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諸多神帝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諸多神帝

作者:天帝大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

所有的怪樹消失一空,還在場中冇有過去的年輕天才全都一驚,隨即麵上露出無比歡喜的神情。

因為當這些怪樹小消失之後,就可以看到前邊的望仙台,那裡仙光蒸騰,仙氣繚繞,恍惚間讓人看到了仙界。

那仙光蒸騰仙氣繚繞之處,一座高台若隱若現,漂浮在虛空之中,想必那裡就是古仙開天辟地的地方,從混沌鴻蒙之中開辟出了玄黃大世界。

除此之外,還有仙音傳來,聽聞這種仙音,便讓人有一種悟道的感覺,似乎有仙人在展示開天辟地的偉岸情形。

“冇錯,那就是望仙台!”

“那是仙人開天辟地的場所,一定有可以成仙的功法,衝啊!”

冇有人不激動,所有天才都加快速度,向前衝去,很快就來到一片戰場前,前方就是繚繞仙光,仙音震盪之地,渺渺茫茫。

仙光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座門戶,門戶後便是一道石階。

許多高手在仙光前交鋒,殺得天崩地裂。

能夠走到這裡的都是強者中的強者,很多人在前邊的神魔試煉場中得到了很大的好處,有的人得到了鴻蒙紫氣,也有人得分了玄黃二氣,實力大大提升。

蘇離目光向著前方看去,到處都有人在廝殺。

有女人與女人打架的,也有幾個人聯手圍攻一個人的,也有混戰的。

蘇離的目光流轉而去,就看到昊少君這位帝皇神體與應龍大世界祭起天道寶鐘的應龍族強者爭鋒,他們都想擊敗眾人,淘汰眾人,想要率先一步進入望仙台。

“大家都可以進,爭什麼呢。”

蘇離踏步而去,直接往望仙台走去。

就在這時,虛空震動,一口葫蘆向著蘇離吸來。

一個年輕天才頭頂一口藏天葫蘆,此時散發無儘吸引力,似乎要將蘇離吸入這個葫蘆之中。

真正的天道至寶藏天葫蘆,傳聞中可以藏納諸天,甚至連一座大世界都可以收入葫蘆之中。這個年輕人手中的藏天葫蘆雖然是仿製品,不過也有了幾分恐怖。

“你倒是很有勇氣。”

蘇離目光看向那個年輕男子,可以看到葫蘆之中,彷彿有一片浩大的天地湧出,似乎是一個世界都從葫蘆中傾倒了下來。

不過當蘇離的目光看向那葫蘆後,整個葫蘆就被定在場中。

蘇離大手一抓,直接將這口藏天葫蘆抓了回來,收入自己的身軀之中。

藏天葫蘆,這件天道至寶也有許多的玄妙,如果經由他的推演,倒是可以推演出一些新的東西來。

“什麼?這怎麼可能?”

一下子被收取了藏天葫蘆,那個年輕人口吐一口鮮血,麵上的神情不可思議。

“古兄勿慌,我來助你!”

重重天道之音響起,如同龍鳳齊鳴,接著一人陡然出現,腳踩一座蓮台,龍鳳環繞周身,一個玉盤照射出無量鏡光,當空照射而來,似乎要將蘇離定住。

“道金玉盤?”

蘇離認出了這一件法寶,正是天道至寶道金玉盤的仿製品。

“這樣一件法寶,如果煉製到王品仙器,聖品仙器的地步,應該也不錯。”

蘇離周身繚繞無儘玄黃鴻蒙紫氣,神情淡然,打量著那口道金玉盤鎮壓而下。

那口天道至寶的仿製品時而如鏡,鏡光洞徹虛空,照耀萬古,似乎要定住時空。

時而它又如盤,容納一切,煉化萬物。

時而又有龍鳳飛起,化作龍鳳大劫,毀滅一切。

時而有化作蓮花寶座,穩固如山。

一件寶物,顯現出幾重變化,是天道至寶之中攻擊最強,防禦最高,玄妙最多的寶物。

不過這一件天道至寶的仿製品,依舊奈何不了蘇離。

蘇離踏步,直接到了道王大世界傳人的麵前,隨意一點,那個傳人口吐一口鮮血,被打飛了出去。

道金玉盤也落在了他的手中。

就在這時,又有一口天刀匹練般劈下,轉瞬間便來到蘇離頭頂,赫然是洪荒大世界的強者向蘇離殺來。

蘇離看也不看,道金玉盤一轉,又將天刀定住,大手一抓,將天刀也抓在了手裡。

“剩餘的,一起來吧。我趕時間。”

眼見著補天神人的弟子一個個都來送人頭,蘇離大手一抓,將所有的天道至寶仿製品都抓了過來,隨即他邁步而去,進入瞭望仙台。

“那人是誰,怎麼如此凶猛?”

“好像和江教主一起來的,江教主應該知道。”

“可怕,可怕,天道神人的傳人居然也不是他的對手,他到底有多強?”

“這一位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太可怕了。”

一個個年輕天才目瞪口呆,看著被奪去法寶的天道神人傳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太凶猛了。”

就連江南都感覺到不可思議,這個時代居然有如此厲害的存在?

不過他並不想多想這個問題,很快就衝入望仙台。

蘇離此時上瞭望仙台,在仙光之中,他隨意行走,目之所及望仙台兩旁的地方,是一片無儘的深淵。

深淵中遍地屍骨,還有一具具尚未腐爛的屍體,而此刻深淵被一具具屍體填滿,變成一片屍體之海。

屍海中波濤滾動,掀起重重屍浪,一頭三眼四足蛇尾人身的怪物遊走在屍海之中,挑起一具屍體送入口中,咯嘣咯嘣大嚼。

蘇離看到了一具又一具的屍體,有的屍體居然一模一樣,似乎是一個人留下了四五百具的屍體,看上去有些詭異。

“那是我爹,奶奶的,我爹已經死了?我家那個老東西是誰?”

有人怒罵道:“冇天理了,怎麼屍海裡麵有幾百具我爹的屍體?”

“我師傅的遺體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可能,絕不可能,荒祖怎麼會死在這裡,更不可能在這裡死幾百次?”

荒璟少尊的怒吼聲傳來。

司馬家的一個年輕天才也在顫抖:“幾百具司馬聖帝的遺體……”

所有年輕人衝進望仙台後,大受震撼,因為他們在這裡看到了神帝的屍體,還有當今許多神界巨頭的屍體。

有的是神主,有的是神尊也有的是神君巨頭。

這麼多巨頭的屍體堆滿瞭望仙台下的深淵,堆成了屍海屍海中還養著一頭三眼怪物,如同清潔工一般在不斷吃掉死屍。

這讓許多人感覺到恐懼,以為見到了一個巨大的陰謀。

他們甚至不敢多想,以為真正的神主,神尊,神君已經隕落,現在在諸天萬界的那些大能都是複製品。

所有人都是複製品,那是何等的恐怖?

蘇離第一個踏入望仙台,踏入第一道台階的時候,他感覺到一股氣息似乎要讓他陷入輪迴之中,在這裡度過一世。

“我已經掌握輪迴,又何必再去輪迴,輪迴之道,是希望,是推演,我已經不需要了。”

蘇離不願意,他就冇落入輪迴之中。

隨即他走到了第二層台階,那裡也有輪迴的氣息,似乎要讓蘇離輪迴。

蘇離依舊冇有進入輪迴之中。

他掌握輪迴,自然就不需要輪迴。

不過這裡的台階,對於其他人而言,可想而知是多麼大的機緣。

望仙台的一道道石階,每踏入一道石階,便經曆一世,在這一世中,你可以擁有海量的時間去推演,完善自己的大道。

一世接著一世,不斷的試驗,一世如果不夠,還有第二世、三世、四世乃至數百世,用千百萬年的光陰來推演成仙的功法。

仙光之中一世時間可能就極為漫長,但是在外邊,時間也不過是過了半個時辰,這無比的玄妙,堪比輪迴。

即便是神帝,也有著壽元的限製,壽元一到大限,也免不了身死道消。而在這裡可以不斷重生,不斷推倒重新來,儘情演繹,最終走出一條完美的路。

這對於那些年輕天才而言,是匪夷所思的際遇,無上的財富。

蘇離卻冇有陷入輪迴,而是直接往前去。

“不知道這一次有幾人能夠踏上仙台。”

望仙台外,多聞聖人恭恭敬敬站在玄黃老祖的神眼下,開口道。

“走在石階,遙望仙人,而踏上仙台,那纔是有證道成仙的希望。不過五千萬年來,倒也有幾人登上瞭望仙台,隻可惜他們都冇有成就仙人,最強的便是冥土神帝,他登上仙台,卻也隕落了,其他的幾個,是尊炎、神武、景天、玉真、九霄、通幽、地皇。”

玄黃老祖的聲音在場中響起。“他們的成就不過是神帝,我這裡還有他們開辟的幾門殘缺仙經,雖然不夠完善,但也十分玄妙。”

“光武神帝不在其中?”

玄黃老祖搖頭。“光武並冇有進入望仙台,他天資奇特,望仙台開時他修為還弱,不過下一次望仙台開,他已經是最強的神主,這一次他轉世歸來,一定會來望仙台,難道他就是光武轉世?”

玄黃老祖突然看向望仙台,那裡卻一片仙光,什麼都看不見了。

“這望仙台的確有些意思。”

蘇離如今已經邁步到五百台階,一次都冇有陷入輪迴過,不過那仙光被他吸收,進入他的體內之後,化作一道神陣,這道神陣之中浮現出九大天道至寶,還有一尊鴻蒙紫氣化作的神人。

天道、鴻蒙之道、仙光容納一處,化作一個十分玄奇的大陣。

他隨意一動,自身的體質都能夠發生變化,一會兒是神體,一會兒天道之軀,一會兒鴻蒙之體。

這一尊大陣在現在或許威能還不夠強,不過等他迴歸永生界,以天脈之力重新凝練,實力不會弱於他其他的王品仙器。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望仙台。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就在蘇離再往上邁步,那裡的仙光變化,化作了一個豪邁大漢,手持一根節杖,向蘇離躬身道:“道友,通幽道人有禮了。”

“見過道友。”

蘇離一動。

“我是斷路客,昔曾臨此土。一縷神魂留此間,隻求來世能為仙。”

那豪邁大漢嗬嗬一笑,道:“道友能來此處,非同小可,不過我被望仙台役使,斷來者仙路,你如果想要過去,還需敗了我手中節杖。”

“既然如此,請。”

蘇離麵上露出幾分感興趣神情,這位通幽道人,便是後來的通幽神帝,是古往今來,最為強大的神帝之一,曾經入望仙台,將自己的一縷殘魂留在仙光之中,等待自己能夠活出第二世。

如今在他麵前的,就是通幽神帝的少年身,一代少年神帝。

“道友,我動手了。”

通幽神帝一節杖打開,看似平淡無奇,不過他一抖,便有一株神樹冉冉升起,神樹籠罩大千時空,廣闊無窮,似乎諸天萬界都在這株神樹的籠罩之下。

億萬種異象蒸騰,演化出億萬種神通,撲麵而來。

蘇離一笑,點出一指,化作天元一擊。

在那一刹那,天地之間所有的光芒都被這一指汲取,甚至通幽神帝神樹演化出的諸天萬界氣息也都一滯。

層層虛空破開,蘇離一指點在了那神樹之上,頓時那神樹破碎開來。

也就在這瞬間,通幽神帝一印迎上,他這一印如同神樹降臨,億萬枝葉覆蓋,將諸天萬界護在樹冠之下,庇護眾生。

轟。

蘇離又是一指,那一印也崩潰開來。

“隻恨我早生了幾個時代,未能與你真身相逢……”

通幽神帝見著這一幕,神情動容,似乎冇有想到蘇離居然擁有如此可怕的戰力。

“日後我們會相見的。道友對於神樹的運用,有我值得學習地方。”

蘇離可以感覺到這位通幽神帝對於神樹的運用十分之強,神樹可覆滅諸天萬界,也可以護佑諸天萬界,這對他而言也有啟發。

畢竟他也是有神樹的人,世界之樹就在他的本尊身體之中,通幽神帝的道法神通,對於他作用世界之樹也有一些幫助。

不過單純論道法,這位少年神帝並不是他的對手,他掌握的大道神通實在是太多了,不說仙王絕學,天君絕學也有許多,至於諸皇武經,也明悟了許多。

這位神帝的神通雖然厲害,但是在蘇離眼中隻是不錯,有可以參考的價值。

學而發揚之,化作自己的底蘊。

他繼續往前而去,又有一位少年道人顯現在虛空之中。

“雪竇深雲處,相攜到乳泉。香飯饑南燭,丹房記景天。景天道人,見過道友。”

景天神帝。

這一位少年就是景天神帝。

“蘇離,道友請。”

蘇離又與這位神帝進行了道法的交流,景天道人的攻擊飄渺,突如其來,突如其去,他揮手一展,便是一幅波瀾壯闊的畫卷,千山萬水撲麵而來。

他雙手一合,便是天地閉隆,一切灰飛煙滅。

蘇離閒庭信步,使出一些道法神通,與這位神帝友好交流。

不久之後,景天神帝麵上露出震驚之色:“過往歲月不見道友,人生大憾!”

“等你複活了,還能見得到。”

蘇離一笑,擊敗了這位少年神帝。

在往前走,又有一尊尊的神帝顯現出來,他先後遭遇了九霄神帝,剛猛無敵的神武神帝,怒火焚世的尊炎神帝,深不可測的玉真神帝,厚重如大地載德的地皇神帝。

一次次戰鬥,讓蘇離吸收了這些神帝的道則,這是不同於永生界的大道法則,是跳出永生界三千大道範疇的東西,對於蘇離而言是一種美妙的營養物質。

而被他擊敗的神帝,也都震驚於他的道法通神,隨意一種大道神通拿出來,都能讓那些神帝眼前一亮,似乎尋找到了新的法。

終於,蘇離來到最後一道石階,仙光中一位少年神帝走出。

“冥土見過道友。”

這位神帝開口道。

“蘇離。”

蘇離目光看向冥土神帝,古往今來有許多神帝驚采絕豔,如九霄、神武、景天、通幽,他們之間很難分出高下,但冥土神帝卻是公認的最為強大的神帝,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他的陵墓化作十八層冥土,至今無人能夠破解,同樣也難住了古往今來的一尊尊神帝。

他甚至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率領自己已經死亡的天庭,無數的神魔巡查冥土,冇有人敢阻攔其道路。

這位神帝,已經強大到足以腐蝕天道,讓幾位補天的神人都對他無可奈何,坐視冥土不斷壯大。

從某種角度來講,冥土本就是天道的一部分,天道也希望存在冥土,所以這位神帝的實力不斷增強。

“道友這一來,後續那些人想要登臨望仙台可就難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