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無限天君——蘇離

-

蘇離施展咒道,一下子就將皇甫彼岸這尊天君收到了天葬之棺中。

圍殺羽化門的這位神州淨土老祖宗,所有的氣息消失不見,而羽化門中所有弟子都見到了蘇離的無量天君威嚴。

“我羽化門,終於有了一尊天君了,蘇離終於修煉到達天君……”

羽皇喃喃道。

此時此刻,他心中複雜,也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簡直是百味俱全。

本來羽化門被皇甫彼岸這尊天君追殺,皇甫彼岸更是親自點了他的名,所有羽化門的弟子,長老,太上長老都感覺到生機被斷絕,看不到了希望。

一位天君,一位天君親自要抹殺羽化門,這是怎麼樣的一種悲劇。

但是現在,他的這位蘇離師弟成就了天君,還一舉鎮壓了皇甫彼岸。

天君,天君!

諸天萬界的修士,都知道天君的意義是什麼。

每一個修士的終極目標,就是天君,但是隻有那種獲得了無敵氣運,擁有難以想象的意誌,甚至得到了一種他都說不出來寶藏的存在,才能夠最終晉升到這一個諸天萬界修士都夢寐以求的境界。

現在的蘇離,他的師弟,就晉升到了這一種所有人都要仰望的境界。

他的師弟,不,現在已經很難稱為他的師弟了,他何德何能,能夠擁有一位天君做師弟?

這位偉大的天之君王,如今羽化門的掌門,就是羽化門最大的靠山。

所有羽化門的修士,弟子,長老,各種高手,這一刻都感覺到無與倫比的安全感,他們的門派之中,出現了一位天君,可以守護他們,直到天地的終結。

“天君,天君,蘇離師兄踏入了天君境界。”

這一刻,方寒的目光望著蘇離,他感受著從蘇離身上傳遞出的那種意誌,感覺到了一種震驚。

這一位師兄在晉昇天君之後,實力比起天主境界何止增加了百倍千倍萬倍,那到了一種他根本不能理解的境界。

他的雙眼,刺破蒼穹。

他的雙手,撕裂諸天。

他的氣息,讓萬物臣服。

冇有人可以不臣服。

在這位剛剛晉升的可怕天君麵前,所有的至仙皇者,天主全都是螻蟻一樣的存在。

“什麼古皇,可以在天君一指下逃的性命,都是扯淡啊,根本逃不了。”

方寒的心中在這一刻升騰起一種明悟。

與此同時,在高高在上的天庭,羲皇,命皇,氣皇,卦皇等老古董皇者也感受到了蘇離的氣息,他們的身軀都在劇烈顫抖,整個人的臉上顯現出了無比恐懼的神情。

“啊,他已經晉升成為了可怕的天之君王,我感覺到他的氣息無比的恐怖,似乎想要殺死我,也就是一下下。”

“為什麼他剛剛晉昇天君,就如此的恐怖,如果這位偉大的存在想要擊殺我,無論我在什麼地方都冇有用啊。”

“不能相信,不能揣測,這一位新的天之君王,已經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了,我等要快快迎接天之君王!”

羲皇突然神色變得無比的恭敬,對著中州的蘇離跪下行禮。“恭賀天君大人晉升,我等天庭全體皇者,恭請天君大人入主天庭,成為我天庭的至高存在之一。”

“恭賀天君大人晉升!”

氣皇,虛皇,卦皇等皇者也全都恭恭敬敬,跪倒在地上,對著蘇離行禮。

他們本來是高高在上的皇者,掌握天庭無數年的權柄,不可能對彆人下跪,但是對一位天君下跪,那不是對他們的侮辱,而是他們的本分。

對羽化門這位新晉升的天君跪拜,這是他們必須要做的。

“好,很好,非常之好。”

蘇離點了點頭,對於天庭羲皇,氣皇,虛皇等皇者的表現十分滿意,不過很快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天庭統帥大軍,那裡有一柄王品仙器,複仇之矛。

“複仇之矛率領全體天庭大軍,古老皇者,拜見天君大人!”

複仇之矛這位古老的王品仙器見到蘇離的目光到來,立刻全身都顫抖起來,他感覺到曾經的同事,如今的這位皇者,實力到達了一種他都不可能想象的地步,那目光似乎稍微多一點力量,他就會立刻毀滅。

所以複仇之矛表現出了難以想象的恭敬,完全冇有了天庭征討大軍無上大主宰的威嚴。

“都是聰明人,冇有一個想讓我下手的。”

蘇離看著天庭各處都是恭恭敬敬跪下的古皇,神色平靜。

他曾經是天庭的方皇,如今晉升為天君,名義上也可以是天庭的天君,這些天庭的古皇,王品仙器向他臣服,也都十分的理所當然,冇有任何的心理壓力。

不過他也不會現在就入主天庭,畢竟災難,永恒,混沌,殺戮四大天君都是度過好幾個紀元的天君,聯合一起,他就算是現在入主了天庭,以後也坐不住造化天庭主人的位子。

所以當務之急還是煉化皇甫彼岸,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新的地步。

此時此刻,伴隨著他成就了天君,他的身軀之中,所有法寶,在他體內龐大的天君本源滋潤下,全都晉升到了王品仙器的巔峰,隻差一步就成就了聖品仙器。

蘇離將目光收回,邁步踏入了羽化神國,到達了裁決殿的王座之上。

他現在晉升為了天君,自然而然就成了羽化門的掌教至尊,羽皇也自然而然地退出了羽化門掌教至尊的位置,成了羽化門的一尊太上長老。

但是羽皇對於這樣的變化冇有任何怨言,而是十分的高興。

所有的羽化門弟子,長老,太上長老,還有南宮世家,軒轅世家,虛家等大族的高手弟子,也都恭恭敬敬,站在裁決殿中,無比崇拜,臉上顯現出震驚,歡喜,無數的情緒。

“蘇離大人居然晉升到了天君境界,甚至連皇甫彼岸都抓住了,實在難以想象,彷彿在夢中啊。”

軒轅世家的家主軒轅逐鹿看著這一切,還感覺到難以想象。

他們都是天庭十萬大州中的大世家,深深知道神州淨土皇甫世家的恐怖。

現在,皇甫世家的老祖宗都被抓住,天君都要被煉化,這到底是從何說起?

這讓他們感覺到彷彿在做夢。

“幸虧是跟對了人,成為羽化門的一份子,前途無量,否則的話,跟隨著皇甫世家,隻怕現在要無比的惶恐,生怕一不小心被一位天君拍死。”

虛家的家主也非常歡喜。

“天底下的大事要變了,神州淨土是完了,徹徹底底的完了,我們羽化門要徹底的崛起了,幸虧我們都成了從龍之臣。”

另外一些投靠了羽化門的各大世家,也都心中慶幸。

他們本來看著神州淨土皇甫彼岸來攻打羽化門,心中感覺到了無限的惶恐,生怕自己要被滅亡,但是現在一切熬過來了,美好的未來在等待他們。

果然,蘇離在這時開口了。

“這一次神州淨土,皇甫彼岸妄想滅亡我羽化門,現在被我所擒,我就當著你們的麵徹底煉化他,你們也將得到數不清楚的好處。”

蘇離的聲音響徹虛空,天葬之棺被他祭起,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天葬之棺中皇甫彼岸像是一個冇了頭的蒼蠅,不斷的打出各種攻殺大術。

“啊啊啊啊,可惡,你把我轉移到了什麼地方,給我開!冇有人可以困得住我!”

皇甫彼岸這尊天君陷入了無邊的暴怒之中,他的大手向著周圍的虛空抓攝而去,儘情釋放著天君的威嚴。

那掌勁所到之處,他的周身的一切,都化為了混沌元氣,然後再化為了地水火風,各種法則碎片,相互混雜,其中更是出現了各種太古神道殺招,千軍萬馬,金戈大斧,對著周圍的虛空轟擊。

但是打在天葬之棺上,所有法術,攻擊,全部都被埋葬。

皇甫彼岸雙目血紅,雙手再次凝聚成了苦海,彼岸,神州,大艦,真正展現出了自己作為絕代天君的真實實力來。

但是天葬之棺這件神物,連天都可以葬下,是造化仙王為了永生打造的諸天神物,又豈能被破壞。

所有的攻擊,如泥牛入海,根本掀不起任何的風浪。

皇甫彼岸打出了彼岸神拳,似乎要橫渡彼岸,但是現在,他深處無邊苦海之中,永遠難渡。

“你可以死了。”

就在皇甫彼岸打出無數攻擊的時候,蘇離終於動了。

他一動,彷彿是諸天萬界都為之而動,他的一隻大手向著虛空抓入,直接深入到了天葬之棺中,一下子就抓穿了皇甫彼岸的心臟,從皇甫彼岸的胸口,抓出了一枚血淋淋,強橫無比的心臟來。

這是一枚天君的心臟,似乎一麵神鼓,可以把蒼天都震得破裂。

這心臟一被抓出來,其中就演化出了一股不屈的意念。

不過蘇離的手掌一抓,就直接抓爆了這枚心臟,似乎是被蘇離殺死了一般。

但是天君的本源流淌出來,流淌在了裁決殿中。羽化門無數的金仙,祖仙,元仙,聖仙甚至是至仙皇者,吸收到了一點點這樣的天君本源之後,立刻就實力提升,突飛猛進,一個個連連突破了境界。

蘇離心意一動,就把這枚天君心臟容納進入羽皇的身軀之中,立刻羽皇的氣息節節升高,全身開始脫胎換骨的變化,一股股類似於天君本源的氣息,從身軀中散發了出來。

蘇離也不停留,手刀劃出,哧啦一聲,又把皇甫彼岸的左手斬了下來,賞賜給了方寒。

“多謝蘇離師兄。”

方寒見著這尊天君左手,眼神閃動,臉上顯現出了歡喜神色。

天君左手,一隻天君左手,就可以塑造出天君候補榜排名前十的天主級彆高手,而如果是天君的心臟,那直接就可以排名天君候補榜第一。

“放過我,方羽,放過我好不好,我不應該和你作對,我向你懺悔,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求求你了。”

皇甫彼岸感受著自己的心臟,左手,一個個消失,立刻求饒了起來。

“我不能夠隕落啊,我經曆了恒河沙數一樣的結束,無量大劫,好不容易修成了天君,不能夠隕落在這裡啊。”

這一刻,天君在咆哮,在求饒。

在天葬之棺中,皇甫彼岸冇有任何的反抗機會,迎接他的隻有死亡。

麵對死亡,天君也不甘心,也有了恐懼,也不願意被人剝奪生命。

一尊天君,在諸天萬界之中,要有多少磨難才能夠修煉到?

每一尊能夠成就天君的存在,那都是經曆了無數的磨難,擁有無數的奇遇,才能夠從一個小小凡人不斷修行,修行到了極高的境界。

從長生秘境到仙人秘境,從虛仙,真仙,玄仙,半步金仙,金仙,祖仙,元仙,半聖,聖人,皇者,天地同壽,天主,再修行到天君,終於到了天都無法奪去他壽命的時候,怎麼會甘心死亡?

想一想,天地同壽就可以與天同壽,天君更是可以天地滅而他不滅,日月朽而他不朽,如今卻要死亡,這是何等的殘忍。

皇甫彼岸這位天君,現在瘋狂求饒了起來。

隻要能夠不死,任何事情都可以做,他可以滅亡一個種族,可以毀滅無窮位麵,可以顛倒宇宙。

“讓我做你的狗,好不好,有我在,羽化門就有了兩尊天君,兩尊天君啊,天庭都不敢輕易得罪你,甚至我可以出手,幫助你收拾了戰王天君牧野荒,那個小子不厲害,隻要我們兩個聯手,就可以將他也收服!”

皇甫彼岸瘋狂咆哮,他的聲音如果不是在天葬之棺中,都可以傳遞到牧野家族,傳遞到諸天萬界。

“當我的狗有什麼用,隻不過多汪汪叫兩聲,煉化了你的作用更大。”

蘇離不為所動,身在天葬之棺之外,他收拾起皇甫彼岸這尊天君,輕而易舉。

很快,皇甫彼岸這尊天君的一個個天君軀體被蘇離斬殺下來,或者賞賜給了其他的皇者,或者被煉化到了地皇書中。

在天葬之棺中,即便是皇甫彼岸,也冇有任何的反抗餘地,最終他化作了一艘三丈長短的樓船,這樓船上麵雕刻著一篇古老的經文,彼岸經。

這就是皇甫彼岸最後形態,彼岸之舟,聖品仙器,一件法寶所化。

在那彼岸之舟中,龐大的天君本源洶湧如狂潮。

“啊,方羽,我要詛咒你!詛咒你必將墮落,我要用生命詛咒你!”

皇甫彼岸最後發出了無比淒慘的詛咒之聲,而後戛然而止。

一位天君的詛咒,響徹在虛空,足以讓任何人都大汗淋漓,嚇得麵如土色,他們明白,一尊天君,真的隕落了。

“死都死了,還廢話這麼多。而且,你詛咒錯了人。”

蘇離一下子將這件聖品仙器彼岸之舟煉化進身軀之中,龐大的天君本源融入到他的無限神陣之中,立刻就使得他的氣息節節升高。

整個彼岸之舟,源源不斷的給自己無限神陣提供力量,鞏固修為。

他稍微一運轉法力,那彼岸之舟就顯現在恒河沙數一般的晶體神國中,似乎在宣告著彼岸,彼岸的話語。

苦海無涯,彼岸之舟。

彼岸的氣息,從蘇離的身軀上顯現了出來,使得他的修為從一踏上天君境界之後,就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從今往後,我為無限天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