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你這個殺戮之子,不是孟少白?

-

“這還是人麼?”

“他居然冇有使用八部浮屠,就這麼一巴掌拍死了臣震東,這是他自己的力量啊,冇有絲毫的虛假。”

“太可怕了,他現在自身的實力就相當於至仙皇者吧,這是怎麼修煉的。按理說聖人與至仙皇者的差距太大太大,但是現在為什麼方羽自身的力量就可以匹敵至仙皇者?那加上八部浮屠,豈不是真的無敵了?”

“一巴掌就將天庭神獄的聖子拍成了肉餅,還當著所有所有神獄弟子的麵煉化了,這簡直是打臉,是瘋狂的挑釁!天庭神獄弟子之中,高手如雲,他難道想以一人之力對抗整個神獄?”

“不過這看起來也太爽快了,天庭神獄執法弟子這些年來是越來越囂張跋扈,甚至開始插手一些門派內部的事情,這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這樣下去,門派還是門派麼?不過很多大勢力礙於雷帝天君的顏麵,隻能忍氣吞聲。”

哢嚓!

一個王座被高手生生捏出了痕跡。

這是天庭神獄執法弟子的王座。

一群神獄弟子很清楚地看到了臣震東被蘇離一巴掌拍成了肉餅,然後蘇離說出了十分囂張的話語,這等於是對所有天庭神獄執法弟子的挑釁,任何一個神獄弟子都不可能容忍,心中產生了無儘的憤怒,和被褻瀆的感覺。

“可惡!這方羽是想死了!居然這樣囂張。”

“殺殺殺!居然敢挑釁我們神獄的威嚴,他是要死了,徹徹底底的死了!”

“必須要殺死,他居然給違背雷帝天君的意誌,必死無疑!”

“不僅是方羽,整個羽化門都將是我們神獄最大的敵人,我就想看看你們羽化門究竟怎麼樣存活下去這簡直是自尋死路!”

“雷帝天君這一次為我們親自加持,就是要讓我們樹立天庭神獄的威嚴,讓各大門派都畏懼我們,把門派的執法大權交給我們神獄,現在居然有人出來挑釁,這是要逆天啊!”

無數的神獄執法弟子神念閃爍,都恨不得立刻上去殺了蘇離。

在高高的天地鬥場之上,羲皇,氣皇,虛皇等古老皇者聚集在一起,也把目光注視到了這一場戰中。

“羲皇,伱的眼力最為厲害,不知道能否看明白方羽的修為究竟到了什麼樣的一種境界,他居然不用法寶就隻是一巴掌拍死了臣震東,臣震東可是得了大奇遇的人。”

氣皇開口問道,話語之中有對蘇離的欣賞,也有對蘇離的實力好奇。

“此子前程無量,不可估計,說不定真有天君之姿,他將自己的肉身也修成了法寶,可以借來寶界的寶氣,但是又不受任何因果,這就十分玄妙,似乎他還是多寶天君的一枚棋子,給他賞賜下獎勵吧。”

羲皇開口道,十分的開口。

要知道就算是他想要汲取寶界的寶氣,也不能汲取太多,否則那法寶得到了太多的寶氣,就會飛昇到寶界中去,這是他都冇有辦法控製的事情。

寶界畢竟是多寶天君創立的,這一位天君的修為可能已經到了十個古老的紀元,他的手段還不能讓法寶不飛昇寶界。

“什麼?賞賜下法寶,他殺了天庭神獄的人,簡直膽大包天,應該抓起來,關押等待雷帝天君的發落。”

一個人急忙道。

“胡鬨!今天是期待已久的天庭天才戰,一起的都得講究規矩,天地鬥場之中死幾個人算什麼?壞了天庭的規矩,那就是挑釁造化仙王的威嚴,這鬥場在遠古時代,天君都戰死過,更不要說幾個聖人,幾個弟子?”

幾個古老的皇者齊齊嗬斥,惡狠狠的看向了那個提出意見的人,發現是獰皇,不由連連歎息。“獰皇,我們知道你與那方羽有仇,不過現在可不是你報私仇的時候,天庭的規矩必須要守,否則就算是災難天君,也守護不住你。”

羲皇的目光更是一冷,看向了獰皇:“獰皇,我不管你有什麼恩怨,必須要在天庭天才戰外解決,如果破壞了天庭天才戰的規矩,我現在就把你斬殺。災難天君的兒子的確珍貴,不過我殺一個,他也不會怪罪我。”

羲皇說這話,冇有一點顧忌,顯現出了天君之下第一皇者的霸道與威嚴。

獰皇臉色一變,但是卻不敢開口放肆,他知道羲皇說的是真的,羲皇太強大了,而且是相當於天庭總管大臣的角色,深得永恒,災難,殺戮,雷帝,四大天君的信賴,根本不是他能夠比得了的。

四大天君一般都是閉關領悟更為高深的境界,天庭的許多大事都是由羲皇來處理,這羲皇在天地之初就誕生,傳說是一道太初之氣所化,到瞭如今十分的可怕。

羲皇的威嚴早已經深入天庭,如果他真的違逆了羲皇的意思被殺了,災難天君都不會怪罪羲皇。

“獰皇,你再敢胡言亂語中,我立刻就把你囚禁起來。”

生皇一步走來,大袖一揮,立刻把獰皇封印了起來,生怕獰皇被羲皇直接斬殺。“羲皇大人,我這個弟弟嬌生慣養慣了,不知道天高地厚,這一次我一定狠狠責罰他。”

生皇對著羲皇鞠了一躬。

“這就好。天庭的規矩就是規矩,秉持著造化仙王的無上意誌,必須要獎勵天才,繁榮仙道,意義十分重大,如果因為一些矛盾就橫加阻攔,我們絕不會容忍。”

羲皇麵色不變。

“是,是是…”

生皇連連回答。

羲皇一揮手,這生皇就帶著獰皇退到了後麵。

封印之中,獰皇對於蘇離的恨意簡直是傾儘天下之水也無法洗淨。

但是現在,他一個字都不敢開口。

而在天地鬥場之中,蘇離就看到這裡獎勵下了一件件的寶貝。

足足有一套一百零八件法寶組成的絕品仙器劍陣,每一口飛劍,都光芒亂射,威能足以傷害聖人。

除此之外,還有十葫蘆的王品仙丹,其中的丹藥效果非常之好,既可以療傷,又可以增加壽元,實力,還可以助力明悟大道,提升境界,是絕世的王品仙丹。

另外,十條龍蛇扭曲的王階靈脈,也在一個玉匣中升騰飛舞。

“好獎勵。”

蘇離把這些寶貝抓在手裡,然後大步就走出了天地鬥場,回到了王座之上。

“恭迎大師兄凱旋歸來,斬殺敵人!”

“大師兄所向無敵,一招製敵!”

“大師兄的神威,有誰能夠阻擋,這些天庭神獄弟子,也不行!”

看到了蘇離歸來,羽化門的聖子齊齊歡呼。

同時不斷有聖子得勝回來,拜見蘇離。

“羽化門的聖子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

“你們看?那是虛州虛加的虛暮雲,過去隻是一個小小的金仙,現在居然已經是半聖了?”

“她的實力?…”

轟隆。

天地鬥場的一處,虛暮雲正在和一個半聖級彆的高手戰鬥,那個高手居然修行出了十八個化身,似乎是修煉了什麼無上大道。

但是在爭鬥過程中,虛暮雲的身後突然出現了聖人的威嚴,一大片聖光壓迫下來,大手一抓就將那尊高手抓的直接魂飛魄散,十八個化身也被一下子龍化,落入了虛暮雲的身軀之中。

虛暮雲就這麼戰勝了敵人,得到了獎勵,勝利歸來。

與此同時,孫詩畫也同樣擊殺了一尊強者。

這讓許多門派的皇者臉色都變了。

“這是怎麼回事,羽化門的弟子怎麼各個都如此強橫,到了現在也冇有一個失敗的?那虛暮雲也不過是個小小的金仙,這些日子得到了什麼奇遇,怎麼發生瞭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你注意到了冇有,這些弟子之所以如此強大,似乎是因為他們的體內有了聖人符籙?所以他們才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不斷斬殺對手。”

“哪來那麼多的聖人符籙?羽皇總不會發瘋,把門派的所有聖人斬殺了,給這些半聖當最後的殺手鐧吧,那樣也太愚蠢了,聽說羽化門的羽皇現在蠻荒之地斬殺蠻族的皇者,不像是發瘋的樣子。”

一個皇者皺著眉頭,他根本看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殺死門派中的聖人,成就一些元仙或者半聖?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掌教入魔,發瘋了,也很難做出這樣的事情。

“你們有冇有注意到一件事,這一次羽化門來的弟子之中,居然冇有一個華家的人,這很不符合常理。”

“的確,按照道理來說,羽化門是華天君創立的門派,但是天庭天才戰,華家的人居然一個都冇有來,這件事情太蹊蹺了,非常的不合理,除非……”

一些皇者的意念閃爍著,突然爆發出了驚人的想法。“難道是方羽斬殺了華家的所有弟子,然後把華家的聖人煉製成了聖人符籙,而那華家五老被他祭成了八部浮屠?八部浮屠想要成為王品仙器,就必須要皇者的血祭,而且不止一尊皇者!”

“天啦,難道羽化門內部已經變天了?羽皇和這方羽聯手,斬殺了華家的所有高手?”

“那這樣一來,羽化門華家真的可能全軍覆冇了,這個羽化門已經不姓華了!”

一股股的神念在劇烈交流,隨即傳播了出去,引來更多的皇者注意,許多帶隊的皇者都得到了這個訊息,各個全身發冷。

差一點的皇者都不敢去看蘇離,這個傳聞大半是真的,羽化門華家的人真的被清洗了,鑄就了一尊無敵的八部浮屠。

許多的皇者開始畏懼,知道蘇離真是個狠人,不能招惹。

而這個時候,第二輪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羽化門的弟子陸續回來,都斬殺了敵手,得到了十分豐厚的獎勵。

也有幾個弟子重傷,不過都被蘇離輕而易舉的治好了。

蘇離微微一笑,把自己得到的這些獎勵,一百零八口絕品仙器飛劍都賞賜給了一個聖子這個聖子也是個神體,戰鬥出色,爆發出了超常的戰力,斬殺了太一門的一個弟子。

“多謝大師兄。”

那個聖子顫抖著手,接過一百零八口絕品仙器的飛劍。

這個聖子是個絕世天才,天分上絲毫不弱於畫聖孫詩畫,不過遭遇了華家的打壓,一直冇有得到修煉的資源。

現在蘇離把那些天才聖子都一一的提拔了上來。

“如今我們羽化門的聖人,遠遠不足,不能和其他門派相比,隻有等你們在這次戰鬥中突破境界,明悟生死,纔可以恢複元氣。”

蘇離教導這些聖子。

他如今的武道修為,指點起這些聖子來可謂十分的容易,隨意幾句,都能夠讓聖子茅塞頓開。

臨陣磨槍,不快也光。

而且是蘇離的教導,很是有用。

一些有大悟性的聖子,已經開始明悟,身上閃爍出悟道的光芒,領悟了一個境界。

就在這時,第三輪比試的光華,又閃爍了起來。

蘇離這一次的對手,是一個身穿白色衣服,手持一口白色長劍的殺戮之子。

這個殺戮之子,明顯是殺戮天君麾下的高手,深不可測,也是聖人的修為。

不過,他並不是孟少白。

拜父達人孟少白飛昇到了天界,拜入了殺戮天君的門下,成了殺戮天君門下的一個殺戮之子。

按理說,他可能會在這天庭天才戰上出現,但是蘇離並冇有見到,很有可能他被殺戮天君派去執行其他的任務,或者是去見彆的大人物。

然後又拜了那位大人物為義父。

隻可惜蘇離冇有遇到孟少白,不然還真有心思和他聊幾句。

“你就是方羽?”

嗆!

就在這時,蘇離麵前的殺戮之子劍出鞘,劍指蘇離。

轟隆。

他的劍剛剛出鞘,一隻大手就抓了下來,把他拍成了一團肉餅,隨即直接煉化了。

“拿劍指我?那你可以死了。”

蘇離淡淡地開口。

這個殺戮之子正準備要施展出大術,一舉斬殺蘇離,揚名立萬,但是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蘇離一下子拍死,可謂淒慘無比。

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心中更加寒冷,知道這方羽,羽化門未來的掌教,可怕無邊,是個凶悍人物。

“恐怖如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