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老鄉見老鄉,老鄉淚汪汪

-

他鄉遇故知,不過應先天和蘇秀衣見著孟少白,並冇有多少好感。

畢竟大家曾經都是玄黃大世界出來的人,對於對方的過去都有一些瞭解。

孟少白可謂是拜了許多義父,有羽化門的太上長老,有神獸,也有虛仙,但是那些人毫無意外,都遭遇了劫難。

拜誰為師,認誰為義父,那個人就有可能冇了。

現在還能堅持的是殺戮天君和法界之主,不過殺戮天君彷彿看出了孟少白天生有反骨,於是將孟少白推薦給了法界之主,讓孟少白拜師法界之主。

這之中,似乎又蘊含著種種算計。

孟少白卻冇有想到玄黃大世界的老鄉居然如此看待他,此時開口對血河之主,冥古之主開口道:“仲裁之主出現了,是羽化門的原來掌教,羽皇,這個大約都可以猜測得到。”

“這一次帶領羽皇前來的,是無限天君蘇離,他也想得到遠古聖堂的寶藏,然後一起和混亂天君對抗天庭的三十三天至寶,天庭五大天君也知道這些事情,一場遭遇戰首先將在你們和無限天君之中進行。”

“仲裁之主,無限天君。”

血河之主,冥古之主對望了一眼,陷入了思考。

“法界之主這次主要是想要聯合我們,配合天庭剿滅混亂天君和蘇離,同時吸引電母天君到來,獲得永生之門,大命運術的秘密。”

逆魔之主開口了。

“這聽起來很不明智。”

血河之主搖了搖頭。“那無限天君再厲害,也不過是這個紀元剛剛晉升的天君,他的威脅太小太小了,而天庭五大天君,如果煉製成功三十三天至寶,等於多了三十三尊天君,聯合一起的實力堪比十多個古老紀元的天君,足以橫掃我們諸天萬界,現在我們居然要幫助更強者對付一個弱者?然後回過頭等天庭把我們收拾了?逆魔之主,你必須要給個解釋。”

“不錯。”冥古之主也點了點頭。“對於我們來說,天庭纔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不,法界之主是準備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天庭他信不過。這一次他要和我們魔界聯手,讓混亂天君,蘇離,電母天君和天庭拚的兩敗俱傷,第一可以削弱天庭的實力,第二是剿滅無限天君蘇離這個新晉昇天君。”

逆魔之主靜靜的道:“天庭一旦煉製成三十三天至寶,就會至尊無敵,橫掃諸天,誰都不會例外,而那個無限天君蘇離,晉升的速度實在太快,是個巨大的威脅,必須要滅殺。”

“這倒也是,在他冇有晉昇天君之前,我們天君高高在上,數億萬年也不隕落一個,但是在他晉昇天君之後,短短時間內,諸天萬界隕落的天君似乎已經有了十五尊!”

血河之主點了點頭,感覺到了觸目驚心。“此子不是善類,橫空出世,帶來劫數。必須要殺死。”

“好了,就這樣定下。我們再度召集元始魔宗的高手,一起聯合,法界之主也存著利用我們魔界,削弱天庭的羽化門的心思,對於這些我們必須洞若觀火……”

幾位天君對視一眼,開始了謀劃。

罪惡之艦上,孟少白,應先天。蘇秀衣這三個來自玄黃大世界的無上天才,也聚集在一起,思索著如何對付蘇離的事情。

他們如今都有顯赫的身份,苦修多年,得到了無上天君的全力栽培,每一個人也都有著十分厲害的前世。

他們現在共同的目標,就是晉昇天君,對付蘇離。

蘇秀衣自不用多說,被蘇離直接奪取了地皇書,失去了玄黃大世界的正統,從此之後走向衰落。

孟少白被蘇離一而再,再而三的擊敗,打的他不敢來到羽化門。

至於應先天,是敵非友,雖然仇恨不是很大,但是和風白羽卻有巨大的仇恨,風白羽現在成為了羽化門的一個強者,應先天都有滅儘羽化門,踩踏風白羽的心思

三大高手目光交織,激射出來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對了,我們這次的行動,如果能夠得到一個人的支援,那蘇離就有可能死的更快了。”

罪惡之艦上麵,三大高手相互計劃著,突然孟少白的臉上,顯現出來了一種掌控全域性的微笑。

“華天都?”

蘇秀衣目光一動,就推算出來了。“他是華天君的轉世,建立了羽化門,諷刺的是他建立的羽化門把他這個開派祖師都驅逐出去了,實在是個笑話。”

“華天都在世俗之中是絕世天才,赫赫有名,修煉盤武大力神通,人人都看好他,不過在蘇離崛起之後,他就一步步被壓製,最後都隻能被羽化門開除,而來到天界,他也被蘇離剋製,被蘇離奪取了天葬之棺,九字真言,運氣之差,令人髮指,可以說,是華天都成就瞭如今的蘇離。”

應先天嘖嘖感歎道。

“我們都被蘇離剋製,所以必須要殺了他!”

孟少白惡狠狠的道。“應先天,你想一想,你是聖堂之主的轉世,剛剛想得到遠古聖堂的傳承,那蘇離就帶著仲裁之主的轉世分一杯羹,以他的態度,隻怕一點殘渣剩飯都不給你。”

“那就看看雙方的手段了,我元始魔宗麾下的各位天君也不是好惹的。”

應先天冷冷地道。“孟少白,你背後有法界之主,這一次隻要出手,蘇離必死,我就不想你他能抵擋住法界之主和其他天君的追殺?”

“我師傅法界之主肯定會出手,蘇離就算有恒河沙數一樣多的命,這一次也要葬送在無底深淵下。”

孟少白有足夠的資訊,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

“好了,血河之主,冥古之主,你們操縱這罪惡之艦,我去聯合彆的魔主,可惜我元始魔宗最為厲害的魔主,赤淵魔主當年尋找世間自在王佛而隕落了,如果有他參與,可以對付蘇離。”

就在這時,逆魔之主感慨道。

“赤淵之主不怕深淵之力,不過他的一個分身轉世,與蘇離很是親近,不知道最近修成了天君冇有,不過赤淵之主想要重新回到天君,應該會在無底深淵修行,這一次把他找到就好。”

血河之主開口道。

“赤淵之主有自己的打算,我們也有打算,倒也冇有什麼。”

冥古之主道:“我們魔界的諸多無上魔主隻要聯合一起,就冇有什麼事做不成,不過元始之主隕落之後,大家生分了一些,彼此之間還鬥個不停……”

“好了,這一次我們一起聯合,要讓天君圈子之中少一些大人物……”

嗚嗚嗚,嗚嗚嗚。

罪惡之艦在深淵之中穿梭著,而逆魔之主發出了一道道的魔紋,在空中化作了一篇篇的元始魔經,似乎再召喚。

許久之後,一些強大的魔念跨越了深淵的阻礙,降臨到了罪惡之艦上。

“師傅,我感覺到,遠古聖堂對我的感召,越來越近了,似乎就在一個神秘的位麵中。”

而應先天在罪惡之艦不停向無底深淵前進的過程中,突然對血河之主說話了。

“什麼?你感覺到了遠古聖堂的召喚?”

血河之主一聽,臉色一喜。“快快把你的感覺,說給我聽聽。”

應先天閉上了眼睛,全力感應。“那是一個血紅色的位麵,深紅色的國度,天空之中懸掛著一輪輪的紅月,每一輪紅月,都永恒地照耀著大地山川,那可怕的紅色觸目驚心。在慢慢腐蝕遠古聖堂。我能夠感受到,如果我進入那血紅色位麵的一瞬間,肯定會化作虛無,直接隕落。”

感應到最後,應先天都有一種恐懼的感覺,似乎那種紅月都會順著感應將他滅殺在這裡。

實在是太可怕了。

“什麼?紅月照耀的位麵國度?深紅位麵,那可是傳說之中最為危險的位麵之一,在無底深淵永恒的深淵之心附近,深淵之心的力量化作一輪輪的血月,就算是天君進入其中,也要被腐蝕!”

血河之主麵色大變。

“深淵之心附近的位麵。”

冥古之主麵色也變了。“深淵之心是無底深淵之中最邪惡,最陰暗,最汙穢的東西所化,是永生之門種噴吐出來,可以汙染整個世界的東西,任何東西沾惹上了都要腐朽,傳聞之中深淵之心和天地大破滅有著某種聯絡,曾經在一次天地大破滅時,我就看到深淵之心噴吐出無數的腐朽氣息,將一尊天君直接腐蝕,立刻那尊天君衰老,蓬頭垢麵,身體腐臭,顯現出天人五衰的氣息……”

“遠古聖堂居然掉落到了那裡,難怪這麼多年來冇有人獲得。冇有經曆幾次天地大破滅,冇有獲得神物的天君,根本靠近不了深紅位麵。不過這一次幸虧我們把罪惡之艦帶了出來,我們倒是可以保護自己,否則的話根本進不去。”

“深紅位麵……”

“蘇離……”

在深淵之中,羽皇也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我感覺到了,遠古聖堂在什麼地方,那是一個血月存在的深紅位麵。”

“什麼,深紅位麵?”

火界之主聽著這四個字就是一陣顫抖。

“深紅位麵,可不是好進的。傳聞之中,一些天君也曾經接近過那裡,但是立刻就呈現出天人五衰的症狀,那可是靠近深淵之心的恐怖位麵,冇有度過天地大破滅,誰去了都可能會死。”

聽見深紅位麵,火界之主心中有一些忐忑不安,感覺到了恐懼。

“無妨,我有諸天神物,天葬之棺,封禪祭壇,隨便祭起一件,都能夠阻絕那種力量,這並不是什麼問題。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元始魔宗的諸多魔主,隻怕要大殺一方纔行。”

蘇離淡淡地開口,在無底深淵之中開始了挪移跳躍,一個又一個的危險位麵被他輕鬆穿梭過去,看的火界之主心中震驚無比。

倒是方寒,居然還有功夫突然伸出手來,抓住一個又一個的神物。

無底深淵絕對是一個危險和機遇並存的好地方,這裡不知道有多少紀元以來掩埋掉落下來的神物,隻要有足夠的實力和運氣,就可以得到一些從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神物,或者是先天奇珍,用來煉製法寶,提升實力。

方寒在這裡就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雖然他坐鎮在無限神陣之中,但是大手一抓,就將許多的神物抓攝了回來,用來凝練自己的三十三天至寶。

不錯,方寒煉製了三十三天至寶。

曾經在下界的時候,蘇離將這一套至寶的煉製法門傳給了方寒,從此之後,方寒就踏入了祭煉三十三天至寶的路程,到瞭如今他的三十三天至寶,全都是王品仙器的巔峰,而且他的三十三天至寶,還領悟了天地一體的境界。

這也是蘇離要把方寒帶過來的原因,有方寒在,可以增加他的勝算。

方寒這不斷的出手過程中,五個紀元的修為已經穩固了下來。居然開始衝擊六個紀元的修為,而火界之主,依舊是三個紀元的修為,看著方寒,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

他感覺到過往無數歲的修行的經驗,彷彿在這位方寒麵前都成了假的,方案的晉升速度之快,都讓火界之主有一種頂禮膜拜的感覺。

“可怕,可怕。”

火界之主心中感慨著。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股邪惡的力量,激射過來,無論是羽皇,還是火界之主,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眾人就看到了,無底深淵深處,似乎有一種巨大的力量,好像人的心臟一般不停的蠕動著,每一次的蠕動,鬥篷射出大量汙染天地的力量,就好像是天地的腫瘤。

每當天地要大破滅的時候,這些深淵之心就會先爆發,從而就使得諸體測萬界人人都天人五衰。

蘇離的目光,陡然看見了一個極度紅色的位麵,懸浮在無底深淵深處,那種可怕腐朽的力量,根本使得任何修士都難以靠近。

基本上天君之下的修士過去就死,甚至還冇有靠近那個位麵,羽皇的身上就出現了一種蓬頭垢麵,全身汗臭,雙眼無神的症狀,他居然都開始了天人五衰。

蘇離大手一抓,從羽皇身上直接抓出了一團汙穢之氣,羽皇立刻就恢複了原本的身軀,全身潔淨,琉璃不染。

轟隆。

蘇離突然大手一動,將封禪祭壇抓攝而出,把眾人籠罩其中,不受深淵之心力量的侵蝕。

隨即,蘇離就衝了下去,到達了位麵深處。

前方到處都是一種血一樣的深紅顏色流淌,整個位麵也都是深深的紅色,位麵的晶壁係就好像是一顆顆的血寶石。

在位麵之上,懸掛著無數的血紅色彎月,向著整個位麵潑灑出深紅色的顏色。

蘇離一指點出,一道晶體神國落在前邊血紅色的位麵之中,立刻這個神國就感受到了一種腐朽的氣息,天人五衰的氣息從這個晶體神國中瀰漫了出來。

“厲害,厲害。”

蘇離這是第一次感受天人五衰,天地大破滅的氣息,將那一個腐朽的晶體神國抓攝了回來,而手中升騰起滾滾的無限之火,就將那一個晶體神國之中一道深紅色的元氣抓攝了出來,再他的手指之中流轉。

“深紅位麵,連天君都能夠腐蝕……”

火界之主嚇了一跳,不過看見蘇離把玩這深紅色的元氣,好像在玩什麼有意思的東西,不由有些毛骨悚然。

那一道深紅色的絲線,蘊含著無邊的恐怖,足以讓天君境界的存在直接隕落,哪怕他這種度過幾次天地大破滅的人,遇到了也要折損本源,才能夠逼迫出去,但是現在這位無限天君居然絲毫不在意。

“這種腐朽的力量,我已經推算出來了,倒是和巫門,終結的力量有些相像。哦,我這就結合終結之道,以及巫門十二古字,創造出一套專門抵擋深紅位麵元氣腐蝕的辦法。”

說話之間,他大手一動,兩尊時光武士出現在了虛空之中,這時光武士的全身都是由時光之沙構成,蘊含了科技文明最高的成就,出現的瞬間就進入了火界之主和羽皇的身上,立刻兩人多了一副鎧甲。

“這時光武士,是永生之門用噴射出來的時光之沙鑄造而成,加上我的領悟,足以對抗深紅之氣的侵蝕。不過方寒師弟,我想你應該不需要這套鎧甲吧。”

蘇離一笑,看向了方寒。

“這些東西倒也不足以威脅我。”

方寒眼中智慧流轉,突然之間伸手一抓,就將一些生活之氣抓在手中,隨即用力一點,這深紅之氣居然被他利用,化為了紅色的箭雨,四麵洞穿。

方寒赫然是自己的推算直接明悟了使用深紅之氣的辦法,也就是說在這彆人都感覺到十分艱難,必須要抵擋侵蝕的位麵,防寒反而可以利用這些深紅之氣作為攻擊力量。

這是何等強悍的推算能力。

“好,非常之好。方寒師弟的修為,也越來越強悍了。”

蘇離點了點頭,繼續往前而下,穿過諸多位麵,就降臨到了深紅位麵的深處,一點光芒之地,頓時那裡有一尊巨大的遠古聖堂,呈現橢圓形態,好像是一個碟子,降落到了深紅位麵的中央。

這聖堂,極其巨大,絲毫不比封禪祭壇小,幾乎相當於天庭,延綿無數個時空。

聖堂之上,有密密麻麻的城池,城堡,各種巨大的雕塑,都透露出了一種遠古的氣息,還有一種異域風格。

好像是上古時代的一種文明。

遠古聖堂散發出了洶湧的聖光,聖光之中還有無儘的讚美詩文,似乎上古諸神,都讚美這聖堂的威嚴和力量。

那聖光永不墮落,在永恒的深淵之中,綻放出不朽的光芒。

“遠古聖堂!”

羽皇身軀一下就筆直,感覺到了冥冥之中巨大的召喚之力,他幾乎是立刻就要進入其中,獲得其中的傳承,晉升為天君。

但就在這時,一座巨大的骷髏船也從深紅位麵的另外一頭激射了過來,停留在蘇離等人不遠處。

魔氣滔天。

蘇離幾乎是一眼就看到那座巨大艦船之上的人物,許多都是上古時代大名鼎鼎的魔界無上魔主,而應先天,蘇秀衣還有孟少白,也在大艦之上。

真是他鄉遇故知。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