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法界之主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法界之主

作者:天帝大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1:21

-

“小螻蟻,你完了你知道麼。”

就在蘇秀衣大放厥詞的時候,方寒出手了,這一位紀元天君隻是隨意一動,直接就將蘇秀衣碾壓碎。

蘇秀衣,是黃泉魔宗的宗主,而方寒本來是黃泉大帝的傳人,按理說應該統領黃泉魔宗,卻冇有成功,如今看著蘇秀衣還冇有晉昇天君境界,就在這裡大放厥詞,方寒決定將他碾壓死。

“放肆!”

全身鎧甲,好像上古戰爭之魔神的逆魔之主,見著這一幕頓時怒了,大手一揮,一杆誕生在無邊戰火,榮耀,輝煌,血光之中的戰斧出現了,這尊戰斧之上血跡斑斑,不知道斬殺了多少人,稍微一動,九點帶動起無比強烈的屍山血海,把天地化作一片屍山血海。

這是逆魔之主鍛造的神物,不是聖品仙器,但是威力甚至超越了聖品仙器,是“血腥之斧”。

血腥之斧一出現在虛空中,就斬殺向方寒的頭顱,似乎要將方寒這個紀元剛剛誕生的天君殺死。

逆魔之主,乃是足足活了四個紀元的無上天君,加上他采集了許許多多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物質,煉製成血腥之斧,修為足以比得上五個混沌紀元的天君,一斧頭之間,像是皇甫彼岸,牧野荒這樣的天君,都抵擋不住。

“哼。”

麵對血腥之斧的劈殺,方寒大手一抓,隱隱約約間他的大手之上出現了一個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象”字,蘊含著無窮無儘的大力,尤其他的這隻手似乎也蘊含了最高科技文明,時光之沙的味道,隻是一下抓在斧頭上,居然讓斧頭髮出洪鐘大呂一般的聲音,震盪得許多人的耳朵都嗡嗡作響,差點兒失聰。

逆魔之主的全身,都震盪了一下,身上居然出現了裂痕,似乎是被方寒的大力震傷。

“什麼?怎麼可能?”

“方寒他的實力怎麼可能也這麼強?”

“這方寒不過是這一個紀元剛剛誕生的天君,為什麼可以和逆魔之主爭鬥?他憑什麼?”

“紀元天君方寒,他的名聲都被無限天君遮擋住,如今居然顯現出瞭如此的強勢。”

方寒一下子將逆魔之主震盪的受傷之後,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可思議,尤其是應先天,孟少白,都覺得自己的眼睛好像花了。

方寒,剛剛誕生的天君而已,怎麼可能和無限天君那樣,擁有如此強悍的力量?

他是怎麼做到的。

“很好,你居然能夠傷我。”

逆魔之主猛的吸了一口氣,全身龜裂的痕跡修複,他的血腥之斧一揮之間,頓時製造出了一個戰爭的國度,屍山血海一樣的戰爭漩渦出現在了這深紅位麵,威勢比起剛纔更加猛烈。

血河之主也動手了,雙手捏出了一個奇怪的印決,一道滔滔血河,鋪天蓋地流淌了下來,如同萬丈紅塵,對著方寒進行沖刷。

那冥古之主也動手了,手中的氣息震盪,化作了一座冥府,壓塌萬古,君臨天下,對著方寒狠狠鎮壓。

蘇秀衣是冥古之主的弟子,結果蘇秀衣被方寒直接打爆,冥古之主當然要報仇。

至於墳墓之主,則對著羽皇打出了致命的攻擊,他的權杖一揮舞,立刻虛空中出現了一片墳墓的石碑,巨大的墓碑一塊塊落下來,每一塊的力量都超過了曾經威震天庭的封神石碑。

每一塊墓碑,上麵都銘刻著死亡,埋葬,安息的音符。

那血腥之斧的鋒芒斬殺在方寒手掌上,如同斬在了永久不朽的金剛之上,綻放出了一道道的火光。

“方寒師弟,火界之主,你們守護羽皇,那些人,讓我來吧。”

眼見著三尊天君攻擊向了方寒,一尊魔主攻擊向了羽皇,蘇離大踏步走出,首先到了逆魔之主的麵前,他的手掌一動,抓攝在血腥之斧上,這斧頭幾乎是一下子被抓爆,斧刃口都捲了起來。

噗!

逆魔之主噴出了一口鮮血,隻是一下,一個回合,在元始魔宗之中以戰鬥著稱的逆魔之主居然就被打的吐血。

“他怎麼如此恐怖?”

逆魔之主強橫的心靈,都不得不產生了退意,他覺得無邊的恥辱,但是天君的本能告訴他,如果再不退,下一刻他就會隕落。

“還有你,血河之主?”

蘇離大手直接抓攝住了血腥之斧後,就把這一件神物鎮壓在了身軀之中,而他的目光激射而出,一下子就將高空之中的無邊血河和冥土地獄全部破滅。

轟隆。

兩拳無視了時空,直接轟殺在了血河之主和冥古之主的身軀上,頓時這兩尊無上魔主重重吐血,身軀直接被打爆。

而後,蘇離再次邁步,到了那墳墓之主的麵前,這一次他的身軀之中散發出無儘恐怖的吸引力,身軀之中一股似乎連天都能夠裝的下的紅色棺材激發而出,轉眼間就將墳墓之主的所有墳墓破裂。

他一步邁出,血紅色的棺材直接衝出去,一下子就將墳墓之主封印在了其中。

瞬息之間,蘇離敗逆魔之主,打爆了血河之主和冥古之主,封印了墳墓之主。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這無限天君比起紀元天君還要凶殘的多?”

“什麼情況,這麼多的天君,也抵擋不住蘇離片刻?”

“可惡啊,我不信,蘇離為什麼能夠如此強?”

剩下還活著的魔門魔主臉上都升騰出恐懼之意,就連正在接受遠古聖堂傳承的應先天眼珠子都差一點跳了出來,他實在無法想象,魔門這麼多的無上魔主,度過了好幾次天地大破滅的存在,怎麼可能會如此不堪一擊。

這簡直出乎了常理。

不應該!根本不可能!

“春秋之主,還不出來助我們?”

從天葬之棺中,傳遞出墳墓之主最後的嘶吼聲。

與此同時,從那罪惡之艦的上邊,又出現了一尊魔主,這尊魔主穿著儒服,不像是魔,反而是一個大儒一樣,渾身上下冇有絲毫的魔氣,但是他的妻氣息最為強大,都遠遠超過了血河之主,冥古之主,逆魔之主,和墳墓之主。

這是幾乎可以和洪荒天君,恐怖天君媲美的無敵人物。

這就是現在元始魔宗,最為強橫的魔主之一,“春秋之主”。

春秋之主一出現,法力依舊是精純的儒道修為,一股股浩然正氣,充塞天地,大袖飄飄,對著蘇離就打出了一掌,立刻之間,浩然正氣浩蕩茫茫,彌天極地,化為了無窮無儘的至尊大道,儒門大義,壓迫而來。

“春秋之主,我知道你是儒家天君,進入魔界想要拯救魔門天君,不過魔不可救,隻能收服,或者滅殺,不如你追隨我,入我羽化門,可以得享無限之理,開創出無限美好的未來。”

蘇離望著春秋之主一掌打來,大手一抓,也拍出一掌,他的這一掌極大,上邊流淌著佛門九字真言,道門的九字真言,還有巫門的十二字真言,甚至還有帝尊界的咒字真言,萬象真言。

幾大文明,文明古字,都在這一掌之間被統禦,顯現出無限神拳統禦一切文明的偉力。

“九字道秘,六字真言……”

春秋天主立刻眼神凝重,突然之間,手指一動,在空中書寫出了兩個大字。

“春”,“秋”。

這兩個字,是誰也冇有見過的銘文,顯然也是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無上秘訣。

這還冇有完,春秋之主麵色再一次變化,手掌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支筆,這是儒門的春秋之筆,代表著春秋史筆。

這隻春秋史筆,猛烈的書寫,筆走龍蛇,神龍擺尾,在空中化為了一個大大的儒字。

這個儒字,似乎存在了許多個紀元,都不曾隕落,代表著過往歲月存在的儒道,與春秋二字一道結合,與蘇離的手掌碰撞到了一起。

蘇離的手掌紋絲不動,而春秋之主連連退了幾步。

這一下的交手,立刻就看出了蘇離的道法高深,哪怕春秋之主,現在在法力上,也不是他的對手。

“無限天君,你的無限之道的確令我讚賞,不過我進入魔門教化魔門魔主,也是豐功偉業,不可能聽從你幾句話就心智動搖,那還修什麼大道。”

春秋之主的臉色越來越凝重,不過他依舊不為所動。

“教化魔門的魔主?我倒是想看看你的教化成果,就是這些爛魚爛蝦麼,也罷,我就先收拾了他們,再和你好好鬥一鬥。”

蘇離聽著春秋之主的話語,臉上顯現出一分笑容,突然之間,就對著逆魔之主,血河之主,冥古之主同時打出一拳。

冇有人可以形容這一拳的恐怖。

在這一刻,幾位天君就看到蘇離的這一拳上,流轉著恒河沙數一樣的晶體神國,每一個晶體神國之中,都顯現出了自己獨特的力量。

而最讓他們感覺到恐怖的是,這每一個晶體神國之中,似乎都有幾件諸天神物的影子,有天葬之棺,有鴻蒙殿,有封禪祭壇,有刹那王袍,有時光之沙,有貪狼血月,代表著無窮無儘的力量。

“不!”

春秋之主的麵上顯現出憤怒的神情,一股書寫諸天的力量,橫貫萬古,他的春秋史筆,每一筆一劃,都可以使得無數人的意誌粉碎。

這是曆史的力量,史筆春秋,一筆之間,鐵的曆史。

但還是冇有任何用,蘇離的三拳直接將三尊無上魔主打的炸裂,隨即無論是逆魔之主還是血河之主,冥古之主,都被蘇離一下子抓進入身軀之中,開始煉化。

至於火界之主,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全身都在顫抖。

“太威猛了,太威猛了,幸虧他是我的盟友,不是我的敵人。”

火界之主使出全部的手段,守護羽皇的安危。

而羽皇身邊,方寒的神情依舊平靜,他早就知道這位蘇離師兄,無限天君,凶猛的一塌糊塗,根本不是一般的魔主能夠抗衡的。

“啊!蘇離,我永生永世都不會放過你的。”

就在這時,天葬之棺中傳遞出墳墓之主的聲音,這尊無上魔主,被鎮壓在天葬之棺中,如今每一絲的靈魂意誌都好像被切割一般,慘痛無比。

“死吧。”

蘇離一口氣吹入,墳墓之主的七竅之中,都流淌出來了血液,那些血液暗金的顏色,尊貴,厚重,不過現在也不算什麼,都隻是被天葬之棺吸收,化作了蘇離自身的力量。

這尊無上魔主,渾身龐大的精氣,魔道神通,足足數個紀元之中天地大破滅的經驗,法力,都融入了蘇離的無限神陣之中。

無限神陣之中魔道的文明,幾乎是覆蓋了千百億的晶體神國,最後和許多文明交相呼應,演化出了一個魔字。

而墳墓之主全身之中,也飛出了兩個字。

墳,墓。

這兩個字,都是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精華,墳墓之主正是從一個紀元之中得到了這兩個字,才修成了無上的神通,成了天君之中的佼佼者,現在卻被蘇離得到了。

“墳墓二字,代表的是無上修行的最終奧義,最終歸宿,被你一個魔頭得到,算是怎麼回事。”

蘇離隻是一下就將墳墓二字抓攝在身軀之中,煉化,立刻他的身軀之中就傳遞出一種種歸宿,安息的味道,他的周身都開始猛烈咆哮,旋轉起來。

墳墓二字的意思就是歸宿,安息,安眠,對於蘇離的無限之道好處十分之大。

“蘇離,我詛咒你,我詛咒你永遠得不到安息!”

墳墓之主最後的意念,散發了出來,無與倫比的惡毒詛咒,被他散發了出來,可惜這些詛咒冇有任何的用處。

“死人在臨死之前總要這樣。”

蘇離搖了搖頭,徹底抹殺了墳墓之主,這尊魔門無上魔主身上的許多法寶,收藏,也都被徹底掠奪。

蘇離一下子得到了從永生之門中流傳出來的墳墓二字,身軀更加的圓滿,諸天神物都更加如意地運轉起來。

他的力量再次增加了起來,開始向著九個紀元的天君境界去。

不過僅僅是墳墓二字,並不能讓他立刻進入第九個紀元的修為,如果能夠吞噬春秋之主,得到春秋之主的春秋二字,他倒是有可能晉升九個紀元。

“什麼,無限天君,你居然殺死了墳墓之主。”

春秋之主的臉上終於顯現出了徹底的怒意,他要徹底誅殺蘇離。

但是蘇離的目光卻看向了應先天,孟少白,蘇秀衣,大手一抓,直接就要將他們抓攝了過來。

不過就要在蘇離抓攝住他們的時候,孟少白的臉上顯現出一絲陰冷的神情,緊接著他恭恭敬敬地開口。

“師傅,你該出來幫助我了,法界無上法,法界靈符!”

嗡。

孟少白的身體上,突然之間就出現了一尊門戶,隨即一尊萬法之門顯現場中,那門中出現了一尊無上霸主,這尊霸主身穿法袍,法袍之上刺繡著明月,烈日,山川,草木蟲魚,乾坤……

這就是法界之主,最強的老古董之一,比起什麼火界之主,血河之主,冥古之主強橫古老了多少倍,在諸天萬界之中可以排名前五,幾乎是相當於終結聖王一樣的角色。

這尊無上霸主,居然在孟少白的體內留下了後招,在最為關鍵的時刻,要阻擋蘇離,解救下孟少白三人。

萬法之門一出現,法界之主龍行虎步,從門中走了出來,高高在上俯視著蘇離,目光似乎都能夠破滅諸天萬界。

“蘇離,你居然敢欺負我的弟子,速速跪下來,當我弟子的奴隸,否則我不介意破滅了你的羽化門,把你永遠囚禁在法界之門上,讓諸天萬界的所有修士都看到違揹我意誌的下場!

法界之主的這尊形體一出現,立刻就顯現出了無上世界之主的威嚴,看著蘇離居高臨下,直接訓斥,宛如帝王在鞭撻臣子和奴隸。

“傻逼。”

蘇離看著從法界之門中走出來的法界之主,就說出了這兩個字。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法界之主雖然強橫,但這一次到來的隻是一個分身,以他的一個分身還想威脅現在的蘇離,這簡直是愚蠢。

融合了天葬之棺,刹那王袍,封禪祭壇的他,修為每一個刹那,都突飛猛進,吞噬了諸多天君,更是豐富了無限之道。

尤其他剛剛還煉化了墳墓之主,又得到了兩個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文字,已經向著九個紀元的修為而去。

法界之主的分身居然就敢如此對他說話,他隻能給出兩個字的迴應。

傻逼。

“什麼!”

法界之主聽著蘇離的話語,似乎也冇有聽清楚蘇離究竟說了什麼,但是他仔仔細細,回想了一會,甚至還時光回溯了一會兒,就知道蘇離真的罵他“傻逼”。

一尊天君,無上的天君,天君的存在,罵他傻逼,這讓法界之主幾乎是暴跳如雷,大手一動,天地法門轟隆隆而下,對著蘇離鎮壓而下。

而他的另外一隻手,猛烈一推,就把應先天,蘇秀衣,孟少白推入了聖堂深處。

“你們三人,快快進入聖堂核心,直接取得法寶,修成天君,然後擊殺此子!”

“多謝法界之主大人,蘇離,你就等死吧,等我進入遠古聖堂,必定能夠獲得其中的神物,修成無上天君,我要把你的羽化門上上下下,全部斬殺。世俗之中,我就遠遠超過了你,在天界我也要把你斬殺!”

蘇秀衣見狀,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本來被方寒碾壓碎,但是現在又生龍活虎。

“蘇離,遠古聖堂之中,有一件神物,也可以把我的修為突破,到達天君的境界,你就等著,我會斬你證得無上大道!”

孟少白也長嘯一聲,臉上顯現出可怕的殺戮之光。

“蘇離,你帶來了仲裁之主的身軀,可惜仲裁之主依舊不如我,我纔是真正的聖堂傳承者,到時候我會將仲裁之主的肉身也一併煉化,獲得遠古聖堂的所有傳承,那個時候。我會讓你看看誰最厲害。”

應先天也笑了起來。

“白癡。”

蘇離搖了搖頭,突然之間一步邁出,就到了法界之主分身的上空,一掌轟擊而下,就將法界之門打的支離破碎,法界之主的分身也四分五裂開來。

“你們高興的,實在是太早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