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輪迴之道是希望之道,而不是讓你做我的狗

-

“方羽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那是殺戮之子啊,殺戮天君麾下的強大天才,居然也被一掌拍死了?”

“羽化門的未來,到了他的手上,不知道是崛起還是毀滅,羽化門這是在賭博啊,那羽皇在賭博,此子的確強大。不知道是怎麼修煉到這個地步的。”

這一次,在天庭遠古的皇者之中,都紛紛承認了蘇離的實力。

到現在為止,蘇離還冇有施展出八部浮屠的手段,就純粹是肉身的力量,而他的對手,全都是絕世天才中的天才,什麼天庭神獄,殺戮之子,居然都不是一合之敵。

蘇離卻冇有想太多,將這一次戰勝得到的獎勵抓在手上,再一次回到了王座之上,看著另外的弟子爭鬥。

這是第三輪的戰鬥,已經高手齊出,羽化門的一些弟子遇到了天庭神獄執法弟子,或者是太一門,歐陽世家,皇甫世家,牧野家族的高手。

戰鬥變得慘烈起來,不過依舊是羽化門的弟子勝出,是慘勝,有的弟子雖然斬殺了敵人,但是自己的靈魂都隻剩下了一絲,成了白癡。

好在蘇離的能力強橫,小宿命術天下無雙,竟然可以凝聚神魂,將他再次從瀕死的地步拉了回來,還恢複了所有生機。

這一幕看的天庭的諸多古老皇者是嘖嘖稱讚,同時也很驚訝。

“這一次你們慘勝了,得到了許多鍛鍊,不過下邊的戰鬥,越來越厲害我會在出站之前替伱們推算,如果實在冇有勝算你們立刻棄權,知道麼。”

蘇離開口道。

“是!”

眾人齊齊回答。

虛暮雲也道了一個是,剛纔她遇到了天庭神獄執法弟子,雖然是半聖修為,但是爆發出了聖人的力量,就算是她施展出聖人符籙,也被打的隻剩下半條命,若不是蘇離出手救治,她可能已經香消玉殞了。

不過現在她恢複了過來,在生死之中也領悟了許多玄機,往後隻要不死,突破至仙皇者都有可能。

蘇離卻覺得現在這麼下去太危險,羽化門的人才凋零,死一個都是莫大的損失,不過以他的推算之術,如今可以推算出每一個弟子的生死禍福,如果有必勝的把握,就前去。

當!

鐘聲一響,全場寂靜,第三輪的戰鬥也結束了,此時天地鬥場之中,已經有了一層厚厚的血氣。

無數天才弟子命喪其中,從而鑄就了另外一些天才的輝煌。

這就相當於養蠱,無數毒蟲在裡麵廝殺吞噬,從而造就出一個無敵的蠱蟲,天庭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隻要有一個有天君之姿的存在,其他的就算是全部隕落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天庭太大了,今年哪怕所有天才死光,明年又有無數的天才誕生,崛起。

全場寂靜,一些戰勝的弟子,耀武揚威,有的在清理戰利品和賞賜,有的在恢複傷勢,而門派之中隕落了天才的,嚎啕大哭,神色沮喪。

在天地鬥場之中的戰鬥十分殘酷,勝利一方可以拿走失敗者所有的寶物,如果兩方一起隕落,則由天庭暫時保管,等到結束之後迴歸各自的門派。

蘇離戰勝了兩個對手,得到了不少賞賜,不過這些獎勵他都用不到,在吸收了兩大高手的記憶之後,他就把這些打包,符籙送給了天才弟子。

這就使的一些弟子實力越來越強。

要知道,像是殺戮之子那是可以斬殺皇者的存在,現在他的一身精華煉製成的符籙被蘇離賞賜給了其他弟子,可想而知他們的實力提升有多大。

咚咚咚!

就在這時,第四輪戰鬥再次開始。

羽化門一些聖子的王座之上,敵人的資訊再次響徹了起來,他們就要立刻出去,蘇離卻阻止住了他們。

蘇離大手一抓,許多資訊紛紛彙聚,這些弟子的敵人各種氣息全都被他推演,和羽化門弟子戰鬥的場麵,也都在他的麵前顯現了出來。

八部浮屠的天命球,也有推算的功能,現在晉升到達王品,推算能力更強,而他的自身晶體神國,推演能力更是可怕。

“張凱,塵心,群風,李壯,你們四人的敵人非常強大,隻有三成的機會贏,但是我已經掌握了他們的缺點,打入你們的腦海,你們就有七成的可能贏,拚命廝殺,對於你們的實力也大有好處。”

蘇離一道印記打過去,立刻四人的腦海之中就顯現出接下來自己即將對戰的一幕,自己身臨其境,好像已經和對手廝殺了起來。

“這……方羽師兄居然厲害到了這個地步?居然已經把我們要麵對的場景推算了出來?我以前還想要和方羽師兄戰鬥,現在和他的差距,簡直和天地之間的差距一樣大。”

塵心的腦海之中,閃爍出了自己未來對戰的種種情況,心中對於蘇離的崇拜到了五體投地的地步,在推算之中,他會被對手重傷,然後斬殺。

但是現在知道了未來的種種變化,他就可以根據自己的智慧做出種種調整,運轉法力,心靈得到了一種質的提升。

這等於是重生再來。

他立刻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羽化門的每一個弟子,都得到了蘇離的推算,相當於人生重來了一次,在這推算之間,蘇離對於大輪迴術,也多了一些新的領悟。

本來大輪迴術有一種讓彆人為他做狗的能力,你在我的麵前放肆,我就把你輪迴成一條狗,讓你汪汪叫,這是一種懲罰。

但是現在蘇離感覺到了,大輪迴術更高深處的用處是重新再來,等於給了自己希望。

這是一種重生,這是一種希望,等於人生多了許多次充來的機會,這纔是真正的輪迴真諦。

大輪迴術,可以說是人生模擬,調整未來,調整命運,使得自己始終處於最完美的未來。

本來這一輪的羽化門弟子,很多都要被對手斬殺,但是蘇離卻把未來被斬殺的經曆顯現了出來,使得他們浴火重生,必定會比上一世過得更好。

他們的未來,也處於了一種更完美的未來。

蘇離於是抓到了輪迴之奧妙,再也不是“讓我的輪迴讓你變成我的狗”,而是一種希望,對於未來的掌握,刹那之間,他的推算能力大大提升。

蘇離有種感覺,自己似乎已經進入了一種新的境界,半隻腳已經踏入了至仙皇者的道路,他的道行已經到了,現在差的隻是充足的元氣。

蘇離的晶體神國之中,此時也都出現了一種生死輪迴,重生再來的無上玄妙,未來的條條道路更加清晰。

未來的路,有無數種變化,一個人在下一刻也有許多種變化,看到的未來之路越多,那他的修為就越高。

一般的皇者,算出自己未來的種種變化,也不過是數千條,在三千上下沉浮。

隻有天君才能夠看到自己未來數百萬種,千萬種的變化。

至於仙王的境界,則可以看出未來恒河沙數一樣的道路,洞察清楚,還可以開辟自己的道路。

而蘇離則可以看清楚上萬條的道路,這比天地同壽的皇者看的都要更遠。

這非常的恐怖。

他現在隻要有足夠聖階靈脈,或者是天脈,就可以晉升皇者,那個時候,天地同壽的存在,他可以一巴掌殺好幾個。

“大師兄,我等去廝殺了!”

也就在這時,羽化門的弟子全都進入了天地鬥場之中。

而蘇離這一次出乎意料地輪空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不過這樣也好,他一邊領悟輪迴之妙,一邊煉化造化神器的殘片,整個人的實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快速提升著。

就在這時,突然他耳邊傳達來了驚訝之聲。

“羽化門的高手又戰勝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羽化門的弟子,怎麼凶猛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似乎未卜先知一樣,居然各個出手,把對手壓製,直接立於不敗之地?”

許許多多的人看到這一輪的比試當中,羽化門的弟子再一次大顯神威,對手節節敗退。

本來羽化門這一次大出了風頭,斬殺了其他門派許多弟子,已經引起許多門派的憤怒,很多門派都盯上了,暗中吩咐弟子下手,要往死裡打。

但是這一輪的比賽開始,羽化門的弟子各個似乎都料敵先機,似乎知道了對手的殺手鐧,用出了各種剋製之道,接二連三的勝利。

這樣的局麵,不僅讓各大門派的高手議論紛紛,就連天庭最古老的幾位皇者也都議論了起來。

“這方羽還真是神秘的緊啊,他似乎推算出了羽化門每一個弟子要遭遇的未來,所以做出了推算,做下了種種佈置。”

氣皇神色凝重道。

“的確是這樣,他的推算能力,他的推算能力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刹那之間推算出了羽化門弟子對手的情況,然後演化出了未來,讓羽化門弟子提升看到,等於是人生重來一次,他還給出了剋製之法,這就難怪那些對手被剋製。”

羲皇目光閃爍,思量著。

“不錯,這就相當於下棋,你已經提前知道了他怎麼走,他的棋路是什麼,提前做出佈局,還是很容易破局的。”

就在這時,一個皇者開口說話道。

這居然是天庭的古老皇者——卦皇。

卦皇,修煉八卦之道,對於算計十分的厲害,參悟天地宇宙之運轉奧義。

“這方羽居然如此厲害?隻怕卦皇你?”

一個皇者更加震驚。

“不錯,他的推算之道已經超過了我,我是可以算出自身的安危,算出數千條未來的道路,但是為每個人都算出未來最好的路,我就無法做到。”

卦皇沉穩的道,他的目光看著蘇離。

無論他怎麼算,似乎和那位“方羽”交好,都是好處大於壞處。

“或許這之後就可以走動走動。”

卦皇再次推算著自己的未來。

“那羽化門的弟子豈不是無敵了?”

“再怎麼推算,還是要實力,如果羽化門的聖子對上方羽自身,哪怕方羽為他們怎麼推算,都冇有什麼用。我們拭目以待吧。”

許多皇者對於這一次的天庭天才戰都十分的感興趣,看到了許多變數。

“可惡!”

皇甫世家,武霸皇甫飛麵上顯現出十分不滿的神情,因為他看到皇甫家的一個天才人物,皇甫信,居然被虛暮雲一巴掌拍死了。

這皇甫信的實力已經修行到了半聖的境界,可以戰勝勝任,更是有一種秘術傳承,可以斬殺羽化門除了蘇離以外的任何人。

但是遇到了虛暮雲,似乎被知道了他的所有手段,一開始就居然動用殺招,結果皇甫信連殺手鐧都冇有施展出來,就徹底落入下風,最後甚至出現了破綻,被虛暮雲一下子斬殺。

“飛兒,你不要著急,等到你遇到了那方羽,將他擊殺了就是。這一次羽化門的核心就是方羽,隻要斬殺了他,羽化門所有人都要完蛋。”

皇甫國十分仇恨的看著羽化門,告誡皇甫飛。

“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剛纔我一陣參悟,又明白了一些東西,斬殺他更有把握。等到這一次天庭天才戰之後,羽化門根本冇有了存在的必要。”

皇甫飛道。

“正是,我剛纔也得到了家主,大道師兄的傳音,說家族已經佈置了高手,準備滅了羽化門,不過這必須要方羽死亡,方羽的背後的確有天君,是極道天君的棋子,但是如果他一死,也就不是天君的棋子了,我們名正言順滅了羽化門也不在話下。現在正是最好的時機,哪怕是極道天君這位古老的天君,也不能在天地鬥場上解救方羽,否則他會遭遇天庭天君的圍攻。”

皇甫國惡狠狠地開口道。

他對於羽化門,對於方羽,有著刻骨銘心的仇恨,恨之入骨,但是一點也奈何不了,因為蘇離的背後有天君守護,還是極道天君這種無比古老的天君。

但是現在卻有唯一的機會,天地鬥場秉持了造化仙王的意誌,誰要是出手都等於是冒犯了造化仙王的威嚴,那天庭的天君都要出麵,親自鎮壓。

所以必須在天地鬥場上,滅殺了!

不僅是皇甫國這樣想,其他門派的一些皇者也都這樣想。

有一些門派天地同壽的存在,甚至開始給弟子灌頂,把自己的法力注入一些天才弟子的身體之中,企圖把蘇離斬殺當場,奪取到冠軍。

一些神秘的殺戮之子,混沌之子,永恒天君麾下的天才弟子也都不例外,要斬殺了蘇離。

蘇離依舊麵色平靜,他隨意一動,就能感受到許多針對他的殺機,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些人心中在想什麼。

這些殺機,他甚至可以分辨出來自哪一個人,那一個人的麵目是什麼,神通境界如何,甚至對方的心理活動,殺手鐧都看看一清二楚,就算是皇者在他的麵前也冇有任何秘密,除非是天地同壽之中的佼佼者,否則冇有一點秘密可言,在他的麵前,簡直是透明人。

“這方羽現在還猖狂,不過遇到了我,就是必死的局麵,哼!我得到了上一個紀元毀滅之氣練成的滅世神雷,到時候打入他的身軀,他就徹底完了!”

這是一個天庭神獄執法聖子的聲音。

“八部浮屠?八部浮屠雖然厲害,但是我有剋製龍族寶貝的好東西,遁龍樁,上古巫族煉製的神器,專門為了擒拿龍族,我就等你人寶合一,變化成洪荒祖龍旳形體,然後直接祭出,你就死無葬生之地了!這一次我註定要一舉成名,被所有人知曉!”

這是一位永恒天君收羅的天才心聲,他居然得到了上古巫族的寶貝。

許許多多企圖謀害蘇離的心聲,都被一一推算了出來,此時此刻,蘇離就好像是亙古存在的大道,眾生之念頭,隻要一動,就能被他知道。

鐘聲又響徹起來。

第四輪天才戰結束了。

羽化門的弟子,全部都回來,獲取了勝利,這些弟子斬殺了對手,得到了對手的全部法寶,丹藥,還得到了天庭的獎勵,收穫滿滿。

人人手裡現在都有許多王階靈脈,是真正的發達了。

尤其是虛暮雲,居然得到了一張天地同壽強者煉製的符籙,那是對手還冇有來得及施展手段,就被虛暮雲斬殺。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恐怕羽化門的實力會真正突飛猛進。

不過接下來的戰鬥,會越來越殘酷,羽化門弟子上場的機會不多了,因為經過這幾輪的必然之後,剩餘的都是絕世高手,各個有隱秘手段,有的可以施展出十倍戰力,甚至十幾倍的戰力,有的擁有王品仙器,實力堪比好幾個皇者的結合。

哪怕蘇離做出了推算,羽化門的一些弟子依舊隻有不到兩成的勝算。

那就不要上場了。

如果有五成希望的,蘇離倒是出手了,讓他有個七八成的可能。

也就在這臨陣磨槍的關鍵時刻,蘇離的王座上凝結了一個符籙,符籙上邊有一個名字。

皇甫世家,皇甫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