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華天君神念!

-

“什麼情況,那方羽的修為為什麼如此之高?居然連兵皇都被直接擊敗。”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方羽修為,也就是半聖境界,他怎麼可能跨入這麼多境界,把兵皇都擊敗?”

“不,他的境界已經到了聖仙境界,不知道是怎麼修成的,但是縱然聖仙境界,也不可能擊敗兵皇,兵皇可是遠古皇者!”

所有的聖人,元仙,祖仙,都差點嚇得活活暈了過去。

“這還是方羽?他難道冇有被奪舍?怎麼可能如此恐怖?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啊!”

此時此刻,在金仙核心弟子之中,一個金仙弟子張大了嘴巴,幾乎不敢置信,完全失去了自信,那是曾經跟蘇離戰鬥過的塵心。

他修行了上古阿賴耶之劍,本來在一心一意追趕蘇離,但是現在這一刻,他徹底失去了信心。

他如今的修為也隻是一個小小的金仙,雖然放在外邊去,可能是一代霸主,但是如今蘇離已經坐在了掌教至尊的位置上,隨便一招就擊敗了冰皇這位至仙皇者。

相比起來,他簡直就是一隻螻蟻,蘇離吹一口氣就可以讓他化為灰燼。

“兵皇,怎麼回事?”

天空之中一輪明月降落下來,皓月當空,這是一尊皇者,是一個尊貴的女子,居然是羽化門之中的另一位皇者,月皇。

月皇一降落下來,立刻輸入了一股法力,兵皇的傷勢頓時恢複如初,不過他眼中的殺氣越發的濃鬱。

“月皇來了!”

“梅皇也來了。”

“兩大皇者都降臨了,那方羽要遭殃了。”

眾人就看到又有一個女子降臨到了大殿前邊,穿著刺繡的梅花紗衣,這也是羽化門的一位至仙皇者,梅皇。

兵皇,月皇,梅皇,三大皇者出現了,並肩站立,這是真正的至仙皇者,並不是什麼皇者轉世。

兩女一男,都是在羽化門中潛修的老古董。

“孽障,還不給我下來!”

月皇和梅皇一見到在掌教至尊寶座上靜靜坐著的蘇離,眼神立刻無比的冰冷,聲音冷漠萬分,兩人突然一掌,打出了億萬道仙術洪流,對著蘇離衝擊而去。

“哦?”

蘇離巋然不動,頭頂出現了一尊寶塔,正是王品仙器八部浮屠,這一件仙器一出現,就好像是永恒亙古不滅的神山,一切時空真正不滅,那億萬道大仙術的洪流沖刷在了八部浮屠身上,卻連半點的漣漪都冇有激起。

此時此刻,八部浮屠就像是一尊永遠也填不滿的海洋,深淵,任憑梅皇,月皇如何攻擊,根本不可能對蘇離造成任何損害。

“八部浮屠,居然煉製成了王品仙器?”

“這怎麼可能,還有煉製成王品仙器的八部浮屠?”

看到了蘇離頭頂上的八部浮屠無論是兵皇還是梅皇,月皇,全都大吃一驚,根本不敢相信。

“八部浮屠在天界也有許多人煉製,但哪怕天庭的十大皇者一起出手,也冇有煉製成功,甚至有皇者重傷隕落,從此再也冇有人嘗試過,但是他居然煉製成功了?”

“八部浮屠雖然被他煉製成了王品仙器,的確可怕,都可以鎮殺皇者,這就是他的底氣嗎?”

“可是,他為什麼要如此張揚,大逆不道。”

所有的人都連連後退。

即便是兵皇,月皇,梅皇,彆都冇有再出手。

能夠將八部浮屠煉製成王品仙器,那已經不是他們三人可以殺死的。

唰唰唰……

就在這時,天空中又傳來強大的法力波動,又有一尊尊的皇者出現了。

一道冰河降落,似乎將周圍變成了一片冰天雪地神國,最終無數寒氣凝聚成了一個滿頭白髮,寒氣逼人的男子。

這是冰皇。

轟隆。

一道硃紅色的長虹也降落地麵,出現了全身硃砂如血的男子。

這是“朱皇”。

當!

又有一道鐘聲響起,一口大鐘,震盪諸天,顯現出天縱之姿來,這是鐘皇。

虛空破裂,一個高大的形體出現,默默的看了蘇離一眼,這是默皇。

兵,梅,月,冰,朱,鐘,默,七大皇者。

足足七大皇者,出現在了裁決殿的前麵,這是羽化門之中除了華家以外其他的皇者。

羽化門自從開宗立派,經曆了不知道多少年,誕生了不知多少的皇者,甚至有天地同壽的存在,但是在曆史的長河之中,有的皇者隕落,有的皇者消失,如今顯現在蘇離麵前的七大皇者,是羽化門中的最高存在之一。

七皇臨世,強大的法力波動翻天覆地。

許許多多聖人也聚集一起,站在廣場之上,尤其華家的聖人是義憤填膺,不斷呼喚華家五老。

不過華家五老冇有機會迴應他們了。

“既然各位皇者都降臨了,那也就可以談談事情,諸位進來吧,我之所以在這裡,就是要代替羽皇師兄召開會議,處理大事。”

蘇離依舊坐在掌教至尊的寶座上,好像一尊降臨的天君,他對著所有人開口說道。

“呸,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如此大逆不道?”

一個華家的聖人大吼了起來。“所有人一起出手,斬殺叛逆!”

突然,這個華家的聖人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看見了蘇離的手上多出了一枚令牌。

這個令牌正是羽化門掌教至尊的令牌,無上羽化令。

“無上羽化令!”

七大皇者身軀一顫。

“不錯,就是無上羽化令。”

蘇離點了點頭。

而七大皇者並不動,似乎要聽蘇離究竟要乾什麼。

“羽皇師兄去練就無上玄功了,他手持我的寶物,參悟玄妙,準備衝擊天君大位,不過現在風雲變化,所以他把掌教之位暫時傳給我。”

蘇離字字清晰,迴盪在裁決殿之中,對著諸多皇者,聖人,元仙,祖仙說道。

每一人,都清晰的聽見了他的說話,人人心中刹那之間,掀起了滔天波瀾。

“此話當真,按照道理來說,就算是有這樣的大事,羽皇也必須召集眾人,當衆宣佈,怎麼可能就這麼把羽化令給你?”

兵皇喝道。

“不錯,這事情不合常理。”

月皇介麵。

“殺死他。這無上羽化令肯定是假的!”

華家的聖人們都發出歇斯底裡的咆哮,“他肯定有陰謀,必須殺了他!”

“這無上羽化令是真的。”

沉默不語的默皇開口了。

他號稱默皇,自然是不想多說話,但是遇到這樣的大事,不得不開口。

“究竟發生了什麼,羽皇居然真的將無上羽化令給了你,為什麼他又得了你的寶物去了蠻荒?”

七大皇者都有許多的不解。

“就算是羽皇親自交給他,那也不合規矩,我們華家的皇者就要到了,到時候你就死無葬生之地了!羽皇今天也救不了你!”

華家的聖人又吼叫了起來。

“華家五老,隻怕回不來了。”

蘇離聲音幽幽,落在所有人耳中,都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怎麼回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華家五老為什麼回不來了,還有你為什麼會叫羽皇師兄?”

七大皇者感覺到了一絲不妙的氣息,他們更是聽出了蘇離話語中的意思,都覺得很是荒謬。

羽皇居然將方羽認成了師弟,這怎麼可能?

不過所有人還是在聽蘇離究竟要說什麼。

人人現在也都看出來了,如今的蘇離實力十分強橫,自身已經修行到了聖人境界,更是擁有八部浮屠這件王品仙器,這樣的實力,足可以鎮壓住場麵。

如果七皇上去圍攻,隻怕也要死四五個。

所以冇有人敢輕舉妄動,否則冇有人會聽蘇離講什麼,早就一擁而上把蘇離掀翻在地,鎮壓甚至殺死了。

現場寂靜,落針可聞,都看著他的麵孔,不知道蘇離會說出些什麼話來。

在無數人的注目下,蘇離緩緩開口道:

“華家五位老古董,勾結獰皇,燕皇,心皇,烈皇,暗皇,殺皇,把掌教師兄引出去,企圖謀害,結果陰謀被我洞穿,我和羽皇師兄聯手,已經斬殺了各大皇者,至於華家五老,也被廢除了所有法力,落在了羽皇師兄手中。不過羽皇師兄並不忍心清理華家,所以隻好我代勞,今天召開大會,也是要徹底剷除華家這個毒瘤,重建羽化門。”

蘇離的聲音落在裁決殿中,好像驚雷一般,震盪的人人全都呆滯,久久回不過神來。

甚至是修為最高的七大皇者,也都被蘇離的話語震盪的不知道說什麼。

華家五老居然勾結其他皇者謀害掌門,結果被掌門識破,反而收拾了華家五老和其他的皇者?

那其他的皇者,都是與天庭有關係的無上皇者,烈皇是太陽神宮的皇者,暗皇是天庭暗皇府的首領,至於心皇也是心皇府的皇者,而獰皇自身,就是災難天君的兒子。

殺皇,則是殺戮天君的麾下!

這麼多的皇者,居然要殺羽皇,卻被羽皇和方羽全部斬殺了?

人人都聽的頭皮發麻。

“不,你這妖孽,肯定是你勾結其他皇者,聯手害死了羽皇,居然還信誓旦旦,來這裡危言聳聽,竊取大位,諸位我們一起上,殺了他!”

華家一位修行到了聖人巔峰境界,相當於“半皇”境界的男子突然聲音尖銳,宛如夜貓子,衝著蘇離尖嘯。

“所有的華家高手,全部出手,殺了他!羽化門是我們華家的,凡是尊重華天君的。不想欺師滅祖的……啊!”

就在這位華家聖人義憤填膺,要號召大家一起斬殺蘇離的時候,他的喉嚨被人掐住了。

下一刻,他出現在蘇離的手掌上,一隻大手抓攝住他喉嚨,無論他如何掙紮,打出什麼樣神通,都始終掙紮不開。

就連七大皇者都冇有回過神來,個個心驚膽顫。

“你是華家最有希望突破至仙皇者的人,叫做華剛,剛聖是吧,的確是一個好人才,可惜你們華家都是毒瘤,必須要清洗,華家五老更是居然敢刺殺羽皇師兄,罪大惡極,大逆不道,我隻好代替羽皇師兄清理門戶。”

蘇離看著這個剛聖,淡淡地開口道,突然一動手,這個聖人所有的精氣神,所有的聖人法則就被蘇離抽取了出來,化作了一尊聖人符籙。

“住手,就算是羽皇也不敢這麼行事!何況你的話語漏洞太多,華家五老再怎麼糊塗,怎麼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謀害羽皇掌教,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居然真的動手了!”

七大皇者看著蘇離突然動手,居然真的殺死了剛聖,立刻聯手一道,圍殺蘇離。

“放肆,我持無上羽化令,代掌教清理門戶,你們再敢放肆就休要怪我不客氣了。”

蘇離依舊隻是大手一抓,無儘長河沖刷而出,與七尊皇者聯手的一擊撞擊在一起。

砰砰砰砰!

七大皇者居然被一下子轟飛了出去,而蘇離紋絲不動。

“怎麼可能?我們七大皇者聯手一擊,就算是羽皇都要慎重對待,他怎麼如此強橫,怎麼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手段?”

“難道真如他所說,他煉化了什麼烈皇,暗皇,心皇,燕皇這些人,鑄造了八部浮屠?”

“八部浮屠,必須要皇者之血纔有希望成功,難道真的是這樣,他血祭了那麼多皇者?那為什麼羽皇不出來解釋?”

七大皇者臉上震驚無比,看著依舊雲淡風輕的蘇離,各個都陷入了呆滯的狀態,隨即神念交流。

他們都是絕世英才,在這一擊之間,已經知道自己根本奈何不了蘇離,甚至蘇離催動八部浮屠,可能將他們殺個乾乾淨淨。

八部浮屠的威能,完全超越了他們的想象。

“羽皇師兄得了我的蠻族聖器,斬殺蠻族皇者去了,過幾天就會回來主持大局。”

蘇離一下子擊退七尊皇者聯手,確立了自己的霸主地位。“他之所以不回來,就是不想親自清理門戶,我和華家沒有聯絡,所以來背這個黑鍋。羽化門冇有了華家這些毒瘤,未來發展會更快。”

蘇離說話之間,一下子將華剛這位剛聖全身的力量源泉化作的聖人符籙彈入了遠處圍觀的畫聖孫詩畫的身體中。

同時他伸手一彈,一些聖階靈脈的元氣就進入了孫詩畫的體內。

孫詩畫立刻不由自主懸浮了起來,身體之中散發出了可怕的氣息,瞬息之間,他頭頂的天劫降臨了,居然是聖仙之劫,那劫數不停地降落,卻被符籙一下子滅掉,隨後孫詩畫的力量節節升高,居然到達了聖人的境界。

“我居然已經修行到了聖人的境界,恢複了前世的修為?”

孫詩畫的神情震驚,又十分歡喜,他這些日子正在思索如何晉升前世的境界,卻在突然之間就晉升到了聖人之境。

一下子晉升聖人境界,他立刻看向蘇離,顯現出了追隨的意思。

他本就對羽皇忠心耿耿,如今見著無上羽化令,就知道蘇離真的是代替羽皇行事,如今自己又得到好處,哪裡還不馬首是瞻。

“畜生啊!你居然殺了華剛,他正在參悟無上皇者之路,居然就被你殺死了!”

華家的聖人卻都紅了眼,一個又一個的聖人飛了出來。“所有的華家子弟聽令,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我們一定要擊殺此賊!”

當即,就有一個個的華家聖人要全力對蘇離出手。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你們不是玉,而是毒瘤,毒瘤必須要剷除。”

蘇離突然一下子站立起來,在他站立起來的一瞬間,幾十尊華家的聖人全都炸裂,身體破碎開來,化作了一張張的符籙。

其中一張聖人符籙飄香了虛暮雲,虛暮雲直接晉升到達半聖的境界。

又有曾經和蘇離出行,前往太古之墟曆練的一個女子,也融入了一張聖人符籙,晉升到了半聖的境界。

蘇離並冇有將這些華家聖人直接打爆,那會大大損耗羽化門的力量,所以他是將他們的所有力量煉製成符籙,賞賜給羽化門的其他弟子。

“天啦,魔頭作亂我羽化門,華天君祖師您在哪裡啊!”

“華天君,您還不甦醒!您快看看,這個孽障要滅亡我們華家啊!”

“華天君!您的子孫正在遭遇殺戮,您快快甦醒,救救我們吧。”

此時此刻,一個個華家的高手全都痛哭了起來,發出慘絕人寰的祈禱之聲。

華家的聖人本來有幾十尊,但是被蘇離站起的一個刹那全部斬殺,於是場中哭泣的華家高手,最高境界隻有元仙。

嗡嗡嗡!

就在這時,似乎是華天君聽到了他的子孫祈禱之聲,在羽化門的深處,華天君的神像似乎要活過來,一股無上的威嚴開始在整個羽化天國深處顯現了出來。

這是天君的威嚴。

隻是一縷就足以讓皇者顫抖。

七大皇者都感覺到了一種恐懼。

但是蘇離的麵色依舊十分平靜,就像亙古不變,永恒存在的神佛。

他突然之間祭出一道令牌,那道令牌之上寫著四個大字。

如朕親臨。

這道令牌一下子沖天而起,隨即擊在華天君的神像之上,頓時所有的神聖氣息,天君威嚴全部消失。

“一個死屍而已,居然還敢放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