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月玲小說 > 都市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九個紀元的天君修為!

-

蘇離和方寒就看著應先天,蘇秀衣和孟少白三人成就了天君,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這三個新晉昇天君開始了時間加速,刹那之間就是萬年,他們在這一會兒的功夫已經鞏固了自己的修為。

他們沉澱了心靈,到達了一種極限。

遠古聖堂之中,但隻有一張張的陣圖,被他們催動了起來,這遠古聖堂好像鴻蒙殿,天葬之棺一般,有許許多多的陣圖,每催動一座陣圖,遠古聖堂的威力都會大許多。

如果這聖堂的所有陣法都催動,威能足以匹敵十幾個紀元的天君。

畢竟無論是聖堂之主還是仲裁之主,他們的修為都不是仙王,而是可以媲美終結聖王的巔峰天君,他們鑄造的遠古聖堂。雖然有些不及鴻蒙殿,天葬之棺,還有封禪祭壇,不過比起刹那王袍強大了許多。

尤其是其中蘊含了十條天脈,還有一些遠古神藏,威力也不容小瞧,仲裁之主,聖堂之主在打造遠古聖堂的時候,傳聞之中還得到了很久很久紀元之前隕落的仙王屍骸,使得這聖堂的威力無限接近於仙王的神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終於晉升了天君之位,而且我已經完全鞏固了修為,從此之後,冇有人再可以踏在我的頭上。我後來居上,要斬殺蘇離,明悟我的無上大道。”

孟少白殺氣通天,劍氣縱橫,橫掃八荒,顯現出了自己可怕的修為,他現在的氣息,居然比火界之主似乎好像還要強一些。

進步實在是無比迅速。

“不但是蘇離你,羽化門上上下下,也要死在我的手上。”

蘇秀衣大笑連連:“我已經得到了元始魔主的鎖骨,天君大位徹底修成,你們統統都要死!”

“殺!先殺仲裁之主,再將所有人都殺死,這個天下是我們的。”

應先天狂吼連連,與孟少白。蘇秀衣一道聯手。三大剛剛晉升的天君,聯合在一起,一點都冇有生澀的味道,直接就對著羽皇展開了最強悍的攻擊。

他們每一個人的修為都完全超過了火界之主,相當於度過了幾次天地大劫的強悍老古董。

這當然是綜合了遠古聖堂的加持力量,而且是三人一體聯手的境界。

“應先天,孟少白,蘇秀衣,你們以為自己達到了天君的境界,就可以和我抗衡麼。說橫話之前為什麼不看看這聖堂之外那些魔主到了甚麼地方。”

蘇離搖了搖頭,嘹亮宏偉的聲音響徹起來。

他一步邁出,進入到遠古聖堂之中,裡麵的陣圖,一個個又一個崩潰。

刹那之間,所有的聖光全部熄滅,整個遠古聖堂的保護陣法,就在蘇離踏步之間全部被破滅。

甚至是蘇離在進入遠古聖堂的那一瞬間,整個遠古聖堂的禁製被他硬生生停滯。

哢嚓,哢嚓。

這一刻,遠古聖堂的陣法就像是高速旋轉的輪子,直接被巨大的力量從中攔斷。

“什麼?”

應先天瞪大了眼睛,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來。

他萬萬都冇有想到,自己誌得意滿,融合了聖堂之主的身軀,晉升了天君,又在聖堂之中,他的法力幾乎是無邊無際,超越了許多世界之主,隻要假以時日,他必定可以恢複到前世最高的地步,那個時候必定可以君臨天下。

但是剛剛還冇有高興起來,蘇離就已經撕裂了聖堂,把他的希望打滅。

“蘇離,你找死!”

蘇秀衣臉上顯現出凶狠,彷彿要吞噬人的目光,他凶橫大發,十指齊震,十道無敵的骨白神光,洞穿萬古壓迫而來。

嗡。

孟少白手中長劍,震盪一甩,劍芒屠戮天下,斬殺乾坤,對著蘇離的頭顱劈了過來。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

蘇離望著這兩個故人的攻擊,紋絲不動。

他剛剛吞噬了法界之主的一個分身,雖然就是一個分身,不過被他吞噬進去之後,領悟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法界無上法,法外之法,無法之道。

他明白了法的一些東西。

法就是規則,超越了天地的規則,每一個紀元都有新的規則,規則流動,人也隨之變化。

他把握到了那個永恒不變的奧秘。

當所有的攻擊打向蘇離的時候,蘇離直接紋絲不動,不過他的身軀之中一團光芒在升騰,將所有的法力都吸收了進去。

他現在簡直就等於在時光長河中永恒不朽的神魔,用時光沖刷都不會毀滅,這個世上幾乎冇有什麼可以毀滅得了他。

無論是孟少白的劍光還是蘇秀衣的魔光,都被他隨意吸收,冇有對他造成一點傷害。但是當蘇離一拳轟出,直接就轟擊到了蘇秀衣的胸骨上。

噗。

蘇秀衣全身都被打飛,一口鮮血噴射了出來,在他的身上,那元始魔主的白骨圈都飛了出來,打得他是人寶離體。

“殺!”

巨大的劍氣,可怕的殺戮氣息足以震盪,破滅諸天萬界,但是到達蘇離的頭頂,卻突然消失,所有的攻擊都被蘇離吸收。

“怎麼可能?”

孟少白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但是蘇離往前一走,一巴掌拍下來,就將這個昔日的同門,義父狂人打的身軀破碎。

天葬之棺飛出。一下子就將孟少白封印了起來。

孟少白,如果冇有意外,是真正的完了,就跟墳墓之主一樣。

“聖堂天使,我的憤怒!”

應先天高高在上,整個人和聖堂幾乎是合二為一,虛空之中,千百億的天使洪流降臨,對著蘇離展開了可怕的沖刷。但蘇離看都不看,身軀直接往前一走,那些密密麻麻的天使被蘇離的身軀帶動,全部炸開,隨即化作元氣容納進入蘇離的身軀之中。

“怎麼會?”

應先天大吃一驚。

“螻蟻就是螻蟻,在我麵前,居然還敢囂張。”

蘇離直接降臨到應先天的麵前,一巴掌就將他打爆,隨即將他的身軀也鎮壓了。

什麼是真正的強勢無邊。

這就是。

在遠古聖堂之中,打爆遠古聖堂之主,並且將他鎮壓。

火界之主看的是震驚無比,他感覺到自己過往幾個紀元都冇有用過的震驚,都在今天用了。

今天的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知道多少的天才,多少的魔主,都在無限天君的手中隕落,也幸虧他投誠最早,還能夠活下來。

他下定決心,這一次回去之後一定將自己的火界跟羽化門的丹界融合一起,他要為羽化門做貢獻!

也就在這個時候,浩瀚無匹的力量,從不知道哪裡的時空橫掃下來,那浩瀚無邊的法力長河,直接就對著蘇離打出了可怕一擊,這一擊,幾乎是遠遠越了春秋之主。

蘇離心靈一動,看向遠方,就看到了一尊巨大的身軀,隔空對自己進行攻擊,那是法界之主的真身。

法界之主的真身,也出現在了這無底深淵之中,而且在一個不知名的位麵之中。

不過蘇離看過去,就在那裡感應到天庭五大天君的氣息,還有混亂天君的氣息,他頓時就知道法界之主和天庭五大天君聯合在了一起,對付混亂天君,這是十分危險的。

“法界之主,你這個傻逼,居然還陰魂不散,前來搗亂?”

蘇離站在遠古聖堂之中,突然之間天葬之棺在虛空中化作一道硃紅色的流光,直接就擊殺到了天邊,攻殺向了時空深處的法界之主。

“蘇離,放肆!”

法界之主的怒吼傳遞而來,那影子直接就被天葬之棺撞得一個搖晃,飛了起來,拳掌狠狠的拍擊在了天葬之棺上麵。

狂暴的力量,幾乎是轟進天葬之棺中,立刻就讓其中的孟少白炸了又炸。

“師傅,不要動手,是我。”

孟少白淒慘的聲音在天葬之棺中響了起來,那一刹那,他幾乎是被打死了。

“可惡!斬天,奪地,裂空,碎虛!”

法界之主怒吼了起來,連續四招,天葬之棺居然被轟了回來,那法界之主隨著天葬之棺的倒飛,法力凝聚成了撐天巨掌,轟殺向了蘇離。

但就在這時,羽皇從遠古聖堂之中站立了起來,法力洶湧澎湃,幾乎是可以媲美死亡天君那種人物。

他終於吸收了仲裁之主的身軀,完全控製了遠古聖堂,一下子就落入蘇離的無限神陣之中,整個遠古聖堂的禁法也在一瞬間可以被蘇離操控。

蘇離得到了這股力量,隻是一擊,就把法界之主的大掌打爆,隨即身軀一晃,整個遠古聖堂就開始縮小縮小,最後與蘇離一道消失不見。

“蘇離,你等著,你的死期不遠了!”

在遙遠的時空深處,傳來法界之主怒吼的聲音。

而在此時,遠古聖堂之中蘇離隨意催動遠古聖堂的禁法,立刻聖堂之中流淌出比以前濃烈十倍的聖光,可以破滅一切黑暗,儘情顯現出了遠古天庭的威嚴。

這是在造化仙王之前的天庭!

“師弟,你真是蓋世無雙,這一次你斬殺了這麼多天君,連傳說中的法界之主,都奈何不了你。我卻冇有幫上一點忙,你是我羽化門的榮耀啊。”

羽皇雖然力量暴漲,但是心中十分慚愧,歎息連連。

“無妨,你晉昇天君,融合了仲裁之主的身軀,前途無量,未來歲月也將成為遠古的天君老古董。”

蘇離一笑。

“師弟,我剛剛想清楚了,這遠古聖堂我不要,現在神物對於我來說用處不大,也隻有師弟你,纔是神物真正的繼承人,你應該容納諸天神物於一身,這遠古聖堂就容納於師弟你的無限神陣之中,可以使得你的力量更為強橫。”

羽皇神情一動,開口道。“現在我們羽化門已經遭遇了諸天的嫉妒,有無數的敵人都想滅殺我們羽化門,師弟,你是我們絕對的支柱,實力必須要增強,否則你一旦垮塌,我們都會滅亡。羽化門之中撐起大梁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師弟你。必要的時候,我都可以捨棄身軀,成為你無限之道的另外一個陣眼!”

“哦?”

蘇離聽著羽皇這樣說,點了點頭。“既然你心意已決,那這遠古聖堂的確可以增強我的修為,融合了他,我的修為,可以到達九個紀元的天君了。”

蘇離知道羽皇說的是對的,遠古聖堂哪怕在羽皇的手中發揮出全部的作用,也不可能鬥得過法界之主這樣的老古董,但是在他的手中,成為他的無限神陣陣眼,會讓他的修為徹底踏入第九個紀元,那個時候什麼起源王朝,真理聖地,什麼洪荒天君,恐怖天君,死亡天君,來了通通都要死。

現在的羽化門,也隻有他可以閉護所有人,哪怕是方寒也都要差一些。

當然他再多出去,遊曆遊曆,再獲得一些諸天神物,或許就可以庇護羽化門了。

蘇離伸手一動,直接就將遠古聖堂抓攝進入手中,那聖光的光輝,甚至把無底深淵之中的許多位麵都刺破了,照耀千百位麵,驅散雲霧。

這其中十條太古天脈,全力運轉著。

蘇離把聖堂濃縮到極致,融入到自己的身軀之中,神聖的光輝頓時流淌出去,他的每一個晶體神國之中,出現了聖堂的影子。

強烈的聖光,洗滌著蘇離的身軀,許多的天君怨念,詛咒,雜念,也都被聖光照耀,徹底瓦解。

這一刻,蘇離寶相莊嚴,把聖光和無限之道融為一體,使得自己的身體再次堅固,晶體神國排列組合,呈現出了一種超脫破碎,虛無極至的境界。

蘇離如今的修為到了一種更加可怕的境界,無法之道,虛無極致,一些新的變化在誕生。

他如今的修為,正式踏入了第九個紀元的修為,無限神陣的晶體神國到達匪夷所思的境界,神聖無比的氣息盪漾著。

他現在的體內,融合了天葬之棺,刹那王袍,封禪祭壇,血腥之斧,春秋史筆……這些諸天神物,這些神物本來氣息有些雜亂,不過被遠古聖堂的神聖氣息照耀,那些雜亂無章的氣息,紛紛被聖光轉化,融為一體,凝練得簡直是堅不可摧。

現在就算是法界之主這尊老古董對他全力轟擊,所有的力量也可以被他化解。

尤其這遠古聖堂之中,居然還有十條天脈,也都對蘇離的身軀進行著沖刷,這些天脈元氣都是從永生之門中噴射出來的天脈,蘊含著十分濃鬱的永生之氣,對蘇離有大大的淬鍊作用。

傳聞之中,想要修成仙王,就必須要有永生之氣,把全身的元氣,全部轉化,化為永生之氣,生命再次到達另外一個形態。

諸天神物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因為它們都是從永生之門中噴吐出來的,所以物質結構都帶著永生之氣,對於天君的修為,有很大的幫助。

到了天君的境界,天脈元氣,基本上對於天君就冇有多大的作用,也隻有永生之氣纔會對天君的修為有極大的提升。

遠古聖堂也都是諸天神物打造的,甚至有仙王屍骸摻雜在其中,對於蘇離的修為有很大的幫助。

蘇離打量著遠古聖堂,突然推算到了,現在的造化天庭之中,絕對不可能隻有一條天脈元氣,畢竟造化仙王可能是覆滅遠古聖堂的潛在者,連遠古聖堂中都有十條天脈元氣,造化天庭的天脈元氣隻能更多。

至於天庭開放給那些聖人,皇者的天脈元氣,應該是最差的天脈元氣。

當然,現在並不是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必須要去無底深淵的更深處去救一個人。

混亂天君。

混亂天君。

當蘇離思索到這位天君的時候,他的目光看向了方寒。

“方寒師弟,這幾個傢夥,你就把他們炮製了吧,你的三十三天至寶,也該用天君本源浸泡浸泡了。”

“是,蘇離師兄。”

方寒點了點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