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孟少白:我又拜師了

-

蘇離不是孟少白,如今見了那套衣冠塚,也不會立刻跪下磕頭,拜他為師。

他選擇了出手。

也就在蘇離出手的那一刻,那王座上神秘的衣冠感覺到蘇離的敵意,頓時一股憤怒的意念傳遞向了四麵八方,整個墓穴都在顫抖。

刹那之間,那套衣冠,居然憑空活了過來,衣冠之中出現了一個淡淡的影子,那是一個帶著無窮威嚴的皇者,這個皇者撐起衣冠,十分威嚴,大手握在王座的扶手上,好像把握住了權勢一般。

“外來者,我已經給了你機會,讓你跪下拜師,皆大歡喜,你卻要自尋死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整個丹界都會排斥你,你們都會死無葬生之地!”

這個撐起衣冠神物的淡淡影子,口中發出冷漠的聲音,明明說了這麼多話,但似乎都是在刹那之間。

這位丹界之主身穿神物衣服,一下子打出了一套足以毀滅諸天萬界的拳法,這一套拳法看上去慢吞吞如同蝸牛,但實際上已經突破了時間和空間法則的極限,永恒和刹那相互包容,顯現出一種矛盾讓人吐血的神則。

刹那神拳!

傳聞之中,丹界之主領悟的就是刹那之道,在很久歲月之前,他的名號叫做刹那天君,代表著最為微小,最快,最為迅猛,最為淩厲的道術。

這一拳轟殺而來,所有的時間,都變得緩慢起來,自己的行動,意念,都變得無比遲緩起來,而對方的一拳,快如閃電,幾乎是在氣息壓迫之下,就要吐血。

不過蘇離麵對這一拳,居然也打出一拳,居然也蘊含著刹那的真諦,兩個拳頭在虛空中碰撞,似乎無限的緩慢,卻又無比的迅速。

同樣的刹那之道交鋒,讓圍觀的羽皇和玲瓏都有一種吐血的感覺。

但是下一刻,蘇離的大手越過了丹界之主的手掌,破滅到了他的虛影之上。

這一拳,就是上古仙王,吞併大日,鬼斧神工,破滅萬千。

丹界之主發出了一陣陣的怒吼,全身裂開,炸成了一團最為精純的元氣,縮入了那王冠之中,緊接著被蘇離一手抓攝在了手中。

丹界之主,居然就這樣被蘇離一拳擊敗了。

這也是蘇離的修為實在太過恐怖,修成天君之後,他的實力每時每刻都在增加,不僅煉製成功了兩件聖品仙器,容納體內,增加力量,更有天葬之棺和鴻蒙殿這兩件諸天神物,還有道門九字真言和佛門六字真言。

而來自於帝尊界的萬咒天鐘,神母道君的肉身,以及來自仙尊仙帝的道與法,也構造成一個無限神陣,增添了他的力量。

現在他的實力可以說已經到了三四個紀元的天君,單純論防禦力,甚至可以有五六個紀元,可以媲美災難,永恒,混沌,殺戮這樣的天君。

就算是真正的丹界之主降臨,到達全盛的時候,想要殺死他也未必是件容易事,更彆說現在就是一縷分身遺留下來的意念。

蘇離一下子斬殺了丹界之主留下的意念,又將他的王袍抓攝在手中,立刻就感知到這一件王袍的各種資訊。

刹那王袍!

“刹那王袍,據說是當年的丹界之主親手為自己鍛造的無上神物,他采集九天無上之精華,用許多紀元之前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刹那之絲,不朽之綢……無數的材料辛苦祭煉而成,經曆了起碼五次的天地大破滅,堪稱真正的神物,不修煉到天君境界,甚至都無法拿起來!”

羽皇目光望著蘇離手上的刹那之袍,似乎想起了什麼。

“看來這件神物,隻能被我拿走了。”

蘇離將這件刹那王袍容納進入身軀之中,開始祭煉,刹那之間時間流逝了無數年,這件諸天神物終於被他祭煉成功,頓時一股絕強的力量從刹那之袍中湧現出來,瘋狂增加著蘇離的力量。

刹那王袍,這是丹界之主刹那天君用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物質鍛造出來的,屬於神物,不屬於法寶。

傳聞之中,每一次天地大破滅之後,永生之門都會噴吐出大量的物質,甚至是道書,經文,神通。

三千大道,六字真言,九字道言,時光之沙……這些東西,都是從永生之門中吞吐出來的。

如果是物質,就可以鍛造成神物,不過用這種神物鍛造的寶貝不屬於法寶,不能產生靈性,但是威能極強。

比如鴻蒙殿,天葬之棺,甚至整個天庭,都是屬於神物。

這些東西的威能,還要比聖品仙器強大許多,有的甚至可以媲美造化神器,不過這都要看使用者是否強大,是否能夠駕馭這諸天神物。

以蘇離如今的實力,他倒是可以把刹那王袍煉化,與天葬之棺都成為無限神陣之中的一個陣眼。

嗡嗡嗡。

一聲巨響,自己體內的所有晶體神國,都彷彿化作了一個水晶太極圖。

而天葬之棺,刹那王袍,兩件諸天神物,則成了太極圖上兩個小點,不停地運轉。

在不停地運轉之中,整個墓穴都開始顫抖起來,裡麵顯現出一座又一座的陣圖,禁法。

這纔是整個墓穴的真正奧義所在。

丹界之主的黃金墓穴,其實是丹界的中樞陣圖,現在倍蘇離破除了層層封印,終於顯現出了丹界的各種玄妙,往後就算是丹界之主和他麾下的四大天君歸來,也無法奪取新的丹界。

而且,在這禁法中樞機構陣圖暴露出來的時候,整個丹界再次發生了翻江倒海一般的變化,無數隱秘的時空,都從丹界之中顯現了出來。

丹界這樣的大界,蘊含了許許多多的隱秘時空,比如丹界之主曾經豢養了一些妖魔,甚至還有圈養的神族,還有各種儲存材料的地方,各種藥園,各種道法秘訣,現在全都顯現了出來。

丹界,是一塊無比富裕之地。

難怪當年造化仙王對於這丹界都眼饞,要前來攻打。

無比豐厚的資源,都在等待羽化門的弟子享用。

蘇離在改變丹界禁法的刹那,就感覺到丹界的晶體壁係都發生了變化,開始收縮起來,無比的堅固,在開始吸收諸天萬界之中的元氣之後,開始了進化,使得許多異界的強者,都感覺到了不妙。

這是丹界複活,甦醒了過來的征兆。

當年叱吒風雲的丹界,又出現在了諸天萬界強者的眼中。

“丹界那裡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丹界之主轉世歸來了”

一個浩瀚無邊的異度時空中,存在著一個巨大的世界,這個世界之中陰風陣陣,鬼哭神嚎,死亡的氣息,腐朽的氣息再飄蕩著。

無數鬼魂在其中飄蕩,一眼望去,全部都是白骨成堆,一座座的白骨山,無數強橫的鬼仙,鬼皇,在鬼界之中組成了無數國度,比起天界的十萬大州,億萬無上大教似乎也絲毫不遜色。

這裡就是鬼界。

鬼界之主,就是鬼界的絕對統治者,相當於造化仙王存在時候的天庭,不過鬼界之主並不是仙王,而是一尊天君,經曆了三場天地大破滅而不死的天君。

在他的麾下,也有幾個天君,其中有一尊還是這一紀元中誕生的天地傳奇人物。

此時,鬼界之主端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眺望諸天,他的眼中無窮的異度空間深處,一個橢圓形的位麵在緩緩運轉起來,不停地汲取諸天萬界的能量,充實自己的晶壁係。

這代表著,丹界所存在的世界,徹底復甦了。

“鬼旦天君,你去查一查發生了什麼事,丹界之主是否回來了。”

鬼界之主大手一揮,在他的王座下來打坐的一尊無上天君突然站立起來,身體一晃,就不見了影子。

鬼界之主重新閉上了眼睛。

天地更深處,似乎已經不屬於天界,那裡充滿了混沌之氣,一尊十分古老的門戶聳立在混沌之氣中,門戶之上刻著古老二生神秘的文字。

如果有非常淵博的天君看過去,就會發現這文字是法文,神秘至極的法界文字。

那門戶上,寫著兩個大字:“法門”。

進入法門之中,就可以看到浩瀚無邊,廣闊無垠的世界,一尊尊強橫的大道神通,大仙術全部化成了人形,形成了各種無上國度,大教,相互爭鬥。

這裡也有無數的天仙,神仙,玄仙,金仙,祖仙,元仙,聖仙,至仙,天地同壽的強者,組成了十分複雜的關係網絡。

這裡就是法界,這裡就是法界,無上之道誕生之地。

“尊貴的法界之主,我來自天庭,我是殺戮之子,這一次殺戮天君叫我前來拜您為師,還傳遞一個訊息給您,那就是您麾下的天君轉世之人,君蒼生,被一個叫做蘇離的人殺死了,那個蘇離現在已經晉升為天君,號稱無限天君,非同小可。”

在法界最中央,神秘的殿堂之中,一尊身穿白衣的人影跪下,對著一團尊貴的流轉的圖畫跪下了。

如果蘇離在這裡的話,一定就會發現那個白衣人不是彆人,正是曾經羽化門的少年天才孟少白。

他如今居然到達了法界,對著法界之主說話。

法界之主並冇有顯現出形體,隻是一副圖畫。圖畫之中,無數的神通都可以看到,恒河沙數一般的大仙術,巫術,獸道,蠻族之道,還有各種各樣的武學,除了大命運術之外的任何三千大道,都在陣圖之中。

這個法界之主,比起君蒼生知道的多的多,包括大因果術,大輪迴術,大願望術,他居然都會。

天地之間,隻有大命運術,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孟少白,你是殺戮之子?天庭派過來的使者,要拜我喂師?你的身上的確有一種奇特的氣運,可以為我所用,好吧,我就暫時收你弟子,不過殺戮天君派遣你過來,應該不止這麼一件事吧,說吧。”

法界之主發出隆隆的聲音來。

“多謝法界之主,哦不,多謝師尊!”

孟少白跪在地上,深深的把腦袋埋伏了下去,好像一隻躲藏在沙漠裡麵的鴕鳥。“這一次天庭五位天君大人,煉製三十三天至寶,本來在無底深淵之中,就要煉製成功,但是卻被混亂天君施展出了混亂秩序大神通搗亂,五位天君希望您和他們聯手,斬殺混亂天君。”

孟少白依舊把頭埋伏下去,屁股撅的很高,不過眼神深處,閃爍出一股深沉的殺機。

“斬殺混亂天君,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等他們煉製成三十三天至寶再說吧……至於那個殺我麾下天君轉世的蘇離,我會派人,把他消滅。”

法界之主傳遞出隆隆的聲音來。

“是,師傅。”

孟少白恭恭敬敬地開口。

“蘇離已經證道了天君,還奪取了丹界,我們可以去找他。”

突然之間,天界中,一處山清水秀的地域,一座洞府之中,一個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年,睜開了眼睛,對著旁邊一位少女道。

這位十五六歲的少年,居然是風白羽。

而那個少女,赫然就是風瑤光。

“父親,你說什麼,你從哪裡知道蘇離的訊息的。”

風瑤光身軀一動。

“終結聖王傳遞心靈給我了,他感覺到蘇離的元氣波動,終結聖王從我的身軀之中破開封印飛騰出去,現在要前往神界的始祖聖池之中,恢複力量,同時也要去看看始祖聖王,他的修為已經到了十個紀元,接下來必須要拚命,踏入第十一個紀元,不過這個紀元的修為非常難以踏入,動輒就有隕落的危險,而我們現在,失去了終結聖王的庇護,也必須前往丹界尋找蘇離,助力我們成就天君。”

風白羽道。

“不會吧,我們能有什麼危險?”

風瑤光好奇道。“我們現在也不在天庭十萬大州,這裡是起源王朝的地盤,無儘起源之地,彌寶成了起源王朝的公主,得到了起源仙王的傳承,可謂是位高權重天君都要客客氣氣,我們作為她的友人,有什麼危險。”

“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造化天庭是這樣,真理聖地是這樣,起源王朝也不會有例外”。

風白羽搖了搖頭。“彌寶雖然是起源王朝的傳人,掌握了分寶岩,那是多寶天君得自起源仙王的賞賜,但是起源王朝內部勢力複雜,冇有一個天主想要看著彌寶崛起的。他們可能不能立刻對彌寶下手,但是對我們下手,逼迫彌寶,卻是很有可能做的。”

風白羽搖了搖頭。

也就在這時,突然一聲淒厲的長嘯,從山洞之外傳遞了進來。

風白羽和風瑤光麵色同時一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