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晉升,天君!

-

永生界,中州,羽化門。

一枚晶體神國迴歸蘇離的本體,刹那之間,蘇離的氣息節節升高,無數的大道融入他的身軀,來自帝尊界的仙道充斥蘇離的本尊身軀,刹那之間,蘇離的身軀之中,就有一種天君的氣息散發出來。

他的身軀之中,萬咒天鐘,神母道君的身軀碎片化作一個個的陣眼,立刻就讓他的實力飛速提升。

幾乎是刹那之間,他的實力都在無儘的增長著。

而在此時,皇甫彼岸這尊天君的形體也在羽化門的上空出現。

這是一個身穿黃袍,額頭極高,身軀高大的老者,他一出現,就有漫天的苦海包裹了整箇中州。

這個老者,指天踏地,唯一神祗,已經完完全全的超脫了天地,用什麼華麗的詞語讚美他似乎都不為過,因為他完全值得讚美。

天地滅而他不滅,日月毀而他不毀。

這就是天君。

真正的天君!

皇甫世家的老祖宗,皇甫彼岸,降臨到了羽化門,這是真身,要徹底覆滅羽化門。

“羽化門,方羽,還有羽皇,你們都出來吧,我可以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現在就跪在我麵前,宣誓向我效忠,成為我神州淨土的守護者,直到天地破滅。第二,現在就死。”

滾滾聲音籠罩了整箇中州,幾乎是所有人都聽到了皇甫彼岸的聲音,甚至除了中州,其他大州的王者大派高手也都聽到了皇甫彼岸的聲音,他們聽著這個聲音,就忍不住想要臣服,想要顫抖。

天君!

一尊活生生的天君,完全的天君,不是任何分身或者投影的天君出現在了羽化門,要對羽化門製裁。

這是一件無比恐怖的事情。

“神州淨土的老祖宗對羽化門出手了,如果是我,隻怕現在已經要嚇死了!”

“羽化門與神州淨土結下的恩怨太多了。那羽皇斬殺了神州淨土的皇甫國,聽說方羽還斬殺了神州淨土的家主皇甫大道,這樣的恥辱皇甫彼岸也不能忍了。”

“天君!一位天君,對天君之下的人出手了!本來這會讓天君的威嚴受辱,但是現在天君要發泄他的怒火,羽化門又能怎麼辦?”

“天君的威嚴不容冒犯,羽化門這一次怕是完了!”

一個個王者大派的高手心中議論著連說都不敢說出來,生怕被皇甫彼岸感知到,把他們也滅了。

“那方羽這一次怕是要完了,居然被神州淨土的皇甫彼岸盯上了,隻怕凶多吉少。”

天庭之上,幾尊古老的皇者也將目光投射了下去,出口的正是天庭的古老皇者氣皇。

“方羽曾經抵擋過天君的一指,不過那隻是天君的隨意一指,而現在是一尊天君的真身出動了,天君真正出手,隻怕冇有幾個皇者能夠活下去。”

命皇搖了搖頭,他感受著皇甫彼岸可怕的氣息以及絕強的殺戮之意,知道這一位天君是動了真正的殺機,不殺死方羽絕不罷休。

“聽說這位方羽的背後有天君,極道天君,不知道這一次極道天君會不會出來保他?”

又一位古老皇者開口道。

“那就拭目以待了,我想大家都很想知道這件事情。”

羲皇也開口了。

這位天庭的第一皇者麵上冇有任何神情,隻是偶爾將目光也投向了天庭下方。

也就在這時,一道宏大的聲音從羽化門之中響起,傳遞到了許多人的耳中。

“皇甫彼岸,你居然要我跪下?你完了你知道麼,從今往後你就是我身體之中小小的一個部分。”

蘇離的聲音響徹天地之間,他的身上,散發出一種所向無敵的氣息,飛揚跋扈,橫貫無數個位麵,意念傳達古今不知道多少紀元,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種種。

“天君大劫,給我爆發吧。”

蘇離飛昇而起,離開了羽化門,到達了中州禁法的最上空,釋放出了自己的全部氣息。

瞬息之間,不知道多少位麵的深處,大劫的氣息開始出現,開始瀰漫,似乎天地大破滅的混沌大劫,提前降臨了一般。

天地宇宙,都感覺到了蘇離似乎要脫離他的掌控,頓時老天爺都怒了,天空之中一道道的玄黃之氣,凝聚成了鮮血,流淌下來,轟擊不停。

除此之外,無數強橫的鬼神,魔頭,魔王,甚至是古今之中都不存在的魔念,化作一尊尊的混沌古魔,跨越了千百億萬恒河沙數一般的位麵,對著蘇離進行擊殺,要把蘇離拉扯墮落。

天地,就是一個大牢籠。

晉昇天君,就是要徹底打破牢籠,不受天地的束縛,這自然為老天不容,上天都要唾棄,人神都要誅滅。

天君大劫,就在這一刻,被蘇離引動。

蘇離一步邁出,居然直接到了神州淨土所在的地方,瞬息之間,那無儘的天君劫難氣息,全都轉移到了神州淨土。

整個天地都在變化,堅決不讓蘇離打破束縛,生命到達另外一個境界中去。

那天劫降臨下來,許多天地之中汙穢的氣息,都進入了蘇離的身軀,企圖汙染他,使得他墮落。

但是,蘇離的身體上,冒出了熊熊火焰,神火在燃燒,把那些天地之中汙穢之氣,紛紛煉化。

這些出現的天地汙穢之氣,一絲絲就可以讓一位至仙皇者,天地同壽境界的古皇徹底墮落,元神成為魔頭。

甚至這一次天劫之中出現的許多魔頭,也都是過往歲月的一些高手,被天地汙穢之氣墮落,靈魂被轉化為了古魔之神,想要讓蘇離也墮落。

可惜的是蘇離的積蓄實在是太充分,身軀之中散發出來的火焰,滾滾散散,是自己獨特的無限之火,以文明史的篇章為材料,燃燒的火焰可以煉化一切物質,什麼汙穢都不能加身。

那玄黃血雷也落在了蘇離的身軀之中,在他的每一枚晶體神國之中爆炸,但是卻奈何不了晶體神國分毫。

蘇離如今的身軀,強悍到了一種極致,尤其他還將帝尊界神母道君的身軀吸收入身軀煉化,得到了諸多史前大道,像是巨靈大道這樣的大道落入他的身軀,使得他的身軀更加強悍。

玄黃血雷隨意一動,便被他吸收,化作了晶體神國的力量。

“你的眼,將成為我眼,你的骨骼,將成為我的權杖……”

突然之間,天劫之中,巨大的聲音響徹起來,又有一隻死灰色的大手向著蘇離的頭頂鎮壓下來,那力量幾乎不亞於天君的本源。

“天地之間,芸芸眾生,惡念不斷,恒河沙數一樣的極惡之念釋放出來,想要我走火入魔,把我也變成天地之間的魔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蘇離大手一抓,展開了無限之手,把那死灰色的萬惡之源大手給直接震破,熊熊無限真火爆發出來,把所有的汙穢之氣再次燃燒掉。

萬般大劫,加持他的身軀,但是蘇離將一重又一重的劫難破掉,全身都散發出一種超脫天地的氣息。

他有一種打破牢籠,破禁而出,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的味道。

嗚嗚嗚嗚,嗚嗚嗚……

鬼哭神嚎的聲音,再次響徹起來,天空之中瞬息之間又出現了無數的陰雲,不知道多少的人臉在烏雲之中沉浮,那是被蘇離斬殺過的人,在天地的力量加持之下,再次顯現了出來。

這是“業力劫”。

天君大劫,和一般的劫數,大不相同,不再是雷霆,而是各種各樣的因果劫,氣運劫,業力劫……

這每一重劫難,都是無上重劫,足可以把人直接壓死,天君都難以承受。

無數個紀元之中,恒河沙數一般的天才,都死在了這些劫數之下。

隻可惜對於如今的蘇離來說,這些劫難都十分簡單,隨意一動,那些大劫紛紛都被破滅,根本無法靠近他的身軀。

蘇離的身軀上,顯現出了許許多多天君的氣息,生命形態,開始發生著質的變化。

一道道無量神光在他的身軀之中激射出來,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些天地經緯,在他的身軀之中開始斷裂。

每一個人一出生都要受到天地規則的束縛,自身的氣息和天地之間的一切相關,被天地把持,所以纔會有種種氣運,因果,緣分,這些東西。

但是成就了天君,卻就不同,斬斷所有緣分,破滅所有因果,什麼風雲,命理,都與天君無關,這片天地再也無法阻礙天君分毫。

這就是天君!

哪怕是天地破滅了,天人五衰,天君也不會衰竭。

像是氣運之子,世界之子,雖然人生順風順水,是天道的兒子,但是天地破滅,他也要死去。

“居然開始渡天君劫!”

也就在這個時候,皇甫彼岸終於反應了過來。

也不怪他反應的慢,其實剛纔的這一切都是瞬息之間發生的。

皇甫彼岸剛剛說了要讓蘇離跪下,就聽到蘇離反罵回來,還冇有釋放自己的天君怒火,他就看到蘇離居然開始度天君之劫。

一重又一重的劫數,對於任何一個古皇來說,可能都需要很久的時間,像是業力劫,當年他度這一重劫難的時候,就十分的艱苦。

因為在這業力劫中出現了過往歲月許多個老對手,甚至有一些他都不能輕易戰勝,耗費了他許多的時間,但是現在,蘇離度過這樣的劫難,那就是瞬息之間。

所有過去被他斬殺過的人,哪怕現在再一次出現,哪怕被天地意誌加持,也都被瞬息之間毀滅。

一不留神,蘇離居然已經度過了許多重劫數。

“你這個孽障!給我死!”

皇甫彼岸麵色陰冷,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種可怕的危機,如果真讓蘇離度過天君大劫,那他都有隕落的可能。

他如蒼鷹搏兔,全力施展天君的可怕之處,對著蘇離直擊而下,一掌鎮壓,五指之中出現了滔滔苦海,波浪翻滾,巨浪滔天,天君之威顯現得淋漓儘致。

“萬古沉淪!”

皇甫彼岸的手掌,似乎化為了一艘行使在無邊苦海之中乘風破浪的大艦,拍擊而下,要把蘇離鎮死。

蘇離神色平靜,身在天君大劫的牢籠之中,邁步踏出,與皇甫彼岸對上了一掌。

他的大手之中,顯現出了無儘的玄妙,有過往歲月領悟的無限之門,也有來自帝尊界的新絕學,八大先天法寶的虛影,萬咒道君的天鐘,還有神母道君許多紀元的絕學,全都在這一掌之中。

兩掌相碰,整個神州淨土在這一刻遭遇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無數的虛空直接毀滅,一個又一個的神州淨土高手直接灰飛煙滅。

蘇離收回手掌,神色無比的平靜,他的眼中閃爍著一股股來自於宇宙之外的氣息。

“怎麼可能?”

皇甫彼岸卻憤怒震驚到了極致,因為在這一下的碰撞之下,蘇離居然冇有被他一招殺死,反而是他們交手的餘波,一下子將他的神州淨土毀滅了個**成。

“方羽,我要你死,你居然讓我殺死了我這麼多的子子孫孫,好,很好,這些基業我也不要了,反正他們也度不過紀元大劫,總會死去,但是你和你的羽化門,要徹底的毀滅!”

皇甫彼岸看著自己的子子孫孫被一下子殺死了七八成,怒火中燒,隨即便是絕對的冷漠與絕情。

他的神色一動,雙手捏了一個古怪的法印,居然是“天子乾坤至尊功”的起手手。

這是一門古老的神拳,在皇甫彼岸當空一震之間,無儘的混沌似乎要包裹蘇離,一尊上古天子降臨下來。

這“天子乾坤至尊功”,是傳聞之中很多紀元之前,一尊叫做上蒼之子的仙王開創的,這位上蒼之子甚至還在神族的始祖聖王之上,不過隕落在了曆史長河之中,不過這門神通卻流傳了下來,被皇甫彼岸偶然學到。

傳聞之中,能夠學會這門功夫的人,都是受到上蒼眷顧的無敵之天才。

現在皇甫彼岸施展出來了這門仙王絕學,居然打出了上蒼之子的虛影,大手一捏,扭轉日月玄機,四季更替,直接就降臨到達了蘇離的身軀上。

蘇離神色微動,一張符籙飛了出來,世間自在王佛的六**身顯現出來,加持在背後,那道符籙與他的力量融合,頓時讓蘇離有一種鎮壓萬古,壓塌諸天的氣息。

無儘的佛光從蘇離的身上上顯現出來,似乎和世間自在王佛徹底融為一體,自身就是仙王。

以仙王對陣仙王,蘇離這一刻又將上蒼之子的虛影徹底破滅。

“現在,也該到了成就天君的時候。”

此時此刻,蘇離還在大劫之中,那一道道的時空枷鎖,鎖鏈,代表著天地的束縛,纏繞在蘇離的周身,對著蘇離進行捆綁。

那是天之牢籠,牢籠之中,有許許多多的刑具,有鎖鏈,有刑罰之台,有各種刀,鞭……天地的意誌,要把蘇離滅殺。

這是天君大劫進行到最為猛烈的時刻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蘇離與世間自在王佛的符籙融合為一,一拳轟出,將天地牢籠徹底轟碎,頓時一股驚人的氣息,從他的身軀上散發了出來。

這股氣息,太過恐怖,幾乎可以讓天地直接翻轉過來,變成天朝下,地朝上的味道。

老天,都被蘇離的這股氣息踩踏到腳底。

無窮無儘的天君氣息,從蘇離的身軀上散了出來。

蘇離的身軀,任憑天地日月的侵襲,任憑古老命運長河的纏繞,都亙古不滅,他經曆億萬災難,依舊存在。

無儘歲月都不能將他磨滅,他的身軀之中散發出一種亙古自由,永恒強大的氣息。

無數磨難,無數大劫,從肉身境界,在凡間的一個小小的蘇家庶子,一步步踏入修煉的境界,一步一步的走來。

終於到達了這一地步。

天地都不能夠毀滅的地步。

天之君王。

天君境界。

終於成了。

在這一個古老而漫長的紀元裡,有一尊絕世天才,終於打破了天地的束縛,終於掙脫了宇宙的枷鎖,終於晉升到了天君境界。

天君,和天君之下的境界,差彆太大太大,任何人不成天君,就是螻蟻。

蘇離每一個呼吸,都感覺自己根本不受任何天地法則的束縛,自己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

他可以把水變成火。把火變成冰,更能夠隨意更改天地規則,幾乎是全知全能。

不錯。

全知全能的一種感覺。

他的自身道行,推算能力,也到達了一種誰都無法比擬的高度,一眼就能夠看穿過去未來無數種事情。

所有的命運,都被他洞穿。

此時此刻,他才感覺到什麼是真正的大智慧,自己的推算能力,在晉升到天君之前的推算能力,和現在相比,簡直弱的不能再弱。

他也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能力,法力,什麼叫做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什麼叫做天之君王。

不晉昇天君之前,根本冇有辦法思考天君的境界到底有多強大,有多可怕,有多不可思議。

這種變化,比起凡人修行到天主還要大的多。

“終於成就了天君。皇甫彼岸,你想好怎麼死了麼。”

蘇離的氣息流淌,不受任何約束,從神州淨土流淌到了中州羽化門,又從羽化門流淌到了天庭,流淌到了天庭的羲皇,命皇,氣皇等古老的皇者麵前。

他感覺到自己想起這些皇者的時候,這些皇者的命運就由自己把控了,他們的命就是自己的。

根本不需要動一根手指頭,他隻需要想一下,那些皇者就全冇了。

也就在這時候,蘇離伸手一動,在天葬之棺中出現了皇甫彼岸的影子。

隨即皇甫彼岸的身軀就投入了天葬之棺中。

“咒道也很快樂,皇甫彼岸。”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