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斬殺天君,如吃飯喝水!

-

蘇離和方寒帶著彌寶,風白羽,風瑤光降臨到了封禪祭壇麵前,就看到起源王朝六位天君帶著自己麾下四位天主,大放厥詞。

“你們這些天主,也要斬殺我麼。”

蘇離的目光有些奇特。

說起來他已經許久冇有見到如此蠢笨如豬的天主了,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修行到這個地步的。

“你就是無限天君,蘇離,還有你紀元天君,方寒?我看你們也不怎麼樣。”

一尊天主走了出來,是鋒銳天主,上下打量著蘇離和方寒,臉上顯現出譏諷的神情,更有一種擺明瞭的挑釁。“你們是這一個紀元晉升的天君,有什麼可驕傲的,來到我們起源之地,也要按照我們的規矩,你們明白麼?”

“不錯,你以為你們是什麼人,以為修煉到了天君境界,就可以耀武揚威,當我們起源王朝什麼地方?上一次我是因為閉關修煉一門神通,所以才讓你們放肆,現在我親自來了。”

刃痕天主也站立了出來,臉上始終是淡淡,自信而強大的笑容。“這一個紀元誕生的天君也冇有什麼,我倒是想要看一看,你們有多厲害,敢和我一戰麼?”

“廢話少說,我們先不睬會他們,接受傳承,晉升到了天君,再殺他們證道!”

古徹天主大吼一聲,“管他是什麼無限天君,紀元天君,都滾一邊去,否則殺無赦!”

蘇離看著這三個天主,一個比一個狂妄,臉上露出了笑容,目光看向了六大天君。“這三隻小小的螻蟻,蠢豬,真的是你們起源王朝的天主麼。”

“哈哈。”

浮生天君笑了起來。“無限天君道友息怒,息怒,年輕人嘛狂傲一點也是應該的,這樣更有銳氣,聽說蘇離兄不是天君的時候,也十分的狂妄,現在晉昇天君了,當然要提攜後輩,不要和後輩一般見識。”

“不錯,無限天君,我們這一次進來,接受傳承,也不影響你們的事,彌寶可以接受傳承,他們自然也可以接受傳承。”

河圖天君淡淡地笑道。

“這樣,既然蘇離兄也殺到這裡了,那不如等待等待,恢複恢複力氣,等我們接受了傳承之後,我們再給你們護法,讓彌寶接受傳承吧。”

傲世天君冷冷的道。

“不錯,彌寶一個外來者,哪有資格先接受傳承,我甚至建議她的傳承資格取消。”

鋒銳之主冷笑連連,似乎是看準了六大天君會守護自己,

“她已經被逐出起源王朝了,再也不是我們的人。”

刃痕天主也冷笑了起來。

“我晉昇天君,一定要讓你們都臣服,你們以為殺了不敗天主,這樣的冤仇真的可以一筆勾銷,在起源之地還敢放肆?”

古徹天主更是言辭激烈。

“好了……”洛川天君揮揮手。“你們也不要太過,蘇離道友畢竟還是天君,對於天君要保持尊重,有些話隻有你們晉升到了天君才能夠說,你們知道麼。”

這番話,雖然似乎是在訓斥這三個人,其實是在鼓勵,誰都能夠聽得出來。

“蘇離道友,那就這樣說定了,讓七大天主首先接受傳承,之後彌寶再接受傳承,我們幫忙他們護法如何?”

蝶戀天君開口道。

“什麼這三人罪大惡極,各個都該死,居然還想接受傳承,侮辱我羽化門的人,通通都要死。你們以為你們可以把我們羽化門不放在眼裡,真是笑話。”

風瑤光開口了。

“放肆,羽化門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我們天君之間的對話,你居然敢插嘴,給我滾開!”

浮生天君臉色一沉。

“蘇離兄,管教下你的屬下吧。”

浮生天君道。

蘇離冷冷地看著這一切,方寒在一旁笑了起來。“起源王朝,不愧是起源王朝,我看這幾個天主也冇有必要晉昇天君了,他們的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死。”

“什麼?紀元天君,你這是什麼意思?”

洛川天君厲聲道。

“冇有什麼,不單是他們,還有你們,也通通都要死,起源王朝,我看都冇有必要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了。”

方寒的臉上顯現出殘酷的笑容,他的殺機已經沸騰,似乎隨時隨地都要毀滅世間所有。

“紀元天君,你要乾什麼,這裡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難道幾個小輩諷刺幾句,你就要動手?你還有冇有長輩的氣度,有冇有涵養?”

聽到方寒的話語,河圖天君臉色一變:“在我們這裡,居然也敢說出毀滅起源王朝這樣大逆不道的話,無限天君,你們羽化門,怎麼會有這樣的天君?”

“方寒,雖然是紀元天君,可是說話要慎重一點,要是他人這種話,我們早就就地擊殺。”

洛川天君也臉色鐵青。

“方寒師弟,你說這樣的人如果不殺死,那什麼樣的人才應該去死。”

就在這時,蘇離的聲音在場中響了起來。“幾個小螻蟻,幾個大螻蟻,就在我的麵前這麼放肆,看來我今天我不得不大開殺戒,滅殺整個起源王朝了。”

說話之間,蘇離往前邁了一步,這一步邁出,虛空開始震盪,諸天萬界都有一種破滅的樣子。

這一步似乎邁在了在場所有人的身軀上,邁步在了他們的心臟上。

噗噗噗。

先前對於蘇離放最多狠話的三尊天主,鋒銳天主,刃痕天主,古徹天主,就在這一刻整個身軀炸裂開來,似乎蘇離的那一步直接踩在了他們的身軀上。

冇有任何的懸念,三尊天主當場就死,他們身軀之中的法則,血肉,修煉的各種神通就飛了過來,被蘇離抓攝住。

“瞧瞧,這麼弱小的螻蟻,居然對我說出這樣的話,還說要殺我。幾位天君,接下來也當到了你們滅亡的時候。”

蘇離大踏步走過去,直接一巴掌拍照了傲世天君。

“啊啊啊,可惡,我們起源王朝的三位天主就這麼被你殺了?”

“可惡,可惡,無限天君,你完了,你徹底的完了,你居然殺死了我們起源王朝之中最有潛力的三個弟子。”

“殺殺殺!現在說什麼都冇有,必須要殺死他!”

起源王朝六大天君各個怒吼了起來,傲世天君臉上的神情無比憤怒,直接對著蘇離就打出了一套高傲至極的拳法,猛然爆發而出。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華?”

蘇離的大手與傲世天君的拳碰撞在一起,吧嗒一聲,傲世天君發出了憤怒的吼叫,整個身體被一下打的破裂,身軀炸裂,隨即就被蘇離一把抓在手中,捏住脖子提在手中。

“傲世天君”居然被蘇離一掌擊敗,脖子提起,好像是提著一隻弱雞。

這一幕讓起源王朝的所有天君震驚憤怒了起來。

“無限天君,快快放下傲世天君,否則你們就是我們起源王朝最大的敵人,我們起源王朝會和天庭聯合起來,滅殺你們羽化門!”

洛川天君見到蘇離居然一把捏住了傲世天君的脖子,頓時勃然大怒,她剛纔出手慢了一點,居然就造成這樣的情況。

“起源王朝和天庭一起攻打我們羽化門?”

蘇離一手提著傲世天君,臉上的神情冷漠地像是無儘的寂滅世界,一字一頓地開口道。“你們冇有這個機會了。今天你們六大天君,七個螻蟻,一共十三人,通通都要死在這裡,你們永遠也想象不到現在的我究竟有多強大。”

蘇離說話之間,他的力量充斥進入傲世天君的體內,頓時這尊天君的身軀氣球一般的膨脹起來,成了一個肉球,然後砰的一聲,就炸裂開來,然後所有的精氣,法則,進入八部浮屠之中,頓時八部浮屠這件王品仙器就有一種晉升聖品仙器的前奏。

“蘇離,我跟你不死不休啊!”

洛川天君見到這一幕,再也忍耐不住了,手掌一揮,一拳打來,宛如一尊創世之神,掌握諸天萬界,無窮位麵,隨意一動之間,就集合了無窮歲月,無窮世界億萬長河,滾滾奔騰而來。

但就在她一掌劈殺而來時,蘇離也出手了,猛然踏步,一道道氣浪傳遞了出去,手掌往下一翻,化作無限神拳,對著洛川天君進行了鎮壓。

兩掌一碰,洛川天君發出悶哼一聲,嘴角呈現了血液,身上的衣服都寸寸破裂。

“怎麼如此強橫?這怎麼可能?”

洛川天君臉上顯現出無比震驚的神情。

“冇有什麼不可能的,你的隕落,也是可能的。”

蘇離再次踏步而來,一下子就到了這位女天君的身前,重重一巴掌拍下,震盪諸天萬界的力量瞬息之間爆發,彷彿滾滾太古神山從無儘歲月瀰漫而來,蘊含著無人可擋的力量。

啵啵啵。

洛川天君再次運轉全身的力量,兩隻手掌向上翻飛,打出了無數長河。

轟隆隆。

然而依舊冇有任何用處,所有的長河一瞬間蒸發,蘇離的大手終於降落到了洛川天君的身軀上,這尊女天君的身軀就節節裂開,像是時光之主一樣,節節破裂開來。

起源王朝六大天君之中最強的兩位女天君之一,洛川天君,現在居然也抵擋不住蘇離的兩招。

“啊啊啊,蘇離大魔頭,我跟你拚了,我要斬殺你證道!”

絕代天主,諸神天主,虛無天主,化道天主見著這樣的一幕,全都大吼了起來,他們的臉上顯現出無比憤怒,恐懼的神情。

但是話語還冇有完全說完,砰砰砰砰,四聲爆炸,這四尊天主也全都爆炸。

“螻蟻一樣的東西,倒是很有勇氣。”

蘇離搖了搖頭,大手一抓,將這些隕落的天主精氣抓攝進入風瑤光,風白羽,小凰等的體內,增強著他們的修為。

天主的東西,對於他現在冇有了什麼作用,哪怕這幾個天主是起源王朝最為天才橫溢,最有大氣運,最有大毅力的弟子,也冇有什麼用,倒是被他推算之後,轉化為一種類似於天君本源之類的東西,進入了風白羽,風瑤光,彌寶,小凰的體內。

七大天主,何等的凶悍,各個都相當於當初得到華天君屍身的華天都,畢竟這是起源王朝傾儘全力,締造出來的無上弟子,是整個起源王朝的精英,一身修為非同小可。

當這七股力量化作四股,落入到四個人的身軀後,這四個人的力量又會得到多大的進步?

“釋迦之門,無量天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首先是風白羽產生了蛻變,他的全身沐浴在了一片佛光之中,背後無數的佛光,凝聚成了一尊釋迦之門。

他的雙眼迸射出層層神光,一種上古佛陀的氣息升騰了起來。“我就是萬佛之主,現在之佛,釋迦天君,釋迦王佛之主!”

轟隆隆。

他的氣息強橫,一股股散發出去,似乎要立刻擺脫天地的束縛,晉升為無上天君。

甚至眾人都感覺到,起源之地中,一股股的劫雲出現了。

他居然要立刻度過無上大劫,衝擊天君大位。

“倒也不用如此著急。”

蘇離目光往高空中一看,那虛空中正要凝聚而成的天君大劫居然被他神眼洞穿,消失不見。

“等你們一起接受了傳承,再晉昇天君之位,會更加穩當。”

蘇離一邊說話,一邊壓著洛川天君打,同時大手一抓,就把彌寶,風瑤光,風白羽還有小凰送到了封禪祭壇之下,目光流轉之間,封禪祭壇上古老的意念被催動,突然嗡的一聲,四道神光浩瀚如天河一般的降落下來,直接沖刷在了彌寶,風白羽,風瑤光和小凰的身上。

四人身軀同時一震,沐浴在神光之中,簡直是得到了天地的加封一樣,不知道多少的金黃尊貴之氣翻翻滾滾,降臨下來,簡直比恒河沙數還要多。

四人正在接受封禪祭壇的傳承,這是起源仙王降服了無數太古巨擘的意念,善念,融合了無數神物鍛造而成的諸天神物,隻要是起源王朝的弟子,擁有傳承之令,就可以接受封禪祭壇的力量,提升修為,衝擊天君境界。

現在這四道浩瀚的神光,卻不停地沖刷進入風白羽,彌寶等人的身軀中,讓他們的力量,氣息,靈魂,發生著本質的變化。

這簡直就等於數尊天君傳授天君本源,也正因為如此,起源之地的所有弟子,包括那些天主,做夢都想得到封禪祭壇的傳承,雖然說不可能百分百晉升到天君大位,但是也能增加三四成,或者五六成晉昇天君的機會。

對於那些絕代天主而言,幾乎是百分百可以在繼承了封禪祭壇的傳承之後晉昇天君。

現在蘇離擊殺了那些天主,從他們的身上得到了傳承之令,終於讓風白羽等四人都得到了傳承之光。

蘇離現在甚至還想把這尊擁有鬼神莫測之無量玄機的封禪祭壇容納進入自己的體內。

這一件諸天神物,現在已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這是一座難以想象的祭壇,居然都能夠把神威擴散到達諸天萬界,甚至世俗之中。

隻要修煉了三千大道之中的大祭祀術,憑空獻祭,都能夠得到這祭壇的力量加持。

蘇離神念一動,都能夠感覺到封禪祭壇的無敵神威,稍微一動,諸天萬界都要為之震動。

此時四人都在接受著封禪祭壇的力量,實力大大提升,修為突飛猛進,尤其是風白羽,幾乎已經等於超越了天君。他的身上萬佛之主的氣息越來越濃鬱,有了一種百分百晉昇天君的能力。

“啊啊啊,可惡啊,蘇離,你給我去死,你你你……”

“你居然斬殺了七大天主,我們栽培了無數年的天主,耗費了多少的心血,纔將他們培養到今天這個境界,但是現在,你居然全部扼殺了,扼殺了我們這一個紀元未來的希望,我跟你不死不休!”

“七大天主,本來最有可能晉昇天君,現在他們都死了,殺殺殺,連彌寶也殺了!”

“吃裡扒外,通通去死!羽化門都給我死!”

四大天君眼睛都紅了,個個都瘋狂了,徹底歇斯底裡,要把蘇離往死裡擊殺。

浮生天君張口一吐,吐出一口聖品仙器,是一道劍光,浮生之劍,一劍寒光十九州。

河圖天君也瘋狂了,大手一揮,顯現出遠古聖品仙器,一副河圖,九宮八卦都在其中,攪亂天地,鎮壓而來。

其他的天君,也都施展出全部的手段,要徹底滅殺蘇離。

但是蘇離絲毫不在意,先將洛川天君這一尊女天君打爆,鎮壓在身軀之中,然後一步邁出,大手一抓,就將浮生天君的浮生之劍折斷,抓成了粉碎,緊接著一拳轟出,蘊含七個紀元的一拳直接轟穿了浮生天君的身軀。

慘烈。

無比的慘烈。

瞬息之間,兩尊天君居然就喋血,無儘的天君本源在起源之地上空湧動。

蘇離再次踏步,直接是虛空瞬移,不需要任何時間,就到達了河圖天君的麵前,距離,空間,時間,已經扭曲,以蘇離的意誌為轉移。

蘇離說時間倒流,那時間就倒流,蘇離說時間靜止,那時間就靜止。

蘇離說距離化作零,那距離就化作零,無限的零。

劈裡啪啦。

河圖天君剛剛祭出自己的聖品仙器,就被蘇離直接打穿,河圖破碎,身上是燃燒著絲絲火焰,被蘇離的氣勁入侵了身軀。

蘇離居然又是一招,就把河圖天君擊得重傷,身軀之中的氣勁,轟擊進入了兩大天君的體內,深深的傷害著他們的天君本源。

“你們這些螻蟻,都給我隕落吧。”

蘇離的身軀之中,顯現出諸天讚美之榮光,神聖的詩歌流淌下來,把他的身軀渲染得好像一尊永遠也無法被擊倒的武學巨人。

他的身軀,越來越高大,擊敗天君,好像吃飯喝水一般的簡單。

突然之間,他又轟出三拳,無視任何虛空,就把剩下的兩尊天君全部打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