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感謝華天都送來的天葬之棺

-

華天都看著上古丹界的鑰匙,居然落入了蘇離的手中,幾乎是要發瘋。

這上古丹界的鑰匙,非同小可,掌握了這枚鑰匙進入丹界之中,就可以獲得無窮無儘的丹藥,甚至有沉睡的造化神丹。

那等於是天君的屍體,冇有人不羨慕。

丹界,現在就是一座無比龐大的寶庫,誰得到了,誰就有可能晉昇天君。

華天都自尋回華天君的身軀,得到了前世的記憶,就立刻前來尋找丹界鑰匙,隻要他得到這枚鑰匙,進入丹界之中,得到一枚沉睡的造化神丹,他就有十成的把握修行到天君境界!

但是現在,丹界的鑰匙居然落在了蘇離手中。

華天都立刻憤怒到了極致,與華天君的軀體融合為一,打出無華之力,居然不管不顧方寒,向著蘇離殺來。

他已經徹徹底底的狂暴了。

“華天都,你的對手是我。”

方寒在這一刻又是一步邁出,抵擋在了華天都的麵前,他的氣勢鋪天蓋地,居然不能讓華天都前進分毫。

“方寒,你這是在找死,你在找死啊!”

華天都暴怒。

“華天都,何必著急呢,你和方寒師弟之間,還有一筆遠古舊賬冇有算,我們之間的賬何必如此著急。”

蘇離一下子得到了刹那之匙,隨意一動,就將這丹界鑰匙煉化,這口丹界鑰匙在他的手中隨意變化,可以化作任何的形體。

當蘇離更進一步催動丹界鑰匙的時候,就感受到了丹界鑰匙的上邊,有一股無比偉大的氣息,那居然是一滴鮮血。

造化仙王的鮮血。

一尊仙王的鮮血!

蘇離可以感受到那一點血跡,完全可以磨滅天君的肉身,稍微一釋放氣息,都可以破滅一切皇者。

血光之中,帶著無上不可褻瀆的威嚴,使得一切生靈見了都要頂禮膜拜。

蘇離智慧流轉,丹界鑰匙落入他的體內,在進入體內的那一刹那,他的身軀之中湧現出無儘造化之力,造化神拳湧現虛空之中,頓時就讓那一滴血液投入無限神陣之中。

整個無限神陣,立刻爆發出了熊熊大火,就好像是把一片油海之中丟入了一個火把,徹底引發了天地大火。

火焰神聖,不容褻瀆,是造化之血燃燒誕生的火焰。

蘇離沐浴在造化之火之中,身軀在煆燒,晶瑩剔透,每一枚的晶體神國都在毀滅重生,再造乾坤。

這一滴造化仙王的血液,幾乎是讓他完完全全領悟了造化真諦。

此時此刻,他到天庭去,說自己是造化的傳人,也冇有人敢反對。

即便是災難天君,永恒天君,混沌天君,殺戮天君,雷帝天君,在見識了他的造化真諦之後,也不能不承認他的造化正統。

“似乎又被造化仙王扶持了一把,成為了他的棋子。”

蘇離在這一刻,升騰起了一種明悟,這造化仙王的血液本來不可能被他煉化,但是現在被他煉化了,那就說明他又被投資了。

這在現在來說不算是一件壞事。

因為當那造化之血化作造化之火燃燒之後,蘇離體內的各種法寶,居然都領悟了一種天地一體的境界。

八部浮屠,地皇書,蒼生大印,甚至萬界王圖,也都在這一刻領悟了一種天地一體的境界,有了造化神器的潛質。

往後如果有機緣,這些法寶都可以晉升到造化神器的地步,真正威震諸天。

他隨意一動,都可以打出三百倍的戰力。

而如果燃燒天脈元氣,他甚至可以打出一千倍的戰力。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會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不遠處華天都依舊在與方寒廝殺,他全力施展自己領悟的無華之道,一拳所過之處,天地日月都要失去光華,整個世界唯有他自己蘊含無儘的光明。

但是在這一刻,他就感覺到了一種不妙,似乎自己的未來之路就要被斷絕。

他立刻就要跑路,離開這裡再說。

蘇離卻在此時動了。

在刹那之間,他一下子打出了一千倍的戰力。

冇有人可以形容這一拳的恐怖,當這一拳施展開來之後,華天都的臉上隻來得及顯現出驚恐的神情,他就看見自己的天君身軀居然被一下子洞穿,隨即自己體內一口硃紅色的棺材被抓了出來。

“不,我的天葬之棺!”

華天都憤怒到了極致,震驚到了極致,不可置信到了極致,似乎從來冇有想到自己的天君之軀,居然會被一下子打穿,更冇有想到自己的天葬之棺居然會被一下子抓攝出去。

他的怒火幾乎要將他磨滅了,但是他也在這一刻陷入了無邊的清醒狀態,怒吼連連之中,將自己前世的身軀一裹,立刻就離開了這個位麵。

瞬息之間,逃的無影無蹤。

蘇離的手上,卻多了一口棺材。

這口棺材在蘇離的手上,散發著一種諸天都要暗淡的感覺,似乎諸天麵對這口棺材也要滅亡,所有的一切都要埋葬在這口棺材之中。

這是一口可以埋葬諸天的棺材。

傳聞之中,這口棺材是造化仙王為自己而打造的一尊棺槨,就是為了有一個紀元,自己隕落,拉扯諸天一起寂滅,然後在棺材之中等待重生。

不過後來造化仙王消失,這天葬之棺就落入到了華天君的手裡,埋葬自己的屍骨,現在又落到了華天都的手裡。

而剛纔,居然被蘇離奪取了過來。

天葬之棺。

這是一件難以想象的至寶,一出現就要埋葬諸天,它的品級已經無法用王品仙器,聖品仙器來形容,如果真正發揮出它的威能,什麼天君都要隕落。

但是現在,天葬之棺易主了。

“方寒師弟,這一次我出手,破壞了這場比鬥,你不會怪罪我吧。”

天葬之棺在手,蘇離笑著開口。

“哪裡哪裡,恭喜師兄得到丹界鑰匙,又得到天葬之棺,天君之道將要大成!”

方寒看著蘇離手中的天葬之棺,也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氣息,如果華天都一開始就祭出天葬之棺,他根本不可能壓製華天都。

天葬之棺,實在是太玄妙了,是造化仙王給自己打造的棺槨,怎麼玄妙都不為過。

也幸虧華天都對這天葬之棺並不熟悉,這才讓蘇離師兄奪取了過來。

“哈哈哈,我如今得了丹界鑰匙,又得了天葬之棺,倒的確可以衝擊天君之境,如果我們能夠進入丹界,那方寒師弟你也有衝擊天君的把握。我們現在還是先回羽化門吧。”

蘇離的心情極為不錯。

遇到了華天都,讓他不僅得到了六大天君的大道真諦,還讓他得到了華天君的血液,他的身軀之中大量的法寶領悟了天地一體之境界。

當然,最為寶貴的,還是得到了丹界鑰匙與天葬之棺,這兩件寶物是天君都要渴求的。

蘇離打量了一眼丹界鑰匙,有許多的丹氣,從這鑰匙之中不斷湧現而出,這種丹氣比起聖品丹藥的丹氣還要神妙得多,簡直相當於造化神丹的丹氣。

這是整個丹界的精華之氣,而且冇有一點反噬,如果這種丹界元氣降落到達世俗之中,普通人聞到了,幾乎立刻就能成就仙人,不死不滅。

聖品丹藥就不行。

因為聖品丹藥的藥氣太猛烈,一般的高手不能承受。

“走,方寒師弟,我們現在回羽化門,把大量的藥氣灌注進羽化天國之中,讓整個羽化門弟子實力大大提升,想必要不了多久,我們的羽化門就可以超越億萬無上大教,甚至是天庭。”

蘇離邁步一動,方寒緊隨其後,很快就從這裡回到了中州古城。

這一次蘇離的實力可謂是又提升了好幾倍,他甚至有一種感覺,隻要不是天庭度過多個紀元的天君出手,那些這一個紀元領悟天君之道的,也不可能殺死他。

唰。

當蘇離與方寒降臨中州古城之後,就可以看到中州古城完全封鎖,並且力量向外膨脹,無數羽化門金仙弟子,元仙長老,各種聖人,皇者高手,都在向外搏殺,殺得蠻族,神族,獸族,海族等節節敗退。

這一次異界大軍的入侵,無上劫數,完全是在給羽化門練兵的機會。

羽化門內部,羽化天國的時間也已經加速,外麵一個時辰,裡麵就是上千年歲月。

許多的弟子修煉了千年,出來擊殺妖獸,在慘烈的大戰之中有了領悟,就立刻回到羽化天國之中閉關修煉,突破了境界,又出去殺敵。

修為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提升。

可能外界過去了兩個時辰,一個金仙就能修行到元仙境界。

現在羽化門中,各種元氣是徹徹底底的敞開了供應,王階靈脈,聖階靈脈元氣都不缺,各種丹藥,材料,流水一般的分了下去。

每一個弟子都感激涕零,發誓要為門派做貢獻。

羽化門此時此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飛速地提升實力,不知道多少的金仙晉升,多少的聖人修成,又有多少的皇者成就。

蘇離看著這一幕,都十分的羨慕。

“我為什麼穿越的時候,不穿越到這個時候呢。”

蘇離甚至會有這樣的想法。

他來到天界羽化門的時候,想要得到一條二階靈脈,都要拚了命的出去做任務一會兒去這個州殺什麼七十二煞,一會兒去那個州,尋找什麼寶物,一會兒又要去外邊接任務,殺什麼龍族的三個金仙。

那個時候,他也就是個半步金仙,為了得到一點二階靈脈,真是拚了命。

而到了後來,為了得到一條一階靈脈,王階靈脈,更是不要命地去廝殺,去鬼武聖君的墓葬之中不斷廝殺,才勉強得了一條王階靈脈。

現在的羽化門弟子倒是幸福,人在羽化門,在中州,就有無數的王階靈脈,各種聖階靈脈的元氣,隻要出去廝殺一番,就可以不斷晉升。

“現在的弟子真是幸福。”

蘇離稍微感慨了一句,就將這種情緒斬掉。

他邁步進入羽化門內部,就看見羽皇在修煉。

除了羽皇之外,軒轅世家的家主,虛家和南宮世家的家主,也都在羽化門的裁決殿中,一臉驚訝地看著羽皇。

蘇離斬殺了翡翠天主,元金天主,讓三大世家的人開導羽化門避難,現在他們果然來了,攜帶了所有的資源和弟子,來到了這裡。

結果他們就看到羽皇的修為居然超越了古皇,身上有了一種天主的氣息,遠遠超過了他們。

這讓他們感覺到震驚。

畢竟在一些日子之前,羽皇究竟什麼實力,他們也是知道的,卻冇有想到現在羽皇的實力竟然進步到瞭如此地步。

麵對如此強橫的氣息,三大世家的家主自然是震驚得無以複加。

而且三大世家的所有人,看著羽化門的高手,日新月異的成長著,每隔一千年,就修成了許多的金仙,元仙,祖仙,聖仙,甚至是皇者。

羽化門的資源之豐厚,讓每一個人都汗顏,所有的世家家主都覺得自己門派不是無上大教,而是一個叫花子,不過他們也不好意思向羽皇要資源。

情況,每天都很尷尬。

“蘇離師弟,你進來了,還有他,是方寒?你居然也修行到了天地同壽的境界,不,天主的境界?”

羽皇突然看著蘇離與方寒從虛空中行走出來,兩個人身上各有一種震盪諸天的氣息。

“師兄,方寒師弟回來了,方寒師弟在外邊得了大奇遇,已經修行到了天主級彆的天地同壽境界。”

蘇離介紹了方寒給羽皇,這兩位接觸的並不多。

“方寒師弟,我記得你不久前似乎還是個聖人,現在居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羽皇目光望向方寒,臉上顯現出了歡喜與震驚之色,似乎冇有想到羽化門除了蘇離之外,居然還有一個方寒,修為速度居然如此之快。

“見過羽皇師兄。”

方寒一笑。“我這一次出門,遇到了一個天君寶藏,所以修行到了天地同壽境界,不過與蘇離師兄比起來,還是要差了一籌。”

“什麼,那個叫做方寒的羽化門弟子出門一趟,居然得到了一個天君留下的寶藏,這是什麼氣運?”

“不可想象,不可想象啊,羽化門有一個蘇離已經很可怕了,現在居然又有了一個方寒?”

“那個方寒的氣息太可怕了,比起我們的家主都要恐怖許多,看來他真的得到了天君寶藏,也隻有天君寶藏才能夠讓一個聖人很快修行到天地同壽地步。”

“羽化門這是要大興啊!”

三大世家,虛家,軒轅家,南宮世家的弟子聽著方寒的話語,各個震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就連那三大家主也都不例外。

而下一刻,蘇離的話語更是讓他們差一點跪下。

“師兄,我現在有了八成的可能晉昇天君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