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七十章 給方羽希望,就是給我們希望!

-

“我的天,屠皇三刀酷跑無功而返,直接離去,這是什麼天才!各大門派,都冇有出現這樣的一個人物!”

“他這樣的人,就算是做掌教至尊也都是應該的,現在居然還要參加天才戰,這讓其他的弟子有活路麼,碰到了豈不是立刻就死?”

“必須要和羽化門打好關係啊。否則這一次哪個門派遇到了方羽,哪個門派就會損失慘重啊!”

一個路過的皇者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的開口。

“好了,天庭的幾位聖人,還是幫助我們羽化門的聖子安排洞府吧,天脈元氣一定要豐富的那種。”

屠皇一離開,蘇離對著那幾個聖人說道。

“安排,必須要安排。”

一群天庭的聖人,圍繞著蘇離,如眾星拱月,將蘇離引入了一片亭台樓閣的宮殿前。

那宮殿聳立在連綿的天庭之中,紅牆黃瓦,華表天柱,巨大的天幕遮蓋了整個宮殿,在宮殿的牌匾上寫了三個大字:無華宮。

“這無華宮就是羽化門的洞府了,它是所有宮殿之中最好的洞府了絕對天脈元氣濃鬱。”

天庭為首的一位聖人看著洞府麵上都顯現出羨慕的神情,畢竟哪怕他是天庭的聖人,也都冇有資格進入這無華宮修煉。

“本來,這無華宮都不會開放,但是這一次天庭大手筆,開放了一些宮殿作為洞府,讓各大門派暫時居住,裡麵修行一日,相當於外邊修行千年。”

在說話之間,這位聖人拿出了一個符籙,交給了蘇離。“這是開啟無華宮的神符,有效期隻有七天,因為這一次天才戰就是七天,一旦到了時效,你們就必須出來,否則無華宮真正關閉這一點要謹記。”

蘇離點了點頭。

他看著那籠罩在層層禁製中的無華宮,心中很是滿意,顯然這無華宮還要好於先前答應下的玉闕洞天。

隨便往前一看,蘇離都能夠感覺到無華宮之中劇烈的元氣在咆哮,翻滾,凝結成了麒麟,神龍,仙佛等無數祥瑞。

這的確是很好的洞府。

“所有羽化門弟子,與我一道進入無華宮修煉,等待天才爭奪戰的開始!”

蘇離大袖一揮,千百羽化門的聖子,核心種子弟子全部飛了出來,站立在他的身後,齊齊呐喊:“方師兄壽與天齊,威鎮寰宇,我等謹遵師兄法諭!”

所有的聲音,整齊無比,衝入雲霄,自然有一股磅礴的意境。

許多人看到這一幕,更加驚訝,有的門派的弟子,連嘴都合不上,下巴都差點掉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方羽居然在羽化門有如此之高的地位,居然讓所有人心悅臣服?大家可都是絕世天才,就冇有一個有其他想法的?”

一個門派路過的聖子震驚道。

他的修為已經到了元仙巔峰,雖然冇有到半聖,但是對於門派的那些高手,他並不怎麼服氣,而且他也有野心,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趕超,不會心悅誠服。

但是現在所有羽化門的弟子對這位“方羽”居然都如此恭敬,各個心悅誠服,那就匪夷所思了。

究竟做了什麼事情,纔會讓羽化門這麼多弟子全都齊心協力。

“你們注意到了冇有,這一次羽化門參加天才戰的弟子,居然冇有一個是華家的人,這是怎麼回事,到底華家出了什麼事情,難道他們已經被全麵打壓了?或者是怎麼了?這方羽好大的膽子,他居然不帶一個華家的子弟,華家五老會同意他這麼做?”

一些高手發現了奇怪之處。

“也許是羽皇的意思?羽皇本來就不是華家的人,也是外姓,雖然掌握了大權,但是被華家的人掣肘,在羽化門做任何事都很費力,如今出了方羽這個人,他有了機會對抗華家,立刻就讓方羽打壓華家?”

“現在羽皇可了不得,聽說他得了蠻族聖器圖騰之罐,前往蠻族深處擊殺蠻族,傳聞之中已經有五位蠻族之中的皇者,幾百位聖人死在了他的手下,葬送在他手下的蠻族大軍更是不計其數,一些王者門派都很承他的情。”

“圖騰之罐啊,那可是聖品仙器!曾經男女的聖器!傳聞之中那圖騰之罐煉化的蠻族越多,威力就越大,最後會凝結成絕世之圖騰,讓人體的潛力全部爆發!”

“不知道華家的人有冇有應對辦法,羽皇再這麼下去,隻怕都要成就天君了,華家不可能無動於衷,不管怎麼樣,羽化門在未來一定有一場打的變動,一個不好就會四分五裂。”

“那也是我們的機會,說不定就可以撿便宜了……”

一些人都在猜測,未來羽化門可能會有一場內亂,但是他們做夢都冇有想到,蘇離已經將羽化門清洗了一遍,根本不會有什麼內亂,現在的羽化門已經乾乾淨淨,隻要假以時日,就會越來越強大,淩駕於各大王者門派之上。

在這些門派首領,皇者都在議論紛紛,陰謀算計的時候,天庭的深處,一些隱秘無上國度之中,一些眼睛也在望著剛纔蘇離與屠皇的那一戰。

“虛皇,對於方羽這個人你怎麼看,他雖然境界上隻有聖人的境界,但是力量簡直相當於上千尊聖人的集合,比起一般的皇者都要強勢,更不要說那王品仙器八部浮屠。”

在那神秘國度之中,一尊全身由元氣組成,似乎真實存在,又似乎不存在的老古董對著一處虛無的空間說道。

“氣皇,那個年輕人的確十分之厲害,不過你可以出手,將他擊殺。除非他提升境界到至仙皇者,纔有可能和我們抗衡。”

那虛空之中,傳達來了波動。

這居然是天庭諸皇之中最為神秘最為強悍的高手之一,虛皇和氣皇,他們在太古時代就已經是天地同壽的強者,是和天禪佛皇,鬼武聖君一個時代的人物,但是天禪佛皇和鬼武聖君隕落了,而虛皇與氣皇活得好好的,從太古年代一直活到了現在,可見他們積蓄了多麼強橫的力量。

就算是屠皇這種天地同壽的皇者,在他們手底下也弱小的可憐,同樣是天地同壽的強者,依舊分為三六九等。

如果由虛皇或者氣皇出手,斬殺屠皇也不是什麼難事。

“擊殺他,天君的怒火可不是好受的,他的背後有天君,那位極道天君存在的紀元太久了,都要超過天庭的災難天君了。我們可不是羲皇,能夠在天君的手下逃脫性命。”

“其實也不遠了,我們隻要能夠把真身煉化,也可以在天君手下逃的性命,不過晉昇天君纔是我們最應該做的事,我已經感受到天地大破滅的時間似乎不遠了,越來越近,如果不修行到天君,這一次紀元大劫下,我們是必死無疑。”

“天地大破碎,歲月終結,那還要很多年,上億年?或者更久遠。”

“對於我們而言,上億年的歲月,也就是恍惚一刹那,到時候你願意自己的一身修為毀於一旦,徹底隕落在時光長河之中?”

那虛無的空間,傳達來長長的歎息。“不說這個了,那獰皇讓我們出手,殺死那方羽,你怎麼看。”

“獰皇的給的報酬是什麼?”

“一卷災難天君手書的道經感悟。”

“一位天君的手書感悟?那的確非同小可,這個報酬也算豐厚,不過我覺得事情大可不必如此算。”

“哦?你有什麼想法?”

“獰皇的資質已經到了那裡,他勉強最多能夠成就天地同壽,不可能成就天君,不過這方羽聖人境界就堪比一千多尊聖人,又是天君傳人,未來的路要比獰皇好的多,我們為什麼不給自己一些希望呢?”

“給自己一些希望?”

“天君看好的人,總有自己的奇特之處,或者我們看好他,也就是給了自己希望。”

那道虛無的聲音響起。“一個是可以給我們希望的人,一個是毫無希望,天君的廢物兒子,無論怎麼看,都似乎應該選擇第一個。”

“那該如何拒絕?”

“就從羽皇開拒絕吧,我們來看看羽皇的修為到了什麼境界,如果能夠對我們造成威脅,那就有拒絕獰皇的理由了。”

兩大皇者,突然聯手,施展出了一麵虛空水鏡,在那鏡子之中立刻就顯現出來了諸多異度空間。

這兩大皇者,虛皇與氣皇,可謂是最接近天君的存在,聯手推算,除了天君之外,其他的都可以算到。

頓時之間,一道神光就出現在了鏡子之中,走馬觀花似的變幻著,突然出現了蠻荒的景物,各種原始森林,高大山脈,還有蜂窩一樣的異界。

在一座高山上,羽皇端坐著,雙手拖住圖騰之罐,無數蠻荒神力在其中醞釀著。

突然之間,那蠻荒神力沸騰了出來,在空中凝聚成了一道道神則。

“蠻荒神則?”

虛皇,氣皇吃了一驚,蠻荒神則是蠻荒蠻族之中極為厲害的存在才能凝聚出的東西,但是現在羽皇居然從圖騰之罐中凝聚了出來,可想而知他到底斬殺了多少蠻族。

羽皇在修行,將蠻荒神則不斷吸入體內,身體的每一寸皮膚都在蠕動,好像一條條的巨龍要破體而出,使得他重生涅槃,到達更高的境界中去。

在羽皇的力量到達最強的那一刻,聖堂之劍驟然飛起,在他的頭頂上刺出千百道斬破虛空的劍光,那劍光之中,信仰的力量凝聚而下,化作一道道的讚美之歌,和蠻荒神則結合在一起。

嗡。

一座遠古的聖堂從羽皇的頭頂浮現而出,比起天庭似乎都要浩瀚,在這聖堂之中,無數長著翅膀的天使飛舞,每一尊天使,居然都有聖堂之劍那麼強橫。

那些白色羽翼天使,組成了一道洪流,似乎隨時隨地都要討伐各種異端,破滅大千萬古。

“這就是遠古聖堂麼,傳聞之中天庭統治天界之前就是遠古聖堂,遠古聖堂的曆史,都可以追溯到上一個紀元。”

虛皇麵色一動。

“上一個紀元,聖堂就是天地之間的主宰,在天地大破滅之後,聖堂也在最初的鴻蒙階段,統領天界,不過被造化仙王擊敗,聖堂就流放在了天地虛無之中,就跟蠻族的祭壇一樣。”

“現在羽皇居然可以溝通聖堂之力,的確厲害,傳聞之中他得到了信仰真經而且練成了,現在看來都是真的。”

兩大皇者繼續觀看,就看見羽皇的氣息越來越恐怖,到了最後圖騰之罐飛了起來,對著前邊空間一噴,立刻就噴出了億萬黑色風暴,那黑色風暴席捲而去,就讓許多空間被侵蝕,甚至許多異度空間也被侵蝕。

無數的蠻族,異界高手,神獸,凶獸,都被捲入黑色風暴之中,就被直接煉化。

“這是圖騰之風暴,蠻族天君曾經施展過!”

嗚嗚嗚!

風暴越來越大,席捲了諸多空間,一座又一座的太古神山被摧毀,一個又一個的蠻族部落遭遇了滅頂之災,突然之間,無窮深處的蠻荒之中,一道黑氣沖天而起,那黑氣之中顯現出了一個老者,身上披著一件染血的披風,氣息凶悍,見著羽皇,立刻大手抓出,劃破無窮無儘的虛空,直接對著羽皇發動了攻擊。

“那是黑木大祭祀,也修煉到了天地同壽的境界,和我們相差不多。”

虛皇倒是認識這尊大祭祀的身份,是一位遠古強者。

“他的身上,居然是染血之衣,又一件蠻族聖器啊,和圖騰之罐並列,不過這些聖器不都被破滅了威力麼,怎麼現在染血之衣也出現在了蠻族大祭祀的手中。”

“看來天地發生了變動,蠻族的聖器紛紛出世,才導致蠻族有信心來進攻天庭,這也是圖騰之罐,染血之衣重新現世的原因,不過圖騰之罐落在了我們手中,這就讓蠻族很是頭疼了。”

“看,羽皇和他交手了。”

鏡中羽皇和黑木祭祀交手了,兩者一個碰撞,居然是平分秋色,不過羽皇一個長嘯,那聖堂的虛影越來越清晰,似乎要降臨人間,重新奪取對天地的控製之權。

聖堂之劍接受了這力量,越發光明璀璨。

羽皇連續斬出十八劍,每一劍都無比玄妙,或者是斬殺因果,或者是求得未來,或者是探尋過去,或者是證道真理。

轟隆隆!

黑木大祭祀的攻擊被完全破掉,那圖騰之罐也完全壓製住了染血之衣。

這一番交手簡直是驚天動地,不知道多少蠻族大地直接沉淪。

突然,那黑木大祭司似乎不敵,連連後退,身體一動,消失在時空深處。

羽皇轉過身來,深深的看了一眼,一劍當空劈殺。

砰。

氣皇,虛皇聯手組成的鏡子,居然一下子破裂,顯然是羽皇感受到了有人在窺視,一劍就斬破了自己的氣息,使得自己再也不被人窺視到。

“羽皇居然成長到了這種程度,現在的力量,已經不弱於我們這些老古董了。”

虛皇暗暗感覺到了驚訝。

“那圖騰之罐讓他凝聚了許多蠻荒神則,使得他的法力寸寸暴漲,從此之後他也踏入了天地同壽境界中最厲害的行業,與我們可以相提並論,而不是屠皇這種弱者。”

氣皇搖了搖頭。“看來,天也要讓羽化門大興,我們不能擊殺那方羽,甚至要給方羽希望,給我們希望。獰皇的事,根本不需要參與。”

說話之間,一道符文,淩空打了出去,而他們自己徹底消失在空中。

獰皇府邸。

獰皇正在大發雷霆,旁邊的一些高手都瑟瑟發抖。

“可惡,可惡!暗皇死了,心皇死了,烈皇也死了,華家的人也死絕了,屠皇,你是怎麼搞的,居然也殺不死他?”

獰皇府邸中,端坐著許多高手,屠皇也剛剛趕到,他冇有殺死蘇離,立刻就來到獰皇府商量對策。

“獰皇,方羽那小子冇有那麼容易殺死,我能夠做的也就這麼多,不可能為了殺死他,真和他拚死一戰,丟了我們天庭的顏麵。”

屠皇麵無表情。

“該死!”

獰皇想發火,卻又忍住了,因為屠皇這種高手根本不受他的節製,而且屠皇的背後有雷帝天君,本身又是天庭神獄的人,他根本奈何不了。

“獰皇,這小子是成了氣候,急切之間已經殺不死了,必須要忍耐。”

又一個天地同壽的存在開口道。

“可惡,可惡!他們殺死了暗皇,烈皇,心皇,我卻要告訴天庭他們是去蠻荒被蠻族皇者殺死。可惡!”

獰皇大發雷霆。

就在這時,一道符文飛了進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