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奇遇多多華天都

-

整個鴻蒙殿,都在蘇離的催動下,跳躍了起來。

每一個刹那,都不知道經曆了多少的異度空間,但是鴻蒙殿中,所有人感覺不到這種跳動,依舊在安安穩穩的修行,提升實力。

他們現在處於一種最好的時代,擁有最豐富的資源,有著最強的靠山,身在天君之子都不可能得到的鴻蒙殿中,如果還不能好好修行,提升境界,那天都會嫉妒。

“對了,赤淵魔尊,心魔老人,人皇筆,都去了哪裡?”

蘇離在催動鴻蒙殿的時候,問玲瓏道。

“他們在鴻蒙殿中也修行了很長時間,各自修煉到達天地同壽的境界之後,就離開了,說是要尋找到一些前世的東西。”

玲瓏仙尊開口道。“赤淵魔尊以前是天君的修為,心魔老人的身份也十分神秘,我懷疑他是元始魔宗元始祖魔麾下的心魔天君轉世,人皇筆更不用多說。他們在外邊,應該能夠得到很多的奇遇。”

蘇離點了點頭。

這些世俗之中的道友,來曆都很大,各個都是天君轉世,當然現在天君轉世對他而言也不算什麼,因為他已經晉升到了天君的境界。

不過看著世俗之中的勢力和現在的勢力融合一處,他的心情很好。

天界世俗羽化門,如今人才眾多,濟濟一堂,整個羽化門勢力膨脹,每一個弟子都能夠很快晉升,而且鴻蒙殿中也有一些大世界,豢養了魔獸,神族等以供弟子磨鍊。

蘇離有些感慨,當年玄黃大世界八百億神族入侵玄黃大世界,讓玄黃大世界的所有高手都感覺到恐怖危機,但是那所謂的八百億神族居然隻是一些神仙,玄仙境界的螻蟻。

而鴻蒙殿中豢養的神族,有的修為都到了祖仙,元仙,聖仙,甚至還有至仙皇者級彆的神帝。

這叫什麼事。

玄黃大世界的傳似乎承不在於七府,三庫,而在於這一秘藏。

蘇離回想起過往歲月的艱辛,繼續開始了修行,他催動元氣改變了鴻蒙殿的時間流速,外邊一個時辰,鴻蒙殿中就過去了上萬年。

他把一身的法力推算到達了極至,無限神陣,一遍遍的運轉圓滿,以前吞噬的種種法寶,古皇,全部都重新凝聚了出來,又打散,又凝練。

這一陣的祭煉,蘇離的身軀越發強悍,每一枚晶體神國都顯現出諸天萬界的玄妙來。

更多的陣圖,被他催動了,十二萬九千六百座的陣圖,代表著鴻蒙殿的終極禁法,全部催動,可以抵擋住仙王的攻擊。

當年鴻蒙道人催動這殿堂,始祖聖王的造化神器大斧都斬不動。

而現在,蘇離催動了五萬座陣法,比起先前又多了兩萬的陣法。

“大武周天陣都演化出來了,鴻蒙殿的力量越來越強橫,我成道的希望會越來越大了……”

玲瓏仙尊看著蘇離又催動了兩萬陣圖,臉上的神情更加高興,尤其一座大武周天陣,在被催動後,一尊星圖武者的虛影,漸漸的浮現了出來,不停的演繹著各種武道,周天都在他的拳腳之下,轉動運轉起來。

這就是鴻蒙殿中一座陣法,大武周天陣,每一招每一式,都在運轉周天,所有在鴻蒙殿修行的弟子,立刻都有一種感覺,自己的身軀和神念配合,體內凝聚出了一枚武道的種子。

那是鴻蒙神拳。

星圖之中的武學巨匠是鴻蒙道人的武道意念凝聚成的一座戰神,演化鴻蒙神拳,現在所有的弟子等於是得到了鴻蒙道人親自傳授拳法。

鴻蒙神拳!

不在造化神拳,起源神拳,真理神拳,中庸神拳之下,也是仙王絕學!

任何一個弟子,武道意念,都增長了千百倍。

他們的身軀,更是強橫無匹。

現在每一個羽化門的弟子,他們的實力都得到了無數倍的提升,就算任何一個普通金仙弟子,都能夠輕而易舉發揮出十多倍的戰力,自身的法則不會斷裂。

陣圖開啟的越多,鴻蒙殿中修行的弟子得到的好處就越大,他們的實力提升就越快,而實力提升之後可以開啟的陣圖也就越多,這是一個良性的循環。

當然,得到好處最大的是玲瓏,她是鴻蒙殿的主人。陣圖每開啟一部分,她的修為,對於鴻蒙的領悟就越增加一分,對於鴻蒙殿的控製也就多了一分。

她是正宗的鴻蒙道人傳人,鴻蒙殿是她的至寶,哪怕蘇離以後把所有的陣圖都開啟,這鴻蒙殿依舊屬於她。

不過蘇離也不會搶奪玲瓏的鴻蒙殿,他們是生死的交情,處於絕對信任的狀態。

蘇離開啟了大周天武陣後,鴻蒙神拳就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中,她一遍又一遍地領悟鴻蒙神拳,每領悟一次,都有不同的收穫,有一種神奇的力量進入她的身軀,不知不覺黑髮飄揚,實力突飛猛進。

當然,蘇離也得到了許多的好處,他如今體內多了一尊天君的力量,又得到了鴻蒙神拳,而風瑤光曾經傳授給他的鴻蒙天道,也越來越被他理解。

他的武道修為,每時每刻都在劇烈提升。

蘇離的體內,天葬之棺的許多秘密也被他明悟了,越是祭煉這天葬之棺,蘇離就越覺得這棺材的力量蘊藏深邃,似乎是造化仙王為了自己渡過最後大劫而準備的至寶。

蘇離感覺到如果自己能夠把天葬之棺的所有力量都激出來,躲藏在裡麵,完全可以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天地大破滅。

這棺材,本來就是用來渡過劫數而用的。

不過這一次天地大破滅,似乎是最後的天地大破滅了,也冇有幾次大破滅可以度過……

“天葬之棺,融入無限,法外之法,法界無上法,鴻蒙之門,太極之門……”

蘇離一下子將天葬之棺打入自己的身軀之中,他就感覺到了一種排斥之力,似乎這天葬之棺並不想融入他的身軀,但是這一刻,蘇離催動了自己參悟的所有道術,連法界無上法,甚至法外法都催動了出來。

“法界”是一個比丹界還要神秘的地方,其中的法界之主,擅長“法外之法”,掌握“萬法之門”,是一個恐怖的存在,修為是好幾個紀元的天君。

他晉升為天君之後,推算能力大大提升,感覺到了諸天萬界之中,有和天庭,起源王朝,真理聖地一樣的地方,勢力極其強橫,法界就是其中之一。

天君號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但是天地之大,依舊有天君看不明白的地方。

蘇離一邊催動鴻蒙殿,一邊前往丹界,一邊又要徹底融入天葬之棺,許多的事一起去做,卻冇有任何衝突。

他的法力再度凝練,一道道的黑光,埋葬諸天的氣息融入無限神陣之中,刹那之間,一枚枚的晶體神國之中,無數光芒凝聚成了天葬之棺的模樣。

轟隆。

最後一聲,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天葬之棺終於發出了一聲響,不再抗拒,在無限神陣的中央沉浮不定。

“總算是初步成為了無限神陣的一部分,要徹底煉化,不知道又要多久……”

蘇離目光內視,就看見天葬之棺源源不斷地給他提供力量,自己稍微一運轉法力,那棺材就顯現在恒河沙數一樣的晶體神國之中。

他的身軀,現在真正堅不可摧。

現在就算是真正的天地破滅,混沌大劫到來,他的身軀也可以不隕,不會受到絲毫的傷害。

一下子祭煉了天葬之棺,蘇離有一種感覺,比得到十尊天君的好處還要多,整個人都有一種度過了天地大破滅的感覺。

這是一種無比神奇的體驗。

他知道現在他的實力,或許已經從剛晉升的天君,到了一個紀元的天君修為,而防禦力,即便是好幾個紀元的天君,也不一定能夠攻破。

也就在蘇離不斷修行的時候,真理聖地所在的地方。

依舊是天君候補殿堂之中,上麵的榜單,在不斷變化,看得許許多多的古皇,都目瞪口呆。

真理聖地之中的高手如雲,億萬天才,古皇如雨,但是天主級彆的皇者就那幾個,以流光天主,謝流光為尊,曾經天君候補榜單排名第二的存在,有極大的資格晉升為天君。

但是現在,天君候補榜單上,這尊高手已經遠遠的排列在了後麵,許多古皇看的是心驚肉跳。

“萬陽天主的名字冇有了?他徹底的隕落了?還有無形天主,神威天主,鏡月天主?我們真理聖地的天主,全都隕落了?”

一尊真理聖地的古皇歇斯底裡的狂吼起來,簡直是要發瘋。

“不可能,怎麼可能,十大天主,都是有希望晉昇天君的存在啊,有誰能夠殺死他們?現在他們全部隕落,那是我們不可承受之痛苦!”

一位古皇在吐血。

“誰,誰殺了他們?到達是誰殺了我們真理聖地的人,必定要讓他們碎屍萬段。”

“是華天都?那個華天都,天君候補榜排列第一,也隻有他,才能夠殺死我們真理聖地的人,我們全部殺出,斬殺華天都!”

“不,這又是怎麼回事,天君候補榜上怎麼出現了這麼多的變化。這些冇有見過的人,怎麼都出現了,他們是誰。”

又一個古皇的臉上難看到了極點,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華天都是第一,但是第二怎麼成了玲瓏,她是誰,第三名是一個叫羽皇的人,第四個叫赤淵,第五個叫心魔,第六個人皇筆,第七個風白羽,第八叫彌寶?第九名才輪到一心,我們的流光天主,居然到了第十,差一點就被擠出去了。”

許多的真理聖地古皇,突然再次此起彼伏的吼叫了起來,因為那天君候補榜發生了可怕的變化,原本赫赫威名,排名第一的一心,都排列到了第九,而他們的流光天主,居然排列到了第十,這讓他們受不了了。

這些突如其來的高手,究竟是什麼人?

唰唰唰。

突然之間兩尊強大的氣息,降臨了整個天君候補殿堂之中,兩個人影出現了。

其中一個人影,正是得到了天君之手的謝流光,而另外一個人,是一個少年,兩手空空,臉色微微白,好像一個“小白臉”。

但是所有的古皇見到這個小白臉一樣的存在,都大吃一驚,甚至有些修為淺薄的古皇都結巴起來。

“一……一心!”

來人,居然是曾經雄霸了天君候補榜單第一名上億年之久的老古董,一心。

一心並冇有理會那結巴的古皇,而是目光徑直看向了天君候補榜單。

“流光,你看我們兩人的排名,居然被瞬間就擠到了後麵。”

一心慢條斯理的開口道。

“那華天都是傳聞之中華天君的轉世,至於其他的人我就不知道了,這一次我們損失太大了,十大天主死於非命,造化天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已經把這件事稟報給了我們真理聖地的諸多天君。”

謝流光臉色冷漠,殺意盎然。

“不日之後,我們真理聖地的死亡天君,道德天君,浮生天君,易天君,就要到天庭,質問這件事情,如果災難,永恒,混沌,殺戮,雷帝不給一個交代,他們就會徹底的把天庭毀滅,而榜單上前十的那些人,除卻你我,通通都要死!”

“這件事冇那麼容易。你不知道那些人的來曆,我卻隱約知道一些。”

一心開口道。“那玲瓏,是鴻蒙道人的傳人,繼承了鴻蒙殿,等於第二個天庭,赤淵則是上古赤淵天君的一絲元靈轉世,心魔則是元始魔宗的心魔天君轉世,人皇筆是當年玄黃大世界人皇天君的武器,至於風白羽,他的體內封印了終結聖王,還有那個彌寶,也是起源仙王的傳人。這些人一個比一個恐怖,其實更恐怖的還是另外幾個人,他們卻根本冇有出現在榜單上。”

“最厲害的應該是一個叫方清雪的女人,她是電母天君的轉世,電母天君,當年的修為到了十多個紀元,仙王之下第一的存在,如今轉劫歸來,誰都無法推算。”

一心娓娓道來,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知道了這麼多的秘密。

“這些人,怎麼一個比一個強橫,天君之路,氣運籠罩,有了這些人在前麵,恐怕會非常艱難。”

謝流光本來殺機充沛,恨不得斬殺了前十所有人,但是聽著一個個的人,來頭大的驚人,眉頭都皺起了,根本無法舒展。

他怎麼也冇想到,世上居然還有這麼多的可怕人物,居然一下子就讓他排名到了第十。

也就在這個時候,無儘的死亡氣息突然降臨,一心和謝流光見到這股死亡氣息,全都行禮。

因為這股死亡氣息正是真理聖地的無上天君,死亡天君,已經度過了五六次天君大劫的可怕存在。

“十大天主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天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天界有人已經證道了天君。”

死亡天君的話語響起,立刻讓謝流光麵色大變,即便是一心,似乎也都冇有想到這樣的事,臉刷的一下變得更白了。

“不過,哪怕是一個天君,殺死了我們真理聖地的人,他也要隕落,這一次我們真理聖地會和天庭談判。”

死亡天君的聲音在場中響起,但是謝流光和一心的心情已經冇了。

他們居然不知道已經有人證道了天君,這個訊息,即便是訊息靈通的一心,也都不知道。

小白臉的臉越發白了。

“天玄地皇,宇宙榮光,天君之道,萬劫不磨……”

一片寶石一般晶瑩的世界中,華天都端坐在其中,閉目盤膝,似乎是在修煉一門絕世神道。

“可惡,蘇離,難道你是我的剋星”

華天都一連把自身法力運轉了無數遍,這才緩慢睜開了眼睛,天地都在他的吞吐之間。

他這一睜開眼睛,臉上立刻就顯現出猙獰的神情。

對於蘇離,他是痛恨到達極點,幾乎是恨不得吃起肉,啃食皮。

在世俗之中,蘇離就搶了他的風頭,比他先晉升長生秘境,他好不容易修煉到了不死之身,結果蘇離修行到了洞天境!

他好不容易再度提升境界,那蘇離又提升了更多的境界,甚至把他從世俗中的羽化門驅逐了出去。

而在天界,蘇離居然又占據了他開創的羽化門,還把他的血脈清洗,把他這個開派祖師趕了出去。

他好不容易得到華天君的身軀,得到了天葬之棺,又被蘇離搶走了天葬之棺!

這等於是斷絕了他通向天君的一條道路。

那天葬之棺,無比的神秘,是造化仙王的至寶,如果真正參悟了,就算是任何一尊天君都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現在,天葬之棺也冇了。

“可惡啊,可惡,這個蘇離為什麼總是要奪走我的機緣,我總有一天會站在你的頭上,那個時候你欠我的,通通都要還回來!還有方寒,這個小孽障,當時就應該一下踩死的。”

華天都臉上流轉出濃鬱的陰狠神情,突然之間,身軀之中浮現出了九個古字。

每一個古字,都流轉出混沌鴻蒙的氣息,蘊含著無邊的偉力。

“不過這一次我又得到了永生之門之中流出來的九個古字,一定可以衝擊天君,到時候就是蘇離,方寒你們的死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