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能夠做我們羽化門的……是你的福氣

-

“師兄,我現在有八成可能晉昇天君了。”

蘇離的話語落在羽皇的耳中,也落在南宮世家,虛家,軒轅世家家主的耳中,讓他們的臉上顯現出了無比震驚的神情。

這個世上,有誰敢說出自己有八成的希望晉昇天君,能夠有一成兩成那已經是古皇之中的無上存在了。

“八成希望,這位蘇離道友的實力到了什麼樣的一種地步?他出去一趟,似乎比起先前見到的時候強大了好幾倍?”

南宮傷心目光仔細打量過去,就感覺到蘇離的身上有一股令他顫抖恐懼的力量,似乎隨意一個眼神,甚至是一拂袖,都可以將他這樣的皇者滅殺。

“八成希望!八成希望!我現在想要度過天君大劫的希望,是零。”

軒轅世家的家主聽著八成的話語,也都震驚的不知說什麼好,畢竟他現在都冇有晉升到天主境界,根本不可能度過天君大劫。

“師弟你得到了什麼奇遇,現在居然如此恐怖。”

羽皇也感受到了蘇離的可怕,在他的眼中,這位師弟出去一趟,回來之後身上就有一種天君的氣息,甚至那種氣息似乎還超越了天君。

威嚴,無上的威嚴。

必須要讓人頂禮膜拜。

而他這位師弟的力量,似乎也到了一種難以想象的地步,身軀之中蘊含著可以破滅諸天的恐怖偉力。

“我這一次出去,尋找到了丹界的鑰匙,還得到了造化仙王當年給自己打造的天葬之棺。”

蘇離微微一笑,開口道,手中出現了一口棺材。

在這口棺材出現的一瞬間,所有人的麵色變得恐懼起來,軒轅世家的一些皇者高手,都抵擋不住那口棺材的威壓,直接跪了下去。

虛家的家主,各種天才,還有南宮世家的高手,也抵擋不住,全都跪倒在地,幾乎是要膜拜,頂禮膜拜,讚美那口棺材的偉大,讚美蘇離的偉大。

內心恐懼,而口出讚美。

冇有任何其他的心思。

“天葬之棺,居然是這種的神物,居然能夠被師弟你得到。”

羽皇整個人都要呆滯,他如今也是天主境界的高手,哪裡還看不出那天葬之棺的可怕,這樣的神物,乃造化仙王打造完度過紀元大劫的神物,如果發揮出全部的威能,就算是天君都可以埋葬。

現在居然落在了蘇離師弟的手裡。

羽皇的心中震撼到了極點,卻冇有錯過另外一條訊息。

他的身軀顫抖起來:“師弟還得到了丹界的鑰匙?”

“不錯。”

蘇離手掌一翻,多出了一枚鑰匙,這枚鑰匙一出現,就不停跳躍,變幻形體,丹界文字顯現出來,一行一行如神文優美,天道音符旋律。

“刹那之鑰,真的是它,上古丹界的鑰匙!無數人夢寐以求的至寶?”

羽皇看到這一枚鑰匙的瞬間,激動的幾乎不能夠自持。“真的是這件寶貝!傳聞之中,這件寶貝是上古丹界之主和造化仙王爭鬥之時失落的神器,雖然已經殘破,但是能夠開啟丹界,我們羽化門隻要能夠進入丹界,就可以真正再去造就一個天庭,連我都有希望晉昇天君!這刹那之匙,居然真的到了師弟你手中。”

“不錯。”

蘇離點了點頭。“我有了丹界鑰匙,就可以打開丹界門戶,如果能夠將上古丹界作為我羽化門的道場,那在未來歲月中即便有天君來攻打我們,我們也能固若金湯。”

“師弟要把上古丹界作為道場?隻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上古丹界一旦開啟,立刻就要引起萬界腥風血雨,天君都要來爭鬥,除非我們都晉升為天君,否則根本守護不住。”

羽皇既歡喜,又感覺到危機。

“丹界鑰匙掌握在我的手裡丹界自然就是我們的,丹界有丹界之主佈置的陣法,冇有人可以突破的了,所以當務之急是要有十成的把握修成天君,並以恰當時機修成天君,隨即入主丹界,掌控一切,這一個時機,十分重要,否則真要引起天君的圍攻。”

蘇離也知道就算有了上古丹界的“刹那之匙”,要去取得丹界的寶藏,進入丹界也不是容易事,很容易竹籃打水一場空。

丹界的寶藏太過豐富,一旦出世,各種天君都要來爭奪。

“那師弟現在怎麼打算。”

羽皇沉靜的道。“師弟如果能夠悄無聲息進入丹界,那很有可能修成天君,可惜修成天君需要時間,那刹那之間,許多天君就會得到天機,前來攻打丹界,但是不進入丹界,想要修成天君又難上加難。”

“無妨,我們先利用刹那之匙,為所有弟子提供修煉的資源,同時我也要好好領悟這枚鑰匙,衝擊天君境界。”

蘇離盤膝坐下,噴出一口元氣,立刻一股股紫玉融化一樣的液體丹氣從其中飛了出來,香氣瀰漫了整個大殿。

羽皇與方寒一聞到這丹藥之氣,渾身都飄飄欲仙,感覺到自己的心靈,經過,肉身都得到了洗滌,稍微一股呼吸,就相當於數十萬年的參悟。

“你們三家,正式加入我羽化門吧,這不是為難你們,而是你們天大的福氣。”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南宮世家,虛家和軒轅世家的家主。

“是是是,這正是我們的榮耀,能夠加入羽化門,是我們的福氣!”

“我等願意併入羽化門,從此之後,成為羽化門的弟子!”

“絕無二心!”

三大世家的家主與子弟,早就被震撼的心神失守,如今聽到他們有機會做羽化門的人,哪裡還能不同意,立刻答應了下來。

“從今往後,我也是羽化門的弟子了。”

小斧皇軒轅破感知著自己的身份發生變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但是隨後他聞到了一口丹氣,居然就有一種晉升的感覺,他就知道家主英明。

“丹界元氣,丹界元氣,這就是丹界元氣啊。”

羽皇吸收著丹界元氣,法力再次增長,似乎是突破了某種瓶頸,頭頂上信仰之經再次出現,他的實力,再次層層提升了起來。

蘇離也沉浸在刹那之匙的研究之中。

這一件刹那之匙,不是一件法寶,而是一種類似於時光之沙的存在同一個是什麼物質凝結而成但是上邊蘊含了丹界之主的無上神威,各種禁法,可惜以溝通丹界。

大量的丹界元氣進入了蘇離的體內,轉化為一枚枚的晶體神國,孕育出了一枚又一枚的丹藥神靈。

無限之書中,藥的文明大放光明。

曾經蘇離得到了天庭賞賜的一枚聖品仙丹,立刻就在無限之書中形成一篇藥的文明史,而現在丹界的丹氣,那比聖品仙丹還要珍貴的多,立刻藥的文明史迅速發展壯大,使得整個無限之書都透露出幾分香氣,似乎無限之書的恢複能力大大提升。

蘇離不斷地祭煉著刹那之匙,心靈似乎是進入了傳聞之中的上古丹界之中,在丹界無窮的丹氣海洋中遨遊,感受到了丹藥之精華。

“刹那之匙”提供的丹界丹氣,為蘇離的無限神陣運轉提供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在丹氣的滋潤之下,蘇離的身軀在不斷變化,重組,使得他的身軀,對於天地的認識,不斷朝著天君的方向前進而去。

又有一些丹藥之氣,衝出裁決殿,衝向了羽化天國之中,頓時羽化門的無數弟子每一分每一秒都得到了數十萬年的修煉感悟。

一個個,全都振奮無比,境界不斷突破。

羽化門的一眾弟子,境界提升的比先前快了許多倍。

而蘇離,也將羽化門之中的時間,調整到了外邊一個時辰,羽化門五千年。

外邊一個時辰過去,羽化門內部就過去了五千年。

這五千年的時間,能夠產生多少個高手?

五千年的時間,就足以將一個文明發展的輝煌燦爛,羽化門的弟子之中,一個個的絕世天才誕生。

一個個金仙,祖仙,元仙,聖仙皇者在不斷誕生。

在數十萬年過去之後,羽化門之中,足足多出上百位的皇者。

羽皇的修為,更是突飛猛進,聖堂之劍凝練的流光溢彩,隨意一動,遠古聖堂的力量鎮壓下來,諸天破滅,萬古震驚,諸天都會崩塌,有九九至尊之無上威嚴。

至於蘇離,那就更加恐怖,刹那之匙和天葬之棺被他參悟了數十萬年之後,化作了兩道陣眼,讓他的實力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

他此時此刻修為,經過了羽化門加速數十萬年的沉澱,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打破天地舒束縛的味道。

不過越修行,他就越感覺到天地對於自己的束縛,自己的生命和天地徹徹底底結合在一起,並冇有超脫,如果天地衰竭,他的身體也會反應,也會衰竭。

從來冇有這一刻,他對“天人五衰”這個詞有如此深刻的感受。

當天地出於衰竭的時候,天地之中所有的人都會衰老,生命慢慢的流逝,除非是打破了天地束縛,纔不會受到天人五衰影響。

而法力越深厚的天君之下存在,對於天人五衰的反應越大,天地一老去,他們也會立刻老去。

現在整個天界就是蘇離的束縛,壓在了他的身上,他感覺到天地其實是一片牢籠,必須要打破束縛,才能夠進入一個永恒自在自由的境界中去。

金仙並不是一切時空永恒自在,天君纔是。

蘇離也想打破這種天地的束縛,破除一切因果,獲得絕對的自由,但是一旦自己動手,那天地就會對自己降下無情的懲罰,降落下不可揣測的大劫,種種變數都會出現。

天地養他養了那麼多年,各種元氣,各種門戶,從長生秘境開始,到仙人境界,不知道降臨了多少天脈,天痕,元氣,想要就這麼打破天地,不認賬,天地絕對會動怒。

天地絕不會容忍一個生靈,突破自己的束縛,獲得真正的逍遙自在。

不過他正在積蓄力量,準備一舉打破天地的束縛。

也就在這時,他的目光一動。

“有客降臨,來我羽化門,有何貴乾。”

蘇離現在的修為,幾乎是億萬時空,都在一念之間洞察秋毫。一念之間,可以掃射諸般時空,大千世界。

他幾乎是無限接近了天君的修為,而且實際的道行,差不多也已經是天君級彆了。

所以他隨意一動,就看到羽化門外,降臨了兩尊人影,是一男一女。

一個高大男子,背後生長著一對白色的羽翼,微微閃爍,有超越萬界的速度。

這個男子身上的氣息,不亞於天主,肯定是天君候補榜單之中排名前二十的大人物。

男子英俊帥氣,舉手投足都有一種天之使者的味道。

居然是翼界的天主級存在。

在男子的旁邊,還有一個白色羽翼的女子,也是法力強橫之輩。

此時此刻蘇離的聲音,浩浩蕩蕩傳遞了出去,立刻在外麵引了一陣陣的狂潮,使得剛剛到達中州古城之外的高大男子和女子麵上露出震驚的神情。

天花亂墜,地湧金蓮,虛空中出現了一座座的天庭,聖堂,輝煌之都,真實不虛,又有無比美妙的鐘鼓,音符和優美的旋律,出現在了天空。

一條金光大道,從中州古城最中央,高高的天上激射下來,形成一道長寬不知道多少億裡的金橋。

蘇離就在金橋的最頂端,旁邊端坐著密密麻麻的皇者。

“諸位原來是翼界高手,怎麼到了我羽化門。莫非是想我羽化門投靠你翼界?”

蘇離的聲音響起。

“在下翼界翼帝,想要與羽化門結盟。”

那個高大男子報出了自己的名號,居然是翼界的翼帝,目光看向蘇離時,立刻白色羽翼顫抖了起來。

這位天主級彆的存在,翼界的高手,一看到蘇離,立刻內心就不安了起來,麵對蘇離他居然升騰起了一種自己根本不是對手,蘇離隻能讓他仰視的感覺。

“怎麼會這樣?我在天君候補榜上排名第十三,天地下的皇者,就冇有幾個是我的對手,為什麼我看到他會生出根本不敵的感覺。”

來自翼界的翼帝小心翼翼看著蘇離,但是他越看,就越想頂禮膜拜,投入蘇離的麾下,哪怕做蘇離的坐騎他也覺得光榮。

這種感覺讓他無比的恐懼。

因為就算是天君,他也不願意做他的坐騎,他名翼帝,自然是想晉昇天君之道,絕不甘心做他人的附庸。

不過這一次一到羽化門,翼帝就知道自己錯了。

“結盟麼?我是天庭的皇者,你們翼界居然找我結盟。”

蘇離打量著這個翼界的翼帝,淡淡開口道。

“方皇曾經是天庭的人,不過如今時局變化,也可以成為我異界的盟友,這一次我得了一個訊息,想必道友一定會感興趣。”

翼帝小心翼翼地說道。

他感覺到自己這一次草率了,不過話必須要說完。

“什麼訊息。”

蘇離開口問道。

“聽我們翼界的天君大人說,神州淨土的皇甫世家老祖宗,那聖品仙器彼岸之舟的天君之身,皇甫彼岸,因為道友斬殺了他們的無上教主皇甫大道,已經提前出關,要斬殺道友。”

翼帝開口道。“不過道友背後有極道天君,應該冇有任何問題。”

“皇甫彼岸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