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晉昇天主,華天都再現

-

羽皇在得到蘇離傳授玄妙天音之後,他的實力就像天主的境界而去。

至於蘇離,此時點了點頭,目光向上看去,可以看到遠處的天穹上,黑幕沉沉,無數的光華撞擊,神族,蠻族,異界,海族,獸族,甚至還有不知道什麼玩意的奇形怪狀的生物上下沉浮,把層層疊疊的時空疊滿了。

而天庭始終龜殼一般懸浮在極高的天穹之上,紋絲不動,上邊的禁法十分厚實,冇有任何動搖的痕跡。

蘇離此時的修為更加恐怖,在吞了翡翠天主,元金天主之後,他掌握真理,起源,造化,力量儘在掌握,以前怎麼都看不清楚天庭的真麵目,現在則有一些清晰了。

那天庭,按照九宮八卦,兩儀三才,四象五行,大衍之數,各種玄機鍛造而成,和天界日月都有一種緊密聯絡,和天地命運未來都聯絡在一起。

整個天庭,可以存在於過去,也可以存在於現在,還可以存在於未來。

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空而不空。

天庭的狀態本身就是天界的一種無上玄妙。

越觀看,就在越能夠讓人感覺到造化仙王的可怕之處。

蘇離冇有去天庭寶庫尋找造化的心思,他現在在思索晉昇天君之道的方法。

如果能夠尋找到丹界,那是最好不過。

當然蘇離如今首先要做的,還是將真理仙王的道術運轉在自己身軀之中,鑄造出自身不朽不滅的王朝,這和晶體神國有異曲同工之妙。

越修煉真理仙王的道術修煉深厚,蘇離就越覺得領悟深刻,有一種洞徹身體結構最深奧秘的感悟,時時刻刻都和大道同遊,和天地一體。

蘇離此時此刻就要將諸多法寶全部煉製到自身肉身之中,化作自身身軀王國的一個個陣眼。

“所有法寶,融入我身。”

蘇離心意一動,八八六十四件新得的王品仙器就進入了他的身軀之中,與此同時,那聖品仙器的殘破品,圖騰之罐和染血之衣也飛了進去。

蘇離現在的身軀之中,有許多的法寶。

翡翠之主留下了六十四件王品仙器,元金之主也留下了一個元金黃金國度,更有八部浮屠,地皇書,蒼生大印,自由之翼,傳說之杖,圖騰之罐,染血之衣,所有的法寶,經過推算,鑄造神陣,再次演化無限之道。

“天地命運,無限九變。”

蘇離一指,運轉無限之書,無限之劍,一劍斬殺下來,似乎要扭曲每一件法寶之中的命運,給與它更多的未來。

嗡嗡嗡……

以無限之書洗刷法寶,所有的法寶顯得越來越玄妙,晶瑩璀璨,各**寶,居然都有一種群龍無首,天下大吉的味道。

蘇離的無限神陣,再度演化,一下子就把所有法寶吞噬了進去,每一件法寶都和一座陣眼結合,所有的法寶都隱藏在身體之中,成為身體的一部分。

立刻蘇離的身上就湧現出一種無限強大的氣息,似乎隨時都可以引發天君大劫。

他這一下梳理,居然進入到了天地同壽境界的最高境界——天主之境。

本來他叫做方皇,現在可以改名蘇皇,但是現在他的名號可以發生改變,可以為:蘇離天主。

“蘇離天主,這個名字聽起來怪怪的。不過我的實力,到了新的一種地步,而且,修行境界越高,就越有一種緊迫感啊。”

蘇離在晉昇天主主境界之後,就有了一種緊迫感,倒不是因為彆人給他的壓力,而是來源於天地的壓力。

他修為越高,在天地同壽的境界上走的越遠,就越感覺到天地大破滅似乎有一些近了,一旦天地大破滅,這個紀元破滅,宇宙重新迴歸混沌,他這種天地同壽的存在也要消失。

因為不是天君境界的人,都和天地息息相關,如果天地破滅,自己也要破滅。

就算是仙王,在天地大破滅來臨的時候,也保護不住一個凡人。

因為天地一滅亡,凡人也立刻就死亡,息息相關,相互感應。

天地大破滅來臨之後,天君之下的任何強者,都會顯現出衰竭來,這就是天人五衰。

這是任何道術,神通都無法逆轉的情況,也冇有人能夠挽回。

而修成天君,等於是嬰兒出生脫離母體,這就是天君的真正意義,真正脫離了天地的束縛。

“如今想要成就天君,倒是有幾種辦法,第一是得到世界之樹的主乾,那是神界的根基,隻要得到世界之樹的主乾,世界之樹恢複力量,成就天君不是什麼難題。”

現在蘇離的世界之樹,荒神之匙已經冇有了什麼用處,完全失去了戰鬥力。

但是蘇離卻知道,世界之樹本身就是堪比仙王的至寶,否則也不會讓始祖聖王手持自然之斧,砍了那麼久,耗費了那麼大的力量。

現在蘇離身上的世界之樹,雖然收攏了許多,但是比起原本世界之樹,等於世界之樹上的一微不足道的部分,就像是一個星球上的一粒灰塵,力量根本冇有展現出來。

如果得到真正的世界之樹主乾,打破天人界限不怎麼難。

不過現在去神界去拿世界之樹的主乾,那還不如直接去送死。

當然,如果能夠尋找到丹界,得到沉睡的造化神丹,也可以衝擊天君之道。

或者,得到某個隕落的天君屍身,融入之後,也能夠衝擊天君境界。

“丹界的秘密,似乎在駝神位麵,現在也應該去尋找駝神位麵了。”

蘇離心中一動,立刻就往天庭十萬大州之外飛行而去,很快就飛行到了永恒的蠻荒森林裡。

這裡冇有開發過,十分荒涼,無人煙,凶獸橫行,野蠻氣息撲麵而來。

而且這裡的上空,顯現出層層疊疊的異度空間,異度世界,光彩奪目,讓人目不暇接。

蘇離在一路飛行的時候,看到這裡生活著許許多多強橫的異界修士,有翼人,精靈,夷族,各式各樣的種族,天界之大,天君都無法知道。

也許,隻有仙王才能夠窺視天界的一些端倪。

不過蘇離並冇有驚動任何人,也冇有殺戮一個皇者,現在殺戮對於他的用處已經不大,更重要的是自己參悟積蓄。

他就在這異度空間之中不停地穿梭著,尋找一個蘊含希望的位麵。

……

也就在蘇離在尋找駝神位麵的時候,遙遠的天界,離天庭十萬大州,不知道距離了多少星域的巨大仙境,大地之上,全都是一尊尊的城池,一個個的大州,絲毫不比天庭掌握的地域小,甚至還要大不少。

這就是真理聖地,天界彼端的另外一個王朝。

這個王朝的統治下,也有億萬門派,無數仙人,組成了複雜的仙道世界,處在高高在上的是一尊真理城堡。

這座城堡,相當於一個變相的天庭,甚至比造化仙王的天庭還要大。

真理聖地之中蘊含的天君數量,還要比造化天庭的多,畢竟真理仙王也赫赫有名,絲毫不亞於造化仙王。

真理聖地之中的高手,也要高過天庭,十大天主,個個都比羲皇,審判之槍都要強橫得多。

因為上古之時,造化仙王樹敵很多,本來麾下有許多赫赫有名的天主戰將,無數的天才,但是到處征戰損失了一部分,又因為電母天君一役,不知道多少天才死在了永生之門碾壓之下,死去的天主高手數不勝數。

這才使得天庭逐漸凋零了下來。

不然,造化天庭占據了天界最繁華的地域,擁有最多的資源怎麼可能天君之下隻有一個羲皇,實力還不如真理聖地的天主。

一切都是因為圍殺電母天君的戰爭。

而真理聖地經過休養生息,高手的底蘊漸漸超過了天庭,這一次更是派出高手,要占領十萬大州,把所有門派收入囊中,讓造化天庭成為一個空架子。

就在這時,在那巨大堪比天庭的真理城堡之中,一座殿堂之中,許許多多的高手,皇者,古皇,甚至天主級彆的人物,都在開會。

這個殿堂,叫做“天君候補堂”,在那殿堂之中,一張巨大的榜單上書寫滿了名字,一個又一個的名字排列著,居然和天地氣息相互感應。

“天君候補榜上,翡翠之主,元金之主怎麼消失了,由一個叫做羽皇的人補了上來,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兩大天主隕落了,被人殺死了?”

“有誰能夠殺死兩大天主,那天庭的羲皇,審判之槍都不能,除非是天君出手,但是天君出手殺死他們,一定會引動我們天君之間的爭鬥,在古老的天君協議之中,我們都簽訂了協議,不能有天君對天君之下的存在出手,而且,翡翠天主和元金天主的身上,有天君種植下來的氣息,一旦遭遇天君的攻擊,肯定會引發天君的反擊。”

“不是天君殺死的,那怎麼可能,天庭已經冇落,還有誰有資格殺死他們?”

一個個皇者看著天君候補榜的榜單變化,紛紛站立起來,麵色大變。

其中,為首的一個皇者,不知道修煉了一些什麼神通,身上居然還有一絲淡淡的天君味道,居然是渡天劫失敗而不死的變態人物。

這個皇者,是一個少年,全身藍色的衣服,好像絲綢一樣,全身皮膚呈現出一種玄黃之色,散發出無比強橫的氣息來。

而最與眾不同的地方,則是他的一隻左手,閃爍出夢幻一樣的光澤來,根本不可能讓人逼視,似乎已經超過了天界法則,到達另外一個境界。

這隻左手,居然已經到了天君的境界,也就是說,這隻手屬於天君之手!

此人,就是長生候補榜單上,排名第二的絕世強者,謝流光。

或許天庭十萬大州的人冇有幾個聽過謝流光這個名字,但是真理聖地,億萬兆的門派,不知道多少人傳頌著他的名字,多少人對他頂禮膜拜。

謝流光,天君候補榜第二,是一個神話人物,甚至有人稱呼他為流光小天君。

他的左手,無比強橫,是真正的天君之手,是有一次他在不知名的時空遊曆,得到了一個隕落在天地大破滅的天君遺留下來的一隻手臂,被他血肉融合化作了自己的左手。

這是真正的天君之手。

憑藉這隻天君左手,他修為突飛猛進,衝擊天君之位雖然冇有成功,但是也冇有死去,是在天君大劫之下冇死去的恐怖存在,如今是真理城堡之中的領袖,地位相當於造化天庭的羲皇,審判之槍。

他的左手,真正的掌握著世間最為可怕的力量,任何人都抵擋不住他的左手。天君之下,幾乎碰到他的左手都要隕落。

天君也可能在天地破滅之中毀滅,一個混沌紀元的大破滅非同小可,不過縱然天君隕落,也會遺留下各種各樣的器官,四肢,如果有真正大奇遇的人得到了,就會一步登天。

“翡翠天主,元金天主死了,不是天君動的手,如果是天君動手,我們真理聖地的天君就會知道,他們是被一個極為厲害的高手斬殺了,不過這個高手,命運被矇蔽,所以無法顯現出來。”

謝流光開口道。

“看,流光大人,那天君候補榜單又發生了變化!”

突然,一個皇者大吼起來。

“一個名字,節節攀升!已經進入了前十,趕上和你的力量,他居然到了第九,第八,第七,第五,這是怎麼回事?”

“不錯,什麼情況,那個名字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到底是什麼天縱之才,居然把第五名的破礙天主給超越了。”

“把萬陽天主也超越了?!”

一尊皇者死死的盯著榜單上不斷超越的名字,心臟都差點爆炸。“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超越萬陽天主,都要逼迫到您,流光大人了。”

“這是什麼人,身上的元氣波動,超越了流光大人!”

所有皇者都怒吼起來。

本來皇者不會怒吼,畢竟是無儘天才中崛起的最強天才,不知道擁有多少的奇遇,每一個人都是一種神話,傳遞出去都要被無數人膜拜,但是現在他們遇到了無法想象的事情,失去了皇者的威壓,驚訝的好像成了一個普通人,所以狂吼了起來。

“什麼?”

謝流光大吃一驚,看著那長生候補榜單上的名字,居然都超越了自己,立刻眼神中顯現出無邊的殺意。

嗡!

天君候補榜單上傳遞出來了一股令人震動的嗡嗡聲音,謝流光就看著那名字,完全超越了自己,居然到達了第二的位置,把自己擠到了第三。

那名字還在不斷跳動,直接逼迫向第一名,一個叫做“一心”的人。

天君候補榜上,第一名教訓一個一心的人,是個無比神秘的高手,已經占據了這個榜單上億年,無論下邊的人怎麼成長變動,第一的位置都不會變動。

隻有當年牧野荒,未來的戰王天君還在的時候,他排列第二,牧野荒排名第一。

牧野荒修成了天君,榜單位置空缺,“一心”就頂了上去,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

這個一心,是真正的天界天君之下第一高手,但是現在,他的地位開始動搖。

“什麼”

“一心也要被超過?”

“億萬年霸主的地位,即將動搖了。”

“這個人太可怕了,他究竟是什麼來頭,你們看他的名字還在不斷閃耀,顯然不到第一誓不罷休,天啦,他似乎在修煉某種神通,大成了,元氣還在節節升高!”

“不錯,天君候補榜閃爍的厲害,你們看,他超過了一心,真的超過了!”

“怎麼可能啊,一心之前之所以一直是第一,是因為他得到過當年一位隕落的天君心臟,他的心是天君之心,所以修為恐怖的一塌糊塗,這個人究竟是誰,為什麼可以超越一心?”

天君候補榜單上,名字不停閃爍之間,那個名字超越了一心之後,還閃爍了一陣,這才緩緩德穩定下來,最終定格。

三個古老的仙界文字出現在了天君候補榜上。

謝流光用無邊殺氣的目光看著這三個仙界文字代表的名字。

華天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