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金仙級彆的蚊子,你們可曾見過?

-

“蘇離,我要活生生剮了你啊,我要報仇,我的天葬之棺,我的道門九字真言,我的前世身軀!”

滔天的恨意,從華天都的身軀之中傳遞了出來。他在晉昇天君之時,瘋狂地咆哮著。

“天葬之棺,是無量神物!九字真言,是永生之門噴吐出來的文字!這些都是我的,我的,是我晉昇天君之後的依仗,是我衝擊天君的根基,我恨!”

華天都在咆哮之中,天君大劫降臨下來,成為了他的滋補品,他這一次憑藉自己的修為和仇恨的意誌,終於衝擊到了天君境界,晉昇天之君王,化作不朽的傳奇。

死亡天君,就站立在華天都的不遠處,大手一抓,幫助華天都凝練身軀,同時傳授無上神通,把他的身軀在天劫之中塑造的更完美。

終於,華天都身軀一震,一股天君的氣息瀰漫而出,同時無窮無儘的仇恨,直沖天際,讓天地都在搖晃。

“華天君,你終於再次登上了天君大位,彆忘了你的承諾。”

死亡天君看著這一幕,淡淡地開口道。

“放心,我不會忘記。不過我現在不是華天君,而是華天都,前世種種全都斬殺,我遲早要重新主宰天庭,君臨天下。”

華天都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死亡天君。“這一次你對我的幫助。我不會忘記,我會告訴你造化仙王的一切,以及天庭造化之門的秘密。”

“嗯。”

死亡天君依舊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造化仙王一共打造了三件寶物,第一件寶物當然是三十三天至寶,第二件寶物則是天庭,整個天庭都是由造化之門演化而成的,第三件寶物是天葬之棺,這三件寶物相互剋製,一旦得到三件至寶,那就可以尋找到他的位置,甚至能夠找到傳說中的永生之門。”

“永生之門!”

死亡天君目光一動,氣息從先前的平靜也變得激動起來。

“冇錯,就是永生之門。”

華天都娓娓道來,在晉昇天君之後,他覺醒了華天都的所有記憶,到達了一種無所不知的地步。

當年,華天君是造化仙王麾下第一走狗,是造化仙王最為信任的人,是天庭的大管家,地位甚至還在混亂,雷帝,永恒,災難,混沌天君之上。

正因為如此,他一旦晉昇天君,覺醒記憶,就知道了無數秘密。

“造化仙王之所以消失,並不是隕落了,而是前往尋找永生之門。天地之間,現在已經冇有仙王的存在,那些仙王應該也都感受到了永生之門的位置,所以紛紛前去,要進入永生之門中。”

華天都再度開口。“總之,造化仙王已經尋找到了永生之門,還留下諸天神物,指引線索。”

“這麼說,我們真理聖地的真理仙王也是一樣的下落了。”

死亡天君聽著華天都的話語,從激動又漸漸恢複了平靜。“那現在華天都你準備怎麼辦,如何報復甦離,現在他得到了諸天神物,你就算是恢複了全盛時期的實力,也隻怕拿不下他。”

“殺!我要斬了他!”

華天都雙手撐天,臉上顯現出無儘的殺意。“一個蘇離,怎麼可能發揮出天葬之棺的全部奧秘,隻要我準備充分,遲早有一天還會把天葬之棺奪取回來。我還有造化仙王的許多秘密,足夠我提升之後滅殺了他!”

就在華天都暴怒的吼叫之中,一封書信落入了死亡天君的手中。

死亡天君拿過書信之後,稍微一掃射,臉色劇烈變化。

“怎麼回事?”

華天都感覺到了幾分不妙。

“你自己看吧,和蘇離有關。”

死亡天君麵色凝重。“起源王朝的恐怖天君,今天親自來我們真理聖地,商量共同對付羽化門的事。蘇離就在不久前,闖入了起源之地,斬殺了浮生天君,河圖天君,獻祭天君,等六大天君,還奪取了起源之地最為神秘的封禪祭壇,起源仙王留下的諸天神物。”

死亡天君臉色鐵青:“他的修為,比起剛修成天君的時候,不可同日而語,恐怖他現在的修為,至少有七個紀元,如果煉化了封禪祭壇,隻怕有八個紀元的修為,就算是他們,都冇有把握直接對付。”

“什麼?”華天都臉色無比的扭曲。“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這麼厲害?我正晉升了天君,要大殺四方,他居然又斬殺了這麼多的天君,還奪取了起源王朝的封禪祭壇?起源王朝的那些天君,都是廢物麼?”

“我想恐怖天君如果聽到你的話,他會十分地不高興。”

死亡天君的臉上露出幾分戲謔神情,“這封書信之中還有情報,說蘇離麾下的一個叫方寒的,已經晉升為了天君,叫做紀元天君,而他麾下另外一個叫做風白羽的,也已經甦醒,是遠古佛門之中第一智慧,第一大力,第一凶猛……的釋迦天君轉世,現在也修成了無上天君,覺醒了過去的記憶和力量。”

“方寒,風白羽!你們居然都晉升了!”

華天都聽著這個訊息,眼睛都紅了,雙拳緊握。“這樣的話,蘇離這個畜生的勢力豈不是越來越強橫,我根本不可能複仇?”

“所以,不能看著此子晉升了,這一次起源王朝的洪荒天君已經去了天庭,要說服天庭的天君,與我們真理聖地,聯合一起,橫掃了羽化門再說。你現在這裡好好修行,鞏固修為,等我們商量好了,再讓你出手。”

說話之間,死亡天君已經消失不見,隻剩下華天都孤零零一個人。

死亡天君一走,突然華天都換了一幅惡毒的笑容。“真理聖地居然想利用我得到造化仙王的秘密,他們這是在找死!造化仙王的秘密,隻有我才能夠得到,哪怕死亡天君你助我修成了天君,你也依舊要死,蘇離能夠滅殺了起源王朝的天君,我也會把你們真理聖地的所有天君煉化!”

說話之間,華天都也一下消失了,整個人不知所蹤,似乎去尋找前世記憶中的神物了。

而在天界一處時空,蘇離和方寒,羽皇,正在行走,羽皇的身邊是聖堂之劍的器靈,十分的興奮。

“我們終於要去尋找遠古聖堂了。羽皇,你也要晉昇天君境界了。我很好奇你的身份,會是遠古聖堂的什麼存在轉世。”

“羽皇師兄的身份,我倒是能夠算的出來,遠古聖堂上古時期有兩大主人,第一個是聖堂之主,第二個是仲裁之主,執掌大權,如果冇有算錯的話,你是仲裁之主的轉世。”

蘇離的眼中流淌出無儘的天機,隨意一動之間不知道推算了多少次,此時他開口,說出的話語就是真理。

“仲裁之主?”

羽皇沉默了一下,似乎是甦醒了一些記憶,不過眼神中仍舊有一絲迷惘。“那聖堂在什麼地方,我每一次修煉都感覺到聖堂似乎墜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看不到任何的光明。”

“不錯,遠古聖堂墮落進入了無底深淵之中。”

蘇離點了點頭。

“居然是無底深淵?”

羽皇神情一震。“無底深淵可是傳說之中的黑暗之眼,一層一層冇有儘頭,據說哪怕把整個天界十萬大州都放入無儘深淵,也根本填不滿無儘深淵的一絲絲。那裡是天界最為邪惡,最為凶險,最為陰暗,最為惡念聚集的地方,即便天君進入夜晚隕落,哪怕魔界,也不能與無儘深淵相比。”

無底深淵,是天界之中最為凶險的傳說之地。

天君晉升的時候,號稱全知全能,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但是天界的廣闊,天君也不能全部知道。

哪怕蘇離已經是八個紀元的天君,傳奇中的傳奇,無敵的存在,依舊不能夠推算出天界究竟有多大。

這麼大的天界,有許許多多的危險之地,無儘深淵就是其一,天君進入其中都得隕落。

這裡麵生長了諸天之中最為邪惡最為強大的邪念,當然也有無窮無儘的至寶,甚至也有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神物,墜落進入了其中。

傳聞之中,那混沌,殺戮,雷帝,災難,永恒五大天君,就是進入無底深淵,煉製三十三天至寶,如果一旦煉製成功,天庭將多三十三尊無上的天君,可以橫掃任何勢力。

也有傳聞,天地大破滅的時候,就是無底深淵這裡噴射出無儘的邪惡,遮蔽住天界永恒不滅的大日,大日一被邪惡籠罩,就是天地大破滅的開始。

“遠古聖堂的確墜落進了無底深淵之中,而且我已經推算到,那聖堂之主快要接管遠古聖堂,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

蘇離開口道。

遠古聖堂,是上古天庭一般的存在,由聖堂之主和仲裁之主兩大高手執掌,麾下有許多天君級彆的絕世強者。

但是後來,無論是聖堂之主,還是仲裁之主,全都隕落,所有的天君都滅亡了,從而造化天庭,真理聖地,起源王朝崛起。

這之間發生了什麼,顯然與後來崛起的三家有些關係。

“我感覺到了……”

羽皇突然道。

“嗯?感覺到了什麼”

蘇離心靈一動。

“我感覺到了我前世的身軀,仲裁之主的身軀就在遠古聖堂之中,隻要我能夠取得前世的身軀,立刻就能夠晉昇天君。”

羽皇終於恢複了一些前世的記憶,知道了自己的前世今生。

“走,誰擋殺誰。如果那聖堂之主願意加入我羽化門,我羽化門倒是可以庇護他,不過他要是對我們不利,就殺了吧。”

方寒的神色冷漠,臉上顯現出殺意來。

“走,去無底深淵。”

蘇離點了點頭。

立刻風起雲湧,時空猛烈跳躍。

以他如今的境界,隨意一動都能夠跨越無窮無儘的時空,無底深淵對於皇者而言或許要飛行數萬年才能夠做到,但是對於蘇離也就是一會兒。

不一會兒,蘇離等就將近到了一處荒蕪的平原之上,這裡毒氣滾滾,到處都是灰暗,陰沉,天界的大日都照射不到這裡來。

在巨大平原之上,一道道的深淵裂縫,顯現了出來,不停地向著外界噴出各種腐朽的氣息,除此之外一些強大的魔獸在其中穿梭,成群結隊。

蘇離甚至看到了一群蚊子,都是金仙級彆的修為。

“蚊子都是金仙,造孽啊。”

蘇離麵色一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