中殺機深深。

“大逆不道的東西,給我滾下來!”

一出手,巨掌出現,千萬兵器在一掌中,對著蘇離展開了絕世攻擊。

“兵皇,你來了,你對我出手是有什麼事情。”

蘇離看著兵皇來襲,麵色依舊平靜,隻是大手一抓,就將兵皇的大手抓攝住。

隨後那手散發出了至尊無量的氣息,太古洪荒都在一掌之中,往前輕輕一拍,兵皇的手掌被震得支離破碎,身體直接被逼退到了裁決殿之外。

“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