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時光之沙也也衝不了蘇離的亙古不滅

-

皇家家族的無上教主,皇甫大道顯現了出來。

姓皇甫,名大道。

這個名字,是傳聞之中,皇甫世家的老祖宗皇甫彼岸親自給他取的,因為在這皇甫大道誕生的時候,天地轟鳴,道音響徹不休。天空演化出真龍真虎,大道之形,乃絕世霸主誕生纔有的景象。

所以皇甫彼岸纔將他的名字命名為大道,意思是他是大道的化身,將來肯定能夠證得無上教主之位。

這皇甫大道與天庭之中的羲皇齊名,也是天君殺不死的存在,天君候補榜上的無上高手,執掌神州淨土無數歲月。

哪怕羽皇在皇甫大道的麵前,也是晚輩中的晚輩,但是現在皇甫大道居然來到了天庭之中,要聯合圍殺蘇離。

他一出現,就打出一道道的天幕,四周都是混沌,眾人好像站立在了一座無上大船之上,橫渡彼岸,隻有蘇離再也無儘的苦海之中,難以度過苦海。

“你居然敢在我的麵前殺死獰皇,今日你必須死!”

這尊無上教主一出現就打出了彼岸神拳,將蘇離包裹其中,要以無儘苦海磨滅蘇離。

“可惡,你居然殺死了獰皇!敢對災難天君的子嗣下手!”

太一門的無上教主災皇臉色冷漠,全身一震,末日的氣息瀰漫無儘虛空,這尊無上教主全力一擊,鎮壓的一切都成了虛無,在無儘災難之中,天機都似乎被矇蔽,而末日的號角吹響。

一種天地大劫的氣息到來,就好像是佛本界的天地之劫,使得所有生靈亂了因果,但是又比佛界劫的天地大劫強橫了無數倍。

“生靈之劍!”

生皇也出手了,這個一直不顯山露水的災難天君兒子,顯現也顯現出了鋒利的爪牙,他修煉的是災難之中的最為隱秘的一線生機,所以號稱生皇,他手中的那柄劍叫做生靈之劍,是王品仙器中的佼佼者,寓意著天地之間最後的一點生機。

然而現在這天地之間最後的一點生機也要斬殺蘇離,那就代表著天地之間再無生機,是徹徹底底地絕殺之念。

蘇離望著幾人一起圍攻,臉上也顯現出冷漠的神情,在這一刻,他祭出了傳說之杖,他以無儘法力加持傳說之杖,一杖橫掃而去,直接就轟飛了生靈之劍,掃去了所有的攻擊。

“皇甫大道,生皇,災皇?你們這幾個人,在我眼裡不過是土雞瓦狗,居然也敢圍攻我?”

蘇離再次一震盪,在苦海之中大步一踏,就將所有的苦海覆滅,往前一動,自由之翼與世間自在王佛的符籙發動,他就一下子出現在了生皇麵前,對著生皇就是一杖。

噗嗤。

生皇全身一震,好像僵直了,臉上顯現出驚恐的情緒來,他被蘇離所有的力量都籠罩住,根本一個指頭都動彈不得。

明明自己的境界是天地同壽,而對麵的蘇離隻是至仙皇者,但他就是冇有任何的抵擋餘地,

在這一刻,生皇怒吼連連,生靈之劍再一次爆發出無儘威能,化作天地之間唯一的一線生機,就要帶領他離開蘇離的麵前。

“在我麵前,我就是真正的劫難,生機,不存在。”

蘇離突然大手一抓,一種玄之又玄讓人都要吐血的意境出現,他的那隻大手就抓到了生皇的生靈之劍,輕輕一捏,無論是生皇還是生靈一劍,都被蘇離捏爆。

“你還想殺死生皇,這是不把我放在眼裡啊。”

就在蘇離一下子要捏死生皇的時候,一個聲音響徹起來,是皇甫大道出手了,他一出手,手中就出現了一枚枚好像晶體神國一般的流沙,每一粒的流沙都好像是最為完美,最為晶瑩的法則寶石凝聚,在皇甫大道的手中化作千萬形體,化作濤濤的長河,又凝聚成了一條長鞭。

啪!

這晶沙組成的長鞭,一抽之間,時光居然都完全停止住了,蘇離甚至看到宇宙虛空之中,隻有那長鞭在動,在蘇離的麵前飛過,將生皇包裹住,就要將他帶到彼岸國度中去。

“時光之沙。”

蘇離的口中,吐出了這四個字。

他認出了皇甫彼岸手中的那件寶物,居然是傳說中的時光之沙,傳聞是永生之門在締造無儘大世界時,流傳出的最後剩餘時光,有一種永恒不滅的真諦。

這雖然不是法寶,但是它的威能十分的恐怖,單單從殺傷力來講甚至還要超過聖品仙器的殘骸染血之衣和圖騰之罐,哪怕是無比古老的王品仙器,也都不是這時光之沙的對手。

傳聞之中,“時光之沙”存世極少,幾乎是絕跡,它組成的鞭子,抽打而來,一切都要被撕裂,八部浮屠都抵擋不住,這是無比恐怖的時光侵蝕切割之力,到達了天地的一種極限,切割王品仙器不費吹灰之力。

此時此刻,皇甫大道手持時光之沙,先將生皇救下,又施展出無上轟殺手段,向著蘇離的傳說之杖轟殺而來。

如果被時光之沙擊中,王品仙器的傳說之杖都要受到不少的損傷。

蘇離這個時候,傳說之杖一個旋轉,運轉出武道的精髓,傳說之杖神龍擺尾一般在空中震盪,輕描淡寫抵擋住時光之沙的鞭子,每一次的碰撞,都顯現出了無上武道的精妙,卸掉了切割萬物的時光之鞭的力量。

皇甫大道麵色微變,時光之沙一下變化,居然在他的手中化作了一口時光之刃,一片片的刀光揮灑過來,組成了可怕的刀國,殺傷之力比起先前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刀在手,鬼神不留,時光之沙,沖刷不朽。

他這一下顯現出了真正的實力,對於刀道的領悟簡直到了一種永恒的地步,似乎能夠立地成就天君。

他的實力,遠遠超越了災皇,還有天庭諸多古皇。

有時光之沙在手,隨意運轉武學,絞殺一切,就算是一般天地同壽的存在,也抵擋不住他的攻擊。

蘇離在這一刻,突然一動,竟然將所有的法寶都收入體內,無論是傳說之杖,還是其他一切的法寶,都進入了他的身軀中,

麵對時光之刃,蘇離大手一抓,一下子就抓在了時光之刃上。

噹噹噹當。

這一瞬間,時光之刃和蘇離手掌之中的晶體神國展開了激烈的碰撞他的晶體神國生生不息,永恒不滅,任憑時光之沙如何衝擊,居然依舊巋然不動,永恒自在。

“什麼?居然能夠抵擋住時光之沙的衝擊?你的肉身怎麼可能如此之強?”

皇甫大道大吃一驚,麵上顯現出不可思議的神情,時光之沙連王品仙器都能夠摧毀,居然奈何不不了蘇離的肉身?

那他的肉身到底有多強?

“怎麼會?”

被皇甫大道救出來的生皇也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但是下一刻蘇離動了。

他的手上,顯現出造化神器龜甲一樣的紋理,每一個晶體神國,都在刹那之間抓攝住皇甫大道的時光之刃,縱然那每一刀都蘊含著皇甫大道至尊無敵的法則神力,卻依舊被蘇離的晶體神國擒拿住。

皇甫大道感覺到了一種不妙,就要開始拚命。

卻在這時,他的大手向前延伸而去,一下子包裹住了時光之沙。

不錯,就是衍伸而去。

在那一刻,蘇離的形體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他的大手之上晶體神國迅速增長,像是要吞吐諸天宇宙,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子就將時光之沙吞噬在了其中。

隨即蘇離的身軀膨脹開來。

轟隆。

這裡的時空發生了震盪,皇甫大道怒吼連連,顯現出了一身精壯的身軀,結實的筋肉,一拳打出,拳頭之上響徹了尖銳的呼嘯,似乎是大日墜落大地,宇宙重歸黑暗。

他根本不能容忍時光之沙被蘇離奪取的痛苦,那種損失,代價太大了。

“時光之沙,你以為現在還是你的?”

蘇離一下子將時光之沙掠奪過來,身體一動,就跨越了億萬無窮虛空,那皇甫大道的所有攻擊根本到不了蘇離的麵前。

一件王品仙器蒼生大印落在了生皇的頭上,就將這一個剛剛被救的皇者打的粉碎。

“不!”

災皇就要出手,拯救生皇,他的頭頂也出現了一尊八部浮屠,鎮壓了下來。

相當於不知道多少尊古皇的力量一下子鎮壓在了災皇身上,又似乎是相當於一個龍界的力量鎮壓在了災皇身上,這位皇者,也一下子吐血。

皇甫大道就要再次攻擊,他卻看到蘇離的身上,恒河沙數一樣的晶體神國,按照時光之沙的排列方式組合起來不停地流淌,這已經不像是人了,而向著另外一種生命形態變化。

“不不不,不能這樣下去,這樣我們所有人都要死,他正在煉化我的時光之沙,一旦煉化,我們所有人都要死。”

皇甫大道狂吼連連,打出了彼岸神拳,每一拳都有崩滅輪迴,使得天地重歸洪荒的威勢,天地之間的苦海,都要被他打的翻轉過來。

蘇離麵色冷漠,體內無數晶體神國排列組合,一閃而逝,那一刹那他似乎處於了永恒之中,又似乎身軀之中過去了億萬年歲月,一種亙古不滅的可怕氣息升騰了出來。

他的目光看向皇甫大道,那種眼神甚至讓皇甫大道都感覺到一絲畏懼,一絲不妙。

砰。

就在下一刻,蘇離一拳打歪了皇甫大道的身上,皇甫大道的所有攻擊居然被一下子打的破滅,身軀也一下子炸裂開來。

“皇甫大道,我要謝謝你,多謝你送來了時光之沙這樣的好寶貝。”

蘇離邁步而來,邁步之時,散發出一種可怕波動,無論是災皇,還是生皇,甚至是皇甫大道,這一刻都被定在了虛空之中。

他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蘇離的每一枚晶體神國之中,都擁有了一枚時光之沙,有多少的時光之沙,就有多少個神國。

時光之沙與晶體神國一動,所有的天地同壽皇者便再也動不了。

“他已經不是人了,他已經成了真正的魔神,怪物,根本不是我們可以對抗的了的。我錯了,我錯了啊,我應該和羲皇,審判之槍聯手的。”

皇甫大道這一位無上教主,被定在了虛空之中,但是思維還在拚命湧動,他不想就這麼死去,必須要活著離開。

“這是一場大劫,大劫啊!”

災皇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災難氣息。

他號稱災皇,是災難天君最得意的兒子,掌握了災難天君的災難之意,隨意一動都可以給恒河沙數一樣的大世界帶來可怕的災難,但是現在他卻感覺到了災難即將降臨在他的頭頂。

“生機在哪裡,我已經看不到了生機。”

被打爆的生皇望著斷裂的生靈之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在這一刻他甚至升騰起了無比濃鬱的後悔,後悔為什麼要被獰皇這個蠢貨拖下水。

但是現在冇有了後悔的可能,蘇離一抓,居然就將三位天地同壽的無上教主級彆存在全部鎮壓在了身軀之中。

“終於,世界清淨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