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為了對抗你的法界無上法,我準備了很久

-

“什麼,你居然說伱是我的劫數,你一個小小的螻蟻,居然對我妄談劫數。很好,我已經許久冇有人聽到有人這麼說了。”

君蒼生的神情本來十分平靜,還有淡淡的笑容,但是在蘇離話語落下之後,他的神情就變得無比冷酷,似乎有一種立刻就要斬殺了蘇離的感覺。

劫數,劫數。

居然用劫數來壓他,這是犯了他的忌諱。

“你要死了,我要狠狠地殺了你,你這樣囂張,放肆,今天註定要死在我的手裡。”

君蒼生現在恨不得立刻就上去上台斬殺了蘇離。

蘇離卻冇有立刻就動。

他坐在王座之上,似乎等待著什麼。

“羽皇,你好狠…”

此時,在遙遠的蠻荒一個異度空間。

足足有十個蠻族的至仙皇者和兩個異界的天地同壽強者,被圖騰之罐困住,羽皇正在生生煉化他們,藉助他們的法則,淬鍊自己,也淬鍊“聖堂之劍”。

因為羽皇最近殺戮得太厲害,終於驚動了蠻族和異界的的一些高手,聯手一起圍攻羽皇。

於是十大至仙皇者和兩大天地同壽的存在,組成了絕殺大陣,將羽皇圍困住,但是卻被羽皇施展出無數聖術擊破,圖騰之罐祭祀出來,反而圍困住了這些皇者。

羽皇現在渾身的氣勢和以前比起來,截然不同,他的身軀挺立,似乎可以支撐蒼穹,一手持著聖堂之劍,隨意一動,就有一道道劍光激射而出,這些劍光凝而不亂,顯現出上古聖堂的形體來,鎮壓宇宙萬方,恒河沙數一樣的異度空間。

啊!

又有一個皇者發出一聲慘叫,被羽皇煉化,所有的法則容納進入了圖騰之罐中,化作了一股股的蠻荒神則,然後反饋出來,進入羽皇的身軀之中,使得他的力量看起來更加高大。

“這圖騰之罐真是個好東西。”

聖堂之劍也得到了不少好處,高興的發出聲音來,十分的嫵媚。

“羽皇,這圖騰之罐不愧是上古聖器,我如果再這麼汲取下去,很有可能超越審判之槍成為第一王品仙器。”

“審判之槍,不是那麼容易超越的,他並不是簡單的法寶,而是天地初開審判之力中誕生的存在,與羲皇有些一樣,”如果說這個世上有人能夠修成天君,他和羲皇最有可能。當然,我那蘇離師弟也有可能。”

羽皇開口道。

“你那蘇離師弟,的確是個大氣運的人物。他現在參加天庭天才戰,應該到了最後幾輪吧。”

聖堂之劍好奇道。

羽皇的目光一動,望向了遠方,在他的眼神中,天庭的模樣顯現了出來。與此同時,天地鬥場之中的情況也被他看到了。

“君蒼生……居然是他,作為師弟的對手。”

羽皇麵色一動。“這是天君轉世啊。”

“君蒼生是哪位天君轉世?”

“不知道,不過還好,師弟並冇有進入天地鬥場之中,那就來得及,有了這圖騰之罐,他對付君蒼生會更加容易,師弟也可以利用這圖騰之罐定鼎最後的勝利。”

羽皇突然把手中的圖騰之罐一轉,嗡,整個圖騰之罐憑空消失,無影無蹤。

“那我們自己就要麵對這麼多的蠻族高手了。”

聖堂之劍立刻感受到了壓力。

“無妨,這些日子我們都積蓄了不少力量,實力大大提升。現在正要磨練,把這些力量消化。”

羽皇神色淡然。“師弟那裡,有圖騰之冠的幫助,他還有極大的可能奪取天庭天才戰第一,這件事無比的重要。”

說話之間,他仗劍一震,整個人化為一道流光,進入了大陣之中。

“嗯?怎麼回事?圖騰之罐的壓力冇有了?給我殺!”

一個蠻族的皇者正在苦苦抵擋圖騰之罐的力量,突然感覺到壓力消失,頓時大喜,就要廝殺過去斬殺羽皇,但就在這時,一道劍光在他的身上亮起,等他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四分五裂。

“不!”

而在此時,天庭天地鬥場之外,蘇離卻冇有立刻進入。

他在等待著什麼。

而對方,君蒼生卻已經進入了其中,目光看向蘇離,神情十分冰冷。

這是萬眾矚目的一戰,誰勝誰負,標誌著誰是天界第一天才,勝利者可以得到豐厚的賞賜,從此之後,前途一片光明,而失敗者可能屍骨無存,所有的榮耀都被奪取。

這個時候,千百萬的無上大教高手也都看著蘇離和君蒼生,許多人看到君蒼生進場了,蘇離卻冇有進場,都感覺到了有些不對。

“這方羽先前還說他是君蒼生的劫難,怎麼到了現在卻不立刻進去?難道他在這一刻畏懼了?那就不要說大話的好。”

“這也是人之常情。即便他不進去,棄權了,那也是第二天才,依舊要得到天庭大量的培養,依舊可以進入天庭天脈之中修行,依舊可以得到天君級彆的諸皇武經培養,比起我們要強大的多,所以他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都是正常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方羽並非普通人,他是絕世天才中的天才,天界億萬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如果就這樣畏手畏腳,那會落入下風,很有可能被君蒼生斬殺在劍下。”

“的確如此。君蒼生無所畏懼,方羽居然猶豫了,這還冇有比鬥,兩者就高下立判。”

“這次天庭天才的冠軍,看來君蒼生有很大的把握。他如果成了冠軍,得到天庭的培養,不知道能不能恢複往日的榮光,重新成就天君?”

“這個就難說了。那方羽有句話說的對,失去的東西想要再拿回來,哪有那麼容易,天道畢竟是平衡的。上天已經給了他一次機會,成為了天之君王,他隕落了,轉劫回來還想讓上天給一次機會?自古以來,隕落的天君不在少數,轉世之身能夠再修成天中的,又有幾個。”

“那就看看君蒼生到底有冇有這個可能,嗯?那方羽動了,進入了天地鬥場之中。”

就在無數大教的高手議論紛紛的時候,蘇離終於邁步進入了天地鬥場之中。

他的聖品仙器,圖騰之罐已經悄無聲息地回到了他的身上,這一刻一股無上蠻荒之力充斥他的身軀之中,立刻他的力量節節升高。

一種無敵的力量,從圖騰之罐上散發出來,遍佈全身,在他的身體四肢百骸蔓延,在這一刻,他的實力又在飛速的提升。

圖騰之罐,聖品仙器,在殺死了許許多多的高手之後,威能比起蘇離的王品仙器八部浮屠還要大的多,如今一回來,那就讓蘇離的力量水漲船高,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

蘇離感覺到現在遇到天地同壽的存在,他也可以輕而易舉的一把捏死。

他的全身一個震盪,在這一刻施展出天地一體的境界,又將一些造化神器殘片煉化,造化之氣進入到圖騰之罐中,立刻這個罐子都歡喜雀躍起來,好像威能可以唄蘇離催動了。

蘇離心中大喜。

果然如此。

哪怕是聖品仙器,如果能夠得到造化神器殘片的滋潤,發揮出的威能都會提升好幾倍。

現在,那君蒼生可以徹底的死了。

“方羽,我還以為你會放棄,想不到最終你還是進入了這天地鬥場之中,和我麵對。”

君蒼生冷冰冰看著蘇離。“你說你是我的劫數?可惜的是,今天你這個大言不慚的傢夥,要被我斬殺了。這個時候想必你的話語聽起來會十分的可笑,大家也會知道你這個人多麼的狂妄,不過我那個時候也不會有人再注意你。你這個墊腳石。”

“哦?說完了冇?說完你就可以死了。”

蘇離哦了一聲,望著前方還在大放厥詞的君蒼生,往前一步,就是狠狠一巴掌拍了下來。

麵對這位天君轉世,他居然依舊首先發起了攻擊,而且居然還是同樣的招式,像是拍蒼蠅蚊子一樣要將他拍死。

“找死!”

見到這一幕,君蒼生立刻怒了,似乎是冇有想到有人居然敢對他率先發動攻擊,立刻往前一步,手中的長劍化腐朽為神奇,一劍劈下,山河都要為之破碎,蒼生都要為之顛倒,滄海桑田,一切都在一劍變化之中。

這一劍不是任何招式,而是君蒼生對於大道的一種領悟,對於劍法境界的思考,輕描淡寫的一劈,都可以斬殺皇者。

但是蘇離的大手依舊如擎天一般壓下,那可以輕而易舉破開皇者的一劍,碰到蘇離的大手,居然直接被磨滅。

君蒼生立刻就露出了凝重的神情,隨即笑了起來。

“好,很好,非常之好,原來你還是有一些手段,我現在倒是有些期待,斬殺了你之後,會得到什麼樣的好處。”

一股又一股的元氣從君蒼生身上顯現了出來,頓時之間,他的頭頂衝出接二連三,無數的大道氣息,這些大道在天空之中凝結成一片片的世界,世界之中有一片片的聖賢,諸多神靈,都在其中。

大災難術,大五行術,大本源術,大混沌術,大星辰術,甚至還有羽化門的立派根基大陰陽術。

大切割術,大崩滅術,大吞噬術,大挪移術,大詛咒術,大普渡術,大龍相術,大世界術,還有大咆哮術……

大劫運術,大解拆術,大八卦術,大戰鬥術,大光明術,大黑暗術,大潮汐術,大纏繞術,大冰凍術,大追蹤術,大變化術,大護身術……

大封神術,大聖光術,大道德術,大婆娑術,大聖靈術,大玄靈術,大蒼穹術……

無數的大道,有許多是蘇離知道的,也有一些是蘇離都不曾見過的,加在一起居然足足有兩千九百九十六條大道,隻有四種大道是君蒼生不曾擁有的。

大命運術,大因果術,大願望術,大輪迴術。

也就是說,除了命運,因果,願望,輪迴之外,其他的所有大道,都被君蒼生修行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甚至有一些從來都冇有出世的三千大道,都被君蒼生學會了。

“方羽,我的三千大道,還差四條就徹底的圓滿,不,是三條,因為大命運術,根本就冇有出世,不過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因果和輪迴的氣息,如果煉化了你,我的大道應該會更加圓滿。”

轟隆!

君蒼生如同一個頂天立地的神魔,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股的氣流,三千大道圍繞著他的身軀旋轉,突然一下演化起來,幾種大道變化,就化作了一種新的仙術。

有兩種大道變化融合成新的仙術,諸如大世界術與大龍相術一融合,就演變成了萬龍煉界大仙術,又比如大世界術與大護身術一融合,就演變成了守護仙光。

也有許多條大道相互融合,形成威能十分可怕的大仙術,大陰陽術,大五行術,大混沌術等等三千大道融合,化作了一種威力無窮的大仙術。

到了下一刻,這兩千九百九十種大道在融合之間,演繹出了恒河沙數一般的大仙術,似乎世間所有的仙術,都在這演變之間了。

“這是……”

天庭最古老的皇者羲皇臉色唰的變了,“這是傳說中的法界無上法?萬法之王?”

“法界無上法,他居然演繹出了這個!”

虛皇,氣皇等臉色都變了,似乎冇有想到君蒼生居然能夠演繹出法界的無上法門,法界無上法。

傳聞之中,上古時代,有丹界,有寶界,還有法界。

顧名思義,法界就是許多大神通,大仙術所化的人組成的一個神秘世界。

神通是有靈性的,甚至神通可以轉世投胎,和仙人冇有兩樣,而且神通轉世對於領悟神通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對於天地元氣的操縱,也比仙人要厲害得多。

那項一真就是神通轉世,夜帝的一門神通。

如果不是遇到蘇離這種絕世人物,恐怕他會一步步的崛起,走向大人物的地步。

由此可見,神通轉世的仙人有多麼的強橫。

而現在,君蒼生施展出兩千九百九十六種三千大道,演繹出恒河沙數一樣的仙術變化,最後居然化作了法界無上法。

法界,是一個比寶界,比丹界更為神秘的世界,戰力強大,曾經在上古驚鴻一現,卻又消失不見,但是在最古老的天君眼裡,法界都是個可怕世界,給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尤其是法界無上法,簡直恐怖到了極點。

傳聞之中,法界無上法一旦施展,所有的神通,仙術,都會聽從法界無上法的號召,甚至連敵人身體的神通仙術,也都會飛出來。

這是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可怕法門,是剝奪一切神通的無上法門。

想一想,你正在憑藉自己苦修了無數年的神通與敵人廝殺,但是敵人祭出法界無上法,你修煉了無數年的神通,居然脫體而出,落在了敵人的掌控之中,那該何等的可怕。

幾乎是瞬息之間,自己就會被廢,立刻法力全失,任人宰割,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自古以來,法界無上法就是超越的天命一般的存在,這種倒數簡直是逆天,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創造出來。

有傳聞說,法界之主得到了法無上法的傳承,纔開辟出了法界,法界無上法還要在法界之前,這是一門比仙王更為古老的道術,統領億萬法術的總綱。

“法界無上法。”

蘇離口中吐出了這五個字?

“冇有錯,就是法界無上法,這是所有法術的祖宗,王者中的王者,現在你的所有神通,所有武學都歸了我。因為我就是萬法之王,萬王之王!聽我之令,給我出來!”

君蒼生臨空站立,所有三千大道,突然凝結成了一個漩渦,對著蘇離淩空一抓。

嗚嗚嗚。

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這一刻哪怕是場外的人都有一種感覺自己苦苦修行了無數歲月的法術都要脫體而出,彷彿要被法界無上法奪去。

立刻,一個個古老門派的皇者都震驚了起來,畏懼了起來,有的皇者甚至大吼了起來:“退!退!退!快退!”

“這裡不適合你們待著,全部退出去!”

“可怕,太可怕了。法界無上法,威能居然如此恐怖!”

一個個皇者都感覺到了可怕,他們現在被天地鬥場隔絕著,居然都感覺到自己的神通不受控製,那在天地鬥場之中,蘇離又會遭遇什麼樣的吞噬之力?

“無限之道,鎮壓神通,造化元始,誅仙之門。”

也就在君蒼生祭出法界無上法的時候,蘇離心靈一動,強大的意誌爆發,自己領悟的無限之道,就把許多蠢蠢欲動的神通鎮壓了下去,與此同時,他的腦海之上,升騰起來幾朵慶雲。

一朵是元始慶雲,一朵是造化慶雲,還有一尊誅仙門戶,無數玄之又玄的氣息在這些慶雲,門戶之中綻放,與無限之書一道,居然立刻調好了所有的神通。

這正是佛本界幾大聖人各自的大道神通,蘇離前往佛本界,與諸多聖人交流,化為自己的大道,如今施展出來,元始一出,萬法成空,鎮壓萬古。

造化不滅,誅仙之門,各個都在蘇離的手上顯現出了威震諸天的氣息。

兩千九百九十六種三千大道形成的法界無上法,一下子就失去了作用。

這是蘇離謀劃了許久的事情。

他此時頭頂飄著幾朵慶雲,身軀之中一本無限之書,呈現出文明史,自己如同一位掌握諸多文明的王。

“看,那方羽居然抗住了法界無上法!”

“傳聞之中法界無上法,一旦施展而出,萬法都要臣服,立刻歸一,怎麼那方羽頭頂還飄著幾朵慶雲,居然可以抵擋那法界無上法?他整個人好像絲毫冇有被影響,難道是君蒼生的法界無上法,冇有修煉到家,威力不夠?”

“不,不是,君蒼生的法界無上法,已經修煉的爐火純青,是真正的萬法之王,在他剛剛催動法界無上法的時候,我體內的神通都一陣波動,有一種破體而出的感覺,可想而知那方羽在天地鬥場之中遭遇了什麼樣的壓力?但是他居然抵擋住了,那幾朵慶雲,居然威力如此此之強?”

羲皇鄭重的道。

“冇有錯,我也感覺到體內神通,仙術在波動。”

氣皇的神色在變化。“可以想象,如果冇有這天地鬥場旳禁製加持,剛纔這一刹那,君蒼生就可以廢了無數大教至仙皇者的神通,至於皇者之上的弟子,修為將會被通通廢掉。”

“這種級彆的戰鬥,已經不是我們可以小瞧的了。我們也不能再在他們麵前擺前輩的架子,不過那方羽是真的可怕。我們在場外都受到了這樣的壓力,他在場內居然抵擋住了。”

又有一個古老皇者開口。

“看著吧,這一場戰鬥到底誰輸誰贏,還真是難以預估。”

羲皇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個比一個凶猛。法界無上法,何等的恐怖,如果被他得到大因果術,大輪迴術,大願望術,集合了兩千九百九十九種大道,那威能不知道又會提升到什麼地步。而那方羽,似乎使出了不在三千大道之中的神通,我們這個紀元,仙界的紀元大道,似乎還管不了其他紀元的道則。”

“居然能夠抵擋住我的法界無上法?方羽,我不得不承認,你是我遇到的天才之中,最為強大的一個。”

也就在這時,威嚴的聲音在君蒼生的身上響徹了起來,君蒼生一邊施展法界無上法,一邊居然又舉起了劍,要對蘇離再度展開絕世殺招。

這簡直是逆天之舉。

再厲害的天才,能夠施展出法界無上法已經十分的可怕,需要所有的精力用在維持法界無上法的運轉,但是君蒼生不但施展出法界無上法,還要施展出自己可怕的劍術,要徹底斬殺蘇離。

那可怕的劍光上,纏繞著億萬魔神的冤魂,像是剛不久被君蒼生斬殺了的智拳牧野真的活潑,也在劍光上,還有其他許多的高手。

這一劍是斬天一劍,撕地一劍,誅人的一劍,滅仙的一劍。

嗡。

卻在這時,蘇離的身軀消失不見,自由之翼唰的一聲讓他彷彿亙古以來就在君蒼生的麵前。

他的那隻大手,融合了王品仙器八部浮屠,融合了圖騰之罐,煉化了許多造化神器殘片的大手,就這麼點在了君蒼生的胸膛前。

冇有人可以形容這一擊的迅速,冇有人可以形容這一擊的力量,冇有人可以形容這一擊的可怕。

甚至在這一擊冇有發出之前,冇有人可以想象到。

而當這一擊出現之後,所有人都感覺到它亙古存在。

這是一種極度的矛盾,這是一種亙古與刹那的交融。

“這怎麼可能?”

君蒼生正要施展出斬天一劍,就看見他的胸前多了一隻手,點在他的身上。

然後,他的身軀就層層裂開了。

“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