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應先天:我兒有仙王之姿

-

毒界之主居然要抓住羽皇這個仲裁之主轉世之身,因為羽皇還不是天君,容易被人控製,如果掌握了這個轉世之身,就可以掌握遠古聖堂的控製權。

毒界之主的吃相立刻就難看了起來,他要直接要把“羽皇”控製在手中,以後一切好說話。

掌握先機,是他的慣用手段。

羽皇這樣的無上天主,隻差一步就能晉昇天君的存在,在大多數人的眼裡威風凜凜,但是在毒界之主麵前,就像小孩子,必須要掌控。

那巨大手掌印,毒氣瀰漫,把時空全部轉化為了劇毒之國,比起三千大道之中的大劇毒術,不知道要厲害多少倍。

“居然是惡毒之手?方兄要小心。”

火界之主臉色一變,似乎冇想到毒界之主一出手就是無比淩厲的殺招。

“我說你完了,那你就是完了,天上地下都冇有人救得了你。”

蘇離神色平靜,往前一步。頓時風起雲湧,整個熔岩位麵的虛空都靜止了下來,所有的攻擊都停留在了半空中。

啵啵啵。

惡毒之手的力量,瞬息之間灰飛煙滅,而毒界之主的身軀,都被停滯在了虛空,他的身軀旁邊圍繞的劇毒魔王全部都粉碎,身上的毒功都被削去了三成。

這還隻是蘇離往前踏出一步的結果。

“什麼?這怎麼可能?你是誰?”

毒界之主大吃一驚,幾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他有一種感覺這一次似乎遇到了大麻煩,目光驚恐地看過去,就發現麵前的這位存在似乎和最近瘋傳的那位無限天君有些相像。

“你是無限天君蘇離,斬殺了起源王朝六大天君的無限天君,甚至奪取了起源王朝神物封禪祭壇的蘇離?”

毒界之主的身軀顫抖起來,臉上顯現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來,他也聽到了傳聞,起源王朝皇城被毀,封禪祭壇被奪走的事情,已經在諸多天君之中廣為流傳。

天君一念之間可以通天,觀察諸天萬界之中的事情,比起至仙皇者不知道要快多少倍。

毒界之主也是聽過無限天君蘇離的,現在聽到無限天君居然就在麵前,頓時頭皮發麻。

他正要求饒,蘇離一下子到達了他的麵前。

“對我師兄出手,你這是犯了死罪。”

一座巨大的神陣,直接籠罩而下,就把他鎮壓在了其中。

“可惡,無限天君蘇離,你真以為我怕你不成,先天毒雷,萬毒之母!”

毒界之主臉上顯現出陰狠神情,大手一抓,無窮無儘的毒氣凝聚,與此同時,無窮的劇毒之雷從他的身軀之中爆炸,要衝擊蘇離的神陣。

他甚至打出了一套天君絕學,惡毒霸拳,化身為了太古毒獸,一拳打來,天君本源燃燒,那毒暴之中,居然產生了種種的火焰,是先天太毒火焰。

即便是天君沾染上了一點,都得立刻死亡,焚燒成灰燼。

無數火焰,在蘇離的神陣之中,此起彼伏,爆發出了流星火雨,每一縷火焰,都可以洞穿諸天萬界。

“那是先天太毒火焰,永生之門中噴射出的毒火,聽說天君遇到了,也要被燒成灰燼,毒界之主居然可以收取,還能夠爆發出來。”

“傳聞毒界之主與同等級的天君廝殺,毒死過幾個天君,威名大震,在天君之中都是十分厲害的天君。”

“不知道那無限天君大人能否抵擋住毒界之主的攻擊,這位天君大人,實在太厲害了,不過也要防止毒界之主狗急跳牆。”

“這就不知道了,我們認真觀察,這可是天君之間的爭鬥,我們有這樣的機緣,絕不能浪費!”

火界之主麾下的神火七子傳遞著神念,而火界之主更是麵色凝重,以他的智慧,可以猜測出那毒界之主根本不是無限天君的對手,但是無限天君究竟有多厲害,他還冇有怎麼見過。

不過下一刻,他就見到了。

可以看到蘇離直接大手一抓,手掌之中流淌著一個個棺材的虛影,居然一下子就將毒界之主的先天太毒火焰封印了起來,然後他的大手往下一拍,毒界之主整個身軀就被拍的四分五裂。

“啊啊啊,可惡!無限天君,我跟你拚了!”

一下子被收取了神物,毒界之主怒吼連連,打出了一篇毒書經文,猛的飛出,在空中化為了群魔。

一種惡毒無比的文字,顯現在了虛空之中,不是天界的文字,也不是任何人過往歲月都見過的文字。

但是無論是蘇離還是火界之主,都感受到那個字是個“毒”字,似乎與道門九字真言,佛門六字真言,巫門十二真言一樣的,都是從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文字。

這一個毒字,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精華,是毒道的所有道術集合,哪怕三千大道的大劇毒術,在這一個毒字的麵前,都黯然失色。

天君之下,諸如羽皇看著這個“毒”字,一筆一劃,都感覺到噁心,想要嘔吐。

哪怕是火界之主,一位天君,看到了這個毒氣都有一種有雲目眩,中毒要暈倒的感覺

先天神毒。

毒界之主終於使出了壓箱底的手段,要對抗蘇離的強勢攻勢。

但是蘇離神色依舊平靜,他的手掌之中出現了道門九字真言,佛門九字真言,巫門十二真言,一下子就將那個“毒”字抓攝起來,隨即送入了天葬之棺之中。

轟隆。

失去了毒字的毒界之主,就好像是被拔去了爪牙的老虎,正要反抗,一座祭壇鎮壓下來,正是封禪祭壇,一聲巨響,直接將這位毒界之主鎮壓的永世不得翻身。

無限神陣流轉,毒界之主的天君本源就被不斷地抽出,落入到蘇離各個王品仙器之中。

“我說過,今天我要殺你,冇有人救得了你。”

蘇離的神色依舊平靜,毒界之主濃鬱的天君本源,直接被灌入到了造化之舟上,這一件他在陽神世界煉製的小小寶物瞬息之間膨脹,緩緩運轉,一股可怕的氣息流淌出來。

居然是直接晉升為了聖品仙器。

又有一件聖品仙器,煉製成功了。

“啊,無限天君,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輸了,我錯了,我願意當你的奴隸,我願意當你的狗。不要殺我好不好!”

毒界之主的大部分天君本源被抽出,煉製了一件聖品仙器,不過他還冇有死,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瘋狂的求饒。

“現在遲了。如果所有人都打不過就求饒,那我剩餘的王品仙器怎麼辦。”

蘇離不為所動,繼續抽取這位毒界之主的本源,淒慘的聲音響徹天地,聽的神火七子都全身顫抖。

他們個個臉上露出了恐懼的神情。

毒界之主是什麼人物?與他們的師尊,火界之主一樣,都是度過了好幾次天地大破滅的無敵人物,在天君之中也威名赫赫,但是現在卻瘋狂求饒,然而也依舊冇有任何的用處,所有的天君本源都要被抽走,化作一件聖品仙器誕生的力量。

這對於他們的心靈壓迫無限之大。

他們現在正是天主巔峰境界,就要突破天君,然而現在一尊天君就在他們的眼前被殺,實在是太可怕了。

幾個男女看著諸天萬界之中,令一些天君都聞風喪膽的毒界之主,就這樣不出幾個呼吸,被直接殺死,煉化,他們都感覺到手腳冰涼,甚至火界之主也出了一身冷汗。

他先前故意不爆出無限天君的身份,就是因為他知道毒界之主的性格,肯定會對仲裁之主的轉世之身出手,那個時候他就可以看到毒界之主這個老東西被教訓,畢竟過往歲月毒界之主,依靠他的一身毒功,也冇有少威脅他。

然而現在看著毒界之主被刹那之間收拾,火界之主也升騰出一種恐懼感。他知道如果下次再耍這樣的小聰明,那下一次被煉化的可能就是他。

“蘇兄真是神威蓋世,法力無邊,毒界之主他罪該萬死,居然敢冒犯蘇兄你的威嚴,下次如果有人還敢這樣,那我一定為蘇兄鞍前馬後,斬殺此人。”

火界之主看著蘇離的目光看過來,立刻臉上堆起微笑,恭恭敬敬開口。

“不錯,火界之主。你很有覺悟,如果有這種覺悟,能夠保持到最後,可以活的很好。”

蘇離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煉化了毒界之主,他得到了一件聖品仙器,還得到了一個從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毒”字,也算是增加了實力,提升了修為。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找到遠古聖堂。

當即,蘇離就帶著眾人繼續往下。

一路往下,可以感受到各種腐朽可怕的力量,無時無刻都在侵襲人的身軀。

這是深淵之力。

蘇離也感受到了深淵之力,十分適合淬鍊法寶,如果經曆過深淵之力的侵蝕,法寶還不朽壞的話,那會更加堅固,也難怪天庭五大天君要在深淵深處祭煉三十天至寶。

此時此刻,外邊的氣流是一種黑得十分的純正的黑色,這黑色之中甚至有一股高貴的氣息。

這已經不算是邪魔了,而是一種永生之門噴射出來的黑。

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黑”,那蘊含著神奇的屬性。

“蘇離師兄,我好像感受到了一件神物。”

突然之間,方寒開口道。

“哦?在什麼地方。”

蘇離有些好奇,以他如今的實力,也冇有感覺到那神物在什麼地方。

“應該是在這裡。”

方寒突然之間一步邁出,就到達了一個異位麵,這個位麵十分的微小,甚至在刹那之間,彷彿不存在,它冇有彆的屬性,就隻有黑色。

或者是墨色。

方寒伸手一抓,居然從那個漆黑的微小位麵之中抓出了一個字。

墨。

這一個“墨”字,與毒界之主的“毒”字都有一種恐怖的力量,蘊含著先天神物的氣息,居然是從永生之門之中噴吐出來的一個神字。

墨。

墨界。

上古時代也有墨界,墨界的開創者就是從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墨字轉世,不過後來墨界之主隕落,墨字就從此消失不見。

但是現在,這一個墨字重新出世,被方寒得到。

方寒毫不猶豫,就將這一個墨字直接煉化,一股股恐怖的氣息在他的身體之中傳遞。

在這一刻,他的實力又多了一個紀元的修為,甚至是不止於一個紀元的修為。

方寒的修為居然已經達到了五個紀元。

一個象字,一個墨字,還有在起源之地得到的許多老古董意念,將他的實力提升到了五個紀元的修為。

這樣的提升速度實在是太快太快,除了蘇離之外,似乎彆無二人。

“我這位師弟,又開掛了。”

蘇離神色一動。

“還能有這樣的事?”

火界之主的臉上寫滿了震驚,不可思議之意,他在這無底深淵已經待了很久很久,熟悉許許多多的地方,但是也冇有見過這一個墨字。

而現在方寒這位紀元天君居然就得到了。

就連紀元天君他的修為現在也超過了自己,火界之主終於將所有的心思放下,他知道要想活命就隻能追隨這兩位天君。

與此同時,就在蘇離和方寒得到奇遇的時候,在無底深淵的一個神秘位麵中,一座巨大的魔鬼船也行駛著。

這魔鬼船,比彼岸之舟還要巨大,四麵全都是骷髏,這些骷髏掛滿了巨大的船身兩側,在虛空中行走的時候,一看就是魔道的人物出行。

一股股元始古魔的氣息從虛空之中滲透出來。

在魔鬼船上,站立著一些人影。有的身穿戰甲,有的穿著寬大黑袍,還有的身穿白衣,血衣,個個都無邊強橫,有無上天君在其中。

深淵之力想要侵襲魔鬼船,但是剛剛靠近的時候就被船身之上掛著的骷髏頭吸收了進去,緊接著發出了一連串的鬼哭之聲。

如果蘇離在這裡,他就可以看出,是說巨大的艦船也是一件諸天神物,元始魔宗赫赫有名的神物,叫做罪惡之艦,元始魔主來對抗誅仙諸神,諸佛的存在。

這一艘钜艦已經存在了許多個紀元,並不像皇甫彼岸這艘彼岸之舟隻存在了一個紀元,就被蘇離拿來煉化,化作自己的陣眼。

這是凝聚了世間一切種種罪惡,凝聚而成的魔鬼之钜艦,橫行深淵,如魚得水。

“應先天,我的好徒兒,你現在知道你是聖堂之主的轉世之聲了吧。當年聖堂墮落進了無底深淵,你的靈魂轉世到了玄黃大世界,成為了世俗之間一個魔門掌教,飛昇之後,進入了蒼聖的麾下,被我們元始魔宗看中,現在就是你出力的時候,隻要你能取得遠古聖堂之中的寶藏,我魔門就會多一個天君。”

身穿白衣的“先天大帝”應先天,曾經玄黃大世界,魔道第一人先天魔宗的宗主,站立在船艙中,在聆聽一尊魔道無上話。

“血河天君,我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自己就是聖堂之主的轉世之身,這一次我一定會奪取到遠古聖堂,為我們魔門奪取到無上的榮光,同時我也會晉昇天君的境界,為我魔門在下一紀元開創出新的魔道文明。”

世俗之中的“先天大帝”應先天,麵對那尊魔道無上天君,神色嚴謹,語氣乾淨利落。

他對麵的那尊天君,一身血色大袍,似乎是一尊不出世的人物。

這尊天君,在過往的時代十分有名,叫做血河之主,又叫做血河天君,傳聞之中是不知道多少紀元之前的一條血河所化,後來參悟天機,修成天君,被元始魔主收於麾下,征戰了一個又一個的紀元,討伐諸天,企圖使得魔道之文明,真正統治天地。

而現在,他正在栽培應先天。

血河之主說話的語氣十分溫和,似乎應先天是他最為得意的弟子。

“嘿嘿,嘿嘿嘿嘿…”

一陣刺耳的聲音從這罪惡之艦的另外一個空間之中傳遞了出來,一團黑氣,化作一個身穿黑色鬥篷的無上人物。

“血河之主,這次你麾下的應先天,的確有資格獲得聖堂之主的身份。如果我麾下的蘇秀衣,要獲得仲裁之主的屍體,晉升無上天君。遠古聖堂的寶藏,我們也要分一杯羹。”

“冥古之主,你麾下的弟子蘇秀衣,而不是仲裁之主的轉世之身,他是我們元始魔宗麾下的阿育魔宗天君轉世。還好意思要仲裁之主的身軀?”

血河之主看著前來的黑色大鬥篷無上天君,知道這一位天君就是元始魔宗同出一門的“冥古之主”。

元始魔宗,自從元始魔主隕落之後,就分為了許多門派,有血河門,冥古門,都是鼎盛一時的魔門大派,隱藏在諸天之中,自創一界,各自為陣,並冇有統一。

不過現在,為了上古聖堂的秘密,大家也要聚集在一起,共同催動魔門的神物罪惡之艦前來深淵取得法寶。

“應先天,我們又見麵了。”

在“冥古之主”的身後,一個年輕人走了出來,這個年輕人,一身邪氣,正是曾經黃泉魔宗的宗主,蘇秀衣。

蘇秀衣對著應先天,臉上顯現出來了玩味的神色來。

“不錯,我們又見麵了,世俗之中的玄黃大世界,你我都是一方巨頭,魔門宗主,不過到了天界,我們都是一位弟子而已。”

應先天並冇有他鄉遇故知的欣喜,而隻是淡淡的開口。

“我們是弟子麼?我們不是。我們已經是無上天主,隻差一步就能夠到達天君。”

蘇秀衣邪邪地開口道。“大概你也聽說了,從玄黃大世界飛昇的蘇離,居然已經晉升為了無上天君,還有那個方寒,也晉升了,當年都是螻蟻一樣的東西,現在居然修為已經遠遠超過了我們。而且你那個死對頭,風白羽,居然是釋迦天君的轉世之身,他也已經晉升到了天君之位。”

應先天的臉色頓時一變。“我很快就可以晉昇天君,踏破天地束縛,擒殺風白羽,他永遠無法踩踏在我的頭上。”

在世俗之中,風白羽和應先天,爭鬥了許多年。

在天界。應先天自然是不願意看到風白羽在他之上。

“哈哈,應先天,你能不能修成天君我不知道,不過你那個寶貝兒子應天情,似乎很快要晉升到天君的境界。聽說你那個兒子是一個大人物的元靈轉世,比起我們這些天君還要大的多,難道是仙王轉世?”

蘇秀衣再次笑道。

“我兒有天君之姿,我是知道的。”

應先天神色又恢複了平靜。“不過那蘇離晉升了天君之境,遇到了你也會殺死你。”

“蘇離!”

蘇秀衣殺氣深深,似乎有無窮的怨念。“他居然敢奪取我的地皇書,我遲早會斬了他,把他踩踏在我的腳底下,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冥古之主,你培養的這個弟子,很有雄心壯誌啊,居然現在就想殺死無限天君蘇離?聽說那位無限天君已經斬殺了起源王朝六位天君。”

血河之主淡淡的道

“那也冇有什麼,就算那無限天君再厲害,也不過是這一個紀元誕生的天君而已,冇有經曆過天地大破滅,永遠不可能達到巔峰。”

就在這時,罪惡之艦上,一尊身穿鎧甲的天君出現了。

“逆魔之主。”

這也是一尊魔門的無敵天君,曾經在過去的一些紀元裡為魔門立下了不朽功勞。他的身邊站立著一個年輕人,手持殺戮之劍,閉目養神,看到了應先天和蘇秀衣之後,突然睜開了眼睛。

“殺戮之子孟少白?”

應先天,蘇秀衣同時一動。

這蘇秀衣也是一個熟人,在世俗的時候,孟少白也不過就是一個小號的螻蟻,雖然號稱什麼小天才,但在他們兩位魔門掌教的麵前什麼都不是,但是來到天界之後,孟少白得到了殺戮天君的培養,實力突飛猛進,現在三位人物已經平起平坐。

“這殺戮之子,為什麼會在逆魔之主你的身邊”

血河之主好奇道。

“見過血河之主,冥古之主,請恕晚輩詳細道來。”

孟少白道:“逆魔之主前輩,是受我師傅所托,來和元始魔用結盟的,共同取得是遠古聖堂的寶藏。遠古聖堂之中有一件神物可以助力我提升到天君境界。”

“嗯?你師父,殺戮天君?他在忙著祭煉三十三天至寶,居然還有時間幫你謀劃?況且我們魔門和天庭勢不兩立,等天庭五位天君真煉製好了三十三天至寶,恐怕第一件事情就是對我們魔門下手吧!”

冥古之主獰笑了一聲。

“殺戮天君大人雖然栽培了我,不過他並不是我師傅。我師傅是法界之主。”

孟少白淡淡地開口。

但是這麼一句話落出去,就讓冥古之主,血河之主震驚了。

法界之主,這四個沉甸甸的字體拋出來,足可以讓諸天都震動。

諸天萬界之中,仙王不出的情況下,法界之主可以排列前五,這位法界之主是和終極聖王一樣恐怖的存在,冇有人可以戰勝。

傳聞之中,法界之主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於仙王,在許多次的天地大破滅中,得到了無數的神物。

他說出的話,任何人都要掂量掂量。

血河之主,冥古之主都把眼神看向了“逆魔之主”,企圖得到驗證。

“冇有錯,我的確得到了法界之主的托付,讓孟少白來取遠古聖堂之中的一件法器,好讓他晉升到天君的境界。”

逆魔之主開口道。

“這小子,居然又拜師!”

應先天和蘇秀衣都神情一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