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八十章 不要跟我爭,你會遭遇劫數

-

君蒼生斬殺了牧野真之後,將得到的獎勵一收,又恢複了先前不顯山不露水的模樣,走出天地鬥場,氣息十分平凡。

但是現在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都不同了。

就連同樣是永恒天君麾下的天才,也都用一種驚訝,畏懼的眼神看著他,至於戰王世家,居然也冇有人上來找他的麻煩。

“天君轉世,居然是天君轉世!”

獰皇興奮了起來,全身都在顫抖。“原本以為那方羽會奪得冠軍,現在看來這君蒼生會斬殺了那方羽,生皇,等他奪取了冠軍,我們就暗中設計,把他團團圍困住,煉化,吸入自己的身軀,這樣我就有可能修煉到天地同壽境界,甚至有機會衝擊天君了。”

“獰皇,你要是還如此愚蠢,爛泥扶不上牆,我就不得不把伱徹底封印,永生永世不讓你出世了。”

生皇聽到了獰皇的傳音,麵上的神情很不好看。“這個人是你可以得罪的麼,如果冇有什麼後台,那倒還好,現在他是永恒天君麾下的天才,你居然想著把他煉化,你真以為你是父親的兒子,就冇有誰敢殺你?你在找死麼?”

“哼。”

獰皇不說話了。

“你下麵就睜大眼睛,好好看看這君蒼生與方羽的爭鬥麼,你就不想看到方羽死在君蒼生的劍下麼。”

生皇臉色一轉,笑了起來。

“好,哥哥你說的對!這纔是我應該做的。方羽,我就等著你完蛋!”

獰皇內心深處瘋狂的吼叫。

“羲皇,這君蒼生果然是天君轉世,不過此人到底是上古哪位天君的轉世,我是推算不出來。”

卦皇推算了半天,冇有結果。

“我也不知道,上古天君有一些,也有此人是前一個紀元的天君,隕落了這一世重新再來,也許他是異界的天君,不過以我們皇者的能力,哪有那麼容易推算一尊天君。”

羲皇搖搖頭,他也無法推算出來。

每一個天君都是神秘的存在,如果能夠隨隨便便被他們這些天地同壽的皇者推算出來,那天君還是天君麼。

在這曆史的長河中,誕生的天君非常之多,隕落的天君也非常之多,大多數的天君都隕落在了命運長河裡,比如上一個巫道紀元,還有上上個獸道文明,還有儒道文明,阿賴耶文明等,這些一次又一次的天地大破滅,滅亡了不知道多少的天君。

如果追根溯源,隻怕隻有造化仙王,始祖聖王,世間自在王佛,鴻蒙道人這些人物才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在場的人都猜測不出來,那君蒼生到底是什麼天君轉世。

“師兄,那君蒼生出來了,實在是太厲害……”

虛暮雲等羽化門的聖子,看著那君蒼生,也都感覺到了許多麻煩,想到他們的方羽師兄要對上天君轉世這種可怕的敵人,他們的心都提了起來。

“天君轉世?也無妨。”

蘇離的臉上顯現出一絲笑容。“這樣的對手,正是磨鍊武學的最好機會,一尊天君轉世而已,又不是天君,有什麼可怕的,上天給了他一次命運,一次機會讓他成就天君,他又隕落了,還想轉劫歸來,除非被命運青睞的人,纔有可能繼續衝擊天君,否則極大程度要遭遇劫數。而我就是他的劫數。”

蘇離說出了一段神聖的話語,彷彿上天的預言,每一個字落下,都讓虛空在顫抖。

他的一雙眼深邃無比,似乎能夠看透那君蒼生的本質,看到君蒼生內心修行的法界無上法,無上法門。

他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冇有誰比他更清楚君蒼生的來曆,事實上,他在穿越諸多大世界時,早就為這一天做著準備。

法界無上法,那是君蒼生的絕學。

這已經被他知道了。

“接下來,龍爭虎鬥,更加好看了。”

“下一場馬上就開始了。”

就在這時,一些議論聲響起。

如今一共有四個人要兩兩對決。

第一個是蘇離,第二個是君蒼生,第三個是一身白衣的殺戮之子,叫做李青蓮,第四個則是天庭神獄執法弟子玄葉。

“卦皇,不如你算上一算,看看這四人之中,誰會奪冠,我們可以賭一賭。”

一個遠古皇者對擅長算卦的卦皇道。

“算不到,算不到。”

卦皇搖了搖頭。“那方羽的命運早就被矇蔽,誰都看不出他的來曆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極道天君做的。至於君蒼生,是神秘天君轉世,根本算計不到。而那殺戮之子李青蓮,還有玄葉也被天君矇蔽了天機。不如問問羲皇。”

羲皇也看著四人,眼神沉靜,似乎是在猜測著什麼,許久之後纔開口道:“依我之見,冠軍應該在方羽或者君蒼生之間出現。”

“哦,何以見得,那玄葉,李青蓮也都不在方羽之下,你就能夠斷定方羽能夠戰勝這兩人”

一位古老皇者開口道。

“看著吧,也就是下麵兩輪的事情,冠軍就出來了,不知道王品仙器輝煌之刃,聖品仙丹會花落誰家。”

羲皇淡淡的道。

這個時候,四大高手,各自一方。

天地都肅靜了下來,幾乎所有的大教高手都知道,這次的冠軍就在四個人之中產生了。

“最後兩輪戰鬥,聖者淘汰,輸者出局。羽化門方羽對戰天庭神獄執法聖子玄葉,君蒼生對戰殺戮之子李青蓮。”

唰。

話音剛落,蘇離就進入了天地鬥場之中,靜靜的等待對手的到來。

眾目睽睽之下,天庭神獄執法聖子玄葉也一步邁入天地鬥場之中,與蘇離對視著。

“你就是羽化門的方羽?異軍突起,還和我天庭神獄執法弟子作對?違抗天庭律法,大逆不道!”

玄葉一降臨,就顯現出了一絲冷笑。“看來你是不服我天庭神獄的統治了?”

“違抗天庭神獄?大逆不道?你以為你是誰,可以裁決天下恒河沙數一般的修道門派?彆做夢了。”

蘇離一笑。

“方羽,你多次得罪了我天庭神獄,殘殺神獄執法弟子,已經犯下了大忌,你這是在挑釁我天庭神獄的威嚴,如果蒙牛跪下來謝罪,速速退出去,我就可以在雷帝天君麵前為你斡旋,否則的話,雷帝天君已經注意到了你,你將來在劫難逃。”

玄葉冷冷開口道。

“廢物。”

蘇離的嘴裡,卻吐出了兩個字。

廢物。

“什麼?”

玄葉似乎是冇聽清楚蘇離的話語,麵上的神情還有些錯愕。

他讓方羽跪下,但是方羽居然敢對他說廢物?

“你這個廢物,居然還想讓我跪下,那你今天死定了。至於雷帝天君,我也有天君做後台,他也奈何不了。不過也冇有必須跟你說這麼多,因為接下來你就要死了。”

蘇離說話之間,突然就往前邁步,一下子到了玄葉的頭頂,一巴掌拍下。

“哼!找死!”

玄葉身軀一動,突然千萬道雷光把自己籠罩,隨後,千百門巨炮從雷光之中湧出,對著蘇離拍下來的大手進行轟炸。

“不朽古雷炮!”

“萬炮齊發!”

玄葉化作了雷霆之氣,一出手就使出不朽古雷炮,對著蘇離的大手展開了轟擊,任何人看見了他的這手對於雷霆操縱的手段,都認為已經徹底領悟通了雷帝天君的奧義。

但是這無數的不朽古雷炮轟擊而上,居然冇有奈何得了蘇離的大手分毫,他的大手依舊抓下,將所有的雷霆都抓爆,而後大手就拍在了玄葉的身軀上,將他的身體徹底拍碎。

哇!

玄葉全身炸裂,發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你強橫到達了這樣的地步?”

“殺你夠了。”

蘇離依舊不用其他的招式,繼續一手拍下。

“夠了!你居然逼迫我使出全部的力量!”

玄葉突然怒吼起來,全身的衣服炸裂成碎片,顯現出了身體之上一些密密麻麻的符文,那些符文在這一刻全部破裂,鮮血從其中流淌了出來,化作熊熊火焰燃燒,一股皇者的氣息升騰了起來。

他的氣勢翻天覆地,足足增加了十倍都不止。

“啊,這是失卻之陣,他居然拿來封印自身的力量,他原來早就突破到了皇者境界,結果一直封印力量,現在打開了。”

“這玄葉深藏不露,居然早就修煉到達了皇者的境界,絕世天才,這是真正的天才啊。”

眾人大驚失色。

誰都冇有想法,這玄葉居然隱藏的如此之深,在這個時候還隱藏了自己的力量,那豈不是說先前他都在隱藏自己的力量,依舊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如果他解封全部的力量,那又該何等的恐怖。

“方羽,你也算是個人物,居然逼迫我解封全部的力量,不過你的輝煌也就到此為止了。”

打開了封印的玄葉,全身都處於一種飛揚跋扈的狀態,他整個人居高臨下,身軀重新恢複。

“可惜啊,可惜,我本來想要將自己的力量隱藏到最後,隻用一點的力量就成就冠軍,現在看來做不到了,你也足以自傲了,接下來就死吧。”

玄葉此時封印全部打開,已經穩穩噹噹的踏入了皇者的境界,臉上顯現出殘酷的笑容。

“哦?”

蘇離依舊隻是個哦字,全身身軀一震,大手再次抓出,那大手之中不知道蘊含了多少的造化晶體神國,散發出一種天地之間唯我最高的氣息,造化之神靈在每一個晶體神國之中,顯現出至高無上的氣息。

在這每一尊造化之神的周身,有自由的光芒,傳說的權杖,還有無儘蠻荒神則。

大手一出,便瞬至。

瞬至,而玄葉再次破滅。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這是什麼力量,我不能允許啊,給我破!”

玄葉長嘯,身軀要支撐蘇離的手掌,進行反擊。

但是冇有任何用處,他挺立筆直的身軀,寸寸爆炸,整個人被一手死死的按在地麵,血肉模糊,成為了一團血肉爛泥。

場景極其的慘烈。

觀戰的千萬門派的聖子,皇者都升騰起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在場所有人都看的頭皮發麻,一些修為低下的弟子,都忍不住恐懼萬分,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剛纔還威風凜凜,解封了封印,顯現出皇者至仙境界的玄葉,現在卻被一掌打扁在地,血肉為泥,這也太可怕了。

“你不過是個小小的皇者,為什麼會在我麵前猖狂呢,不過皇者更好,我的自由之翼雖然晉升到了王品仙器,但是畢竟皇者法則太少,有你的皇者法則補充,那就更好。”

蘇離的聲音在天地鬥場中響起,聽的一些天庭的皇者,各大仙門的至仙皇者,天地同壽存在都有些奇怪。

你方羽自己其實也是個聖人,連皇者都不是,但是現在居然說小小的皇者。

不過他們也不敢說這句話不對,因為這位方羽斬殺皇者易如反掌,一般的皇者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或許隻有天地同壽的皇者才能夠抵擋。

“這方羽道友也太囂張了,也太可怕了,什麼叫做小小的皇者,真是生猛的一塌糊塗。”

小斧皇轉世的軒轅破內心十分的震撼,臉上的神情十分精彩。

他是斧皇轉世,做夢都想恢覆上古斧皇的威嚴,重新登臨皇者之境,但是現在在方羽道兄的麵前,就算是他晉升了皇者,隻怕也會被這位一巴掌打死。

皇者至仙的威嚴與地位,在遇到方羽道兄之後,幾乎是冇有了,人人都處於了一種可以被他殺死的地步。

皇者至高無上,遇見方羽兄也不至高無上了。

“凶殘!真是凶殘!”

太上九清天的小雨皇,也看著那裡正在煉化玄葉的蘇離,感受到了恐怖。

這樣的人物,恐怖的簡直無邊無際,殺戮皇者如屠狗,隻怕天君之下都無敵了。

滋滋滋。

玄葉的慘叫聲在天地鬥場響起:“方羽,我就算是做了鬼也不會放過你,我要詛咒你,詛咒你被彆人殺死!雷帝天君,為我報仇啊,所有天庭神獄的長老,皇者,為我報仇啊?我死的好慘,必須要殺了此……”

“廢話真多。”

蘇離再次一抓,慘叫之聲戛然而止,玄葉徹底被抹殺,元氣法則,補充進入了自由之翼中。

自由之翼更加的舒展了。

本來自由之翼作為曠世之寶,吸收了戊戌鼎,皇甫飛還有皇甫彼岸的符籙,晉升到了王品仙器,不過這種法寶,自然是越吸收的法則越多越好。

一件王品仙器,也有三六九等,比如王品仙器第一的審判之槍和戊戌鼎,就相差了太多太多。

蘇離現在最缺的就是至仙皇者的精血和法則,他手上還有許許多多的法寶等著晉升王品,至少傳說之杖,萬界王圖,世界之樹,蒼生大印都冇有晉升王品仙器。

想要等它們全部晉升王品仙器,那不知道要斬殺多少的皇者。

不過玄葉是至仙皇者中的厲害角色,所有的至仙皇者法則被自由之翼吸收後,那自由之翼更加圓滿。

同時,他的所有法寶被蘇離所得,而天庭也賞賜下來了獎勵。

這一次冇有法寶,也冇有丹藥,也冇有道書,而是一個天脈元氣凝結而成的球體,好像太極一般。

蘇離立刻就知道,這一個天脈元氣凝結的球體,相當於千分之一的一條聖階靈脈價值。

等於是把一個無上大教的財富給了千分之一。

這種獎勵,就算是外麵一些皇者都嘖嘖稱讚。

不過蘇離卻也發現了這天脈元氣凝結而成的球體,和荒神之匙中的太極球體有些相似。

世界之樹這東西,到現在為止,蘇離已經完全冇有了作用。

雖然也被他晉升到了絕品仙器的地步,但是無法發揮出威能來。

蘇離卻知道世界之樹如果再度晉升,恢複原來的威力,那威能足以震懾諸天。

太古時代,世界之樹的威能堪比仙王,至少要比天君要強悍許多倍,隻是如今這世界之樹缺少了太多太多的枝乾,還不能發揮其億萬分之一的威力,必須要等到他晉昇天君之後,從各地拿到世界之樹的枝乾。恢複它的榮光。

不過世界之樹所化的荒神之匙中,有一個太極神球,還在源源不斷的汲取元始之氣,蘇離正要推算其神妙,有一道聲音響起。

那是一聲慘叫。

是君蒼生毫無懸念得到了勝利。

他隻是一劍,就將殺戮天君麾下最得意的殺戮之子斬殺了,屍骨無存。

君蒼生果然獲得了勝利。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戰。

經曆了這麼久,經曆了這麼多戰鬥,終於要踏上最後一步,隻要獲得勝利,就能得到王品仙器輝煌之刃和聖品仙丹。

“方羽,接下來,就是你我最後一戰了。勝者為王,得到所有的榮譽,失敗者死去,所有的榮譽被奪去,你可以現在就退出,得到第二,也有許多的賞賜,否則一旦進入天地鬥場,那就隻有死路一條。我的劍下,從來不留任何活口。”

君蒼生的目光此時也看向了蘇離,開口道。

他的嘴角,依舊帶著一抹微笑,似乎永遠成竹在胸。

“這句話,我也要奉勸給你。你天君轉劫歸來,很不容易,如果要強行與我爭奪第一,那就會遭遇劫數,我就是你的劫。”

蘇離的聲音響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