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堪比古老天君的蘇離

-

方寒直接站立起來,眼神犀利,逐一把目光掃射了過去,看向了那一個個的天主。

什麼化道天主,絕代天主,虛無天主,諸神天主。

這些天主的臉上,各自麵容驚訝,隨即又憤怒了起來。

“好大的口氣,把我們全殺了”

“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天君?”

“彌寶,很好,非常好,你的朋友居然想要將我們殺死,按照我們起源王朝的法律,我現在就可以將他拿下。”

化道天主神情一震,隨即臉上顯現出陰冷的笑容。

“彌寶啊,彌寶,你是我起源王朝的公主,現在卻勾結這樣的外人斬殺我起源王朝不敗天主,引得天君震怒,現在冇有人可以救你們了,不過我倒是想要看一看你究竟有什麼樣的實力,居然讓我跪著爬出去,而不是走出去,或者是飛出去?”

虛無天主惡狠狠的看著方寒,就要動手。

就在這時,蘇離點了一根手指頭,虛無之主當場就炸裂開來,他體內的先天之源組成的先天之門都一下子飛了出來,落在了蘇離的身軀中。

這一尊先天之門瞬息之間就被蘇離煉化,來自於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神物被蘇離推演,煉化,幾乎是瞬息之間讓蘇離多了半個紀元的修為。

這很好。

這也是他對虛無天主出手的原因。

“什麼?這怎麼可能?不!”

虛無天主萬萬冇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樣的變故,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叫,他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大量流失,在刹那之間,化作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天主。

冇有了先天之門這一件至寶,他的實力幾乎是喪失了九成,現在的虛無天主有一種無比虛弱的感覺。

彷彿從此之後虛無天主可以改名為虛弱天主了。

“怎麼會這樣?”

“虛無天主麵對天君都有一戰之力,怎麼現在被一下子奪取了先天之門?”

“不可能,絕不可能,即便是天君,也不可能這麼輕鬆如此奪取虛無天主身軀中的先天之門。”

即便是其他的天主,似乎也都冇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故。

他們一個個把震驚的目光看向蘇離,就看見蘇離這個先前他們不覺得怎麼厲害的人,現在卻顯現出一種天之君王的氣息,高高在上,超脫因果。

“你們這些蠢貨,在我的麵前,居然也敢如此放肆。”

就在這時,方寒的目光看向化道天主,化道天主的身軀就冇有任何懸唸的燃燒起來,整個人成了一團火炬。

啊啊啊!

慘烈的聲音從化道天主的身軀上散發出來,眾人都玲驚恐地看到化道天主一身白衣化為了焦炭,正在不停的掙紮著,反抗著,但是體內的精氣大量流失,生命精華不斷消失,不一會兒,就要被煉化燒死。

化道天主是什麼人

古老的天主之一,天君麾下最為得意的弟子,隻要得到大機緣,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晉昇天君,但是現在,僅僅被方寒看了一眼,他的全身就燃燒起來。

“天君,天君,他是天君!”

“兩個天君,兩個天君!”

絕代天主,諸神天主突然狂吼起來,眼神看著蘇離與方寒,顯現出來了無比的驚恐神色。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彌寶的兩個朋友,居然都是天君。

彌寶就是苦於冇有天君撐腰,所以有些被動,但是現在,她有兩個朋友,居然都是天君,難怪先前如此的有恃無恐。

“不錯,我是天君。紀元天君……”

方寒的話,震撼全場,聲浪滾滾。“而那一位,更是我的師兄,無限天君,不敗之主他居然敢難道我們兩位天君的威嚴,死不足惜,起源王朝自己管教不嚴我是來興師問罪的。還有,彌寶是我們的朋友,你們居然如此逼迫他?你們是自己動手,還是讓我動手?

方寒高大的身軀,站立當場,他的氣息壓迫得絕代天主,虛無天主,諸神天主都不能喘氣。

天君!

兩位天君!

一尊天君就已經非同小可,天君之下都是螻蟻,就算是以起源王朝的實力,也不好隨便得罪一位天君,古老的規矩有說過,任何對於天君大不敬的行為,都是大罪過。

不敗天主被任何人殺死,都是一件嚴重的事情,對於起源王朝來說也是天大的風波,但是如果殺死不敗天主的是兩尊天君,那事情就又另說了,起源王朝也得掂量掂量這兩位天君的分量。

尤其不敗天主還是在得罪了天君之後,被天君殺死,這簡直就是死不足惜。

這就是天君的權威。

天君是不滅的,就算抗衡不了起源王朝,但是打遊擊,今天毀滅起源王朝的一座神城,明天毀滅起源王朝的一個門派,對於起源王朝威脅也十分巨大。

現場瞬息之間沉默了下來,無論是絕代天主,還是剛剛被抽取了先天之門的虛無天主,都陷入了沉默的情緒中去。

就在這時,從天而降一股十分強悍的神通,在極高的蒼穹上,一道絕世霹靂,通天之柱,陡然降落,對著蘇離和方寒擊殺。

“起源王朝的天君終於出手了麼。”

蘇離的目光看上去,大手一抓,往上一舉,立刻身軀之中龐大的無限神陣沖天而起,天葬之棺,刹那王袍,彼岸之舟,地皇書,萬界王圖,六字真言,九字真言,還有剛剛得到的先天之門一起施展力量,一下子就將空中的那絕世霹靂,通天神柱給擊潰。

天君的擊殺,全部崩潰,顯現出了蘇離堪比古老天君的實力,再也冇有人敢在他的麵前蠻橫了。

在這一刻,虛無,諸神,絕代,三大天主都噤若寒蟬,感覺到了無邊的絕望。

“浮生天君,你既然來了,就降落下來吧,還有河圖天君,你也不用窺視本尊了,一起出來吧。”

蘇離淡淡地開口道。

唰唰!

天空之中,出現了兩個人影,一個是老者,一個是青年,老者是浮生天君,不敗天主的師傅,年輕的是河圖天君。

起源王朝的兩大天君,終於降臨。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這兩位天君,傳聞之中這河圖天君和浮生天君都是上一個紀元,巫道時代的天君,經曆了一次天地大破滅。

巫道紀元從演化到繁榮,又到毀滅,天地歸於混沌,又化作鴻蒙,演繹出了這個仙道璀璨的文明。

這兩大天君,就是巫道時代的天君,不過後來入了仙道,被起源仙王降服,收為麾下,成為起源王朝的開創者,威名赫赫。

而且兩大天君,經曆了一次天地大破滅,得到了不少從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神物,修為強悍。

每一次紀元更替,天地破滅的時候,永生之門就會再次出現,重新締造諸天萬界,演化新的時空。

誰也不知道下一個宇宙時空究竟是怎麼樣的,也許天界的規則會化作另外一個模樣,也許天界都不會存在,也有諸天萬界都會一統,也許修士十分強大,但是隻能活一百歲或者是一萬歲。

這是現在不可揣測的事情,不過毫不例外,每一次天地大破滅的時候,既是大劫難,又是大機遇,永生之門出現的時候會噴吐出無數神物,如果能夠得到,都可以又多幾個紀元的機會,得到幾個紀元的修為。

天君抓住了機會,就有機率晉升為仙王。

而仙王如果抓住了機會,就有可能晉升到更高的境界中去,成就傳說中的無上破碎,永生之境。

像是蘇離和方寒,乃是這個紀元剛剛誕生的天君,蘇離還好,擁有幾件神物,已經比得上四五六個紀元的天君,方寒稍微差了一些,他晉昇天君之後還冇有得到奇遇,如今就是一個紀元的修為。

至於河圖天君和浮生天君,身上也都擁有神物的氣息,雖然比不上天葬之棺和刹那王袍,但是也讓他們的修為到了四個紀元。

這並不是蘇離的對手。

“哼!”

兩大天君一降落下來,那浮生天君冷哼一聲,大手一揮,一道光芒激射到達了化道天主的身軀上。

化道天主身上的火焰全部熄滅,但是元氣大傷,掉落到達地麵,暈死過去。

好歹是保住了性命。

蘇離和方寒冇有阻止,兩人對視一眼,蘇離開口了。

“浮生天君,河圖天君,你麾下的這些天主實在是太過狂妄了,冒犯了我的威嚴,你就這樣把他們救走,把天君的威嚴置於何處?”

“那你還要怎麼樣?來到我起源王朝殺人,就算你們是天君,也不應該如此肆意妄為!”

浮生天君怒氣沖沖。

“好了,浮生天君。”

河圖天君淡淡的阻止了浮生話。“無限天君蘇離,你的事情已經被我們知道,你得到了傳聞之中造化仙王傾儘打造的天葬之棺,還得到了丹界之主傾力打造的刹那王袍,修為比得上度過三四次混沌紀元的天君,的確有囂張的資本。”

河圖天君已經看出來了,蘇離的實力極強,所以有恃無恐。

否則他們早就一起滅殺了。

“河圖天君,浮生天君,我這一次到來起源王朝,並非是為了炫耀我的武力,也不是為了殺人,而是為了尋求合作。否則這些天主,螻蟻一樣的東西,我可以在瞬息之間殺個乾乾淨淨,他們現在還活著,就足以展現我的誠意。”

“什麼?”

絕代天主,虛無天主聽的怒氣沖天,尤其當他們聽著自己在無限天君隻是“螻蟻”的時候,更加憤怒,但是現在他們根本不能開口,也不是他們開口的時候,隻能心裡憤怒地說出了“什麼”。

“尋求合作?說得好聽,殺死我徒弟不敗天主,這也是合作?”

浮生天君怒火中燒。“你不要以為你得了幾件神物,就可以在我起源王朝放肆,我告訴你,我們起源王朝之中,隻要古老的洪荒天君,恐怖天君出來一個,你都要完蛋,你還以為你可以在我們起源王朝之中能夠這麼大搖大擺?”

恐怖天君,洪荒天君,都是相當於永恒,災難,混沌這樣的天君。

尤其洪荒天君,已經渡過了八個混沌紀元,傳聞之中當年在起源王朝之中,除了多寶天君之外,就屬洪荒天君最為恐怖。

“一個螻蟻而已,殺就殺了。你弟子不長眼睛而已。”

方寒在此時開口了。“我蘇離師兄成就天君以來,已經斬殺了皇甫彼岸,戰王天君,翼天君,苗黎天君,骨蟄天君等九位天君,一個小小的天主算什麼,我師兄殺一個不是天君的螻蟻,還要向你交代?”

“你!”

浮生天君怒喝,隨後聽著方寒的話,“什麼?皇甫彼岸,戰王天君,苗黎天君,翼天君,九大天君都死在了無限天君手裡?”

“我執掌丹界,他們來找死,我隻好殺了他們,真理聖地的死亡天君要不是退的早,他也得死。”

蘇離淡淡地開口。“怎麼,河圖天君,一個螻蟻冒犯了我的威嚴,被我殺死,你應該不怎麼計較吧,我們還是說正事,這一次我與方寒師弟,紀元天君到來,是為了代表極道天君,鴻蒙殿,混亂天君,和起源王朝進行合作的,你們的意思怎麼樣”

“極道天君,鴻蒙殿,混亂天君?”

河圖天君的神色凝重了,一連三個名詞,讓他腦袋嗡嗡作響,“那兩位古老天君,也都是你的勢力。還有,鴻蒙殿也出現了?”

“不錯,我在未成道之前,兩位古老天君是我的護道之人,如今成就天君,自然同心協力。”

蘇離淡淡地開口。

一切都是實力說話,如果蘇離不是天君,或者是剛剛晉昇天君的新人,這兩大天君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現在,不過是外強中乾罷了。

開玩笑,誰會得罪蘇離這麼恐怖的敵人,尤其是背後還有龐大勢力的情況下,那極道天君是古老天君,而混亂天君更是可以媲美洪荒天君!

“浮生天君,現在怎麼辦”

河圖天君意念一動,一股神念傳遞進入了浮生天君的腦海中。

“這無限天君和紀元天君背後的勢力太過恐怖了,我們聯手也對付不了。”

浮生天君艱難卻又不甘心的道。“最起碼,眼下不能夠鬨僵,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彌寶一旦被他帶走,那起源王朝就會又多一個敵人,我們一定要把他們留在起源王朝,立刻稟報洪荒天君和恐怖天君,隻要留在這裡,應該會有對付的法子。”

“的確要留下來。”

河圖天君突然開口道。“好,兩位天君,今天的事情我們就此揭過,不敗天主是咎由自取,得罪了天君,那是自找滅亡。”

“結盟當然可以進行,現在天庭正在凝練三十三天至寶,野心很大,一旦煉製成功,隻怕要橫掃諸天萬界,不過我們起源王朝早就洞徹了天庭的陰謀,幾位古老的天君,也在閉關煉製一件足可以抗衡三十三天至寶的東西。有了無限天君和紀元天君的加盟,對抗天庭的機會更大了。”

浮生天君也冷靜了下來,開口道。“兩位天君既然是彌寶的朋友,不如先留下來,幫助彌寶得到起源之地的傳承,她如果成就了天君,正是你我兩家聯盟的關鍵。”

“這件事,很好。”

蘇離同意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