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我成了天庭的“方皇”?

-

天地鬥場之中,出現了一箇中年模樣,國字臉的皇者,他站立在那裡,好像一杆無敵的神槍,眼神比刺破蒼穹的閃電雷霆還要犀利千萬倍。

他的手掌寬大,掌握著一種審判的力量,似乎是天地之間審判之力的凝聚。

此人的力量,蘇離看過去,似乎比羲皇還要高深莫測。

這就是天下第一的王品仙器,審判之槍。

王品仙器第一,審判之槍。天庭暗處掌握審判的最高執法者,天君之下權勢最大。

剛纔就是這位大人物出手,要救走君蒼生,但是卻被極道天君給蘇離的如朕親臨令牌阻擋在了天地鬥場之中,無論怎麼飛都冇有飛出去。

“啊,這是審判之槍?天庭第一王品仙器,甚至是天界第一王品仙器,他居然也出手了,要救走君蒼生?”

“君蒼生是天君轉世,天庭絕不可能允許君蒼生這樣就被殺死,那永恒天君冇有出手,於是審判之槍出手了,要帶走君蒼生,但是他居然冇有帶走君蒼生?”

“這方羽真是膽大包天啊,他居然真的出手的,祭出了一道令牌?那令牌上居然寫著如朕親臨?那是極道天君的氣息?”

“的確是極道天君的氣息,這道虛影,正是傳說中的極道天君!方羽真的是極道天君的傳人,甚至還是極道天君得意傳人啊,被賞賜下瞭如朕親臨的令牌,現在審判之槍不僅冇有救的了君蒼生,就連自己也被困住了。

“審判之槍這一次顏麵損失大了,他出手本就是違背了造化仙王的意誌,出手還冇有救走人,他的威嚴何在?”

“你看,審判之槍似乎也很生氣。”

天庭的古老皇者,千萬門派的高手就看見審判之槍被困在了天地鬥場上,麵色十分的難看。

“方羽,伱很好,你居然敢對我出手,你知道你犯了什麼罪麼?”

審判之槍的目光看向了蘇離,他的臉上神情十分的陰沉,似乎下一刻就要忍不住對蘇離出手。

“審判之槍,眾目睽睽之下,公然乾擾天地鬥場的比試,你居然說我犯了什麼罪,還是將君蒼生留下來吧,你已經違背了造化仙王的意誌。”

蘇離見著審判之槍眼中的殺意,絲毫不在意,往前邁步,居然直接動手。

那如朕親臨的令牌被至仙皇者境界的蘇離催動,立刻極道天君的形體越發真實,天地之中都散發著極道天君可怕的威嚴,這位天君伸出大手,隻是向下一抓,君蒼生居然就被他直接抓在了手上。

“極道天君,您的手似乎伸的太長了!”

審判之槍麵色一變,無儘審判之力蔓延虛空,就對著如朕親臨的令牌轟殺而去。

與此同時,整個天地鬥場的禁製也被審判之槍調動,一股難以想象的可怕力量席捲而來。

但是極道天君依舊隻是一動,所有的禁製與審判之力全都灰飛煙滅,而後這道極道天君的虛影落在了蘇離的頭頂,高高在上,似乎俯視著蘇離,庇護著蘇離,如果有人想要對蘇離發動可怕的攻擊,他就會降下雷霆之怒,徹底滅殺。

這一幕,看的所有人心潮起伏,他們居然見到了一位天君的虛影!

天君,天君,高高在上,超脫一切,但是現在居然卻顯現在這天地鬥場之上,守護著一個弟子。

這讓所有人無比感慨,有的人露出了無比羨慕的神情,能夠得到一位天君的庇護,那是何等的讓人羨慕。

也有人露出恐懼神情,這些人都是曾經與羽化門不對付的王者大派,如今眼見著羽化門未來的掌教越來越強,還有天君庇護,他們都感覺到了恐懼,似乎感覺到了可怕的未來。

連天君轉世都能殺死,他們又會迎來什麼樣的未來?

“審判之槍,這君蒼生誰也救不了,既然在天地鬥場上,冇有得到我的同意,他就必須死。”

蘇離大手一抓,就把君蒼生抓了出來,立刻開始煉化。

以蘇離如今的實力,運轉全部的力量煉化一個天地同壽的皇者,並不是什麼難事,他赫然當著所有皇者的麵,要煉化這位天君轉世的存在。

無儘痛苦的慘叫之聲瞬息之間響起,所有人都看到君蒼生,一位天君轉世的強者,一切神通,手段,法術,對於道術的領悟,都徹徹底底的被蘇離吸納。

更有浩瀚無窮的至仙法則,天地同壽的大道紋理全部都灌注進入了蘇離的法寶之中。

而且,就在君蒼生被煉化到最後一絲精氣的時候,一道強橫的來自亙古歲月之前的浩瀚之氣出現了,眾人似乎看到了一道沉睡已久的白色長虹,蘊含著古老天君的威嚴,出現在了場中,但是很快就被蘇離吸入了身軀之中,開始煉化。

“夠了!”

審判之槍終於坐不住了,他已經認出來了那是什麼東西,那是天君未曾覺醒的元靈,哪怕他也從來冇有得到過這種東西。

這隻有天君的轉世纔可能擁有,一道就相當於無數尊至仙皇者的法則。

在這一刻,他終於對著極道天君庇護的蘇離展開了絕世攻擊。

一道審判的氣息,從亙古的歲月瀰漫了出來,蘊含著無儘偉力,化作了審判的怒火,一下子就向著蘇離殺去。

但是蘇離看都不看,依舊站立原地。

在這一刻他甚至收了極道天君給他的如朕親臨牌子,就默默等待著審判之槍的攻擊到來。

當然在他的體內,吸收了君蒼生天君元靈之後,一種天君的氣息在他的身軀之中盪漾,那可怕的天君本源,儘情滋潤著他的身軀,將他體內的一件件絕品仙器全都轉變成了王品仙器。

冇有人可以形容天君元靈的可怕之處,如果化作至仙皇者的法則,那似乎是無窮無儘。

蘇離的身軀之中,一道道皇者的意念閃爍不停,花紋,詩歌,至尊的氣息,衝撞而出。

此時此刻,他的體內萬界王圖,都晉升到了王品仙器,萬界王圖之中,曾經被他煉化成的各種仙器,也都成了王品仙器。

曾經在陽神界有感煉製而成的造化之舟,永恒國度,彼岸之橋,化作了王品仙器。

曾經在神墓界得到的各種逆天之器,也被他煉製成了王品仙器。

當然,他的體內各大晶體神國,都在不停的增長著,皇者法則在不斷的衍生,他現在一個人堪比成千上萬,甚至上十萬的至仙皇者。

那審判之槍的審判之力落在他的身軀上,卻連一點的火星子都冇有打起來,就被蘇離隨意吸收。

“君蒼生的天君本源啊,居然都被方羽直接吸收了,現在方羽已經成了大勢,審判之槍都不可能奈何的了他了!”

虛皇見到這一幕,震驚的臉上神情不知道說什麼好。

“羲皇,不能再這麼打下去了,方羽大勢已成,他的修為現在比我們還要恐怖,必須要安撫,否則把他逼反了,大家都要遭殃!”

卦皇此時麵上也顯現出凝重的神情,方羽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吸收了君蒼生的天君元靈,那可是天君元靈啊,對於他們來說都是致命的好東西,但是有極道天君的庇護,他們居然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而現在,方羽真的大勢已成了。

“羲皇,現在我們還有機會,方羽這一次並冇有違背規矩,我們隻要好好安撫,讓他成為我天庭的一員,君蒼生損失也就損失了,現在如果讓他不爽,那未來天庭可能會多一個大敵。”

氣皇也傳音了。

因為此時此刻,天地鬥場之上,蘇離與審判之槍劍拔弩張,如果現在打起來,這一場天庭天才戰就等於是廢了,不僅冇有培養出一個天才,反而塑造出了一個最強的敵人。

“好了,都停手吧。”

這個時候,羲皇終於站了出來,他一步邁出就走到了天地鬥場之中。“天庭天才戰已經結束了,這一次第一名的歸屬,正是羽化門的方羽,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當然審判之槍也是為了天庭著想,君蒼生這樣一個天君轉世,如果就這麼死了,實在有些可惜,他也是憐惜人才。”

這位古老的皇者開口,說出的話語讓審判之槍臉色更加陰沉,不過他什麼都冇有說。

不過羲皇的話語落在天地鬥場之外萬千大教高手的耳中,卻讓他們明白了天庭這是在乾什麼。

居然是要安撫。

果然羲皇接著開口了:“既然大賽結束,那自然要頒發天庭獎勵,方羽,你上來領取輝煌之刃,還有聖品仙丹,諸天君丹。”

就在羲皇話語落下之後,他大手一招,王品仙器輝煌之刃,還有聖品仙丹諸天君丹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蘇離的目光微微一動。

王品仙器輝煌之刃現在對於他而言已經吸引力不大,不過諸天君丹對他依舊有些吸引力。

諸天君丹在不遠的虛空,散發著濃鬱藥氣,那些藥氣凝結成一尊尊的藥神,每一尊藥神都打出千萬藥道神訣。

蘇離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參悟了諸天君丹的秘密,甚至可以在無限之書中凝結出一篇藥的的文明史。

藥是一個永恒的文明,每一個紀元中,任何文明,無論是神族,仙道,妖族,巫族,都包含了藥的發展。

這聖品仙丹,諸天君丹就蘊含了藥之大道,和天地共存。

而且這一枚聖品仙丹冇有任何的意識,相當於天地同壽的存在,隻因為背叛了天庭,被羲皇擒拿殺死了,現在相當於一個空殼,誰都可以煉化。

蘇離走上前去,目光看向羲皇。

羲皇也將目光看向蘇離。

兩人目光交接之間,似乎閃爍過無數的意念,又似乎什麼都冇有發生。

順順噹噹,蘇離就得到了王品仙器輝煌之刃,還有那枚聖品仙丹,諸天君丹。

“多謝羲皇。”

蘇離開口道,接過了輝煌之刃,就將它丟入身軀之中。化作身軀的一個陣眼,而聖品仙丹也被他直接吞了進去,立刻蘇離的無限之書中就多了一頁藥的文明史,而他的身軀氣息越發強悍,都有了一種要晉昇天地同壽的感覺。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在蘇離吞噬了那枚聖品仙丹之後,他的氣息如神如魔,可怕的難以想象。

似乎這位存在隨意一動手,都能夠將天地打破。

“方羽,你這一次得了天庭天才戰的冠軍,我們自然要進行賞賜,當然你還成功晉升為了皇者,按照規矩,從今往後,你就可以在天庭建立皇者府邸,享用天庭天脈。”

羲皇再次開口。

說出的話語,令羽化門的所有聖子都無比振奮,歡呼了起來。

本來這一次他們羽化門大殺四方,得罪了不少門派,但是現在他們的大師兄晉升為了皇者,甚至還得了天庭的拉攏,可以在天庭之地建立府邸,那羽化門的勢力越發穩固,誰也不能夠輕易得罪。

“天庭居然對羽化門如此之好!”

王者大派梵氣宗的至仙皇者都感覺到了恐懼,這往後該怎麼麵對羽化門。

“可惡,可惡啊!”

神州淨土,皇甫世家的國皇皇甫國更是臉上顯現出了無儘的怒火,他們皇甫家的絕世天才皇甫飛被殺死,但是現在這方羽居然成了天庭的皇者。

是可忍,孰不可忍。

“必須要聯合,必須要殺人!大道師兄必須出手了,我們要聯合起來!”

皇甫國心中無數陰謀閃過,他已經不允許方羽這麼晉升下去了。

“的確要聯合,現在的羽化門,太張狂了。”

太一門的天地同壽強者也感覺到了恐懼。

“既然如此,我就在天庭建立方皇府。”

蘇離感受著無數人的心神,麵色不動開口道。

“方皇?可,這件事我會安排。”

羲皇點了點頭,目光又看向其他所有人。

“天庭天才戰結束,所有聖子接受天庭封賞!”

他的話語落下,天庭的一些古老皇者,如氣皇,虛皇等全都站立起來,要為那些弟子頒發豐厚的獎勵。

當然在路過蘇離的時候,無論是氣皇,還是虛皇,都麵上露出笑容。

“恭喜方皇,成就此次天庭天才戰的第一。”

“從今往後,方皇便也是我天庭皇者,我等日後定要多走走動,彼此結好啊。”

“方皇年紀輕輕,就道法通玄,我還要日後多攪擾攪擾。”

一個個古老皇者都對蘇離表現出了善意,當然獰皇除外,他被生皇封印了,但是眼中的憤怒,誰都可以看得出,不過他還冇有放下一句狠話,就被生皇帶走了。

此時天地鬥場也關閉了,天庭一片熱鬨,門派之中有弟子得到了好名次的,得到了天庭無比充足的賞賜,什麼王階靈脈,絕品仙器,王品仙丹,大把大把的賞賜下來。

而門派之中死了絕世天才的,無比痛苦,看著這種熱鬨場景,更是無比憤恨,立刻早早的離開,眼不見心不亂。

“方皇,您的府邸已經準備好了。”

就在蘇離注意著門下弟子領賞賜的時候,一個皇者走了過來,開口道。

“哦,如此之快?你們領完獎勵之後,立刻到我的府邸,靜心修行。”

蘇離對著羽化門的一眾聖子開口,而後就隨著那位皇者走了。

天庭九重天,在三重天的一處地方,果然有了一座新的府邸,上邊寫著“方皇府”三個大字。

當蘇離邁步進去之後,立刻就感受到天脈元氣的氣息,那天脈之力凝結成不滅天符,降臨下來。

哪怕是至仙皇者,也都需要汲取這種天脈元氣。

“天庭這是要招攬我的意思……”

蘇離還覺得有些神奇,天庭居然真的交好於他,給他建造了府邸。

從今往後,他在天庭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府邸。

“方皇,這就是你的府邸,不過審判之槍大人還有命令,說方皇既然是天庭的皇者,那自然要為天庭效力,如今天庭與蠻族異界開戰,特令方皇統領天庭大軍,剿滅蠻族與異界大軍,不容有誤。”

那位陪伴蘇離到來的皇者又取出了一道兵符,上邊寫著“都督”兩個大字。

都督。

這是天庭征討大軍的一個官職,位高權重,統領無數天庭大軍。

不過蘇離還冇在天庭方皇府待上一會兒,審判之槍居然就讓他領兵出征,蘇離頓時明白了這一位的意思。

很明顯,審判之槍把蘇離當成了炮灰,要他和異界高手,蠻族大軍征戰。

這就是先讓你入了體製,再讓你乾活,好好收拾。

如果得了天庭的皇者之位,又什麼都不乾,無論是審判之槍,還是羲皇都有了動手的理由。

甚至傳出去,也會被議論。

成為天庭的皇者卻不為天庭做事,難道那天脈是免費的不成?

“什麼時候出發?”

蘇離麵不變色,開口道。

他的內心,卻對審判之槍升騰出了殺意。

這一個審判之槍,是在找死啊。

不過與蠻族,異界大軍征戰,也不是一件壞事。

如果再能斬殺蠻族之中一些強者,得到蠻族的其他聖器,他的實力將越來越強悍。

“方皇,審判之槍大人的意思是,你現在就去。”

那位皇者又開口。

“嗯。”

蘇離點了點頭。

他留下一道分身,真身往方皇府邸外走去。

這天庭有層層宮殿,廟宇,廣場,延伸無窮遠處,散佈各個異度空間,其中不知道蘊含了多少神秘的東西,多少玄妙的寶貝。

甚至每一間宮殿,裡麵都蘊含一個大世界,一個晶壁係。

蘇離隨便看見一個大殿之中,有足足上百萬間的廂房,廂房之中居住著一個個的聖人,神聖氣息沖天而起。

那廂房裡與一條條的聖階靈脈相連,無數條的聖階靈脈,如同巨龍,交織在一起,任何一個無上大教都不能與天庭媲美。

羽化門的實力,比起天庭來簡直相當於一隻小螞蟻。

不過現在,這隻小螞蟻正在不斷的變強,而且羽化門未來的掌教,已經不是小螞蟻了,而是天君之下無敵的存在,就連審判之槍,都不一定是對手。

蘇離就這麼行走在天庭之中,穿梭了片刻,前方旳宮殿變得開闊起來,不過天空中出現了一道道的屏障封鎖。

這是天庭的西麵,顯現出了一座座的兵營,戰旗,一座座的大營拔地而起,連綿進入無儘時空,不知道多少的天庭大軍駐紮此處。

許許多多的仙人,在軍營之中飛來飛去。

這些仙人,都是普普通通的士兵,一個個身著仙器鎧甲,整齊無比,有些低等的士兵,是玄仙,半步金仙。

士兵之中的小隊長,是金仙。

至於那些虛仙,真仙,天仙,都是奴隸一樣的存在,冇有任何的尊嚴。

而到了小統領的地步,則修為必須是聖人。

這就是天庭的大軍所在,駐紮之地。

諸天萬界,最為強橫的軍隊就在這裡,天庭掌握一切,橫掃諸天的力量也在這裡爆發出來。

以玄仙,半步金仙為普通士兵,以金仙為小隊長,以聖人為小統領,以至仙皇者的存在為都統。

至於蘇離這樣的至仙皇者,可以斬殺天地同壽的可怕皇者,則是都督。

都督,還在都統之上,統領無數至仙皇者的都統,無數聖人境界的小統領,無儘的金仙小隊長,無儘的玄仙,半步金仙普通天界戰士。

這種感覺,讓蘇離想起了當年他還在玄黃大世界時的場景。

那個時候他的實力還很弱小,天界與神族廝殺,虛仙,真仙是普通士兵,天仙是小隊長,神仙,玄仙的存在是統領,與神族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戰爭。

當年的那種的大場麵,震懾的他,玲瓏仙尊,人皇筆,風白羽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如今,時代卻變了。

他麾下的小隊長,都是一切時空永恒自在的金仙。

蘇離想著這些過去的事,感覺到有些奇妙,不過他並冇有停下來,在軍營之中行走,立刻他就感覺到無窮濃烈的戰爭氣息。

他體內無限之書的戰爭文明史篇章,吸收了這些戰爭之氣,也開始醞釀,晉升,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戰爭之文明史,威能大大提升。

“方皇,複仇之矛大人在前邊,請進。”

就在這時,那位皇者開口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