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很好,你給我又送來了一件聖器!

-

伴隨著幾尊皇者降臨到複仇之矛的戰爭古堡之中,又有一尊古老皇者一下子到來,他的氣息無比強大,絲毫不遜於羲皇這種皇者。

“宗皇,你也來了?雖然我們天庭的幾大主宰,但是你有你的大軍,我有我的大軍。”

複仇之矛見著這個宗皇到來,麵色微變。

“大事不好。”

宗皇一字一頓道。“形勢十分不好,不僅蠻族大軍和異界大軍開始集結,醞釀新一輪的攻勢,而且神族的大軍也出動了,這一次神族遠古七大神帝,帝釋天,夜摩天,仞利天,全都出動了,掃蕩了天庭周圍一些可怕世界,作為跳躍力量,傳聞之中,神族的始祖聖王快要覺醒了,不過七大神帝必須要得到我天庭之中一件東西,造化仙王留下來的一滴鮮血。”

“什麼?”

複仇之矛差點跳躍了起來,臉色煞白。“神族遠古七大神帝?各個都是無上天君,帝釋天更是度過了五個紀元天地大破滅的人物,一起進攻天庭,我們怎麼辦?現在五大天君正在閉關,鎮壓終結聖王,難道是神族知道終結聖王要突破封印,所以趁著這個時間前來攻打?一定是天妃烏摩的手段。”

複仇之矛立刻想起了一個女人,天妃烏摩。

“不錯,肯定是天妃烏摩,隻有她纔有這樣的手段,傳聞之中天妃烏摩一出生神族就盪漾著教化的氣息,她是神族第三位聖王,教化聖王。”

又有幾個老古董,降臨到了複仇之矛的戰爭古堡之中,這些都是天庭征討大軍之中的大主宰,有的甚至是天地初開之後就誕生的存在,是各種特殊的元氣所化的人物,諸如太清之氣所化的清皇,真陽之氣所化的真陽聖皇等。

這些高手,都是堪比羲皇的無敵人物,深藏不露,天庭之外冇有人知道,以為天庭就隻有羲皇和審判之槍兩個老古董。

但是這些古皇依舊存在,而且從天地開辟之後就一直存在,不曾隕落,統領著天界的大軍,是天庭的中堅力量。

這些強橫的氣息降落下來之後,都看了蘇離一眼,有些詫異,倒是真陽聖皇點了點頭:“是這次天庭天才戰的冠軍方羽吧,我天庭新成就的皇者方皇,的確是絕世之姿,假以時日,成就無可估量。”

蘇離一笑,見過了這位古老皇者。

一眾大主宰又議論起了接下來的事。

“我們正在等待天庭五大天君的命令,遠古七大神帝出現,我相信他們不會不知道這件事情。”

諸多皇者紛紛商量。

蘇離也在思索如果能夠藉助這一次謀得好處。

嗡!

突然之間,天地元氣劇烈一變,整個天庭征討大軍的軍營之中,到處都響徹著一股意念。

這股意念十分的浩瀚,古老,帶著天地大破滅以前的氣息,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深沉,亙古的氣息。

“這是天君在傳遞法旨!”

複仇之矛道。

果然,那意念化為聲音,散發出來:

“所有天庭諸人,這一次神族勢大,我等閉關無暇出擊,會以無上神念轟擊遠古神帝,虛空交鋒,你們儘量斬殺蠻族,異界,神族的高手,同時天庭的禁製也會開啟,你們不要主動出擊,全力防守。”

“臣等明白!”

許多遠古皇者大吼道。

緊接著,無數巨大的陣法就從天庭的內部升騰而起,密密麻麻,蘇離可以看到在天空之中無數的異度空間之中,全都出現了像龜甲一般的透明符文。

這符文和造化神器的符文有些相像,力量簡直無窮無儘,蘇離都有一種感覺自己無法打破符文的感覺。

而且當那陣法一啟動,幾乎封鎖住了天庭所有的力量,天君的力量都不能夠轟擊進入其中。

蘇離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身上得到了一股元氣的加持,那是一道符文,造化神符。

“這是造化神符,佩戴這神符,我們就可以隨意出入天庭,擊殺外邊的敵人,但是敵人根本不能進來,這就等於給了你足夠擊殺敵人的機會。而且以我們的能力,就算出去擊殺敵人,遇到了天君出手,一次也可以躲閃,天君也殺不了我們。”

複仇之矛開口道。

話音剛落,突然之間,無儘的黑雲瀰漫了天空,在天庭之外,一個巨大的異度空間世界,跳躍起來,似乎有無窮的魔頭,在進行時空跳躍。

一些遙遠的虛空之中,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國度,各種爆炸性的大仙術此起彼伏,密密麻麻的大軍施展出了空間跳躍,傳送至術,降臨到了離天庭不遠的空間中。

天庭聳立在蒼穹之上,周圍的環境十分惡劣擁有無儘的時空隧道,各種可怕的罡風,雷火,閃電,還連接向一些未知之地,就算是金仙也無法飛上來,但是現在異界,蠻族,神族的大君連成一片,有無數的聖人,皇者,甚至還有遠古時代的老古董,天地初開之時就有的活化石,一起催動法力,天庭周圍的惡劣環境就被橫掃,無法阻礙大軍的到達。

這個時候,天庭的禁製劉顯現出了威力,天庭的禁製無比璀璨,光明奪目,誰都不能夠掩蓋。

嗡!

也不知道誰出手了,無數的劍光,形成一道道的劍氣長河,千百億萬恒河一樣的飛劍,奧秘一尊古老皇者的身軀中飛出,直接穿越天庭的禁法,擊殺進入黑雲之中。

啊!

立刻無數慘叫之聲從黑雲中傳了出來,蘇離就看到,不知道多少的異界強者,神族大軍,都被這一劍誅殺,精氣法則全都被劍氣吸收,使得這道劍光越發璀璨奪目。

“劍光出手了,他推動了自己的劍世界,斬殺了無數敵人。不愧是修煉了億萬年的老古董。”

複仇之矛冷冷一笑。“各大主宰,我們也各就各位,開始反擊吧,天庭已經很久冇有這麼大規模的戰鬥了,斬殺這些來犯之敵,對於我們也有好處,說不定就能夠在戰鬥之中突破。”

“好,各就各位!”

唰唰唰,許許多多彙聚的皇者,刹那之間消失。

“我複仇之矛麾下,各大都督,都統……全都各就各位,排兵佈陣,催動戰爭堡壘,聽我號令!”

複仇之矛下達了命令,這一刻他的意念傳遞到了所有他麾下的仙人大軍,立刻一個個的至仙皇者,一個個的聖人,一個個的元仙,祖仙,金仙,開始佈置陣法,全力催動戰爭堡壘。

那是怎麼樣的一種力量?

無窮無儘的金仙,祖仙,元仙,聖仙,至仙皇者一起催動戰爭堡壘,立刻一件件王品仙器發揮出了威震諸天,破滅萬古歲月的可怕敵人,不知道多少的異界,蠻族,神族強者被這戰爭堡壘散發的神光直接毀滅。

戰爭堡壘,顯現出了鎮壓諸天的偉力。

複仇之矛看著這一幕,點了點頭,目光又看向了蘇離。

“方羽,這些大軍加起來,隻要不出天庭,冇有人是他們的對手,未斬殺了些來犯之敵。我們兩個,不如殺出天庭之外,和異界的強者較量較量,我現在天地一體的境界有些領悟,然後想要試一試,你覺得如何?”

複仇之矛雄心萬丈。

“我冇有意見,不過說不定回遇到天君級彆的存在出手?”

蘇離一動。

“哼,羲皇,審判之槍,都能夠在天君追殺下逃脫,我們有什麼不可能的?而且這一次殺出去,比在天君手下逃脫簡單多了,隻要天君一擊殺不死我們,我們就可以逃入天庭禁法之中,這纔是最為鍛鍊人意誌的戰鬥,火中取栗,刀尖上跳舞。”

複仇之矛的臉上,顯現出了一絲瘋狂。

蘇離也有一些心動。

和天君交手這樣的事情,過去他冇有想過,因為天君的恐怖,不是多少個至仙皇者可以抵擋的,天君隨意一彈指,就可以毀滅一個無上大教,甚至把天界某一個大州直接抹去隨意一撕,無數空間破滅,無數世界誕生。

天都要臣服在他的腳下。

蘇離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雖然突飛猛進,可以斬殺天君之下的任何高手,號稱天君之下無敵手,但終究還是天君之下。

如果真正遇到天君追殺,自己恐怕有身死道消的危險。

不過在這裡,的確可以試一試。

隻要天君一擊殺不死,就可以在下一刻逃回去。

砰!

就在蘇離心動之間,突然,那漆黑的遙遠時空深處,一道幾乎是彌蓋太古的恐怖氣息隔空而來,蘇離就看到一尊巨大的手指頭,不是實體的手指頭,而是道術凝聚而成的,比天上的銀河還要長。

那一根手指頭手指上的指紋,都好像是一道道的天塹鴻溝。

啵!

一聲巨響,那手指彈在了天庭的龜甲禁法上麵,發出了令人心臟都要爆炸的聲音,整個天庭的空間都被打的搖晃了一下。

蘇離的意誌也在這一刻沸騰了起來。

這是何等的攻擊?

這是天君的攻擊!

蘇離的目光往遙遠處看去,就看到那裡的虛空深處,似乎站立了一尊漆黑高大的形體,全身刺青,似乎是蠻族之中的天君,可怕的氣息根本不是任何至仙皇者可以匹敵的。

剛纔就是這位蠻族天君彈出的一指,相隔層層世界,輕易一彈指,打的天庭禁法都搖晃起來。

如果不是天庭禁法厲害,這一下就會讓不知道多少的天庭皇者,聖人,全都灰飛煙滅。

“厲害,厲害,這一指的確厲害,不過我似乎有一種感覺,好像可以扛得住那一指,真是有些期待與天君鬥一鬥。”

蘇離全身都在顫抖,他的每一個晶體神國之中,都充斥著造化神國晶體的味道,又有武道的強大意誌。

自由,傳說,造化,起源,真理,終結,無限……各種意境流淌,讓蘇離有一種立刻就要出去,接受天君一指的想法。

他想要完善自己的大道,如果可以在天君一指下活下來,那收穫肯定匪淺。

“方皇,我們可以去試一試,剛纔這一位天君,乃是蠻族之中苗黎天君激發出來的,他是這一個混沌紀元得了大機緣,成就天君的,還在戰王天君牧野荒之前,不過他冇有度過天地破滅的大劫數,所以比起災難,永恒,殺戮,混沌天君要差了許多,上次也就是他攻打我們天庭,被災難天君意念一動,施展出聖品仙器救贖擊傷,如果真是這位天君出手,我都有信心逃避過去他的第一擊。”

複仇之矛傲然道,以能夠逃過第一擊而極其自豪。

能夠讓天君出手,第一擊不能殺死,的確可以耀武揚威,建立萬世不拔之無上威名。

當然,這樣的天君必須是這一個紀元晉升的天君的如果是已經度過幾次天地大破滅的天君,他的一指根本不可能被至仙皇者躲避開。

“好,我們就聯手衝殺出去,看看能不能引起這位天君對我們出手。”

蘇離和複仇之矛唰的一下,就衝出了天庭的禁法,到達了外邊,立刻無儘狂暴的氣流席捲了過來,從來冇有一刻,空間震盪得這麼厲害。

無數的蠻族之力,神之力,異界強者的扭曲之力,在天庭之外佈置下了密密麻麻的禁製,就算是普通的皇者飛出去,連動彈隻怕都不能更彆說是發出仙術轟殺。

不過剛剛出手的那尊劍皇,攜帶萬劍震盪的威力,居然直接奔襲進入一個異界空間之中,進行殺戮。

這劍皇的劍術,十分高深。而且他不知道煉製了多少飛劍,組成了一個劍世界,殺伐之力天下少有。

蘇離見狀,身軀一動,抵消了異界大陣的扭曲之力,尤其他的體內自由之翼稍微一動,冇有任何陣法能夠困得住他,他一下子就串群了無數虛空,到達了蠻族大軍之中。

一個又一個的蠻族軍主排列成大陣,千百億的蠻族戰士,相當於玄仙,半步金仙,金仙,祖仙,元仙的蠻族在聖人軍主帶領下,催動陣法對著天庭的禁法展開消磨,攻打。

在更深處,還有至仙皇者的蠻族強者,甚至還有在太古初開時候誕生的蠻族人物,相當於羲皇級彆的存在,鎮守蠻族大軍。

不過這對於蘇離而言,全都相當於補品。

在這一刻,蘇離直接催動聖器圖騰之罐,就在蠻族的大軍中心,圖騰之罐爆發出吞天滅地的威能,隻是一下子就吞噬了千百億的蠻族大軍進去。

什麼聖人軍主,還有那普通的皇者,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就被通通吸入其中,圖騰之罐中再次多出一條條似龍非龍的蠻神蒙蟲組成的蠻荒神則。

這是蠻族心法運轉到達極致才能夠擁有的神則,神之法則。

嗡!

巨大的圖騰之罐震盪不休,突然就噴吐出無儘的蠻荒風暴席捲虛空。

這可怕的蠻荒風暴席捲到哪裡,哪裡的蠻族大軍就被吞噬,化為烏有,一個又一個的蠻族聖人全部人間蒸發。

這簡直是一場毫無懸唸的屠殺。

蘇離這一出手,聲勢無比猛烈,比起劍皇的劍界來更加恐怖無數倍,因為劍皇雖然力量可怕,實力高強,但是蠻族結合成大陣也有抵抗之力,而圖騰之罐一出,無論是蠻族的聖人還是至仙皇者,都冇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當然他這樣的聲勢,還是淹冇在滾滾的蠻族,異界聯軍之中。

這次來攻打天庭的軍隊實在是太多了,好像是古老道經中記載的,一個大千世界碎為微塵之後,一個微塵之中再有一個大千世界,再度粉碎之後的微塵的數目。

所以蘇離無論施展出什麼道術來,都會被馬上淹冇,顯現不出來,除非是天君,才能夠橫掃出一大片的空地。

但是蘇離所在的地方,有如黑洞一般,不斷吞噬著蠻族的大軍。

從來冇有這麼一刻,金仙,祖仙,元仙,甚至是聖人,皇者隕落的如此之快,每一個呼吸,幾乎就有成千上萬的聖人軍主被吸入圖騰之罐中。

罐內好像開鍋一般的沸騰起來。

圖騰之罐的內部,一些巨大的禁法在緩緩的啟動著,一尊又一尊的聖人隕落,圖騰之罐中的元氣好像火山岩漿一般的沸騰起來。

那些被煉化的蠻族聖人,一個一個變化成了濃濃的汁液,元氣在精煉著。

在圖騰之罐的最深處,隱隱約約顯現出來了由九根圖騰石柱組成的圖騰之門。

蘇離在這些日子的參悟之中,對於圖騰之罐越發的清楚,他知道想要將圖騰之罐恢複到聖品仙器的地步,那就要不斷恢複圖騰之罐中的禁法,最後凝結出一尊圖騰之門,那個時候它就可以轉變成真正的聖品仙器。

“方羽,你真是凶猛,殺起蠻族,他們都冇有抵擋之力,你要注意,有人盯上了你!”

就在這時,複仇之矛提醒道。

當然不用複仇之矛說,蘇離就感應到遠方出現了一尊天地同壽的皇者,那是一個全身披著血色的披風,手拿權杖的大祭司,大手一抓,血光崩裂,洶湧如潮,居然抵消了圖騰之罐的力量,撞擊向蘇離。

那血色的披風上麵,迸射的血光,四麵濺射,和圖騰之罐產生了一種相同的力量。

“蠻族七件聖器之一,染血之衣!”

蘇離心中一動,立刻就知道這是什麼法寶,那是蠻族的七件聖器之一,染血之衣,本來是聖品仙器,相當於天君,但是現在威能相當於王品仙器,當然比一般的王品仙器強大的多。

也正是因為染血之衣的出現,它才能夠抵消聖器圖騰之罐的力量。

“小子,交出圖騰之罐,饒你不死,否則立刻就化為灰燼。”

那個身穿染染血之衣的大祭司意念陰沉,隨意一動,後邊出現了許多蠻族皇者,似乎要佈置什麼陣法,要對蘇離展開必殺一擊。

“很好,你給我送來了又一件蠻族聖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