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章 感謝華天都的饋贈

-

“蘇離?”

“方寒?”

當在遙遠的天界駝神位麵,華天都見到世俗之中熟悉的兩個人時,他的雙眼一下子爆射出了寒光,頓時整個駝神位麵的溫度就劇烈下降,整個晶壁係都在顫抖,似乎就要毀滅,他的嘴裡吐出了四個字。

“華天都。”

蘇離身軀不動,承受著華天都的威壓,麵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華天都,我們已經好久冇有見麵了,上一次見麵,還是在天武之庫,這一晃多少年就過去了。”

“華天都,你還活著,我現在還能想起當年你居高臨下,逼迫我的日子,如果不是那個時候有蘇離師兄出麵,我不知道又要受到什麼樣的羞辱。”

方寒見著華天都,麵上也顯現出了感慨的神情。

“蘇離,方寒,你們果然也飛昇到了天界,還有瞭如此成就。”

華天都的臉上,驚訝神色一閃而逝,隨後就有一種絕對掌控的意境,他的身軀蘊含了難以想象的力量,一寸一寸的皮膚,血肉,根本不屬於這個世間。

“當年在世俗之中,你們兩個不過是個螻蟻,肉身境而已,那個時候,我已經是神通十重巔峰的人物,碾壓死你們易如反掌,不過礙於羽化門門規,冇有碾壓死你們,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很快就要晉升為天君,天君你們知道麼,你們在我麵前,依舊如螻蟻一般,要被我碾壓而死。”

“是麼。”

蘇離吐出了兩個字。

“是的,任憑你們兩個有無數的奇遇,不成天君,都是口子,都要消失在天地之間,而我將扶搖而上,將來的成就,不是你們可以揣測的。當然我的前世華天君,乃天界羽化門的開創祖師,你們現在應該已經混入了羽化門,成了一個長老?但是隻要我一去,你們的地位立刻土崩瓦解。”

華天都青衫獵獵作響,眼神死死盯住蘇離與方寒。

“是麼,我現在的確是天界羽化門的副掌門,未來的掌門,不過你華天君的所有血脈,已經被我清洗,華家的人已經成了毒瘤,你這個開派祖師,已經被我清理門戶了,羽化門與你華天君冇有任何關係。”

蘇離笑了起來。

“什麼,你又將我驅逐了出去?真是大逆不道!”

華天都的語氣之中,有了濃鬱的殺意,臉上卻有一種笑傲江湖,飛揚跋扈我為雄的意境。

“蘇離,方寒,你們是徹徹底底的死罪,今天在這裡,你們通通都要死。”

“是麼,多年前的恩怨,也該解決解決了,蘇離師兄,這一次你壓陣,我今天就要和華天都較量較量,多年之前他的壓迫,我依舊曆曆在目。”

方寒突然開口道。

他的話語落下,處於了一種大戰前夕,絕對冷靜,冇有絲毫雜唸的境界。

此時蘇離看過去,就看到這位方寒師弟氣血如烈日驕陽,節節升高,普照大千。

戰意在一瞬間到達了極致。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給方寒師弟你壓陣。”

蘇離點了點頭。

“你一個人就想挑戰我?找死!全都給我死!”

華天都見著這一幕,麵上露出憤怒神情,大手一抓,光澤不染任何因果的手掌,就洞穿層層天波,天痕,天軌,直接對著蘇離和方寒進行了擊殺,洞穿。

“破界神拳!”

嗡!

華天都擒拿之時,打出了一套拳法,叫做破界神拳,這是華天君獨創的絕學,直達永生之道的一門絕學,一拳轟擊下來,萬界都在怒吼,整個駝神位麵處處崩塌,不成模樣。

他居然一下子攻擊向了蘇離和方寒,決不允許有一個人在旁邊看著,對於他來說,那等於對他的侮辱。

“華天都,你這一次的對手是我。”

方寒大踏步走出,一步之間,整個駝神位麵都開始收縮起來,他的身軀之中,散發出一種天地一體的境界,整個天地一體被他催到極致,頓時整個駝神位麵都有一種融入他身的樣子。

他一拳轟出,打出了自己領悟的無上紀元神拳,諸多力量化作毀天滅地的一拳,與華天都的天君身軀融合在一起。

一邊是天君身軀,力量一動,就可以引動過去未來現在種種時空的加持,天地都不能束縛他,一邊是方寒,明悟了天地一體,有無數奇遇,一拳轟出,整個駝神位麵都處於一種即將毀滅的狀態。

兩拳交鋒之間,居然平分秋色,誰也冇有占據到上風。

許多天波,天軌,天痕壓塌萬古,也到了蘇離麵前,但是蘇離如亙古不滅的神魔,他的身軀光華,透露著一種無暇,不滅,時光,玄黃的氣息,任何的天波攻擊到了他的身軀上,就消失無蹤。

“嗯?我以天君之軀,都奈何不了你們?你們居然能夠接下這一拳,實在令我驚訝,不過這一拳我隻用了一半不到的力量。接下來,我就不會讓你們這麼輕鬆如意了,你們的實力,正好讓我徹底掌握華天君的身軀力量。”

華天都看了方寒蘇離好一會兒,才吐出了這一番話,他也冇有料到,這兩個人居然能夠接下自己天君軀體的一擊。

華天君的身軀,在上古時代被永生之門的餘波擊中,靈魂死亡,身軀破碎,一縷元靈轉世歸來,就是華天都,重新回到了天界,尋找到自己的棺材,又得到了自己的身軀,修成了大神通,隻要再晉昇天君之位,他就可以修煉到當年全盛的時候。

而且經曆了大劫,就越能更進一步明悟大道之理,衝擊仙王之境。

這一次他就秉持著前世的記憶來駝神位麵尋找丹界鑰匙,隻要能夠得到丹界,吞噬了之後,立刻就可以成為多個紀元的天君,到時候入主天界。

什麼災難天君,永恒天君,混沌天君,殺戮天君,通通都要成為他的臣子!

這就是他的野望,卻冇想到在這裡,居然碰到了凡間的兩個對頭,還如此強橫。

“華天都,你的一切都被我看穿,天君之軀,你根本不能夠運轉自如,因為你不是真正的天君,強行運轉天君身軀隻會讓你的靈魂受損,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不是你辛苦修來的力量。”

此時此刻,方寒平靜的開口。

他每一次開口,天地就為之震動,變化,等他的話語說完,這裡的天空之上,居然出現了天界的大日,把輝煌的神光,照耀到達了這片虛空亂流之中。

本來,天界的大日無法照射進入虛空亂流,但是現在,方寒的法力,語言,好像天規,命令光芒照耀。

方寒站立在這片淨土之中,就好像是淨土之中無敵的神祇,無人可敵,無人可破,他的氣勢已經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天上有一個大日,地上有一個方寒。

刹那之間,華天都就無比震驚地發現,天地之間一切種種,全都消失了,所有的榮耀全都歸於方寒,方寒就像是締造了所有文明的永生之門。

任何天君,甚至是仙王,各種遠古的神話,傳說中的無上破碎存在,也都不能夠和他媲美。

“好賊子!”

華天都震怒無比,一下子反應了過來,他知道自己這一次心神居然差一點被奪,立刻就湧現出不滅不朽的天君意念,刹那之間身上的氣息也陡然增加,節節攀升,絕不落於下風。

他的體內,天君的力量開始爆發,那天界的大日都開始轟隆隆的震盪,而方寒演化出來的這一片淨土,也都開始撕裂。

“方寒,你很好,非常之好,你已經徹底激怒了我,接下來我就會讓你知道災難,混沌,殺戮,混亂,雷帝,永恒六大天君的所有絕學!華天君,不,我華天都,重生之後的華天都,將來的成就絕對會超越上一輩子的華天君,我將成為真正的仙中王者,直達永生!”

華天都突然之間,打出一拳,這一拳之中,居然蘊含了災難之氣,混沌之氣,殺戮元氣,混亂元氣……六道元氣全部凝聚,組成了絕殺之勢。

華天君,居然精通六大天君的絕學。

包括混亂天君的絕學!

當年華天君是造化仙王的忠實走狗,而六大天君那時也是造化仙王的臣子,所以華天君會六大天君的絕學。

如今六大天君的絕學,儘數被華天都施展了出來。

蘇離於是見到了真正意義上的六大天君絕學。

永恒不動真我戰法,災難救贖君臨大道,混亂秩序中天古道,雷霆化育帝君大勢,殺戮誕生諸空神相,混沌通明泰鬥天堂。

這六大天君武學,在華天都的手中簡直如自己創造的一般,每一種絕學,都帶著天君神韻,可以扭曲規則,改變意誌,代表著天地極端的意誌,一下子就降臨到了方寒的身軀上。

這一次華天都居然冇有攻擊蘇離,顯然剛纔方寒給他的心靈壓迫,把他惹急了。

無論是混亂的意誌,還是災難的意誌,殺戮,雷霆,永恒,混沌的意誌,都是天君領悟出來的天地極端,這也是一位修士想要晉昇天君必須到達的一步。

如果不能領悟出代表著天地極端的意誌,怎麼可能晉昇天君。

這也是一種真諦。

此時此刻,蘇離的眼神之中閃爍著無數瞳孔,他的瞳孔到瞭如今,化作了無限神瞳。

無限神瞳之中,每時每刻都有億萬兆文明在誕生毀滅,不知道多少的生靈在刹那之間死亡,又在刹那之間誕生,諸天萬界,多元宇宙,都在他的瞳孔之中變化。

就算是一尊天主看到他的瞳孔之中文明,也會徹底化為白癡,因為冇有人能夠接受如此龐大的資訊和文明的傳播。

六大天君的所有法術,所有極致,都被他以無限之瞳看的一清二楚,冇有任何秘密。

蘇離眼神閃爍,光芒流轉,身軀之中顯現出一種更為恐怖的意境,六大天君的絕學落入到無限之書中,化作了一種難以想象的能量補充,刹那之間,他的無限之書再一次大放光芒。

蘇離身上都擁有一種天君的智慧。

他的體內,出現了一條可怕的長河,花開花落,悠悠歲月,長河之中流淌著無儘大千世界,流淌著一個又一個的紀元。

無數異象呈現,讓蘇離此時此刻的道行更進一步,無限之道接近了天君之道。

“感謝華天都的饋贈。”

蘇離的麵上流露出歡喜神情,這一下子他得到了六種天君絕學。

曾經在混亂元胎那裡,他也得到了混亂天君傳承,不過比起如今這裡得到,簡直是一粒微塵之於一方宇宙。

這都是華天都的饋贈。

蘇離必須要感謝他。

不遠處,方寒似乎也看明白了六大天君的絕學,突然一拳,就將六大天君的絕學破去。

“無華之道!方寒,我今天就讓你看看我開創的大道,無華之道!天地無華,日月無光,光華俱滅!”

六大天君的絕學冇有殺死方寒,華天都頓時狂吼起來,使出了自己開創的大道,一股濃濃的“無華之力”,從華天都的身軀上狂湧了出來。

方寒立刻就落於了下風,不過哪怕是落於下風,他依舊如一個智者,似乎冇有任何的心情波動,整個人在虛空之中,似乎如一尊戰神。

突然之間,一股股浩浩蕩蕩的造化之氣,從方寒的身上顯現了出來,他在這一刻催動了三十三天造化神拳,體內三十三天至寶全部催動。

嗡!

三百倍戰力徹底爆發,方寒一拳打出。

拳風發出的那一刹那,華天都的臉色驟然變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殺傷力,甚至他的天君之身都開始哆嗦。

“造化神拳?三百倍戰力?”

一下子華天都他就落入了下風。

也就在這個時候,蘇離體內,無儘晶體神國流轉,一股股的推演之力,刹那之間流轉,甚至在他的體內,無限之道全都化作了一種大道。

刹那。

不錯,就是刹那之道。

蘇離在陽神世界時尋找寶物見過刹那迷宮,如今在這裡,經過他的推演將刹那之道推演到了一種極致。

蘇離整個人處於了一種刹那的境界中去。

天地一體,刹那之間。

就在那刹那之間,發生了刹那的事情。

一枚鑰匙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就在刹那的時間裡從駝神位麵的深處飛行了出來,瞬息之間落在了蘇離手上。

緊接著,這鑰匙不停變化,最終顯現出了兩個字。

這是丹界神文。

是“刹那”。

丹界的鑰匙,就叫刹那。

“刹那鑰匙,終於落在了我的手上。”

蘇離就在這刹那之間,得到了刹那之匙。

這便是上古丹界的鑰匙,可以隨意變化各種形體,更能夠爆發出丹界之氣,其中更蘊含有無上丹界之主的意誌。

蘇離早就知道丹界之主的鑰匙名叫刹那之匙,所以在這刹那之間,在得到了六大天君的之後,將自身的無限之道化作了刹那之道。

那來自陽神界的刹那迷宮,刹那之道,經由蘇離的推演,與這個永生界的刹那之道居然吻合,於是乎蘇離就得到了丹界的鑰匙。

他可以感受到,在刹那之匙的深處,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可以溝通丹界,破空傳遞來無數丹藥之力,洗滌周身。

這丹界的丹藥之力,就等於是“寶界”的寶氣,一般人得到一點點。都能夠增加壽元,提升境界,增強神通。

一股股丹藥之力容納進入蘇離的體內,立刻蘇離的力量再次升高,體內不知道多少的晶體神國在這一刻誕生。

他有一種感覺,自己晉昇天君的成功率一下子提升了兩三成。

丹界,是萬丹之源。這個天下,任何丹藥,都不如丹界,就算是仙王煉製的丹藥,也不如丹界的元氣純正。

他一下子得到了丹界之匙,全身得到丹界的丹界元氣加持,力量就不斷提升,更有希望突破天君之道。

原本他得到了時光之沙,度過了天地同壽之劫,吸收了玄黃之血,就有了兩成度過天君之劫的可能。

後來他斬殺了兩大天主,煉製成了無限神陣,又多了兩成度過天君大劫的可能。

現在他得到了丹界之匙,有丹界元氣的滋潤,又多了兩成可能。

而如果利用丹界之匙進入丹界,得到傳說中的造化神丹,他度過天君大劫的可能就到了**成。

這是一種天大的奇遇。

“啊啊啊啊!丹界鑰匙!這是我的!我的!”

華天都看到這一幕,怒吼了起來,幾乎要發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