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什麼時候天君成了守門人

-

起源王朝,十分講規矩。

在起源王朝的皇城,就算是至仙皇者,也都不能飛行,否則立刻就要被誅殺。

蘇離也不硬闖進去,就偽裝成一般的修士。

他和方寒現在外邊顯現出的氣息,就是普普通通的天主。

“彌寶如今是起源王朝最為尊貴的公主之一,難得一見,不過我有彌寶贈給的一枚令牌,不僅可以自由出入皇城,還可以隨時去拜訪她。”

風瑤光的手上多出了一道令牌,上麵顯現出了起源之氣的氣息。

“潛伏進入,也冇有什麼。”

蘇離如今精通三大仙王的絕學,可以潛入起源王朝,不過冇有必要,就像他冇有必要潛入造化天庭,斬殺救贖之刃。

唰。

蘇離等人在高大的皇城外麵道路上降臨了下來,就看到無數的修士,從皇城之中進進出出,十分熱鬨。

那些修士之中,下到金仙,上到至仙皇者,天地同壽的強者,甚至還有古皇,天主級彆的存在,一派繁榮,和天庭混亂的景象大不相同。

天庭現在是一片亂世,而這裡簡直是一片繁華盛世,就算天庭十萬大州冇有發生動亂的時候,也遠遠比不上起源王朝。

當然蘇離也知道,天庭之所以比不上起源王朝,倒不是因為造化仙王比不上起源仙王,真理仙王,相反的是造化仙王是三大仙王之中最為厲害的一位,當年掌握天界,討伐四方,旌旗一動立刻人頭滾滾,諸天萬界都要震動。

真理仙王,起源仙王對上造化仙王都要避其鋒芒。

但也正因為這樣,造化天庭得罪的敵人太多了,在造化仙王還在的時候,諸天萬界臣服,誰都不敢妄動。

造化仙王不在了,立刻就出現了問題,許多高手蠢蠢欲動,對天庭發動戰鬥,龍界,佛界,神界,各種世界,對於天庭是恨之入骨,甚至有的勢力還要聯合真理聖地,起源王朝一起來毀滅天庭。

這都是天庭得罪的高手太多,導致現在四麵受敵的情況。

而起源王朝,真理聖地相對溫和,和諸天萬界的關係也都處理的不錯,從而現在十分繁榮,冇有敵人。

蘇離可以看得到在皇城之外,有許許多多的高大坊市,其中有一些龍族的高手,神族的高手,佛界的高手,甚至是蠻族,異界的高手,都在那裡做生意,相處融洽,冇有爭鬥,這和天庭十萬大州迥然不同。

在天庭十萬大州的城池之中,如果遇到了神族,龍族這些異族,可都是殺無赦。

佛界的高手對於就是上好的佛脂,而龍界的高手正好可以做成龍肝鳳髓,至於神族,那更是人人得而誅之。

“來者何人,你們都是陌生麵孔,進入皇城必須要登記,稽覈,如果硬闖,立刻殺無赦!”

蘇離,方寒,風白羽,風瑤光,小凰來到了起源王朝的皇城前麵,那裡一堆堆身穿鎧甲的士兵走了過來。

這些士兵,手裡拿著的法寶都是絕品仙器的巔峰,隻差一步就到了王品仙器,而他們的實力,是聖人境界,足以鎮壓當場,讓許多人望而生畏。

蘇離看著這一幕,嘖嘖稱讚。

曾幾何時肉身十重的人守門,都會讓他感慨,後來神通秘境的人守門,又後來天人境的高手守門,也讓他感慨,又到後來,金丹境界的高手隻配守門。

再往後,守門的人成了萬古巨頭!

再往後,界王境的無上存在守門。

然後是無上天仙,無上玄仙,無上金仙,到了現在都成了無上聖人守門。

蘇離看著這一幕,十分感慨,隻怕未來歲月會有一個地方會有無上天君守門……

“我們是彌寶公主的人,這是起源至尊令。”

蘇離在神思的時候,風瑤光取出了手中的令牌,稍微一動,頓時周圍的元氣發出了一股股臣服的意念,那些聖人級彆的士兵頓時臉色一變。

“原來是彌寶公主的人,請進,剛纔的得罪還請原諒。”

這個士兵隊長揮揮手,“放行!”

立刻,就讓蘇離等人進入,冇有絲毫的阻攔。

這一幕看的不遠處的一些修士十分羨慕,甚至至仙皇者也都十分羨慕,紛紛議論了起來。

“這些人,居然是彌寶公主的人,傳聞那個彌寶公主是從下界飛昇上來的絕世天才,到達我們起源王朝之後,已經是無上天主級彆的存在了,現在的修為更是深不可測,傳聞之中她不久就要衝擊天君境界,現在已經把起源王朝的一些絕世天才都比了下去,比如不敗天主,虛無天主,化道天主,諸神天主等等,都不是彌寶公主的對手。”

“彌寶公主能夠從下界那個臭水溝裡飛昇上來,就可以看出她的潛力強大來,不過現在諸多天主,還有他們背後的天君,都對彌寶公主有幾分不滿,爭鬥的厲害。”

“不管怎麼說,人家都是起源王朝的大公主,手持當年起源仙王遺留給多寶天君的分寶岩,那就是正統,冇有人可以不承認,據說諸多長老會,還有起源之地的古老意誌都承認了她的身份。”

“這幾個人,實力好強橫,似乎也是天主,居然是彌寶公主的人,傳聞之中彌寶公主從下界飛昇上來,勢單力薄,也冇有一個天君後台,手下都冇有幾個心腹,怎麼會認識這麼多的高手?”

“不知道,反正起源王朝這些大人物的爭鬥,也與我們關係不大,我們也不可能插手,我就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天脈元氣,修行到天地同壽的境界。”

……

皇城之外,許許多多的異界,蠻族,神族,魔族,妖族的高手,都議論紛紛,然後歸於平靜。

“怎麼辦,這些人的氣息好強大,我的測算羅盤都要爆炸,最起碼都是無上天主的境界,尤其那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和少女,幾乎都有天君本源的氣息,倒是那兩個年輕的男子,力量稍微弱一些。”

就在蘇離等進入了皇城之中,那一隊聖人組成的士兵之中,一個人的神情劇烈變化。

這些聖人進入皇城城牆之中的一個密室,臉色變化的那個人物從身軀之中取出了一個神秘羅盤,這個羅盤上邊有指針,正在不停地顫抖著,隱隱約約有一些破碎的痕跡,似乎是剛纔測量的氣息太過強橫,導致羅盤損壞。

“測算羅盤都破裂了,這幾個彌寶公主的手下,到底有多上強橫。”

一個士兵聖人驚駭道。

“那年輕的少年和少女實在太恐怖了,他們幾乎都可以比得上幾尊天主大人了,很有可能得到過天君的氣息,或者是天君傳授的本源,這就十分可怕了。”

這幾個聖人士兵口中說出的最強大的,赫然是風白羽和風瑤光,至於蘇離和方寒這兩位天君,在他們的眼裡反而是普通的天主。

“這件事必須要稟報上邊,起源之地那些古老的意念本來應該傳授給法力高深的天主,但是現在彌寶突然跳出來,就要傳授給彌寶,剝奪了那些天主晉昇天君的機會,那些天主,還有天主背後的天君哪一個會願意,吸盤碗對付彌寶。”

“不過我們是否要站隊,如果站隊,似乎站隊到那些天主纔有可能得到好處,彌寶的勝算太小了。”

這一隊聖人士兵正在議論時,突然一股強橫的力量橫掃降臨了這座密室。

那氣息之中,一尊天地同壽的皇者出現了。

這皇者是一尊古皇,實力不在審判之槍,羲皇之下,一看就是起源王朝之中尊貴的人物。

“雍皇爺!”

見到這位皇者到來,幾個聖人士兵立刻跪了下去。

“起來吧。”

這個雍皇爺的聲音有一些尖銳,好像刀鋒一般。“讓你們注意彌寶一些朋友的訊息,你們可有訊息?”

“啟稟雍皇爺。”

那個士兵首領急忙開口道。“剛纔彌寶的幾個手下,動用令牌進入了皇城之中,其中一男一女,十分的強橫,幾乎是把測算羅盤都震的裂開了,我覺得這幾個人的實力十分強橫,正要彙報,雍皇爺您就降臨了。”

“什麼?哪幾個人?速速給我圖影觀看。”

雍皇爺陰冷的道。

這幾個士兵不敢怠慢,用手一指,立刻牆壁上符籙流轉,顯現出來了剛纔的一幕。

“嗯,什麼情況,五個人,為什麼都看不清楚形體,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也看不清楚。可惡,可惡,這是哪裡的高手,居然看不清楚?”

雍皇爺的目光看去,就看見那裡的圖景上,似乎要顯現出一些人的形體來,但是那形體根本不可能顯現出來,似乎蘇離的偉大,不足以讓彆人顯現出他的形體來。

“可惡,廢物,飯桶,這點事你們都做不好!”

雍皇爺頓時大怒,目光冷漠,似乎可怕的彎刀,一下子刺了過來,就讓幾個聖人的臉上流淌出鮮血來,但是他們根本不敢躲避,因為一旦躲避,那就會死。

“全都是廢物!”

這位皇者怒氣沖天,瞬息之間消失不見。

而在此時,蘇離等人也在起源皇城之中漫步,感受到了起源王朝的富貴,繁華。

這裡有許許多多的修士往來,繁華至極,各種法寶交易,買賣,都比天庭十萬大州要鼎盛許多。

甚至蘇離看到在一些商鋪之中,都有至仙皇者坐鎮,出手王品仙器好換取一些天脈元氣,提升自己的修為。

還有一些上古時代就存在的老古董,在街道上漫步行走,企圖購買到一些諸天神物,煉製一件強橫的寶貝。

不知道多少聖人,至仙皇者,天地同壽的存在,在一條條寬闊的大街上邊逛街,不過冇有一個人飛行,都是在步行,似乎普通人一般的步行。

這起源王朝的天空,擁有一股力量,禁錮了所有的打野,禁錮了修士飛行的能力哪怕是天主都不可能飛行。

這是起源王朝皇城的禁法,得到了曆代天君的加持,可以扭轉乾坤,顛倒日月,禁錮能力十分強大,維護著起源王朝的尊嚴。

如果皇城之地,人人都可以飛行,那還成什麼樣子?成何體統?

那就失去了王朝的體統。

當然蘇離如今的境界,完全可以忽視這種禁製,尤其他還精通起源神拳,在這裡更是如魚得水,比在外邊施展的法力更加強橫。

不過他就這麼十分普通的在路上走著,欣賞著這裡的一切,

饒是如此,他們這一行也被許多人注意到了。

實在是風白羽和風瑤光顯現的力量太強橫了,這一對父女,一個煉化了終結聖王的鮮血,一個得到了武界天君的屍骸,都是氣息恐怖,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天主,古皇境界的強者看一眼都要心驚膽顫,甚至修為散亂,渾身崩潰。

這種修為,天君之下,已經堪稱無敵,就算諸天萬界之中也十分罕見,所以行走在路上,一些老古董都要紛紛讓路,臉上顯現出震驚的神情。

“蘇離,彌寶在起源王朝之中,敵人很多,我感覺一股股冰冷,強橫的神念從我們身邊掠過,似乎是高手。”

風瑤光對蘇離突然說道。

“無妨,再高的高手,也不算什麼,我隻要願意,任何窺視我的人,哪怕隔著遙遠的諸天萬界,我都可以一指將他擊殺。不過現在冇有必要動手,見到了彌寶再說。”

不一會兒,五人就來到了皇城深處,這裡有一座高大,寬闊,好像神廟一樣的宮殿,門前站立著身穿鎧甲的女子甲士,各個也都是聖人的修為,法力雄渾,實力高深,目光時刻盯著路過的一切人物,保衛著彌寶的安全。

她們見到蘇離等人過來,正要警惕發問,一個女子眼神一亮,麵上露出喜色:“原來是風先生,風姑娘,凰姨來了,快快請進。嗯,還有這兩位是?”

那個女子甲士目光看向了蘇離與方寒,有一種本能似乎這兩位存在不是尋常之人,但是他們身上的氣息很奇怪,她根本看不穿。

“這是彌寶公主在世俗之中的朋友,進去之後自然會知道。”

風瑤光開口道。

“好,既然是彌寶公主世俗中的朋友,那就請吧。”

女甲士也冇有阻攔蘇離與方寒,就讓五人進入了。

蘇離邁步而入,一下子就到了公主府邸深處,他就看到彌寶一身鵝黃色的衣服,和世俗之中當年相見之時有些相似,但是身上的氣息翻天覆地,渾身流淌著一股股玄黃真血的氣息,而且她的身上還有一些天君本源,似乎是得到了什麼天君的傳授法力。

整個人有一種高高在上,大權在握的氣息。

不過當她的目光看過來時,臉上的神情有些不可思議。

“蘇離道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