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為皇甫彼岸準備個好東西

-

萬咒道君,是一個淒慘人。

在咒道的時代成就道君,不過最終咒道的時代落幕,他又被帝尊鎮壓,如今還被蘇離鎮壓,連萬咒天鐘都被蘇離奪取了。

蘇離研究著萬咒天鐘這一件先天法寶,這一件先天法寶之中的不滅靈光有太多太多,每一道靈光放在外界都可能讓一位仙王領悟出仙君的境界,但是現在所有的不滅靈光都是蘇離的。

他催動萬咒天鐘,甚至在萬咒天鐘之上看到了一座祭壇的虛影,那是咒法時代的先民,一尊尊無比強大的虛影,在祭祀咒道時代。

咒道時代的生靈建造了萬咒天壇,鍛造了萬咒天鐘,承載了咒道五十六億年的精英所有希望和寄托,他們期待讓咒法時代的生靈躲過宇宙大寂滅的浩劫。

可惜的是,咒道天壇還是冇有撐過寂滅劫,毀滅在大劫之中,咒道天壇破碎,其中的咒道時代的強者,紛紛死在寂滅劫下,隻有萬咒道君還能依靠萬咒天鐘,躲過了這場浩劫。

感受著咒道的過去輝煌,蘇離的無限之道也在發生不斷的變化,無數種文明史凝結而成的無限之書,時而化作無限之劍,時而化作一尊無限之鐘,到了最後,一種種不滅靈光的氣息流淌。

他觀萬咒天鐘,自身的修為也在層層提升。

到了最後,他的身軀之中都流淌出一種不滅靈光的氣息,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天地滅而他不滅的氣息。

“現在的我,越來越有天君的樣子了。不過回去之後,晉升的資源還不夠,也應該去一趟無人區。”

蘇離邁步,離開了仙州,往無人區前進去。

這裡群山連綿,大山大河如同刀削斧劈,雄峻異常,甚至連溝壑也深不可測,時不時有異火竄出,稍不留神便會被燒成灰燼。

山巒之間長著怪異的植物,散發出一股股色彩迷人的毒氣。

蘇離行走在無人區,突然地麵裂開,鑽出一朵朵的大花,花朵綻放,鋒利的牙齒向著蘇離席捲而來。

不過這花還冇有靠近蘇離,它便自動化作了一條條的真龍之氣,反而被蘇離煉化了。

他雖然冇有帶八部浮屠,但是萬物化龍依舊十分的好用。

又有一株株古樹枝條飛舞,鎖拿過來,似乎要把蘇離人乾。

不過也冇有什麼用,蘇離的周身,顯現出多種吞噬之力,尤其大五行術微微一動,那些古樹就自動化作木行真氣,進入到他的身軀之中。

當越深入禁區,這裡對仙道的壓製便越強,甚至連仙道神通也漸漸失去了威力,無法動用。

而蘇離依舊如履平地。

很快他就在無人禁區之中見到了一個上古遺蹟。

這裡的山巒破碎,瀰漫著史前蒼老滄桑的氣息,這片空間竟然冇有完全毀滅在古老的寂滅劫中,還可以看到史前恢弘壯闊的聖殿。

每一座聖殿之中,皆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型石碑,有些石碑已經斷裂,毀滅在了寂滅劫中。

這裡到處都有一種腐朽的氣息,在那些聖殿的上空,一口口巨大的棺槨漂浮著,全都散發出一種寂滅的氣息,有的棺槨已經打開,散發出一種黑風。

“寂滅的氣息。”

蘇離感受到在這裡,終結聖王曾經傳授給他的終結之道威能大增,終結與寂滅,有些相似。

一種新的大道氣息在他的無限之書中顯現了出來,化作一種寂滅的文明史。

在這一頁文明史形成的一瞬間,這一片遺蹟中殘留的寂滅之力全都瘋狂湧來,落入到蘇離的寂滅文明史中,使得這一種大道剛剛形成就立刻威能大大提升。

甚至終結之道也在這一刻威能大大提升。

蘇離行走在這片遺蹟中,周身都充斥了一種終結寂滅的氣息,他似乎是掌控寂滅的神魔,所過之處一切都將寂滅。

“寂滅的確可怕,不過無限纔是希望。”

蘇離感受著自己的無限之道中加入寂滅之後的變化,心意一動,看到了無窮個未來。

他走在這裡,向禁區中心的聖殿前進,冇過多久,走到一片浩瀚的大河前。

這裡居然有一片大河,看上去奇奇怪怪。

不過無人區裡什麼都可以有,蘇離也不在意,繼續往前而去。

大河之中,一條條粗大的觸手升騰而起,向他捲來。

那觸手之上遍佈水桶大小的大口,一隻隻大口張開,密佈牙齒,每條觸手之上都有數百張大口,恐怖驚人。

但是這些觸手和大口也都冇有接近蘇離,就被寂滅終結,破滅了一切生機,化作了一種寂滅之力。

蘇離看的清楚,這大海之中有一種魔怪,有無數觸手,觸手的連接點則是一顆碩大的腦袋。

這顆腦袋冇有眼睛,冇有嘴巴,冇有耳朵,也冇有鼻孔,彷彿是一個佈滿褶皺的大肉球。

它似乎生活了許久,在這裡也有許多闖入的仙人,不過都被它吞噬了,與蘇離在望仙台見到的怪樹有些相像。

“真是無趣的很,以為多了這麼多的屍體,就能夠嚇唬人。”

蘇離直接大手一抓,依舊是天葬之棺,一招鮮吃遍天,天葬之棺的虛影不僅可以裝得下先天法寶的虛影,也能裝的下這頭魔怪。

這頭魔怪見到天葬之棺出現,大吼一聲,露出恐懼的神情,就要逃離,但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它直接被蘇離抓攝在了天葬之棺中,開始煉化。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知道天底下無數的秘密。”

這頭魔怪搖頭晃腦,連忙求饒。

“糊塗,殺了你,我也可以知道你的記憶。”

蘇離搖了搖頭,直接煉化這一頭魔怪,很快他就知道這是個什麼玩意。

曾經有一個時代,寂滅劫前,許多史前的強者將道果寄托在一條先天長河中,被一位名叫神母道君的存在納入自己的天地,企圖躲過這場寂滅劫,可惜寂滅劫實在太厲害,還是攻進神母的世界。

那位神母道君為了對抗寂滅劫,自己也搭了進去,結果寂滅劫汙染了諸多強者的道果,反而讓這個魔怪誕生。

這個魔怪,蘊含了可怕的寂滅氣息,又有諸多的大能道果,實力十分可怕,不過依舊被蘇離煉化了。

他的無限之書中,寂滅的文明史實力又在層層提升,寂滅,似乎是大道的一種歸宿,從無中來,必然也要到無中去。

天地之間,誰能永生?

帝尊大世界有寂滅劫,與永生大世界的天地大破滅極為相似,在帝尊界,除了道君之外,冇有誰能夠度過寂滅劫,甚至道君也要有先天法寶才能夠度過寂滅劫。

有的道君雖然成就了道君,但是隕落在了寂滅劫下,成了下個時代的一件先天法寶。

而在永生界,情況稍微有些不一樣,如果天君冇有度過寂滅劫,那就真的死了,所有元氣迴歸天地,為下一個時代提供養料。

蘇離已經得到了一口先天法寶,回到永生界也能夠對抗天君,不過他打算再將眼前的這口長河多煉化一些。

這裡的先天長河,因為寂滅劫的原因,已經被汙染了,不過蘇離明悟了寂滅大道,還有終結大道,這一條長河對於他來說就是養分。

事實上,哪怕冇有明悟寂滅劫,單純以永生界的終結之道,他也依舊可以煉化這些。

永生法最為厲害的就是齊全,各種東西都可以吸收,用來提升力量。

他的身軀一下子散開,化作了一條長河,似乎要和下邊的長河一樣長,可怕的吸引力,從長河散發出來,立刻他在寂滅大道之上的造詣瘋狂增長。

這種毀天滅地的大道蘊藏了毀滅一個時代的領悟,非同一般,蘇離還冇有經曆了毀滅一個時代的洗禮,冇有度過一次破滅大劫,如今這裡的寂滅大道殘餘,毀滅了不止一個時代,帶給他的好處可想而知。

無邊的感悟湧來,湧入他的腦海之中,蘇離的腦海中甚至浮現出一幅幅恐怖的畫麵,那是滅世的景象。

他看到了一個輝煌無比,十分璀璨的時代,充斥著許多強大的存在,那些存在的實力早就超過了永生界的古皇,到達了天君的境界,許許多多的天君級存在同處一世,足足幾十位,發展出了一個令人歎爲觀止的文明。

這個時代的幾十位天君,同處於一個文明,冇有廝殺,冇有爭鬥,所有人都在為寂滅劫做準備,都要帶領整個文明度過寂滅史。

然而下一刻,這個時代破滅了,這個時代的大道崩潰了,古老而雄偉的宮殿倒塌了,可怕的天人五衰到來,可怕的寂滅劫到來了。

越是文明璀璨,寂滅劫越是可怕。

這一個文明太強大了,致使到來的寂滅劫比起過往歲月文明的寂滅劫強大了許多倍。

許多道君見著這一幕震驚的不知道該如何做,有的道君想要保護自己的家族,有的道君想要與寂滅劫抗衡,但是寂滅劫一到,那些非道君的生靈通通灰飛煙滅。

即便一位道君親自抱著自己的道侶,下一刻他的道侶也灰飛煙滅了。

無數生靈如同暴雨中的殘花紛紛凋零,死傷乾淨,先前的盛世,無儘的人口,就在這寂滅劫到來之後,通通毀滅。

“怎麼會這樣,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上一次的寂滅劫不是這個樣子的。我們明明已經可以抵擋了,為什麼寂滅劫還會提升威力?”

“我的兒子死了,我的道侶也死了,我的家族全冇了,我活著又有什麼意義,不如也歸於寂滅。”

“整個宇宙,無數生靈啊,為什麼還要遭遇寂滅劫?”

“一片空白,就剩下我們幾個了。”

整個宇宙荒涼而寂靜,天地間就剩下了幾十個道君。

這幾十個道君坐在死寂一片的宇宙中,看著這個宇宙崩潰,坍塌,瓦解,煙消雲散。

宇宙崩塌,天人五衰,大道破滅,混沌虛無,甚至連道君都破滅了。

他們的道與他們的肉身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不滅靈光,化作了一件件先天法寶。

道君死,而先天法寶生。

最終,一切都冇有了。

剩餘的道君離開了這傷心地,宇宙之中過去了無數年,終於又有宇宙誕生,又有新的文明誕生。

這個文明是新生的文明,剛出現的文明擁有無限的資源,他們開辟出了新的大道,每一個人的修為都突飛猛進。

不知道幾百萬年過去還是幾億年過去,這個新的文明終於有人再此成就了道君。

整個文明,欣欣向榮。

而又過去了幾十億年,已經證道的道君似乎感覺到了不妥,感覺到了冥冥之中一種可怕的危機,於是整個文明又在一起開始為度過寂滅劫做準備。

所有的人都在奮鬥,所有的道君都在拚命,有的道君甚至得到了先天法寶,誌得意滿,發誓要帶領所有子民度過寂滅劫。

然而當寂滅劫到來之後,整個宇宙,再一次死的隻剩下幾個道君了。

“寂滅劫這種東西,真是令人頭疼。不過掌握了寂滅大道,回去之後夠皇甫彼岸喝一壺。”

蘇離看到了無數的寂滅氣息,心意一動,一口寂滅之劍被他煉製了出來,這口劍絕對是毒瘤一樣的東西,哪怕是天君,麵對這種東西,也要注意注意。

畢竟是破滅了好幾個文明史的寂滅大道,它的威力可想而知。

蘇離心意一動,又將這整條大河收取了,這條大河本來是先天元水長河,可以寄托道果,但是被寂滅劫汙染了,如今冇有了寂滅劫餘波的汙染,迷霧儘掃,頓時讓這道大河顯露出本來麵目。

隻見這道大河瑞光蒸騰,霞光萬道,祥雲嫋嫋,儘顯神聖,充斥著恐怖驚人的生命力。

一條大河收取進身軀之中,蘇離都感覺自己可以打出幾倍戰力了。

蘇離又將目光看向了這一片大殿,他感受到了另一位道君的氣息。

這一位道君,正是神母道君。

那個時代無數強者將神母製造出來,用以對抗寂滅劫,無數法寶用來打造她的肉身,她的肉身就是最為強大的肉身。

她的靈魂則是所有強者的思維,眾人一起鑄造了神母的靈魂,還將無數生靈的思維連入神母的靈魂之中,結果神母居然擁有了自己的意識,把所有人奴役了。

“如果在龍符,故事肯定不是這麼發展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