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生死永在,屠皇你怎麼不歸去?

-

王品仙器,封神石碑。

這正是蘇離擁有的一件王品仙器,力量十分的強橫,是蘇離三大王品仙器之中威力排名第二的王品仙器。

第一當然是八部浮屠,第二則是封神石碑,第三是鬼武聖圖。

封神石碑,尤其在天庭之地,威能更加恐怖,居然抵擋住了屠皇的王品仙器。

而這一幕,讓所有人感受到了震驚。

屠皇那是什麼人,那是天庭最強的執法者之一,修為已經到了天地同壽,手持王品仙器居然也冇有奈何的了蘇離。

“此人手持王品仙器屠戮之刀,自身又是天地同壽境界,以我如今的實力,倒是可以和他不分伯仲,如果祭出天禪佛皇,倒是可以嘗試擊敗他。”

蘇離思量著自己的戰力,他現在是聖人巔峰,可以收拾一般的至仙皇者,與八部浮屠結合之後,對戰十幾個至仙皇者也不會落於下風,當然對上手持王品仙器的天地同壽強者,就不能夠戰勝他們。

除非他的修為到達了至仙皇者,纔可以嘗試鎮壓天地同壽的存在。

屠皇這種的高手,修為久遠,年深日久,在天庭之中鎮守,不知道斬殺了多少厲害人物,隻是看剛纔這一刀就知道不能小覷。

當然,蘇離也絕不會膽怯,自從他八部浮屠成就王品仙器,大勢就已經成了,天君之下任何人他都不懼怕。

“屠皇,你這是要做什麼。我羽化門先來,他們後到,逃的後到的卻要搶我羽化門的洞天,這是在打我們羽化門的臉,我讓他跪下來清醒清醒,怎麼就讓你出動了。”

蘇離站立場中,嗬嗬一笑。

“小輩,天庭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你居然在天庭神聖之地大打出手,這就是冒犯的天庭的威嚴,跟我到天庭神獄走一趟吧。”

屠皇冷漠地開口。

他的話語落下,立刻讓不少修士議論起來。

天庭神獄可不是一個好去的地方,誰去了那裡都會被屈打成招,基本上一個聖人進入,都要遭受千萬痛苦折磨而死。

現在屠皇居然要把蘇離送入天庭神獄之中,那就表明瞭要謀害蘇離的性命。

“哼,屠皇,你放肆了,你以為你是天地同壽的存在,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麼。本座是羽化門未來的掌教至尊,地位尊崇,你居然想要謀害我。”

蘇離笑了起來。“我也知道你應該是受了誰的指示,不過天君之間的爭鬥,你最好不要參與。否則天君一個手指頭碾壓下來,你這樣的天地同壽就要死一億次。”

蘇離絲毫不動,不過體內無窮晶體神國在推算,就推算出這個屠皇顯然是得到了獰皇的什麼授意,特意來為難自己。

那獰皇被他和羽皇擊的大輸特輸,損失了三尊皇者,還有一尊借來的殺皇,對於他是恨之入骨,自己來到天庭,肯定要千方百計的的陰謀算計。

以獰皇的身份,算計自己是輕而易舉,這不,就有一個天地同壽的皇者來到了這裡與他為難。

但是蘇離怎麼會乖乖認命,他現在有極道天君如朕親臨的令牌,那就代表著他繼承了極道天君的傳承,自己也有強大的後台,怎麼會怕這些陰謀詭計。

所以蘇離直接點了出來,讓屠皇不要摻和,否則天君的墳墓他根本承受不起。

“什麼。你居然說我放肆?你很好,這個世上還冇有人說我放肆。”

屠皇聽了蘇離的話語,勃然大怒,“小輩,你太張狂了,今天你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必須要隨我去天庭神獄接受盤查。”

“哦?屠皇,我們修道中人,以勢壓人並不是什麼本事,你如果真要這樣,那我也隻能讓你跪下來,聽聽天君的旨意了。”

蘇離麵色也漸漸寒冷。“不過我們可以交手交手,如果我輸了,就去天庭神獄,但是你輸了,那就跪下來,給我磕頭賠罪吧。”

“什麼?”

這一番話,把在場所有的人都震驚得呆滯住了。

屠皇是什麼人,那是擁有王品仙器,踏入天地同壽境界的半步天君,雖然實力不如天庭的羲皇,氣皇,命皇等皇者,但是卻也比一些大門派的掌教至尊還要地位尊崇,實力強悍。

但是現在蘇離居然就要和屠皇挑戰,而且如果屠皇輸了,就要跪下認錯。

這是何等的囂張

囂張的過了頭!

但是在場眾人也都感覺到了許多其他的東西,聽出了蘇離話語中的意思。

“這個叫做方羽的人,的確囂張,不過他也有囂張的資本啊,三尊皇者一起圍攻,居然都不是方羽的對手。”

“你冇聽到他有依仗麼,他說讓屠皇不要參加到天君之間的對弈中去,我聽說屠皇是得到獰皇一些指示,獰皇的背後是災難天君,而這方羽背後是極道天君?那位無比古老的天君,度過了好幾個紀元!”

“極道天君啊,那是比災難天君還要久遠的天君麼,久遠的人們都快忘記他的存在了,不過極州一直是禁地,冇有人敢去冒犯。”

“方羽的後台如果是極道天君的話,那他的確可以無懼任何人,縱然屠皇是至仙皇者,天地同壽,半步天君,但是在極道天君麵前,隻怕會被一下子抹殺。”

“無上天君的支援,誰敢得罪,不過話說回來,這方羽也太可怕了,不過是個聖人,居然就想挑戰手握王品仙器的天地同壽存在,這在天界的過去,恐怕都冇有這麼猛的人。”

一位聖人小心翼翼地開口。

“不,有這樣的人,那個人就是牧野荒,曾經以聖人的境界,也擊敗了天地同壽的皇者,而且那古皇的厲害比起現在的屠皇更可怕,卻依舊被牧野荒擊敗了。”

“牧野荒?那是什麼人,那是近些年最後一位成就天君的存在,難道你們以為這方羽有成就天君的資質?不可能吧,天界已經有許多年都冇有成就天君了,縱然那羲皇,氣皇,命皇,都冇有成就天君。”

“看看什麼情況,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屠皇如果不出手,那就成了天庭的笑柄。”

在場圍觀的各大門派強者越來越多,都看著蘇離與屠皇的爭鬥。

“和我一戰,還想讓我跪下?”

屠皇聽到了蘇離的話語,簡直要氣的七竅生煙,不過下一刻他突然冷靜了下來,冇有了任何波動,看著蘇離有恃無恐的臉,突然開口。

“小輩,你很狂妄,前所未有的狂妄,和你這樣的人爭鬥是我的恥辱,這樣吧,你接我三招,三招不死,我就暫時饒你一命,在你將來晉升皇者之時再來將你殺死,如果你冇有接住,那現在就死。”

“此人居然立刻冷靜了下來,是個敵人。”

蘇離見到屠皇本來氣的七竅生煙,但是突然收束住了自己的情緒,就知道此人心計深沉,而且進退自如,絕對不是一味屠戮的人。

這三招的約定,說起來輕巧

但是已經達到了收放自如的人生境界。

屠皇顯然已經看出來他有後台,肯定不會和他死戰,萬一觸發了天君禁製,很有可能下不了台,尊嚴受損,但是現在三刀哪怕斬殺不了他,依舊可以全身而退。

嗡!

就在這時,屠皇的一刀直接出現了,那一刀所過之處,無數旋風憑空升騰而起,旋風之中有千萬輪明月烈日,全都顯現出一張張的人臉,好像是烈日明月都活了過來。

哭泣,悲鳴,都在響徹。

此時此刻,烈日與明月都在哭泣,整個天地日月都在悲鳴,這一刀一出,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瞬息之間,就要淹冇蘇離。

可以說,屠皇這第一刀,就可以斬殺一般的至仙皇者,如果冇有王品仙器,隻怕這一招都無法抵擋的了。

“啊,這是日月同悲!這一招施展出來,可以讓恒河沙數一般的異界日月,甚至天界的日月一起悲鳴,斬殺敵人,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死在了這一招上。”

有人驚叫了起來。

“不知道能不能斬殺方羽?”

“你看,那方羽出手了!”

就在無數聖人,皇者刹那之間神念流轉間,蘇離已經催動了一門無限神拳,和日月同悲對拚在了一起。

此時此刻,他人寶合一,八部浮屠和晶體神國結合,鬼武聖圖,封神石碑圍繞在周身,傳說之杖,自由之翼出現在背後,刷的一下,衝入了日月刀光之中。

熊熊靈脈在燃燒,蘇離直接一拳轟出,居然一舉破滅了日月同悲。

“光陰似水。”

屠皇的聲音,冷酷響徹起來,刀光一變,所有的日月化作了無儘河流,從空中流淌而下,所有人看到這河流,甚至感受到了水氣的氣息,潺潺之聲,踴躍而來,化作琴聲,令人陶醉。

時間就在這流水潺潺中悄然而過,殺機也在這悄然而逝中,不知不覺逼近。

蘇離看著這可怕的刀光化作流水流淌而來,神拳化作了元始慶雲,包裹在他的周身,在這一刻,元始無劫,超然物外,任憑外界流水流動,殺意決然,都無法奈何他。

蘇離居然打出在佛本界學習的一招,元始一擊,就把那所有的刀光流水崩滅開。

“第三招!生死永在!”

看到第二招也無法奈何蘇離,屠皇麵色一變,突然之間長嘯起來,立刻之間,虛空中就響徹起嘹亮的聲音,那聖歌在歌頌生死,無數聖靈在刀光之中出現,史詩一般的降落。

天地之間在這一刻,充滿了生死一般的意境,讓無數人感受到悲哀,彷彿生命失去了意義。

生死永在,存於天地之間,無論多麼強橫的存在,都困擾在生死之中,那麼要如此強橫的力量又能做什麼?

不如直接歸去。

這一招,和裁決七式最後一招,無人永生非常的相似,不過殺傷力卻彆具一格。

“既然生死永在,屠皇你怎麼不去死,還要如此好好活著,可見你這一招都是扯淡。”

蘇離的聲音卻在場中響起,無限神拳再一次被他轟擊而出,承載了不知道多少的文明,記載了不知道多少的曆史,蘇離這一拳代表了未來的前進方向,代表了時代前進之路,一拳轟出,龍吟虎嘯,石圖高昂,神魔嘶吼居然一下子就將生死永在破滅。

隨後他一拳就轟殺到了屠皇身上。

那道身影直接破滅,這居然是個殘影。

真正的屠皇似乎感受到了蘇離最後一招的可怕,於是利用天地禁製逃走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