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天地破滅殺不了的人,我來殺

-

蘇離身軀一動,身軀更加高大威嚴,整個天地的法則,都似乎被他操縱。

他直接打出兩拳,居然將剩餘的兩位天君也一下子打爆。

“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我跟你拚了!”

蝶戀天君這位女天君一下子被打爆,立刻重新恢複,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尊巨大的蝴蝶,蝴蝶之上擁有無窮無儘的位麵,巨大的蝴蝶翩翩起舞,盪漾起一種可怕的風暴,甚至在這種風暴之中,還有一種春天的氣息,讓人沉沉欲睡。

就算是天君也要昏昏欲睡,不能自拔。

“米粒之珠,也放光華……”

蘇離的大手,依舊是無視了任何虛空,直接捏在巨大蝴蝶的身上,大手一捏,蝴蝶上無窮無儘的神國,世界,就直接破滅。

這一隻蝴蝶有些類似於求魔大世界的蝴蝶,但是比起求魔大世界的蝴蝶還要大,不過在如今蘇離的攻擊,整個蘊含了諸天萬界的蝴蝶破裂開來。

蝶戀天君臉色蒼白,俊俏秀麗的臉蛋上,顯現出了一絲震撼。

吧嗒。

蘇離的大手,再一次拍在了蝶戀天君的身軀上,這個活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天君,身軀就龜裂開來,和其他的天君一樣。

然後,他大手一抓,就將這尊天君也抓攝在身軀之中,封印起來。

蘇離在虛空之中邁步,浮生天君,河圖天君被他抓攝而來,可怕的力量沖刷進入兩尊天君體內,頓時浮生,河圖全部炸裂開來,一道道強橫的天君本源,都進入了八部浮屠之中,終於使得他體內的八部浮屠開始蛻變。

這浮生天君,河圖天君都是度過了一次紀元大劫的天君,比起皇甫彼岸,牧野荒,翼天君苗黎天君強大的多,現在他們的本源進入八部浮屠之中,立刻就使得八部浮屠這件重寶發生了徹底的蛻變。

滾滾的劫數降臨下來,八部浮屠在現在終於要晉升為聖品仙器,相當於天君。

無數天君大劫降臨下來,都沖刷進入了蘇離的身軀之中,這就等於他又渡過了一次天君大劫。

不過現在以蘇離的實力,度過天君大劫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滾滾的劫雲和各種殺機在他眼裡隻能一種能量,可以讓八部浮屠變得更強大。

冇有任何的懸念,八部浮屠就晉升為了聖品仙器,這一刻蘇離感覺到八部浮屠之中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這件聖品仙器彷彿成了另外一個龍界,衍生出無數的神國位麵,稍微一動,都可以破滅諸天。

這一件聖品仙器八部浮屠煉製成功,居然也為蘇離增加了半個紀元的修為。

無比強悍的八部浮屠進入他的身軀之中,成為了無限神陣之中一個十分強力的鎮眼,源源不斷提供著力量。

而河圖天君,浮生天君,這徹底底的隕落了,連屍體都冇有留下,成為了八部浮屠的祭品。

浮生天君,河圖天君冇有死在天地大破滅之中,但是死在了蘇離的手下,相比於天地大破滅,蘇離顯然更為恐怖。

他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上蒼,上蒼在他的力量下都顫顫發抖。

“該死!”

“你殺了浮生天君,河圖天君?”

“你你你你,天呐,我們的天君在什麼地方?洪荒天君,恐怖天君,你們快快到來吧,我們起源王朝的天君都要快被他殺完了!”

獻祭天君被打爆在虛空中,正要恢複力量,重新恢複原型,看到這一幕,立刻怒火中燒,恨不得把蘇離撕裂,喝其血,啃其骨,扒其皮。

蘇離目光看了過去。“一切都是你們逼我的。你們會下的這些螻蟻居然敢挑釁我,你們這些也敢算計我。那就隻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你們能夠在我身軀中,化作我法寶的力量,也算是雖死猶榮。”

蘇離再次邁步,到了獻祭天君的麵前,大手拍下。

“蘇離,你休想殺我,洪荒天君就要出現,你就等著死吧!”

獻祭天君呐喊了起來,狂吼了起來,如獅子,如巨象,如貪狼,以靈魂,以生命,以自己的未來進行最後的呐喊。

“不過你是等不到了。”

蘇離的手抓在了獻祭天君的脖子上,力量流轉,這尊天君也被一下子打爆,所有的精氣落入到了聖品仙器殘骸圖騰之罐之中,頓時這件殘破的聖品仙器得到了天君的本源,威力開始提升,各種陣法都被修複。

圖騰之罐,現在也重新晉升為了聖品仙器。

曾經在蘇離手中立下赫赫功勞的聖品仙器圖騰之罐,助力他走過天君之下最艱難時代的圖騰之罐殘骸,如今也恢複了聖品仙器的地步,蘇離都可以感覺到圖騰之罐在歡喜。

現在他的所有法寶之中,已經有地皇書,蒼生大印,八部浮屠,圖騰之罐,晉升為了聖品仙器,還有染血之衣,死亡之梭,當然還有王品仙器巔峰境界的自由之翼和傳說之杖,不過這兩件仙器的本體已經是聖品仙器,再將它們塑造成聖品仙器,微微有些奇怪。

畢竟混亂天君和寶界之中的兩位天君達成了共識,似乎冇有必要複製相同的法寶。

以他如今的實力,如果到達寶界,直接收服自由之翼和傳說之杖的本體就可以,大不必再浪費天君本源。

天君本源這種東西,畢竟還是很珍貴的。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整個起源之地都顫抖了一下,一股洪荒,古老的意念降臨了。

轟隆!在起源之地的邊緣,起源門戶大開,一隻巨手幾乎是把整個宇宙重新轉化為了洪荒世界,大手擴張之間,起源之地的一些法則都紛紛崩潰,轉化,化作了洪荒世界。

古老的洪荒天君終於降臨,把整個起源之地化作了洪荒大世界,這隻大手下一刻就到了蘇離的頭頂。

“洪荒天君,你終於出現了。”

蘇離目光看去,也是一掌拍出,阻擋在了洪荒大手的前麵。

“洪荒天君,你忙著煉製神物,還有空來乾擾這裡的事情?你以為你一隻手就可以阻攔我?”

蘇離的大手和洪荒天君的大手碰撞在一起,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的諸天萬界誕生,又有多少的諸天萬界毀滅。

諸天萬界,諸天萬界,無窮無儘的世界,可以成為諸天萬界,但是現在諸天萬界隻是兩隻大手碰撞之後的能量開辟又毀滅的東西。

八個紀元的天君修為,實在是太可怕了。

洪荒天君開辟出的洪荒大世界,各種洪荒法則也在這一碰撞之間全部破滅,重新化作了一種鴻蒙的狀態。

“可惡,蘇離。”

洪荒天君無儘的怒火在空中燃燒著,火焰瀰漫了整個起源之地。“你放出蝶戀天君,洛川天君,我們現在還有商量的餘地,有結盟的可能,否則的話立刻就死!”

也就在這時,突然,蘇離身後一直守護的起源祭壇,停止了運轉,那沖刷著風白羽,彌寶,風瑤光,小凰身軀的神輝也消失了,原來那傳承之光已經到達了巔峰。

此時幾人全都沉浸於力量的提升之中,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寶相莊嚴,尤其是風白羽,他的眉心出現了萬佛朝宗的聲音,一道道的劫雲再次出現了他的頭頂。

天君大劫,再次降臨了。

“我佛慈悲,釋迦之門,是方便之門……”

風白羽這位曾經的羽化門掌教,如今身上滿是佛光,雙手合十之間,釋迦之門就從身後冉冉升起,對著天空之中的天君大劫一個橫掃。

轟隆隆。

無數的天君大劫,萬川歸海一般全都被釋迦之門席捲而入,各種劫數,劫龍,居然被釋迦之門度化,成為了釋迦守護之龍。

“釋迦之門,就是方便之門……”

風白羽的聲音,在諸天萬界傳遞起來,他的聲音就是大道之音,宇宙之音。

在他的聲音傳遞之間,無數天主級彆的存在害怕的天君大劫,居然就被他這樣渡化,成為護法的劫數之龍,進入釋迦之門中。

這種表現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哪怕是蘇離,當時在度過天君大劫的時候,也冇有度化天君大劫。

他雖然掌握有大普渡術,但是三千大道的大普渡術也冇有如此離譜,可以直接度化天君之劫。

風白羽卻做到了。

“居然還能這樣?”

方寒的眼睛都顯現出驚訝神情。

畢竟他當時度過天君之劫的時候,也冇有可能度化,反而是和天劫抗爭,才通過了天君之劫。

風白羽這一首度化天君大劫,簡直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不過當風白羽直接度化天劫之後,風白羽的身上氣息轉換,成為了另外一種狀態。

他的生命形態開始發生變化,力量重新組合,比起剛纔,十倍,百倍的增長著。

他真正成為了天君!

天之君王!

世間自在王佛麾下第一弟子,大智大勇,大慈大悲,大大仁大力的釋迦天君,是第一智慧,第一勇猛,第一大力,第一慈悲……無上佛門之主。

風白羽的前身記憶,力量,都在覺醒之中。

這位羽化門的前任掌教,可不是一般的天君轉世,像是君蒼生那樣的天君轉世,比不得風白羽的一根手指頭,當年他自願以自己為封印,和終結聖王一起用隕落,也化解了自己的劫數,如今這位釋迦天君轉劫歸來,無敵之路,不可阻擋。

短短時間之內,風白羽的力量就節節升高,居然直接從剛剛晉昇天君的地步,到了三四個紀元的修為。

這還隻是他恢複了釋迦天君的一部分修為,如果全部恢複修為的話,他的實力可以比肩終結聖王,相當於十個紀元的天君,就算是斬殺洪荒天君,恐怖天君,也不在話下。

“晉升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

方寒見到這一切,都感覺到有些震驚。

他如今也是三四個紀元的修為,不過得到這麼多的修為,給他得到奇遇,在起源之地得到蘇離師兄的助力有關,風白羽倒是好,直接獲得前世的記憶,順序之間就從剛晉升變成了三四個紀元的天君。

“好好好,風白羽,你晉升的非常之好。你與方寒一起助力我一臂之力,我們今天乾一票大的,將封禪祭壇都收了!”

蘇離笑了起來。

不用蘇離多說,風白羽就卷著彌寶,風瑤光,小凰落入了蘇離的無限神陣之中,為蘇離提升力量。

而蘇離也將世間自在王佛的六字真言打出,助力風白羽鞏固自己的修為。

六字真言,何等的玄妙,一被風白羽見到,釋迦天君的力量頓時被他掌控。

甚至他的修為還有再提升的趨勢。

風白羽坐鎮無限神陣之中,背後的釋迦之門,方便之門大開,運轉神通,猛烈的旋轉不休,浩瀚的佛光力量散發得更遠。

而方寒也在這一刻激射出全部的力量,他與無限神陣相融合,發揮出了自己三四個紀元的修為。

“無限神拳。”

蘇離得到方寒和風白羽的輔助,直接一拳,就將洪荒天君的手掌給擊得粉碎。

現在他的力量,已經相當於八個紀元的天君修為,體內諸多陣眼之中,天葬之棺,刹那王袍,八部浮屠,地皇書,蒼生大印,圖騰之罐,先天之門,巫字真言,道門九字真言等,全都為蘇離提供著可怕的力量。

封禪祭壇雖然有世俗之中一個大世界那麼巨大,但是蘇離的一隻大手抓去,彆說是可以抓攝住一個大世界,就是3000大世界,蘇離都可以一手抓住,吞下去都不打一個飽嗝。

蘇離一下子就抓攝到了封禪祭壇之上,與此同時無限之火,起源之力,都一股腦地灌入封禪祭壇之中。

蘇離已經洞徹了起源之力最高的奧秘,依仗天葬之棺這件不亞於封禪祭壇的神物,開始煉化整個祭壇。

“可惡,你居然敢煉化封禪祭壇,我們起源王朝會拚儘一切力量毀滅你們羽化門,甚至我們會和天庭聯合起來,一起滅殺你們!住手!快給我住手!”

洪荒天君憤怒的聲音,從空中傳遞了出來,又是一隻洪荒大手,對著蘇離猛烈的拍擊過去。

蘇離想都不想,直接就是一掌擊出,破裂了洪荒天君的大手,而後他端坐在封禪祭壇的最中央,不停的把起源之力灌注進入封禪祭壇中,封禪祭壇之中頓時散發出一股股強橫的力量,進入無限神陣之中,使得蘇離的每一枚晶體神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每一枚晶體神國之中,都倒映著一尊祭壇的虛影,蘇離又是如法炮製的手段,開始祭煉封禪祭壇。

整個無限神陣,威能不斷增強,波及出去,使得起源之地的一些異度空間都開始崩潰,一些隱藏的強橫意念飛了出去,似乎也感受到起源之地即將崩潰,他們有了脫困的可能性。

混亂!

徹徹底底的混亂了。

那些古老的意念,既感覺到無比的緊張,又十分的興奮。

“無限天君這個大魔頭開始對封禪祭壇動手了,隻要封禪祭壇被他收走,我們就有了脫困的可能。”

“現在是最危險的時候,也是最緊張的時候,我們萬萬不敢得罪無限天君那個大魔頭,否則萬一看了他一眼,被他殺死怎麼辦?”

“一定要小心謹慎,隱藏起來,時光之主,貪狼之主都死了,我們現在就處於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

“等待,一定要等待。”

許多古老的意念,都是過去隕落的強者,有的強者甚至是仙王級彆的存在,如今意念在起源之地,但是現在他們不約而同隱藏身軀意念,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

“無限恐怖…….”

也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意念,降臨了起源之地,凝聚成了一尊高大的天君,這種恐怖的天君散發出恐怖的氣息,對著蘇離展出了致命一擊。

起源王朝的恐怖天君降臨了。

起源王朝,有兩大天君最為強大,第一高手就是洪荒天君,不過他似乎在祭煉什麼神物,要對抗天庭五位天君祭煉的三十三天至寶,所以隻來了一隻手掌,並冇有什麼用處。

而現在恐怖天君真正降臨,他帶來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大手一抓之間,無限神陣都轟隆隆的震盪,爆炸,處處顯現出來了雷霆震怒,似乎一尊尊的雷神在隕落。

“洪荒天君,你安心祭煉神物,我真身降臨這裡,必定能夠鎮壓此子,毀滅他的羽化門,把他鎮壓的萬世都不能翻身!”

恐怖天君發出令人恐懼的聲音。“他煉化不了封禪祭壇。”

“是麼。”

就在恐怖天君話語落下之後,整個封禪祭壇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縮小,最後進入了蘇離的無限神陣之中。

這一件可以媲美“天葬之棺”的無上寶貝,其中蘊含的力量神妙莫測,祭祀之力,掌握獻祭之真諦,卻被蘇離直接收取了。

這一刹那,在蘇離無限神陣之中的方寒,風白羽,全都感覺到一股股可怕的力量衝蕩而來,幾乎是讓他們的修為增加了半個紀元。

連神陣之中的方寒,風白羽都感覺到力量增加了半個紀元,那得到最大好處的蘇離,又實力提升到了什麼地步。

他隻是輕微一動,就抵擋住恐怖天君的全部攻擊,而後大手一撕,整個起源之地居然就被他撕裂開來。

“你們誰都奈何不了我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