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蘇秀衣的訊息

-

風白羽這位羽化門的前任掌門,如今終於顯現出了自己本身的身份。

他本身的身份是遠古佛門的釋迦天君,不過在他的體內封印了終結聖王,所以依靠終結聖王的氣息,他對付神族往往有壓製性的力量,可以以界王境收服虛仙境界的神尊,以虛仙境界收服真仙境界的神尊,甚至可以以真仙境界收服天仙境界的神帝。

但是風白羽本身並不是終結聖王的轉世,而是釋迦天君的轉世。

無儘歲月之前,神族的終結聖王遭遇許多高手的圍攻,佛門的釋迦天君出手,助力終結聖王一臂之力,不過當時圍攻的天君太多太多,最終釋迦天君與終結聖王一起隕落,轉世多次。

而現在,風白羽終於顯現出了自己釋迦天君的一麵。

那座來自遠古佛道的門戶,神秘浩瀚,一被凝練出來,就擊敗了虛無天主麾下的一個年輕人,虛無天主麵上顯現出憤怒之色,毫不猶豫祭出了先天之門。

釋迦之門,先天之門,兩大門戶在空中撞擊,無窮無儘的佛光與先天之氣濺射出來,在相互撞擊之間,不知道多少的多元宇宙誕生,又在下一刻徹底毀滅。

在這一碰撞之間,諸天萬界都衍生了出來。

風白羽連退後了三步,而那虛無天主冷哼一聲,身軀連連搖晃,頭上的髮髻都發出了斷裂的聲音。

這一次的碰撞,居然是平分秋色?

“釋迦之門!”

虛無天主臉上的神情變得極為憤怒,長嘯連連。“你果然是傳聞之中世間自在王佛第一弟子釋迦天君的轉世!曾經容納了終結聖王的封印在身體之中,你現在居然甦醒了,演化出了最為神秘的釋迦之門?”

“不錯……”

風白羽如同老僧入定,一道道的梵唱從他的身軀之中散發出來,把釋迦之門演繹地更加純正,更加天地同祝。

隱隱約約,在那“釋迦之門”中,端坐著一尊古佛,似乎是風白羽的前世,釋迦天君。

這尊天君的形體和世間自在王佛的形體有些相像,稍微一動,全身恒河沙數一樣的摩柯無量經文就從身軀之中溢位,源源不斷地化作釋迦之門,和先天之門抗衡。

“可惡…”

虛無天主臉色好像豬肝,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他立刻運轉先天之門,要抵擋風白羽的攻擊,但是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奈何不了風白羽了。

風白羽現在越戰越強,氣息一重高過一重,到了最後,佛光沖天而起,虛空中天花亂墜,無數古佛憑空顯現,到處都出現了一片佛國。

恒河沙數一般的佛王,出現了天空上下,古今未來的長河之中,似乎在此時一起出現,要開一場前所未有,空前的盛會。

“如是我聞……”

風白羽的力量越來越大,似乎最深處的記憶都被勾動,對著虛無天主進行了反擊,鎮壓。

蘇離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感慨的神情,他早就知道風白羽這位前任掌門蘊含無窮無儘的潛力,不僅得了終結聖王的鮮血,自身還是遠古佛門釋迦天君的轉世,是世間自在王佛麾下第一弟子,一旦晉昇天君隻怕能夠迅速崛起,恢複力量。

那個時候,羽化門就又多出了一尊強橫天君。

不過話說回來,風白羽在冇有覺醒前世記憶之時,那是世間鼎鼎有名的美男子,當年遊曆之時不知道得了多少仙子的喜歡,甚至他在長生二重不死境的時候,就被長生九重虛仙境界的無極星宮聖女小凰看中,成為了小凰的道侶。

如今他覺醒了前世釋迦天君的記憶,反而有一種古佛,老神在在的感覺,前後差距變化有些大。

“可惡,可惡!”

虛無天主連連後退,居然被風白羽擊退了,他感覺到了無邊的屈辱,麵對風白羽他居然升騰起一種無力的感覺,似乎不管自己怎麼出手,都始終無法擊敗對方,對方完全化作了佛門大道,闡述遠古佛門至理,以天地大悲的胸懷,容納萬物萬理。

不管他怎麼出手,都全部被化解,甚至對方反擊的力量越來越大。

虛無天主帶來的一些高手,也都紛紛後退,和虛無天主一起加入了對抗的行業。

雙方在這裡鬥的不可開交,蘇離則老神在在,臉上露出笑容來。

虛無天主這種螻蟻,能夠在死之前讓風白羽的記憶覺醒,也算是他生下來之後做的最為正確的一件事。

“該死,釋迦天君的轉世之身,我要把你徹底煉化,讓你這個曾經的佛門至尊徹底隕落!天君轉世又如何,我就要殺了你!”

虛無天主長嘯連連,元氣狂暴,那來自於先天時代的先天之門顯現出鎮壓一切的氣息,依舊被風白羽化解,一尊純金色的蛋殼天幕降落下來,把所有的元氣包裹其中,

“如是我聞,普度眾生,容一切罪惡…”

風白羽化身釋迦天君,經文越來越凶猛,到達最後,居然想要度化虛無天主這一尊無上天主。

“啊!”

虛無天主身邊的一尊古皇級高手,突然一下子受不了了,全身沾惹了佛光,居然對著同伴出手了。

“馬元,你瘋了不成,怎麼對我出手了?”

“不好,他已經被度化了。小心!”

“殺!”

虛無天主毫不猶豫,一掌就把那個度化了的隨從古皇殺死,精氣全部掠奪,融入了先天之門中,繼續和風白羽戰鬥。

“嘿嘿,嘿嘿……”

就在這時,一個陰險的聲音,從空中傳遞出來。

許多人影從門口飛掠進來,降落到達了彌寶府邸中,為首一人是一個年輕的皇者,麵如冠玉,體態修長,皮膚光潔無暇。又是一尊天主。

在這尊天主的旁邊,站立著一尊皇者,手上握著一口彎刀,彎刀深藏在刀鞘之中,上邊鑲嵌了各種寶石,彷彿邪神的眼球,十分的邪惡。

正是那個邪惡的“雍皇爺”。

“諸神天主。”

彌寶站立起來,目光打量著那個年輕天主。“諸神天主,你冇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擅自闖入我的府邸,如此不顧規矩,難道就不怕我參你一本?”

“哈哈,我這一次的確不請而來,不過見到了一場大戰,也算不虧。虛無天主,你這一次可是遇到了對手,對手可是遠古釋迦天君的轉世身。”

諸神天主笑道,絲毫不在意彌寶的話語。

“彌寶,你好大的膽子,居然勾結外人,對付我們起源王朝的天主。”

諸神天主身邊,那個雍皇爺居然發出了一聲尖嘯,直接指責。

“彌寶,你真是膽大包天,居然勾結外人,殺害我起源王朝的天主,真是狼子野心,其罪可誅。速速認罪,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雍皇爺背後,也有一尊高手吼道。

“一個古皇,人微言輕,居然敢對我說這樣的話,血口噴人,雍皇爺,就憑藉這一句話,我就可以殺了你。”

彌寶淡淡地開口。

“殺了我?彌寶你試試?”

雍皇爺用挑釁的眼神看著彌寶。

“瑤光,這隻螻蟻有些聒噪,你可以去殺了他。”

蘇離看著上跳下竄的雍皇爺,對著一旁的風瑤光開口道。

“好。”

風瑤光一步走出,手上出現了一團鏡光,這鏡光堂皇,如同無量聖光,對著雍皇爺擊殺了過去。

“小輩,你真敢動手?”

雍皇爺冇有出手,那“諸神天主”卻出手了,這個天主眼神一動,舉手投足之間一道神掌擊殺了過來,與風瑤光的鏡光碰撞在了一起,頓時破滅了風瑤光的鏡光。

風瑤光卻絲毫不懼怕,而是身軀一動,一套蘊含武學精髓奧秘的神拳轟擊出來,是武界的天武之拳。

“嗯?天武之拳?”

諸神天主臉色一變。“這是武界的絕學,隻有不敗天主才能夠擁有,你怎麼會有這套拳法,不敗天主到底去哪裡了。”

諸神天主感覺到了幾分不妙。

但是風瑤光已經攻殺了過去,繼承了武界天君絕學的風瑤光,領悟到了武道的所有奧妙,一道道的經文,從她的掌風之中飛了出來,那是天皇金經。

在天皇時期,天皇統領玄黃大世界的時候,天皇開辟出的經文,是天君絕學。

風瑤光本身是天皇鏡器靈轉世,雖然比不得她的父親釋迦天君轉世,但是被蘇離打入武界天君的屍骸之後,也徹底大成,到達了前世都冇有到達的境界。

現在,她和“諸神天主”大戰,居然平分秋色。

倒是那“雍皇爺”,眼神震驚,似乎不敢相信風瑤光居然有如此的戰力。“這個女子怎麼會成長到如此的程度,就算是天皇鏡,當年也不過是件王品仙器,現在她這個器靈轉世居然超越了天皇鏡的本尊。”

這個雍皇爺來曆神秘,似乎是什麼都知道。

“諸神天主,這風瑤光是天皇鏡器靈的轉世,最擅長天皇之道,你可以以滅天魔攻,剋製她的本體,那滅天魔功是當年元始魔宗麾下阿育祖魔天君創造的無上魔功。你現在完全可惜剋製她。”

雍皇爺突然道。

“你這個小螻蟻,我在你身上感覺到了蘇秀衣的氣息。”

就在這時,蘇離的目光看向了那個神秘的雍皇爺,大手一抓,就將雍皇爺抓攝在了手裡。

“果然是這樣,你是阿育魔宗的護法,下界飛昇的蘇秀衣,已經成為了阿育魔宗的少主,他是當年阿育祖魔天君的轉世之身,想當年,我從他的手上奪取了地皇書,繼承了許多的東西,這一次我想要不了多久我們還會再見的。”

蘇離的話語傳遞到了雍皇爺的耳中,讓這個皇者越聽越震驚,他猛然睜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就要立刻求饒,但是已經遲了。

蘇離的大手一捏,哢嚓,這個皇者的意誌都被蘇離一下子滅殺,最後就剩下了一團魔氣本源在他的手掌上麵翻滾,出現了一個無量魔域的影子。

蘇離赫然是以雍皇爺的身軀精氣,推算著阿育魔宗的情況。

“蘇秀衣,我似乎看到你了。”

蘇離的目光從遙遠的真理王朝,突然一下子看向遙遠的魔界,在那魔界之中見到了一個極為邪惡的人,那人正是蘇秀衣。

蘇離正要一巴掌拍死,一尊魔主似乎感受到了蘇離窺視的氣息,突然一動,一股儒道的氣息瀰漫而出,阻擋住了蘇離的窺視。

緊接著魔界的情況就無法被蘇離窺視到了。

“魔界之中,還有這樣的儒道人物,他似乎是春秋之主。”

蘇離神色微動,思索起看到的那個天君,那位天君身穿儒服,身在魔界,卻不是魔,而是一尊大儒一樣的存在,渾身上下冇有一絲魔氣,取而代之的是書卷氣。

這尊魔主的氣息,十分強大,修為至少有五六個紀元。

春秋之主。

的確是春秋之主,在很多紀元前他是一尊儒道文明的天君,可惜的是因為教義道理不同,反出了儒門,為了證明自己,他要用無上的儒道教化魔門,結果他遇到了當年的魔門仙王元始魔主,辯論失敗,反而是成為了魔門之中的一位魔主。

能夠讓一尊仙王出麵,與他辯論,可想而知春秋之主的強悍天才之處。

“倒也不著急,蘇秀衣都已經貢獻了地皇書給我,遲早有一天也要將他的所有給我。”

蘇離神色平靜,收回神念,繼續打量著此處的戰鬥。

那諸神天主果真使出了滅天魔功,不過風瑤光立刻轉化法門,演繹出了鴻蒙之氣,化作了一尊完美無缺的鴻蒙太極圖,對抗這魔功的轟擊。

“熱鬨,真是熱鬨啊,冇想到彌寶公主的府邸之中,連虛無天主,諸神天主都來了,彌寶公主,你這是在召集大家切磋道術麼。”

也就在這時,又有一男一女兩尊天主出現了。

男的身穿白衣,女的身穿粉紅色衣服,風華絕代,傾國傾城。

“化道天主!絕代天主!”

彌寶眼神一動,搖了搖頭。“今天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個都不請自來,當我的府邸是隨便可以進出的麼。”

“不請自來?”

那個身穿白衣的男子,正是起源王朝之中,赫赫威名的化道天主。

而那個女子,則是絕代天主,都是和不敗天主平起平坐的存在,各個都有希望晉昇天君。

起源王朝的實力,從某一個方麵來說,比真理聖地都要強橫得多,雖然說天君候補榜上,曾經一心等排列在前,但那是因為起源王朝的天君聯手佈置禁法,不讓起源王朝的諸多天才顯現在真理聖地設置的天君候補榜上,否則起源王朝的所有天才讓真理聖地的人都知道了,那秘密豈不是被曝光了?

“我們可不是不請自來……”

絕代天主這位粉紅色的女子冷冷一笑。“剛剛接到了元老會的號令,不敗之主隕落了,浮生天君雷霆大怒,調查此事,我們就是調查這件事情的人,彌寶,這一次我們到來,就是要對你這弟第一嫌疑人進行調查。”

“什麼,不敗天主隕落了?”

“他居然會隕落,這怎麼可能?不敗天主融合了一尊武界天君身軀,誰還能夠把他殺死?”

“彌寶,這件事與你脫不了乾係,這個女人居然會武界的絕學,一定和她有關係!”

諸神天主停了下來,目光看向了風瑤光。

“通通擒拿,全都都是罪犯!”

“將彌寶抓了,她的這些朋友,各個也逃不掉!”

一個個天主狂吼了起來。

“真是聒噪。”

方寒在此時顯現出了自己天君的威嚴。

“你們通通都要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