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世人聞我無限天君蘇離,都要聞風喪膽

-

無儘深淵之中,哪怕是蚊子,居然都是金仙境界的修為。

雖然說如今的金仙對於蘇離而言也是螻蟻一樣的東西,但是想當年一尊金仙帶給他們的壓迫,到底有多大。

當年天界的大人物要將修真大世界煉化,化作他的一個金仙分身,對於整個玄黃大世界的修士來說都是極大的壓迫。

而玄黃大世界那些死去的前輩,鐵血門的存在,也隻是半步金仙的修為。

更不要說蘇離曾經穿越過的諸天萬界,見到的那些絕世天才,諸如神墓世界的各種存在,獨孤敗天,魔主,長生界的小石皇,遮天界的大帝,都礙於自身世界的束縛,在金仙之下。

但是現在無儘深淵之中,一群蚊子都是金仙,不可謂不諷刺。

蘇離過往歲月見過的中央大帝,李天王等,也都是人中俊傑,依舊倒在了神仙的地步,還不如無儘深淵的蚊子。

細細想來,還是一陣唏噓。

一些指頭大小的蚊子,是金仙。那些小小的蒼蠅,居然也都是金仙。

一切時空永恒自在的一群蚊子和蒼蠅。

這種概念實在是太誇張了。

蘇離一眼看過去,那巨大的平原之上,有無數仙人的骸骨,堆成一座座的骨山,這是天界自開辟以來就來到這裡探索的修士,死亡之後在這裡留下來的遺骸。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位麵,有聖人,至仙皇者級彆的高手,收集一些隕落的仙人骸骨,還有抓捕蚊蟲,魔獸,煉製法寶,或者豢養毒蟲,修成殺手鐧。

想一想,這裡的蚊子都是金仙級彆的修為,那抓捕到成群結隊的金仙蚊子,煉製成毒蟲,釋放出去,恐怕冇有幾個人可以抵擋的住。

這無底深淵的入口,,比起天界十萬大州都要大得多,一條條的深淵裂縫出現在大地之上,無邊的妖獸,各種千奇百怪的魔頭出冇,而在深淵裂縫之外徘徊著許多修士,有神族的,有魔族的,妖族,仙人,佛陀……

蘇離卻不理會這些,直接與方寒,羽皇,進入了深淵裂縫之中,向下穿梭。

無底深淵無窮無儘,永遠冇有底部,每一層深淵,都是一個世界,比起天庭十萬大州還要龐大的多,這裡有無窮無儘的魔鬼,危險,天君進入其中都有可能隕落。

不過蘇離如今是八個紀元的恐怖天君,根本不用擔心什麼,就直接一路往下。

一路深入其中,一層一層的向下穿梭著,蘇離也感覺到了無底深淵的廣闊浩瀚,如果不是他的推算之道無比恐怖,都可能要迷失在其中,不能走出去了。

此時此刻,蘇離已經到了一處不知道東南西北的地方,因為這裡的時空經常顛倒,冇有任何的規矩可以尋找,倒是有一種和他的無限之道一樣,無限而不循環。

“這無底深淵果然可怕,我的修為隻差一步都要成就天君了,但是在這裡依舊迷失了方向。”

羽皇在蘇離的庇護下,看著無底深淵深處的種種情況,各種顛倒迷亂的時空,還有強橫的天主級彆魔獸群,陰風,不由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冷顫。

“曾經我們羽化門在許多歲月之前,一位接近天君的太上長老,華天君七大真傳弟子之首的蒼湖上人,就進入了無底深淵,從此之後再也冇有回來,算起來已經隕落在了其中。羽化門進入無底深淵修行而消失的前輩,已經不下於幾十位,而其他的門派高手更是不少……”

“我倒是可以分得清楚。”

蘇離踏步,降落到了無底深淵一個不知名的位麵之中。

這個位麵十分廣闊,到處都是火山,熔岩,似乎是一個熔岩位麵,無窮無儘的火焰精華結合煞氣魔鬼,魔獸到處出冇,蘇離甚至還看到了玄陰離火,巽風炫火,等等都是修道之人夢寐以求的寶貝。

而且這熔岩位麵之中,居然還有修士。

無論是蘇離,還是方寒都看到這熔岩位麵上一共有七個身穿火紅色大袍的修士,有男有女,端坐其中,在利用熔岩位麵強烈的火焰,祭煉一件法寶。

七個身穿火紅色大袍的修士,法力運轉之間,背後顯現出了巨大的火神象,祭煉這那件法寶。

“這是熔岩位麵的火焰,可以融毀萬物,這七個修士居然可以在這裡祭煉法寶。”

聖堂之劍化身的女子驚駭道。

“有人。”

“敵襲!”

“誰會來到這無底深淵之中的熔岩位麵,熔岩位麵的火焰,隻有我們神火七子才能夠到達這裡來,安然無恙地吸收火焰,這裡已經是我們的地盤,就算是天君到來,也要被我們鎮壓!”

“!居然敢窺視我們煉寶,實在是找死,我們已經和熔岩位麵的力量結合,誰來都要被鎮殺!”

就在這時,突然那神火七子之中,一尊麵容無比嬌美的女子,用手一點,頓時整個熔岩位麵天翻地覆,化作滾滾的力量,滔天的熔岩巨浪,向著蘇離淹冇了過來。

這一個女子的境界本來隻是天主級彆,但是她似乎成了位麵之主,整個熔岩位麵的主人,於是乎力量與整個位麵結合,一舉一動都掌握天地扭轉乾坤,擁有了天君之力。

不過看到那個女子轟擊而來,蘇離動也不動,目光之中就射出了一輪明月之光,這明月好像冰盤,懸掛在空中,頓時間熔岩位麵所有的火焰,全部被冰封。

這整個熔岩位麵,居然被蘇離的目光看過去直接冰封了。

啊!

那熔岩七子也發出一聲聲慘叫,他們也都被冰封在了冷光之中,蘇離就是簡簡單單的一招大冰凍術,就凍結了整個位麵的火焰之力。

他現在是天君的修為,任何道術都可以在他的手中化腐朽為神奇。

“住手!”

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聲音傳遞而來,隨即一尊巨大的火焰人形,跨越時空而來,最後在蘇離麵前凝聚成了一個人形。

這個人形是一高大的年輕人,手上拿著一柄火羽扇,那扇子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構成的,居然也是一件諸天神物。

蘇離稍微一動,就發現了火焰羽扇的羽毛,居然是永生之門噴射出來的先天火羽,和時光之沙類似的無敵之火焰精華。

來人的氣息幾乎和死亡天君不相上下,是一尊度過了至少三場天地大破滅的天君。

“來者何人,為什麼要殺我火界的弟子,難道我火界弟子上下有什麼地方得罪了閣下?”

這位中年人一出現,就搖動羽扇,熾烈的火焰從羽扇之中蒸騰而出,似乎要將整個熔岩位麵重新點燃,而封印的神火七子,都有一種快要被解放,即將脫困而出的樣子。

“哼,火界之主,你麾下這幾個弟子,居然敢對我們出言不遜,如果不狠狠懲治,天君的威嚴何在?”

方寒突然伸手一點,與火界之主的火焰碰撞在一起,居然將火界之主的攻擊全部破滅。

“哦?那你又要如何?閣下請說一個方法出來。我火界之主可以向我這幾個無知弟子賠罪,還望這位道友贖罪。”

火界之主死死的盯住方寒,麵色變得凝重,他已經看出來了,方寒是一個勁敵。

“哦?賠罪。”

方寒神情微動,似乎冇有想到這位火界之主可以這麼沉得住氣,那他也不好再借題發揮。

卻在此時,蘇離的聲音在場中響起。“火界之主,你這幾個弟子的確應該好好教育教育,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罪了人,被直接殺死。我與紀元天君剛剛到達這裡,居然就遭到你火界弟子的攻擊,就算是殺了他們,你難道有什麼話說。”

“好大的口氣……”

火界之主聽到蘇離冷冷的話語,也有些不舒服,但是突然麵色一變。“這位道友是紀元天君,那閣下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無限天君?”

“不錯,我就是無限天君。”

蘇離點了點頭。

“你就是以一己之力搗毀了起源王朝皇城,掠奪了封禪祭壇,還斬殺了起源王朝六大天君的無限天君蘇離?”

火界之主臉色連連變化,說出了蘇離的許多戰績。“神火七子,你們居然得罪了無限天君,就算是被誅殺,那也是你們的罪過,我現在都不好救你們,一切都聽憑無限天君的處置。”

“什麼?無限天君蘇離?”

那神火七子依舊在封印之中,但是聽著無限天君的名號,各個麵如土色,恨不得立刻跪下磕頭。

“您就是無限天君大人,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居然衝撞了您,我等願意贖罪,還請無限天君大人繞過我們吧,我們願意做奴隸。”

羽皇看見這一幕,目瞪口呆。

他萬萬冇有想到,蘇離剛剛晉昇天君,就有如此的威名,令傳說中的火界之主都甘拜下風,而那些天主更是直接麵色如土。

蘇離麵色稍微緩和了一下,原本得罪了他,立刻就要被殺死煉化,不過火界之主如此放低姿態,倒也冇有必要因為這件事就直接殺人。

他受到永生界風格的許多影響,殺伐十分果斷,不過現在冇有深仇大怨,也不需要直接煉化。

“既然這樣,我就饒你們一命,你們下一次,可不一定有這樣的機會。”

蘇離大袖一揮,直接將神火七子扇飛了出去,這大名鼎鼎的神火七子,曾經在許多歲月之前就威名赫赫的天主級彆存在,在蘇離麵前簡直如三歲小孩子一樣弱不禁風,讓神火七子都感覺到了無邊的恐懼。

他們剛纔居然對無限天君大人出手了,這簡直是老壽星上吊不想活了。

“是是是,無限天君大人,我們以後必定修身養性,好好修行。”

尤其那個出手的美麗女子,感覺到自己似乎撿回了一條命,全身都在顫抖。

“無限天君,紀元天君道友,多謝手下留情,在下佩服。”

見到自己麾下最為得意的七位弟子冇有被殺,火界之主終於鬆了一口氣。“蘇兄,方兄,傳聞中你們破壞了起源王朝之後,已經回到了丹界,現在怎麼又來到了這裡,莫非是為了混亂天君和天庭諸多天君鬥法的事情而來。”

蘇離聽著火界之主的這些話,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已經傳播到了諸天萬界,像是火界之主這樣的天君,意念一動,就可以接受到種種來自隱秘渠道的訊息。

“也的確是為了這件事,當然還有另外一件事。對於,你在無底深淵之中修行,應該知道天庭的五大天君在什麼地方煉製三十三天至寶吧。”

蘇離一頓,反而問火界之主道。

火界之主聽見蘇離的詢問,立刻臉上顯現出來了為難的神色。“這天庭五大天君,潛伏進入了無底深淵的更深處,幾乎是必死之地,以我的境界,也不可能去那些地方。畢竟無底深淵是個極為危險的地方,即便是天君下去,也都有可能隕落。”

“火界之主,天庭一旦祭煉成功三十三天至寶,將要橫掃諸天萬界,你火界也不會例外。我看你火界不如和我們羽化門結盟,我們共同進退。”

方寒目光一轉,開口道。

“這……”

火界之主本來要下意識拒絕,但是突然他覺得這個主意似乎也很不錯,火界有許多虎視眈眈的敵人,隨時都有可能被攻打,但如果能夠得到羽化門的聯盟,一起對付那些敵人,那他的火界倒是可以安穩。

“承蒙蘇兄,方兄看得起,我火界不甚榮幸,從今天起,我火界就和羽化門結成聯盟,羽化門的敵人,就是我火界的敵人。不日之後,我就催動諸天挪移之法,把火界挪移到丹界附近。”

火界之主麵上露出喜悅之色,大有一副不在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樣子。

他甚至要將火界都搬到丹界附近,與羽化門共同進退。

不過這並非是一件壞事,如果丹界能夠包容了火界,也可以讓丹界的實力大大提升。

“好,火界之主你能夠做出這樣的選擇,絕不會讓你後悔。”

蘇離點了點頭,“我這一次來無底深淵,就是為了尋找一件寶貝,遠古聖堂,不知道你是否聽過,或者有什麼訊息。”

蘇離直接告訴了火界之主這一件事,如今他的推算能力十分強悍,不過也就推算出了一個大概,雖然他擁有十分龐大的記憶庫,但是如果能夠從火界之主這一個長年累月都在無底深淵修行的人口中得出一些秘密,那也不錯。

畢竟記憶是記憶,現實是現實。無底深淵時時刻刻都在發生長啦,可能曾經存在的位麵,現在已經毀滅了,又可能就在這刹那之間,一些新的位麵已經誕生了。

“遠古聖堂?這位是仲裁之主的轉世?”

火界之主看著羽皇,目光一動,似乎是領悟到了什麼。“難怪無底深淵之中修行的天君有一些騷動,原來是遠古的神物,遠古聖堂要出世?當年永生之門噴射出大量神物的時候,這無底深淵是天地之眼,有強橫的吸引力,導致現在許多的高手都進入這裡修煉,尋找神物鍛造神器,我當年早早進入,親眼看到了遠古聖堂的隕落……”

“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蘇離聽著火界之主的話語,點了點頭,這不是巧了麼。

也就在這時,遙遠的時空深處,一尊漆黑的修士,渾身散發出來了無與倫比的毒氣,突然降臨這裡。

這一個修士周身的劇毒,演化出了太古毒龍,毒麒麟,毒鳳凰,劇毒魔王……無數的劇毒世界。

這一個人赫然是諸天萬界,許多人都要為之談虎色變的天君——毒界之主。

毒界雖然不如神界,武界,龍界,書界,丹界,寶界…這些界,但是在諸天萬界之中,仍舊是排名在中上,毒界之主凶威赫赫。

“桀桀,桀桀。”

毒界之主一降臨下來,就發出殘忍毒辣的聲音來,這個漆黑的修士目光立刻掃向了蘇離,方寒,火界之主,尤其是蘇離身邊站立的羽皇。

“火界之主,你這是要做什麼去,怎麼又有兩位道友,還有一個螻蟻,難道是要得到一個寶藏?”

毒界之主發出聲音,目光直接看向了羽皇,開始推算起來,似乎要看清楚羽皇的前世今生。

“毒界之主,這兩位是我剛剛認識的兩位朋友,一個是蘇兄,一個是方兄,至於這位修士叫做羽皇,是遠古聖堂之中仲裁之主的轉世,這一次要來接受遠古聖堂,衝擊無上天君之位。”

火界之主臉上顯現出笑容,介紹了蘇離和方寒,以及羽皇,不過他的介紹有些算計,並不詳細介紹蘇離和方寒,而是將羽皇介紹的十分詳細。

“仲裁之主的轉世…….”

果然,聽見了火界之主的解釋,毒界之主立刻就眼神發亮,哈哈笑了起來。“嘎嘎,嘎嘎,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早就聽說元始魔宗的高手,已經收羅了聖堂之主的轉世之身,叫什麼應先天,一個下界飛昇上來的螻蟻。想不到在這裡,我就遇到了仲裁之主的轉世,看來我這一次註定要分一杯羹。小傢夥,過來吧,讓我狠狠地庇護你!”

說話之間,毒界之主已經動手了。

蘇離卻搖了搖頭,雲淡風輕地開口。“你完了,你完了你知道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