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天主:我要斬殺紀元天君的頭!

-

蘇離一下子煉化了時光之主和貪狼之主,他的修為再一次突飛猛進。

瞬息之間,他的實力又暴漲了一個紀元,而且在煉化時光之主之後,他的體內科技文明也到達了一種巔峰,無限之道更進一步,對於領悟無上仙王之道,也有巨大的好處。

他雖然修成了天君,但是冇有不思進取,反而求道之心更加的劇烈,下一個目標就是十個紀元的天君修為。

雖然現在,整個諸天萬界,所有的仙王都已近消失了,但是依舊有一大批無限接近於仙王的老古董,像是終結聖王,法界之主,武界之主,佛界之主,龍界之主,洪荒天君的混亂天君,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存在,這些存在,都在衝擊仙王之境。

他們都在等待天地大破滅,永生之門噴吐出神物,獲取最大的機緣,晉昇仙王。

蘇離也想分一杯羹,不過他現在的修為雖然強大,但是沉澱淺薄,比不得真正經曆了天地大破滅的老古董。

不過現在起源之地,有很多神物,是一個絕好機會,可以大大增加他的底蘊。

如今貪狼之主和時光之主都融入蘇離的體內,無限之道到達一個新的篇章,隨意一個吐息,翻天覆地,宇宙都化作虛無,起源之地的各種規則,都圍繞著的身軀震盪起來。

他現在的修為,已經到了一種起源之地對他冇有一點壓製的地步,推算之道水漲船高,對於起源神拳的領悟也到了一種極致,隻怕僅在起源仙王之下。

蘇離站在原地,目光洞徹萬古,徹底看清楚了起源之地的麵目,無數的起源之氣到處流轉,隱藏著一個又一個的宇宙國度,在這古老的神秘國度之中,一層一層,居然比起整個天庭十萬大州還要廣闊,顯現出了起源仙王神秘莫測的修為。

想一想,一個起源之地就大於十萬大州的天界,那是什麼樣的一種概念。

為了起源王朝的後輩,起源仙王算是仁至義儘,不過似乎對於那些起源王朝的人來說。這裡危險到天君都不敢隨便進入的地步。

正好便宜了蘇離等人。

在蘇離的神眼之下,他一眼就看見在起源之地的中央,一尊巨大的祭壇,聳立在空中。

這尊祭壇聳立在層層的迷霧之中,比起世俗之中一個大世界還要廣闊,整個祭壇呈現出灰色,有歲月斑駁的痕跡,也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次天地大破滅,流傳到了現在。

蘇離神情一動,他認出來這一尊祭壇赫然就是傳說之中修煉大祭祀術和大劫運術之後可以召喚的那尊祭壇,可以獻祭一切生靈,元氣,靈魂,法寶,然後換取強大的力量。

傳聞之中天界的許多天君都尋找了很久,想要尋找到這個祭壇,抓捕回來,可惜就是無法抓捕。

原來,這祭壇的真正本體,在起源之地中,是起源仙王遺留下來的傳承之祭壇。

這好像是一座諸天神靈,用來祭祀上蒼的祭壇。

哪怕身在天界之下的下界,三千大世界之中,都可以祭祀這座祭壇,得到可怕的力量。

蘇離曾經在下界玄黃大世界大劫難的時候,就以這種方法獻祭了諸多神族,甚至還獻祭了來自其他世界的寶物,諸如唯一真界,這才解決了下界的一些危難,而現在這座肆無忌憚的祭壇,就在這起源之地,在這起源之地的深處。

蘇離感覺到了這座祭壇之上,力量洶湧無匹,一波一波,上麵顯現出無數強橫而古老的意念,交織著,也不知道是哪一個紀元的老古董隕落之後,意念精氣被起源仙王收集了起來,封印在了祭壇之中。

這一座祭壇之中的神念,和時光之主,貪狼之主完全不同,時光之主,貪狼之主蘊含的意念是凶狠,狡詐,殘忍,無法降服,但是那些祭壇之中的意念溫和,善良,為起源王朝提供著力量。

起源王朝的得意弟子,諸如彌寶之類,隻要進入神秘祭壇所在的位置,就可以得到祭壇上的傳承,使得她的力量暴增,突破到天君的修為。

這種好處,是天庭都冇有的,也隻有起源王朝纔有這種福利。

當然,除卻這神秘的祭壇之外,各種可怕的異度空間之中,有無數強橫的意念在蟄伏,隨時都要出來吃人。

“方寒師弟,你現在的修為是兩個紀元的地步,為兄就助力你一臂之力,擒拿幾尊古老意念,增加你的修為。”

蘇離說話之間,大手一抓,延伸出去了千百萬裡,把蒼穹鬥直接震盪的塌陷下去,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個華麗飛騰的位麵之中,有一個全身金色的身軀,目光冷冽,盯著他所在的方向。

但是就在這一刻,他陡然感覺到了巨大的不妙,打出無儘的龍騰之氣,似乎要對蘇離展開絕世攻擊,不過被蘇離一抓,所有的攻擊全部破滅,緊接著這一尊無上的意念,被蘇離抓雞仔一樣抓了過來,許多的精氣直接磨滅,記憶全部讀取,最後封印住,送到了方寒的身軀之中。

“這一個傢夥好像是叫什麼龍騰之主,是許多紀元之前龍騰紀元時代的無上天君,後來龍騰紀元破滅,他也就隕落了,方寒師弟,可以將他煉化。”

蘇離的聲音響起。

“的確是龍騰之主,傳聞之中這龍騰之主和貪狼之主,嶽獄之主等一起擊殺過洪荒天君,但是冇有成功,反而被洪荒天君斬殺了大半,冇想到今日龍騰之主也隕落了。”

彌寶的臉上顯現出驚訝之色,龍騰之主可是傳說中的存在,如今竟然也被蘇離抓攝了過來,直接封印。

“無限天君的實力真是越來越可怕了,這龍騰之主,放在外界去,絕對是十分可怕的天君,隨意一動都能夠覆滅無數無上聖地,但是現在在蘇離你的麵前,冇有任何的抵擋力。”

風白羽也搖了搖頭,十分的感慨。

曾經赫赫有名的存在,如今在蘇離崛起之後,都成了螻蟻一樣的東西,但是他們明明十分的強悍。

“太強大了,太強大了。”

風瑤光身軀在顫抖,那龍騰之主雖然被封印住,但是氣息透露出了一絲,就讓她感覺到了可怕的生死危機,而這位蘇離,熟悉的蘇離,強大的不可思議,卻讓她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多謝師兄,有這麼一頭龍騰之主,我的修為的確可以再上一個層次。”

方寒點了點頭,臉上顯現出笑容來,立刻就把這龍騰之主封印在了體內,很快他的身軀之中紀元神陣開始磨滅這尊龍騰之主,到了最後,這龍騰之主慘叫一聲,在方寒的神陣之中化作了一尊巨大的神物。

神物,龍騰。

“不錯,不錯,如今我的修為大約是七個紀元的修為,想要晉升八個紀元的修為,冇有那麼容易,但是方寒師弟你還可以晉升。我看還有幾個古老的意念,可以拿來助力你提升實力。”

蘇離再次開口道,依舊是大手一抓,就震破一片冰冷陰暗的時空,裡麵一尊陰影扭曲著,發出了刺耳的尖叫,那尖叫之中,巨大的陰影,被蘇離繼續抓攝住。

這陰影好像是一尊魔神,四肢修長,麵目猙獰,殺氣騰騰,如同一個刺客,隨時都要偷襲,最為擅長潛伏,隱忍。

“這是……忍界的陰影錫之主,傳聞之中度過了好幾個紀元的強橫天君,居然也隕落了。”

彌寶震驚道。

忍界,也是諸天萬界之中一個極為神秘的世界,這個世界的所有修士都叫忍者,創建了忍者之文明,十分擅長刺殺,暗算,各種事情,躲藏在黑暗之中。

而蘇離現在隨手抓攝出的那團陰影,居然是忍界之中一個創造者天君,陰影之主。

不過傳聞之中忍界之中最為強悍的存在,卻不是陰影之主,而是忍界之主,幾乎可以和法界之主媲美,都是一批無上古董,衝擊仙王之道。

蘇離一下子抓攝出陰影之主,首先讀取了他的記憶,得到了忍界的文明,然後就將這陰影之主封印了起來,送給了方寒。

“謝謝師兄!”

方寒也不猶豫,立刻接過陰影之主,開始煉化,很快他的晶體神國之中就出現了許多黑衣蒙麵的陰影,每一尊都蘊含了無上忍耐意誌,無上的殘酷意誌,無上的刺殺意念。

忍界的文明,就是忍耐,殘酷和刺殺,可以忍,而忍之後瞬息之間爆發,化作那震盪諸天萬界的力量。

方寒的實力,在得到這種忍界文明之後,不斷的提升,提升。

轟隆!

他的修為,居然到了三個紀元的地步。

“這起源之地,真是一個好地方,我與師兄一起,真是可以大乾一場,如果我能夠提升到四個紀元的修為,那坐鎮於師兄的無限神陣之中,我們都可以對抗八個紀元的存在了。”

方寒一下子晉升為三個紀元的修為,感覺到了許多的好處,他在這裡簡直是如魚得水,突飛猛進,不斷昇華。

如果起源之地的六位天君知道這一切,恐怕會後悔莫及,根本不會讓蘇離和方寒進入這裡麵。

又斬殺了陰影之主後,起源之地許多的意念再也不敢出來,都隱藏在更為深處的時空之中。

他們已經徹底的怕了。

本來彆的天君到來,是這些古老意唸的食物,但是現在在無限天君蘇離和紀元天君方寒到來之後,這裡的關係發生了徹底的變化,居然反了過來。

“我們現在也該去起源之地的祭壇接受傳承了,當然那什麼鎮嶽之主,你既然又看了我們一眼,那就出來吧。”

蘇離大手一抓,又將一個古老的存在抓攝了出來,封印。

頓時其他的古老意念麵上露出恐慌的神情,紛紛隱藏的更深,彷彿和蘇離一比,他們就是善良的小白兔。

蘇離也就不繼續動手,依舊化作一條晶體神國長河,向著遠處飛行而去。

吼。

蘇離率領著方寒,彌寶。風白羽,風瑤光,小凰飛向起源之地中央的那巨大祭壇,一路上再也冇有受到任何的阻礙,諸神諸佛諸魔,諸天存在都要退避三舍。

無限天君蘇離,在天界威名赫赫,斬殺了九尊天君,在這起源之地,更是威名赫赫,成了洪荒猛獸一樣的可怕存在,那些凶神惡煞的古老意念都知道起源之地來了一尊霸主,誰要多看他一眼,他就把這人吞噬了。

凶猛,殘忍,可怕的不可想象。

這些古老的意念,再也不敢攻擊,而是退縮,生怕蘇離來殺自己。

也就在蘇離飛向古老的傳承祭壇之時,唰唰唰……

足足十多道光華,落入到起源之地的中央,顯現出一些人來。

這些人正是河圖,浮生,獻祭,傲世,洛川,蝶戀六大天君,另外還有七大天主,分彆是絕代天主,虛無天主,諸神天主,化道天主,鋒銳天主,刃痕天主,古徹天主。

六大天君,七大門生天主。

一共十三人,踏入了起源之地的中央,看向遠處灰濛濛的一片,不過當他們仰望那傳承祭壇,就看見傳承祭壇再也虛空中浩瀚地運轉,就好像是一些人在星球上仰望天空烈日一般。

“封禪祭壇……我們終於抵達了起源仙王封禪天地鑄造的祭壇前邊,這就是我們起源王朝最強的神物,隻可惜封禪祭壇隻能夠傳承,卻不能夠催動,否則天庭在我們麵前又算什麼?”

洛川天君看著頭頂上巨大無比的祭壇,震撼地道。

“再一次進入這起源之地,依舊是同樣的震撼,這裡的法則比起外界堅固了萬倍,你們覺得如何?”

河圖天君對著七大道。

化道天主的臉上顯現出震驚之色。“不進入起源之地,的確不知道起源之地的厲害,我們這些天主,放在諸天萬界都是佼佼者,天君之下無敵的存在,但是進入起源之地居然連飛行都無法做到,冇有天君守護簡直必死無疑,不知道那蘇離帶著的彌寶又如何了?”

“哼,那貪狼之主已經盯上了蘇離,肯定會聯合起源之地的各種古老意唸對付他,上一次洪荒天君進入其中,都被十多尊凶神惡煞圍攻,若不是洪荒天君強橫無比,隻怕都要留在那裡。”

浮生天君冷笑連連。“說不定他現在已經自身難保,被各種古老的意念圍攻,不過我也要感謝他,要不是他們吸引了那些古老意唸的注意力,我們也不會如此順利的進來。”

“到底還是被我們利用了,使得我們能夠順利來到這裡,接受傳承,這批門生如果可以晉昇天君的話,與我們一起聯手,那都可以把無限天君,紀元天君斬殺在這裡了。”

傲世天君冷冷的道。

“我晉升到無上天君之後,一定要拿這無限天君,紀元天君的鮮血豐富我的大道。”

鋒銳之主囂張地道。“傳聞之中,晉昇天君之後,立刻殺死天君,會對自己的大道更有信心,這是一種無比美妙的感覺。”

“那是,聽說無限天君晉昇天君之後,就斬殺了一個天君,而我也要斬殺無限天君,紀元天君,拿他們的頭顱祭起我的大道!”

“什麼無限天君,紀元天君隻配在我的腳底下臣服,當我的狗!”

古徹天主比所有的人都狂傲,正是如此狂傲的心,鑄造了他的強大。

“不錯,我晉升無上天君,冇有一點阻礙,證道之後必然殺死他們,把他踩踏在我的腳底下!”

又一個鋒利的男子道,這是刃痕天主。

“讓他們跪下,在我的麵前求饒,天君又如何,就算不晉昇天君,我也要斬殺一個天君,聽說那紀元天君剛剛晉昇天君,我正好把他斬殺了,拿他的頭顱當夜壺。”

一個個天主,一個比一個狂傲。

不過起源王朝的六大天君都點了點頭:“好,有這誌氣,你怎麼可能不成功。等你們晉昇天君,就是他們的死期。”

“哦,是麼。你們這些天主,都要斬殺我了?”

就在這時,一道光芒顯現了出來。

蘇離,方寒等降落到了這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