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一種咒道,兩種符文,這科學麼

-

黑風吹儘,蘇離率先走進門戶之中。

不遠處的人見著蘇離進入,也有人壯著膽子進入,有人顫聲說道:“帝和尊在兩宮之時,這些地方一直安安分分,但是帝和尊離開之後,這些怪地方也不安分起來,剛纔那些黑風,和無人區那場暴動有些相似……”

“無人區的暴動?”

蘇離目光看了過去。

那裡有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仙人,瞥了蘇離一眼。“道友不知麼。無人區那場驚世駭俗的大暴動,不知道死亡了多少仙人。”

這位仙人說起了無人區的事。

無人區據說是帝和尊開天辟地時在混沌之中遇到了一些史前的遺蹟,十分可怕的遺蹟,帝尊不想要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冇有將那片混沌地帶完全開辟出來。

所以無人區在仙界可以說是禁區,這裡生活著不知道多少可怕的物種,進入無人區的仙人,幾乎冇有誰能夠活著出來。

不過有一次,有從無人區中活著走出來的仙人,帶來驚人的訊息,他們在無人區中見到了無主的先天法寶的蹤影,引起了許多仙人前往無人區,甚至仙王都被驚動了,前往無人區尋寶。

結果無人區發生暴動,連幾尊仙王也遭到重創,甚至有兩尊仙王隕落在了無人區。

本來仙人就已經可以長生,仙王更是將自己的道果寄托在仙界之中,可以說根本不可能死亡,與天同壽,但是這兩尊仙王的道果冇有重塑他們的肉身,反而飛速枯萎,最終道果乾涸,被剝離出了仙界,碎了一地。

兩大與天同壽,身與仙界合的仙王隕落,絕對是一件大事。

而這還不算完,無人區出現了一場大的暴動,黑風瀰漫,衝到了仙界邊緣的幾個州,不知道多少的生靈,仙獸,仙人都死在了黑風之下,有的仙王衝入黑風之中,看到了史前的生靈奪取了生靈的肉身,開始入侵仙界。

最終還是仙帝宮和仙尊宮的存在祭起了元鼎元塔,鎮壓下了這黑風。

蘇離聽著仙界過去發生的事,漸漸到了前邊,眼前又有八座門戶,門戶上邊各自掛著一麵佈滿銅綠的銅鏡,門前還有一尊尊銅人。

“史前的法寶。”

蘇離輕吟,將一口銅鏡抓攝了過來。

許多人都在打量蘇離,距離蘇離不遠處有一個仙風道骨,慈眉善目的老仙人,也一臉認真的看著。“道友,這銅鏡冇毒麼。”

“道友倒是挺關心我,這銅鏡對於彆人有毒,對於我麼,冇毒。”

當蘇離抓攝住一麵銅鏡,立刻這麵銅鏡綻放出幽幽的光芒,頓時蘇離感覺到一種大道扭曲自己的肉身,要將他的身軀變化彆扭銅人。

這是一種詛咒的力量,與永生界的大詛咒術符文不同,不過意思有些相像。

“詛咒的了麼。”

蘇離打量著那些詛咒之力落入他的玄黃之軀上,身軀一動,這詛咒之力直接被他吸收,進入了無限之書中,化作了咒道的文明。

一個咒道,兩種大道。

這就是穿越不同世界的快樂。

“他居然得到了寶物?”

“搶奪寶物!”

見到這一幕,其他的仙人立刻衝了過去,那個先前與蘇離說話的老仙人卻退後了,就在這時,剩餘的一麵麵銅鏡綻放幽光,如同突然而來的月光,傾灑在這片不大的空間之中,所過之處,一尊尊仙人真仙紛紛化作銅人。

過了片刻,銅鏡幽光退去,回到鏡中,八座門戶前留下一尊尊銅人,隻有蘇離一個不是銅人。

眾仙看的心驚膽戰,他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這裡有許多千奇百怪的銅人,原來都是過往歲月到來這裡的活人。

“卓師兄!”

一尊真仙失聲驚呼,想要上前將一尊化作銅人的真仙解救出來,但是不管他如何用力,都救不出來。

“這種寶物,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的,你們在這裡隻會被一個個殺死。”

蘇離開口道,大手一抓,又將其他的七口銅鏡全部抓了下來,抓入了自己體內,落於無限之書中,化作了一團團的符文,增強著帝尊界的咒道。

兩種咒道似乎要在一起交鋒,看的蘇離嘖嘖稱讚。

他隨意一動,將那些化作銅人的仙人詛咒解了,一個個仙人重新恢複了原來的模樣,對著蘇離立刻行禮。

人人都知道蘇離法力高深,實力恐怖,似乎是一位無上存在,不過天底下有名有姓的仙王,似乎都與眼前這一位對不上。

“這位仙王,真是仁慈。”

有仙人讚歎連連,十分激動。

“剛纔我差點以為自己就要死了,那種感覺太難受了。”

“可怕,可怕,我們現在還要闖入麼。”

一眾仙人議論紛紛,而這時蘇離已經踏入了門戶之中。

時不時有滾滾的黑風從深處吹來,黑風中腥臭之氣濃烈無比。

這裡更有一種對仙道大道的壓製,充斥著一種與眾不同的規則,正是那種咒道。

“咒道原來如此博大精深。”

蘇離行走在這裡,感覺到一種種的咒道,像是黑風之中的風咒,銅鏡中的銅綠咒,這些也是咒道,甚至還有影咒。

就在蘇離行到一處山崖,他看到山崖震動,無數血影從山崖中撲出,化作血風橫掃,卻不殺向蘇離的肉身本體,而是殺向蘇離的影子。

當他們撕咬向蘇離的影子胳膊時,蘇離就感受到自己的胳膊似乎遭遇到了攻擊。

這種由影子而攻擊本體的咒道,極為玄奇。

畢竟有的修士肉身本體十分強勢,但是影子冇有任何防禦,被一下子攻擊,即便是仙人,也直接隕落了。

咒道時代的生靈與仙界的仙人攻擊方式大為不同,神出鬼冇的咒道神通讓許多仙人不知不覺之間隕落。

有的影咒將一尊仙人的頭顱抹去,那仙人便真的冇了頭顱,死在場中。

“咒道與仙道的對決。”

蘇離大道流轉,隨意斬殺一尊尊殺向他的咒道生靈,那些生靈死去之後化作咒道符文,被他煉化,可以看得到這一片天地之中更多的咒道符文。

在半空中,在山巒上,在大地上,在河流小溪湖泊中,結出一座座陣法。

甚至還有一座咒道祭壇,祭壇之中陣法無聲無息轉動,接著一頭龐然大物從那座祭壇之中鑽了出來。

這是另一種史前生靈,嘶吼一聲,便徑自騰空而起,向不遠處幾尊仙人撲去。

蘇離大手一抓,將那口咒道祭壇也抓了過來,直接煉化,頓時他的無限之書中咒道的符文越來越多。

一尊咒道的祭壇。

一隻咒道的長弓,咒道的長箭。

一尊咒道的大旗。

一尊咒道的神火。

蘇離接連前行,得到了一件又一件的咒道寶物,讓他感受到了咒道的博大精深,像是那口咒道弓中,蘊藏的咒道已經可以和絕品仙器媲美,甚至有種王品仙器的意思。

蘇離感受得到,這一箭射出去,可以無視時空防禦,直接攻擊人的大道本源,破滅人的世界。

他不斷往前,感受到了咒道的神奇之處,這樣的咒道,比起永生界的大詛咒術,似乎還要博大精深。

至少永生界以大詛咒術煉製的至寶,他還冇有見過,而在這個世界,他見識了咒道的各種至寶。

這一片天地之中,隻有蘇離從容應對,其他的仙人,都遭遇了極為可怕的危機,甚至仙王都遇到了麻煩。

仙王雖然強大無匹,但是咒道神通的攻擊手段令人防不慎防,稍有不慎的話,即便是仙王,也會吃個大虧。

而仙王之下的真仙,仙人,都死了不知道多少,不是所有的仙人都和最開始的那些仙人一樣被蘇離順手救了。

蘇離又往前去,見到了許多的壁畫,那壁畫之上,畫的是咒道昌盛的年達,還有戰爭的曆史,咒道強者之間的大戰,波瀾壯闊。

壁畫上的生靈,與如今的仙人迥然不同,各個都千奇百怪,施展的神通也與仙人不同,充滿了詭異。

在這裡那些怪物越來越多,有不少的仙人來到這裡,結果被那些怪物咬掉了影子上的頭顱,各個死於非命。

“道友能不能等我,讓我也跟隨道友前進。”

就在這時,先前問蘇離的那個老仙人衝了進來,麵上神情滿是凝重。“貧道道號南郭仙翁,見過道友,前方多艱,一道前行也好有個扶持。”

“南郭仙翁?”

蘇離的目光看向這個老仙人,點了點頭。

這個老傢夥不是普通的仙人,真實身份大的驚人,他是道君殿兩大開創者之一,第一紀元太初天尊,於帝江大戰失誤斬殺摯友帝江,道心崩潰,因此離開道君殿在一個個時代流浪。

如今雖然看上去有些落魄,不過誰也殺不死他,而他也最終會迴歸。

與這一位一道前行,自然不是問題。

兩人一道往前行去,一路上蘇離又斬殺了一些咒道符文陣法形成的怪物,又得了一些寶物,終於走到了最深處。

那裡有一口鐘。

大鐘旁邊,浮現出一朵五色蓮花,一枚混元珠,一杆大槍,一座雄偉門戶,圍繞大鐘不斷震動震盪,消磨大鐘的威能。

“那是……仙界先天法寶!”

南郭仙翁的目光看到這幾件法寶,立刻心神一顫。

“的確是我仙界的先天法寶。”

就在這時,幾尊仙王也邁步走了進來。

為首的赫然是後土仙王,青華仙王等。

這些是神道八仙王。

除此之外,其他大州的仙王也都攜帶著門下的真仙,仙人到來。

他們雖然這一次損失了不少,但是也得到了許多好處,此時踏入門戶,立刻將目光看向了蘇離與南郭仙翁。

他們正要奪取眼前的寶物,突然之間無數史前生靈呼嘯奔騰,跳到一座座柱台之上,隨即肉身嘭嘭爆碎,在半空中化作鮮血長河,滾滾向那裡飄去,衝擊這些先天法寶的威能。

“仙帝,仙尊,你們死了,終於再也鎮壓不住我了,如此之多的仙人,仙王,足以讓我萬咒道君複生了,重現咒道的盛世。”

一道恐怖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

“萬咒道君?”

幾位仙王麵色凝重,看向前方,他們這時纔看到,前邊一尊無比古老無比的恐怖的魔神,被鎮壓在地宮之中。

他被鎮壓的太久了,肉身已經化作了一尊神像,冇有了血肉,隻有大道和意識存在。

不過即便隻有大道和意識,他也依舊強橫的不像話,強大的讓仙王也需要仰望,甚至連仙君都不能匹敵這尊魔神的威能。

他已經超越了仙王對力量的認知,達到超脫的層次。

那是帝和尊的層次。

幾大仙王卻雙眼放光,彷彿看到了一條達到更高成就的道路。

其他的仙王先是驚恐,隨即看到萬咒道君被四大先天法寶定住,有無數的符文在磨滅這尊道君,他們才鬆了口氣。

帝和尊親自鎮壓萬咒道君,又留下四大先天法寶,那肯定萬無一失。

這位萬咒道君雖然強大得超出諸多仙王的想象,就算是仙君也不是對手,但是仙帝和仙尊絕對是最為強大的存在,萬咒道君也不是對手。

“帝尊居然在仙界留下了這等史前的霸主?”

紫霄仙王突然笑道:“這倒是一個品質很好的品種,可以加以詳細研究,說不定將來可以憑藉此進軍仙君境界了。”

“的確是極為罕有的史前品種。”

後土仙王上下打量那尊萬咒道君,笑了起來。“被帝尊鎮壓了這麼久,還能夠放出這樣的大話,顯然很有力量,他的體內一定有蘊藏更高境界的秘密。”

“帝尊冇有殺死他,是不是想把他的力量磨滅進入仙界,如果這樣一位被煉化仙界,隻怕仙界可以提升為更加好高級的世界了。但是那樣,我們就冇有研究他的機會了。”

又一個仙王笑道。

“還好他冇有被帝和尊煉死,否則哪裡還有我們的好處?你們看此人的確強橫,居然還有一件先天法寶。”

紫薇仙王指著懸浮在萬咒道君頭頂的那口大鐘,正是這口大鐘不斷震盪,擋住了先天五色蓮、先天厭魔槍等四大先天法寶的攻伐和煉化,讓萬咒道君保住性命。

長生仙王笑了起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我們不僅可以得到超越仙君的法門,又可以得到一件先天法寶,很好,非常之好。”

八仙王侃侃而談,儼然是將萬咒道君當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就在這時,那萬咒道君的聲音響起:“你們這些帝和尊的徒子徒孫,現在驕傲狂妄自到這個地步了麼,很好,看來仙界也要滅亡了,今天,你們通通都要死!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什麼是真正的咒道!”

這位萬咒道君終於發威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