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感謝八大天君和華天都的奉獻

-

“很好,你們要搶我的東西,通通都要死。”

蘇離望著到來的八大天君,依舊神色淡然,說出的話語似乎宣告了他們的命運。

但是這樣的話語落下八大天君的耳中,頓時讓一個個天君覺得有些好笑,甚至有一個天君還前仰後合地笑了起來,隨即臉上瀰漫了可怕的殺機。

“無限天君,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修成天君的,按理說你修成天君也是個有大氣運的人,否則也不可能到達我們這樣的境界,但是你一個剛剛晉昇天君的,對上我們八大出這樣的話來,看來我們必須要給你一個教訓了。”

翼天君開口道。

這位天君是翼界的天君,是這一個紀元修成天君的,他修成天君的時間要比戰王天君早的多,

“本來無限天君你晉昇天君,我們牧野家族都要表示慶賀,但是丹界的好處,你一個人吞不下去,與我們合作一起平分寶藏纔是你最明智的選擇。”

戰王天君牧野荒這位天君,模樣年輕,看著蘇離的樣子搖了搖頭。“你如今說出這樣的話來,得罪了其他的天君,就連我都不好為你說話。”

“無限天君,你放肆了!”

苗黎天君冷冰冰地開口了。“你居然說什麼我們通通都要死,就憑你這句話,我就要把你鎮壓當場,你一個小小剛晉升的天君,居然認不清楚狀況,居然敢在我們老牌天君的麵前擺架子,今天我看來是要多一件聖品仙器了!”

“跪下吧,無限天君!本來你也有可能得到一成的丹界寶藏,但是現在我改變了主意,你的門派,還有你自己,通通都要滅亡,正好煉製一件聖品仙器!”

骨界的天君顯現出無數殺機,恨不得現在就要殺了蘇離。

“哦,是麼。”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這位骨界天君,突然伸手一指,點在了虛空之中。

所有天君在這一刻就看到時空完全靜止,隻有這一指在虛空中顯現,那一指所過,天地都要崩塌,無數位麵都要毀滅。

來自於亙古歲月的可怕一指一下子點在了骨界天君的身軀上,這一個先前還在叫囂放肆的天君,全身立刻炸裂開來,居然冇有任何的抵擋之力。

骨界天君的身軀,本來是天底下最堅硬,最難以想象的材質煉製而成,但是在蘇離的一指下,破碎開來,龐大的天君本源瞬息之間被那一指吸入。

骨界的天君頓時傳遞出無比慘烈的聲音,隨即戛然而止。

一尊天君,居然被蘇離直接一指點死了。

“你們接下來,誰先死。”

蘇離的麵上露出笑容,看向了其他七大天君。

“什麼,骨蟄天君居然被一下子殺死了?這怎麼可能?他的修為怎麼可能如此之強?”

“骨蟄天君雖然是這個紀元證道天君的,但是這無限天君也不過是剛剛證道,他怎麼可能比得上骨蟄天君。”

“骨蟄天君死了,真的死了,一位萬古不滅的天君居然就被一指頭點死了?跟他拚了!”

剩餘的七大天君看到這一幕,都感覺到不可思議,戰王天君牧野荒更是感覺到了一陣心驚肉跳,不過現在,似乎已經冇有了後退的餘地。

“中央戊已戰王法!”

牧野荒這尊戰王天君,怒吼連連,直接打出了最強絕學,一座中央戰場出現了,從上而下,撞擊向蘇離的身軀。

苗裔天君則是雙手打出無數神通,蠻族之祖手持七件聖器的虛影,從天而降,披荊斬棘,以野蠻之道,踐踏一切的文明。

翼天君,背後的三十六對翅膀,不停扇動,每一根羽毛都飛了起來,上邊演繹出來的翼界的所有精髓,每一根羽毛都可以擊傷天君,覆滅無數的無上大教。

其他的幾位天君,也都施展出了最強的攻擊,向著蘇離斬殺而來。

本來他們對於蘇離這一位無限天君,並不怎麼在意,一個新晉升的天君,能夠有多厲害,他們也是成就天君的人,而且在天君的境界上打磨了不知道多少歲月,得到了不知道多少好處,鎮壓一個剛晉升的天君能有多難。

但是現在他們看著無限天君一指點死一個天君,立刻就知道現在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嗡。

蘇離大手一抓,手中顯現出天葬之棺的形體來,硃紅色的顏色流淌,好像是鮮血,沉重無比,裡麵流淌出黑色的光華,一個席捲,就將其他天君的所有攻擊完全吸收。

蘇離邁步,一步就來到了屍界天君的麵前,一掌拍下。

那位天君臉色一變,感覺到了大手的恐怖氣息,連連後退,但是蘇離這一抓,似乎是整個天都壓了下來,根本無法逃脫。

這個天君雙目血紅,拚了。

他的雙手,凝聚出了無數的屍氣,顯現出了屍界各種可怕的氣息,將自己作為絕代天君的真實實力發揮的淋漓儘致。

但是,蘇離麵無表情,依舊一掌拍下。

兩大天君碰撞,刹那之間爆發出了永恒不熄的光來。

哢嚓。

光芒在下一刻散去,這一個屍界天君半邊身體化為了肉泥,痛的他咆哮連連,無數法則從身軀之中激射出來,組成了另外的半邊身體。

但是,蘇離哪裡會給他任何機會,這張大手之中似乎蘊含了天葬之棺,鴻蒙殿,萬咒天鐘,許多的諸天神物,鎮壓而下,根本不容逃走和反擊。

啊。

這個屍界天君,整個人眼前一黑,就被蘇離的大手直接吸了進去。

又一尊天君,被蘇離生生的封印在了身軀中,準備煉化。

“不要緊,屍玄天君千錘百鍊,就算是被封印,哪有那麼容易死,要消耗巨大無比的力量,正好是我們的機會!”

翼天君的臉上,顯現出來了邪光,突然衝起,到達了蘇離的背後,漆黑的雙手利爪,狠狠洞穿向蘇離的身軀。

翼天君終於抓到了機會,對蘇離進行一擊必殺。

蘇離麵上顯現出嘲笑的神情,淡淡地看著翼天君的雙爪抓在了他的身上,施展出了他最強的天君一擊。

但是,他的身軀上,晶體神國紋絲不動,就像是一個雞蛋撞在了鑽石上,反而是翼天君的雙手直接被崩碎了。

“什麼?”

翼天君是萬萬冇有想到他的全力一擊,天君一擊,居然對蘇離冇有任何的殺傷力,頓時震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同時也感覺到了難以想象的危險。

他的一擊,就算是同等級的天君,都不可能輕易抵擋,但是居然被蘇離直接抵擋住,那豈不是說明蘇離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

也就在這時候,蘇離的手中出現了一尊鴻蒙之殿,一下子拍了過去,就將翼天君拍的四分五裂,隨即那所有破裂的身軀,濃鬱的天君本源,被抓攝進入鴻蒙之殿中,進入了蘇離的體內。

又一尊天君被封印了。

蘇離大步往前,又來到另外一尊異界天君的麵前,一巴掌就拍碎了那個天君的頭顱。

失去了頭顱的異界天君,怒吼咆哮,那脖子之中,再次交織出了大道法則,要重新凝聚頭顱來。但是蘇離大踏步走來所過之處時間都被震盪的遲鈍了。

哢嚓。

蘇離強大的力量,轟擊就進入了這一個天君的內部,頓時這個異界天君尖叫連連,身軀好像吹了氣的皮球膨脹起來,然後猛的炸下,化為了漫天血雨,法則,精氣。

蘇離大手一抓,所有的血雨,法則,精氣都被他封印了起來。

畢竟這可是天君的血雨,法則精氣,每一滴都十分的珍貴,對於天君之下的任何存在來說都是最大最好的寶藏。

天君的一滴血,都是天大的機緣。

“走,速速的走!”

戰王天君牧野荒看到了這一幕,大驚失色,他終於知道了蘇離的強大,和苗黎天君對望一眼,就要往丹界外邊飛去,想要逃離。

“牧野荒,你來了,為什麼還要走呢,還有你。”

兩人剛剛飛躍起來,蘇離就跨越萬古,來到兩人的麵前。

轟。

一拳擊出,苗黎天君的身體炸裂。

蘇離大手一撕,戰王天君牧野荒一聲慘叫,整個身軀被裂成幾瓣,難以想象的痛苦聲音響徹虛空。

“中央古國,我掌握中央之奧秘,運轉奧義……”

戰王天君牧野荒知道此時此刻,到了人生之中最關鍵的時刻,一個不小心,往後就會徹底的隕落,他萬劫不滅的身軀那個時候也會被煉製成各種元氣法寶徹底的隕落,於是他打出了至高奧秘,似乎占據了天地的最中央,和宇宙之中最核心的一個原點結合。

撕裂的身軀在這一刻再度生長起來,與此同時,他一指點向蘇離的眉心。

而苗黎天君爆炸的身軀,再度恢複,大手掌握乾坤,旋轉日月,似乎要配合戰王天君牧野荒,雙雙合璧,演化出蠻族的祖先之氣。

蘇離神色平靜,也點出了一指,在這一刻兩千九百九十九種大道瞬間濃縮濃縮,化作了一個最初的原點,比起那中央之道精深了不知道多少。

砰。

兩指對撞在一起。

戰王天君牧野荒的臉上,顯現出來了驚恐之色,他的身軀被一股絕強的力量攻擊進去,好像氣球一樣的膨脹開來,在最後的時候,他吐出來了四個字:

“天元一擊!”

在這四個字吐出來之後,牧野荒臉上的神情越來越恐懼,緊接著他整個人轟隆一下炸裂開來,炸成了不知道多少的碎片。

“什麼?”

見到這一幕,其他的異界天君就要立刻逃走,但是蘇離的雙眼之中顯現出無限神陣的陣痕,一下子封印了所有的虛空。

他大踏步往前,一拳一個,將所有的天君打爆,封印了。

“一群螻蟻一樣的東西,還想要搶我的東西!”

八大天君,一起抵達丹界,居然要分丹界九成的好處,現在倒是很好,非常之好。

這八大天君分文不取,還將自己的血肉,法則送了過來,犧牲自己的所有,要讓他煉製幾件聖品仙器!

蘇離自然卻之不恭。

他的目光突然一下子看向了另外一處虛空,笑了起來。“華天都,來都來了,不過來坐坐?”

蘇離目光所及,那裡的虛空破開,顯現出麵如土色的華天都。

的確是華天都。

這一位華天都,居然還是天主級彆的實力,就來到了丹界這裡,似乎想要謀而後定,得到一些好處。

“蘇離,我跟你拚了!”

華天都臉上的神情充滿了恐懼,任誰看到蘇離切菜砍瓜一般打爆了八位天君都會感覺到恐懼,但是現在華天都也知道自己想跑根本不可能,於是他用力一拍,就將一道符籙開始煉化。

“九字元籙?”

蘇離的目光何等強悍,立刻就看到華天都居然吞噬了一道符籙,那道符籙鬼斧神工,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刻畫了九個古老的文字。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九個古老文字,代表了一種天地之間大道的極致,是最為深奧的道書之中都冇有能夠記載的東西。

華天都一下子吞噬了這九字元籙,立刻他的全身都湧現出無比磅礴的力量,無數天劫的氣息刹那之間從他頭頂上降臨,他居然也開始衝擊天君大位。

這九個古字無比的玄妙,無論是什麼天劫,到達了華天都的身軀上,都會被那九個古字磨滅。

傳聞之中,這九個古字是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文字,被造化仙王得到,後來又被華天都得到,而世間自在王佛得到了永生之門流傳出來的六個古字,也就是蘇離如今擁有的世間自在王佛符籙上的那六個。

九字真言,六字真言,全都代表著天地道理的一種極致,是諸天之中最為難得一見的神物,代表著永生大道。

“可惡啊,蘇離,本來這九字真言我還不打算現在就用,我要用它尋找永生之門,但是現在你居然逼迫我到了這種境地,等我晉昇天君,我就要你死!”

華天都全身都沐浴在天君大劫之中,九個古字上下飛舞,化解著天劫的力量,他自身的意誌,精神,法力,也都在一步步的提升,向著天君的境界而去。

“為什麼你會覺得你在我麵前可以成就天君。”

蘇離的神色平靜,甚至有一點想笑,他大手一捏,施展出無限之門的形體,一下子就落在了華天都的身軀上。

華天都本來在華天君的身軀之中,催動九字鎮壓,要度過天君大劫,但是蘇離施展出無限之門,居然一下子將華天君的身軀破滅,包裹在天君肉身之中的華天都,身軀也炸裂開來。

而九字真言,也被蘇離一下子抓攝進了身體之中。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九個永生之門中流淌出來的古字,直接被蘇離抓攝了出來,落在了他的身軀中。

“不!”

華天都大吼一聲,身軀扭曲,想要逃走。

但是蘇離大手一抓,就將華天君的肉身抓攝了過來,也就在他準備試一試拍死華天都的時候,一股強烈的死亡氣息,跨越遙遠的時空傳遞而來,隨後一個淡淡的人影走了出來。

這是一箇中年人,身穿儒服,好像一個儒生,但是身上散發的氣息比起戰王天君,苗黎天君等強橫了幾十倍,甚至上百倍,顯然是和災難,永恒,混沌,殺戮一個級彆,度過了好幾次混沌大劫的天君。

這個淡淡的人影行走如飛,到達哪裡,哪裡就轉化為了死亡之國度,死亡之位麵,死亡的樂章,響徹了整個丹界。

他阻擋在了華天都的麵前,一下子將華天都收入體內。

“真理聖地,死亡天君……”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