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你要做我的狗?你還不配

-

蘇離這一次在天君一指下受了傷,不過這一次他得到的好處也有很多很多。

無限之書在天君一指之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更為關鍵的還是那天君一指助力蘇離煉化了身軀之中剩餘的造化神器殘片。

蘇離曾經在地皇書中見到了一星球大小的造化神器殘片,不過這樣的殘片即便被他時時刻刻祭煉,也冇有完全煉化,但是這一次天君一指,助力他煉化了體內的造化神器殘片。

此時此刻,雖然蘇離的晶體神國損失了十分之一,但是在這一刻,許多的神國再次生長了出來。

那每一枚的神國,都帶著龜甲一般造化神器的氣息,看上去無比的堅固,尤其其中蘊含的武道意誌,比起先前還要強烈許多倍。

他現在的實力,已經比先前強大了許多許多。

而不僅如此,他還得到了黑木大祭司,還有一件聖品仙器染血之衣的殘骸,相當於圖騰之罐級彆的寶貝。

如果將這些好處完全得到,那他的實力又會提升一個大大的檔次。

黑木大祭司,在蠻族之中是天地同壽的古皇,相當於天庭的氣皇,虛皇,隻要被他煉化,可想而知他的實力會進步到什麼地步。

蘇離降落下來,到達了天庭一片巨大的宮室麵前,麵上做出一副重傷吐血的神情,好不容易平穩了心神,就開始恢複自己的傷勢。

而他的意念,直接轟擊進入了封印的黑木大祭司身體上。

黑木大祭司立刻發出了一聲慘叫,渾身的元氣大量流失,法則也開始動搖,被蘇離吸收進入自己的身軀之中,立刻他的晶體神國再次增加,力量也在飛速提升。

一層層密密麻麻的晶體神國不停的蠕動著,增加著。

而染血之衣也在他的身軀之中,化作了一件血跡斑斑,十分古老,沾惹了無儘曆史塵埃氣息的麻衣,看上去十分的平凡,卻有一種天人合一,亙古長存,承載世間一切榮耀的味道。

當蘇離開始煉化這一件殘破聖品仙器的時候,他的無限之書中就出現了一篇新的文明史。

血的文明史。

染血之衣,血的文明。

幾乎所有的生靈體內都有血,血的文明史,是生命的文明史,也是戰鬥的文明史。

一個血字,蘊含了太多太多,值得細細品味。

也就在蘇離一邊裝虛弱,一邊修行的時候,遙遠的異度空間,一尊高達九千丈,全身刺青的男子,將目光投射到了天庭之上,觀看著一切,在他的旁邊,無數的蠻族大軍,皇者,甚至古老的天地同壽存在,都圍繞著他。

這位男子正是苗黎天君,蠻族的一位曠世天君。

“苗黎天君,那個小傢夥火中取栗,居然直接擊殺了黑木大祭司,還掠奪走了染血之衣,甚至你出手,彈指都冇有擊敗他,不知道他以後會成長到什麼地步。”

一個聲音在苗黎天君的身邊響徹了起來。

“哼。”

苗黎天君大手一抓,撕裂了一層層的世界屏障,在虛空深處顯現出了一個白髮三千丈的女子。“我是失算了,隻用了彈指的力量,此人的命運無法計算,背後也有天君為他矇蔽命運,那血染之衣就暫時放在他那裡吧,今天天庭就要被攻破,他也逃不掉。倒是你,天妃烏摩,你們神族的七大神帝什麼時候動手斬破天庭的禁法,這天庭禁法乃造化大陣,我們無論使出什麼樣的手段也破不開。你們神族的七大神帝未必就能敵過天庭的那幾位。”

“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七大遠古神帝,正在催動始祖聖王的造化神器大斧,雖然隻能夠發出一擊,但是也可以把天庭的禁法斬開一個缺口,到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始祖聖王一甦醒,天庭還有機會麼?”

天妃烏摩的聲音響起。

“那我們就等待你們的好訊息,看你們一舉破開天庭,斬掉天庭億萬年的絕世威嚴,天界是時候換一個主人了。”

苗黎天君靜靜的道,一股意念波動了出去,似乎是在通知蠻族之中另外的天君,還有異界的天君。

這次蠻族,異界與神族攻打天庭,並不是齊心協力,而是互相算計,神族希望蠻族和異界當神族的炮灰,而蠻族和異界則希望神族的七大神帝出手,斬破天庭的禁法。

要不然,即便蠻族和異界的

君根一起聚集,也不可能撼動其分毫,這就是造化大陣的威能,遠古造化的大神通可謂是固若金湯。

“一定會破開天庭禁法的,如果滅殺了天庭,那以後龍蛇並起,天地爭霸,新的時代就會來臨。”

天妃烏摩的聲音漸漸消失了。

苗黎天君的形體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沉默,雖然天庭之中不斷有古皇出動,和蠻族對抗,但是他並冇有出手,似乎在等待一些其他的東西。

天君自有自己的威嚴,不會輕易動手對付低級的存在,不成天君,什麼都是螻蟻,縱然是古皇,天地同壽,在天地大破滅之後,都要通通毀滅,化作精純的混沌元氣,所有的榮耀都要消失,生命烙印都會消失,無法存在下去。

一切的生生死死,不過是場遊戲,對於天君而言冇有意義。

當然,對於天君之下的古皇,聖人而言,這一切並不是一場遊戲,而是真正的廝殺,磨鍊自己的地方。

蠻族,異界出現了許多古皇級彆的存在,神族之中的古皇也出現了,甚至連天魔之中的無敵聖魔也出現了,與天庭的眾多古皇爭鋒。

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強者隕落,鮮血染滿了星空。

在下界的時候,一滴虛仙的鮮血都可以化為海洋,而現在,不知道多少的金仙,祖仙,元仙,聖人隕落,甚至有至仙皇者隕落,臨死那一刹那的殺機怨氣,都可以覆滅無數的仙人。

這一場對於天庭,神族,蠻族,異界來說,都是一場大練兵。

天君不會輕易乾涉,隻有當戰局逆轉的時候,天君纔會出手。

而蘇離現在並冇有出手,他正在煉化黑木大祭司,黑木大祭司身體之中的法則完全熔化,進入到他的晶體神國之中,他有一種感覺,似乎隨時隨地都能引發天地同壽大劫,成為半步天君。

天地同壽,半步天君,這一個境界非同小可,一旦踏出,就要和天地意念真正結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果天地破滅,那自己也要破滅,除非是自己晉昇天君,天地破滅,自己也不滅。

“他們再不來,我就擊殺他們去了。”

蘇離還在做出一副重傷的樣子,他的體內染血之衣已經被他煉化,那一根根的絲麻不是真正的麻,而是一種天地大勢,無上道紋神則,蠻荒古老氣息凝聚成的絲絲線條,進入蘇離的身軀之後,讓他的力量到了一個新的地步。

他現在有一種感覺,即便他不攻擊,古老的皇者也不可能將他斬殺。

唰!

也就在這時候,無邊的災難氣息從虛無中誕生,剖開虛空,降臨下來,立刻蘇離感受到了無邊的災難之意,天地變化,宇宙毀滅,一尊尊的災難魔神震懾萬古,破滅一切。

“終於來了麼?”

蘇離身軀不動,無儘的災難之氣,災難之神全都直接消失無蹤,似乎從來冇有出現過。

而後他的一雙目光看向了那無儘遠處的一處虛空,目光所過,那裡的虛空自動裂開,露出了一尊身穿黃袍,身上刺繡著巨蛇,黑象的高大男子,這尊男子全身都沐浴在一種災難之氣中,好像是災難的化身。

他的相貌無比的威嚴,好像是一尊無上大帝。

但是現在,這尊上古大帝一樣的存在臉上露出陰冷的神情。

“太一門,災皇?我為天庭立下了功勞,你居然想要內訌殺我,難道不知道顧全大局麼。”

蘇離神情一動,目光打量向災皇,這一尊太一門的掌教,是災難天君的兒子,執掌太一門億萬年,手握大權,是相當於虛皇,氣皇級彆的人物,甚至還要更強橫。

“顧全大局?方羽,你也配說顧全大局?我們早已經看出來了,你是外族的奸細,顧全大局自然是先殺了你。”

災皇冷冰冰的開口。

“不錯,方羽,你太高調了,天君一指都冇有殺死你,我們不能容忍你活下去了,眼下是最好的時機。”

又有一個聲音傳遞了出來,一個白衣男子出現了。

居然是天庭的生皇。

他的身邊,獰皇跟隨著。

“方羽,不能讓你成長下去了。你真是一個禍害,居然能夠擊殺黑木大祭司,奪取染血之衣,再這麼下去,冇有人可以製約你了。”

生皇開口道。

他號稱生皇,但是這一次也要痛下殺手了。

“把染血之衣,圖騰之罐交出來,還有八部浮屠,傳說之杖,自由之翼!讓我吸走你所有的功力,永生永世做我的狗,我可以饒了你!”

獰皇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的全身都包裹在一件鎧甲之中,這鎧甲猙獰,防禦力可怕,居然是一件遠古王品仙器,角神之鎧。

一件遠古王品仙器,加上獰皇自身的境界,倒是使得他的戰力到達了古皇的地步,尤其他的手上,也有一對王品仙器,劇毒氣息蔓延,恒河沙數一般的毒魔,顯現在了恒河沙數的虛空之中。

這一對王品仙器,是一對猙獰的勾,劇毒之勾。

平常的皇者隻要沾惹上一點點,就立刻化作血水,傳聞之中這是災難天君擊殺了太古魔族之中的聖魔古皇煉製而成的,在九天毒池中浸泡了上億年,在最後煉製成功的那一刻,還遭遇了無上天劫。

現在這一對王品仙器也掌握在獰皇的手裡,可謂是全身武裝,也難怪獰皇如此放肆。

“哼哼哼,跪下吧,做我的狗,做個億萬年,說不定等到我成就無上天君的時候,就把你放了,甚至我會賞賜你一條母狗……”

獰皇的神情十分得意,一下子擁有了三件遠古王品仙器,他的戰力節節升高,他甚至有些後悔為什麼自己冇有早得到這樣的遠古王品仙器,不然他早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螻蟻。”

蘇離聽著獰皇的話語,突然一動,居然立刻就出現在了獰皇的麵前,大手一抓,頓時鋪天蓋地的力量鎮壓而下。

在這一刻,獰皇居然感覺不到彆的人,哪怕他的身邊有生皇和災皇,但是現在,在他的感覺之中天地之間就隻剩下了他一個。

似乎有一尊無上的天君對他施展了絕世的攻擊,遮蔽了他的所有感知,將他從天庭的虛空獨立了出來,進入到了一個絕對的領域之中。

緊接著那隻大手碾壓而下,不僅碾壓在他的王品仙器甲上,也碾壓在他的精神上。

獰皇就無比恐懼的發現,自己身上的三件王品仙器也庇護不朽他的身軀,身上穿著的王品仙器當場破碎,還來不及使出劇毒之勾,他的整個精神也一下子破裂開來,皇者的血液撒遍場中。

但是還冇有擴散出去,所有的皇者法則血肉就化作了一條條的血龍,居然被蘇離直接龍化。

獰皇終於再一次感受到了生命隕落的劇烈危機,似乎下一刻就要隕落。

“救我!救我!生皇救我!災皇救我!皇甫大道,快來救我啊!”

他在這一刻狂吼了起來,費儘了力氣。

但是所有的聲音,所有的狂吼都冇有任何用處,蘇離甚至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將他的嘴直接打爆了。

“一個小小的螻蟻,居然對我說這樣的話,那我就徹底滅殺了你。”

蘇離神色淡漠,大手一抓之間,獰皇的無數法則,血肉都被他煉化了,頓時獰皇傳遞出無比痛苦的聲音來。

“畜生啊,畜生!”

“你居然敢殺我,你居然敢在天庭之中殺災難天君的兒子!”

“求求你,饒了我吧,我快要死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可以做你的狗。”

短短時間內,獰皇的話語就發生了不斷的變化,顯然是他的體內法則與生命之力不斷損失,都到了一種快要隕落的地步。

“你做我的狗?你還不配,我的狗,何等尊貴,你這個卑賤的東西。”

蘇離的言語落在了獰皇耳中,隨即大手一抓,就將獰皇徹底的抹殺。

“放肆!”

也就在這時候,一股元氣當空爆炸,那元氣凝聚成了真龍,真鳳,麒麟,饕餮……

像是太古神舟撞破虛空,一尊隻在遠古傳說中的無上大帝走了出來,這是皇甫世家的無上教主,神州淨土的主宰,皇甫大道顯現了出來。

姓皇甫,名大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