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老鄉見老鄉,背後捅一槍

-

蘇離一眼就看到了密密麻麻全都是骷髏頭的大艦。

罪惡之艦。

上邊的骷髏頭,似乎是一種遠古神物,透露著一種不朽古老的氣息,那深紅位麵的深紅之氣,被這些骷髏吸收進去之後,然後噴吐出來,居然和蘇離祭煉出來的時光之鎧有異曲同工之妙用。

而罪惡之艦上的人,被他一眼看到。

一些散發出滔天氣息的,赫然是元始魔宗的無上魔主,永恒不朽的無上天君。

除此之外,應先天,蘇秀衣和孟少白也被蘇離看的一清二楚。

唰!

在這一刻,罪惡之艦上麵的元始魔宗天君,也看了過來,似乎要把蘇離看穿。

尤其是一些魔光,在羽皇的身上掃射來掃射去,已然明白了,這就是仲裁之主轉世。

“你就是無限天君蘇離?”

一道血光從罪惡之艦上升騰了起來,血河之主降臨在了深紅位麵之中,這一刻有無數的深紅之氣要侵入他的身軀,但是都被他擋在身外。

這就是血河之主的無上神威,顯然他的身軀之中有著神物,使得深紅之氣都腐蝕不了他的身軀。

“血河之主。”

蘇離的目光看向了這個血紅色的道人。“傳聞之中你是魔道始祖之一,蒼聖的師傅,這一次你將應先天收為了弟子,不過你如果想要與我奪取遠古聖堂,那是不被允許的。”

“無限天君。”

血河之主的目光看了過來,一片血光在空中閃爍不定。“我已經知道了你的名聲,不過你畢竟是這一個紀元誕生的天君,根基淺薄,再厲害也有限度,不可能和我元始魔宗的諸多魔主抗衡,聽我一句勸,把你手中的仲裁之主交出來,然後退出去,你才能活得一條性命,否則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放肆!血河之主,你太大言不慚了。”

蘇離的身邊,火界之主說話了。“血河之主,你居然敢對蘇兄說出這樣的話,還不把聖堂之主交出來,加入羽化門,否則天上地下都冇有人能夠救得了你,元始魔宗在今日也不知道要隕落多少的天君。”

“大膽!”

火界之主一句話,立刻惹動了罪惡之艦上許多魔主的憤怒,當下一尊全身綠袍,手持骷髏權杖的魔主走了出來,他稍微一晃動自己手上的權杖,立刻就有許多鬼哭神嚎的聲音響起來,一大片墳墓的王國,世界,墓碑響徹了起來。

這大片片的墳墓,國度,墓碑,是死靈的樂園,是諸神的隕落之地。

“墳墓之主。”

火界之主麪皮不變,嘴角微微抽動,吐出了四個字。

他認出了這個魔主,正是元始魔宗之中一位強橫的魔主,墳墓之主,修煉的是三墳五墓大術,超越了三千大道的絕世存在。

這墳墓之主與他都是同一個時代的存在,不過得到了許多的奇遇,傳聞之中更是得到了永生之門中流傳而出的“墳墓”二字,因此得名,他的法力突飛猛進,實力十分強橫。

墳墓之主,號稱埋葬諸神,諸魔,諸佛,諸仙。

一切生靈的歸宿,都是死亡,都將歸於墳墓。

“火界之主,你什麼時候失去了尊嚴,投靠這一個紀元誕生的天君。你一個度過了三場天地大破滅的無敵天君啊,居然投靠新人天君,傳出去在我們天君圈子裡,你難道不怕被彆人笑死麼?”

墳墓之主陰冷地笑了起來。

火界之主麵色頓時有一些難看。

天君也有自己的圈子,就等於是貴族圈子一樣,冇有晉昇天君的存在根本接觸不大,但是晉升了天君之後,就會慢慢地接觸到。

天君也分為三六九等,一般來說,這一個紀元剛剛誕生的天君處於最底層的地位,並不怎麼受到待見,也隻有度過了天地大破滅之後,天君纔有了地位,度過天地大破滅的次數越多,越古老,那天君的地位就越高。

每一個紀元,都等於是一個實力的積累,一次大劫的洗禮,能夠讓天君增長許多力量。

以火界之主的身份,投靠蘇離,傳到天君圈去,的確是一件十分丟人的事情。

這就和天君之下的至仙皇者圈一樣,如果有一個天主級彆的存在投靠一個剛剛晉升至仙皇者,那這個天主也會被笑死。

火界之主的臉上有一些難看,不過想起蘇離這個無限天君的可怕,又想起方寒那個紀元天君的神奇,難看的神色又消失了,反而麵上露出一副淡淡的笑容。“墳墓之主,修道有前後,達者為師,你今日如果不做出正確的選擇,恐怕一身修為都會化作流水。”

“好了,火界之主,元始魔宗的魔主如果和我作對,那就隻有死路一條。”

蘇離揮揮手,目光看向了應先天,蘇秀衣,孟少白。

“應先天,先天大帝。蘇秀衣,黃泉魔宗的宗主,還有孟少白,我世俗之中羽化門的弟子,你們居然都聯合起來對抗我,我有些傷心。說起來我們都是老鄉,都是玄黃大世界的天才,怎麼,看在老鄉的麵子上,你們向我臣服,我也可以饒恕了你們的性命。如果不臣服,那就隻有死了。”

蘇離看著這三人,臉上顯現出來了一些笑容。

“尤其孟少白你,你還是我們羽化門的天才,在世俗之中我就是羽化門的掌教,如今來到天界,我依舊是羽化門的掌教,你這個羽化門的小天才,如果臣服於我,我可以留你一條性命。”

“蘇離。你想都彆想,在世俗之中,你擊敗了我,但是現在在天界,我要殺你證道!”

孟少白殺氣騰騰。

“蘇離,你奪取了我的地皇書,居然還想著我臣服你?”

蘇秀衣的聲音尖銳,臉色顯現著陰沉的笑容。“冇有錯,飛昇到達天界,晉升為天君,你走在我的前邊,但是現在我也要晉昇天君,等我晉升之後就是你的死期了。”

“蘇離,你居然要我們臣服你,小心風大閃了舌頭,我是聖堂之主,這遠古聖堂本就是我的。我已經感受到了聖堂之主的力量,我的前世身軀就在這裡,我現在就能夠晉昇天君!”

應先話了。

他在說話之間,整個身體突然飛了起來。

他的身軀之中,一股白色的光芒滲透出去,引發了遠古聖光的氣息,頓時遠古聖堂之中,那無數的光輝,夾雜著讚美諸神的銘文,衝入了應先天的體內,使得應先天的力量,節節升高居然可以呼喚遠古聖堂的力量。

“我也可以接受遠古聖堂的力量。”

與此同時,羽皇也飛了起來,和應先天一樣,他也引動了遠古聖堂的力量,神聖的詩歌,白色的聖光,不停地灌注進他的體內,頓時讓他的力量節節升高,甚至聖堂之劍也飛躍起來,在聖光之中不停穿梭著,汲取力量,洗滌身軀。

“無限天君,我再勸你們一句,立刻將仲裁之主交出來,否則我不介意立刻與你們羽化門開戰!”

見到這一幕,血河之主麵色一變,他已經感受到了羽皇的根基要比應先天雄厚的多,如果這樣下去,最先晉升的肯定會是羽皇。

而這,是他們無法容忍的結果。

“快快出手,斬殺羽皇!”

蘇秀衣見著羽皇和應先天全都得到了傳承,而自己什麼都冇有得到,狂吼了起來。

但是他剛狂吼起來,就有一隻大手將他碾壓。

方寒的身軀顯現了出來。

“小螻蟻,你完了你知道麼,天上地下冇有人救得了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